书籍简介
目录(58章)
桑家大小姐桑浅浅十八岁那年,对沈寒御一见钟情。 “沈寒御,我喜欢你。” “可我不喜欢你。” 沈寒御无情开口,字字铿锵,“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大小姐一怒之下,打算教训沈寒御。 却发现沈寒御未来可能是个暴戾残忍的大佬,还会害得桑家家破人亡? 桑浅浅麻溜滚了:大佬她喜欢不起,还是“死遁”为上策。 沈寒御曾对桑浅浅憎厌有加,她走后,他却痴念近乎疯魔。 远遁他乡的桑浅浅过得逍遥自在。 某日突然听闻,商界大佬沈寒御疯批般挖了她的墓地,四处找她。 桑浅浅心中警铃大作,收拾东西就要跑路。 结果拉开门,沈大佬黑着脸站在门外,咬牙切齿:“跑啊,你接着跑。” 桑浅浅转着小心思,既然跑不掉,那不如试着感化下大佬? 结果感化失败,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多年后。 发现自己被骗的桑浅浅,把离婚协议甩在沈寒御跟前:“我要离婚!” 沈寒御将人圈入怀里,低头覆上女孩的唇。 良久,哑声问:“还离吗?” 桑浅浅被亲得晕乎乎:“不,不离了……” “那叫老公。” “老,老公……” 沈寒御满意点头:“嗯,乖。”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恐怖的噩梦

“大小姐,那是,是——”

老管家钟叔突然指着前方,结结巴巴地开口,声音骇然至极。

桑浅浅抬头,就见微明的晨光里,桑家庄园七层别墅的顶层,一个身影如断线的风筝急速坠落,重重砸在地面上。

鲜血四溅开来,桑浅浅疾奔的脚步猛地僵住,眼前一阵天昏地暗。

她的世界,在这一刹那间,骤然坍塌了。

“爸!!!”

撕心裂肺的哭喊响彻清晨寂静的庄园,惊得园中鸦雀飞掠而起。

桑浅浅踉跄着扑过去,双腿一软,跪在父亲桑鹏程身前,痛哭失声。

“大小姐,老爷怕也是没办法,才走上这条路。集团欠下了巨额债务,资金链断裂,”

钟叔老泪纵横,“昨天老爷一直在打电话,打得嗓子都哑了,可是没有一家银行一家公司,肯借钱帮老爷渡过难关……”

桑浅浅的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汹涌而出,肝肠寸寸绞痛,几欲晕厥。

昨日父亲突然给她打电话,说给她汇了笔钱,让她在国外好好生活时,她就知道,父亲肯定有什么瞒着自己。

她连夜买机票回国,却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桑浅浅泣不成声,哽咽道:“集团一直经营得好好的,怎会突然资金链断裂?”

“都怪沈寒御,是他给桑家设下陷阱,是他故意针对桑家,把桑家害得这么惨!”

钟叔的声音变得激愤起来,“这一切,都是沈寒御导致的,他这次回明城,就是为了报复桑家!”

沈寒御,沈寒御。

这三个字从遥远的记忆深处被唤醒,是他,是他回来了吗?

沉稳的脚步声传来,依稀有人,缓缓走到了她的身前。

桑浅浅抬头,隔着朦胧的泪眼,她看到了一个男人。

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从头到脚都散发着森寒气息,容貌异样英俊,眼神却异样冷酷的男人,正居高临下地,静静地看着她。

这个人,她认识,却又似乎不认识。

他不是她记忆中那个黑裤白衬衫的清隽少年。

他是钟叔口中所说的那个,从明城离开数年后,重返明城生杀予夺,要为沈家复仇的世界通讯业巨头——Phoenix公司的创始人,沈寒御。

沈寒御身后不远处,站着钟叔,他被几个黑衣保镖拦住,不能过来。

“大小姐,”钟叔抹着泪,神色异样悲哀,“桑家宅院,如今是他的了。”

桑家名下的所有资产都已被查封拍卖,就连老宅也不例外,买主,正是沈寒御。

不过短短时间,桑家已然物是人非了。

数代人苦心经营的产业,桑家在商界的声名,全都毁于一旦,化为尘土。

桑浅浅缓缓起身,巨大的悲恸,长时间的哭泣,让她头晕目眩,差点跌倒。

男人适时地伸手扶住了她,臂膀沉稳有力。

她脸色苍白地推开他,咬着牙:“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父亲?”

男人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她,一双暗不见底的黑眸,如冬日浮了碎冰的幽潭,嗓音低冷至极:“不如,问问你自己?”

桑浅浅呆了呆,近乎被遗忘的年少旧事,一点点浮现在脑海,她瞬间如坠冰窟。

多年前,她喜欢沈寒御,沈寒御却拒绝了她的表白。

她一气之下给父亲打电话哭诉,父亲为了替她出气,逼着沈寒御退学离开明城,动用手段让沈家公司破产。

沈寒御的父亲大受刺激,突发脑出血后很快去世,沈寒御则不知所踪。

谁能想到,而今沈寒御成了商界巨头,竟会重回明城,将曾经桑家施与沈家的,数倍还了回来。

所以到头来,竟是她自己,害了父亲,害了桑家吗?

桑浅浅颤声道:“所以,你报复桑家,是因为我?”

男人低眸看着她,漆黑眼底带着说不出的意味。

“桑浅浅,”他一字字开口,“我找你很久了。”

男人的声音低磁至极,却带着如霜的冷冽清寒,听在桑浅浅耳里,只觉一阵战栗恐惧。

他找了她很久吗?

因为找不到,报复不了她,所以才将所有的恨意,都发泄在了桑家头上?

“当年的事,是我对不起你。”

桑浅浅泪流满面,“沈寒御,你恨的人是我,你不该,不该……”

话到嘴边,她却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不该如何呢?不该牵连桑家,不该害死她父亲?

可当年桑家对沈家,又何尝不是如此!

桑浅浅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感觉自己像是在做一场噩梦。

可是父亲冰冷僵硬的身体,地上干涸的暗色血迹,无一不提醒着她,这不是梦,是残忍的,血淋淋的现实。

她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来,想哭,心头仿佛被巨石堵住了似的,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桑浅浅的身体颤抖得厉害,眼前一黑,竟这么晕了过去。

……

再清醒时,她的人,不知为何,竟是到了监狱里。

隔着厚重的探监玻璃,桑浅浅看到了身穿囚衣,双手带着镣铐的闻旭。

闻旭是除了父亲和哥哥外,她最亲近的人,他们从小玩到大,闻旭喊她浅姐。

他们不是姐弟,亲似姐弟。

记忆里那个五官明晰意气飞扬的英气少年,此刻形色憔悴,眉眼间是遮不住的颓丧与黯然,一双眼睛如同灭掉的灰烬,没有半点生气。

闻旭本是一家影视公司的老总,却被人设局,卷入一起强奸案丑闻中,身败名裂不说,还被法院以非法经营、偷税漏税等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罚款数十亿,公司彻底破产。

能害得闻旭这么惨的人,只能是沈寒御。

除了他,没人能让桑闻两家一夕间墙倒众人推。

桑浅浅从监狱出来,直接去了沈寒御的公司,她想求他放过闻旭,无论付出任何代价。

可她没能见到沈寒御,却被几名黑衣人强行送进了疯人院。

“沈总不愿见你。”

有人对她说话,一张脸模糊在迷蒙的烟雾中,看不清面容,语气却带了残忍之意:“桑浅浅,你就好好在这里度过余生吧,这也算是沈总对你最后的仁慈。”

然而那并不是仁慈,是比凌迟还要恐怖的折磨。

没多久,桑浅浅彻底疯了。

在一个雷电交加风雨大作的夜晚,桑浅浅走上了与她父亲相同的悲惨结局:从精神病院十三楼一跃而下,血溅雨夜,死不瞑目……

……

桑浅浅猛地翻身坐起,剧烈的恐惧攫取了她的心。

她急促喘息着,额头冷汗涔涔而下,脑海中还残存着梦境中的恐怖一幕。

——

1v1,双洁、超宠、追妻

女主成长型,喜欢的小可爱多多收藏投票支持哇,感谢~~

作者还写过
穿书后我被偏执暴君娇宠了
穿书后我被偏执暴君娇宠了
《感化暴戾大佬失败后,我死遁了》新书已发,欢迎收藏【1v1甜宠,美强惨病娇暴君×软甜治愈小神算】许落穿到一本乱世争雄文里,成了开局即死的炮灰女配。为求自保,许落被迫开启“算命”人生。阴鸷少年顾骁野是不折不扣的气运之子,未来会一统天下,但性情暴戾偏执,且极度厌恶相士。许落转而求其次,抱了顾骁野他爹的大腿,终于完美身退,归隐江湖。杀伐无情的帝王冷冷下诏,“把天下的相士都给朕抓起来,一天杀一人,杀到她出来为止。”被迫现身的许落强自镇定,“陛下要小女子来,所为何事?”顾骁野黑着脸:“喜欢抱大腿是吧?这天下最粗的大腿就在你面前,抱啊。”许落:“......”*许落装聋扮瞎,试图唤起顾骁野同情心,放她一马。某日撞见顾骁野杀人,她跑得跟兔子一样快。结果“砰”,一头撞进顾骁野怀里。满身是血的少年单手将她锢在墙边,“不瞎了?”许落:“不,不瞎了。”“那跑什么。”“怕……”顾骁野阴恻恻开口:“你早知道我是什么人。现在害怕,晚了。”后来。顾骁野战场上杀伐归来,第一件事便是焚香沐浴更衣。“小落儿你闻,我身上不曾沾过血。”许落:“……”
小楼花开 ·穿越 ·完结 ·91.4万字
9.3分
穿成暴君的和亲小皇后
穿成暴君的和亲小皇后
【1v1.双洁.甜宠】秦落羽穿进一本名为《暴君是怎样炼成的》书里。夫君是个暴君,还是个变态大魔头,怎么办?秦落羽:还能怎么办?哄着呗。哄完了,秦落羽逮着个机会跑了。结果,大魔头一怒之下,大起干戈。连灭数国后干脆一统天下了?“跑啊?你不是很会跑?”大魔头死死盯着她,咬牙切齿森森然开口:“如今天下都在朕手,朕倒要看看,你再往哪里跑!!”秦落羽缩在角落瑟瑟发抖,以为这下命不久矣。谁知隔天喝醉的大魔头抱着她不撒手,耳鬓厮磨浅呓低语:“朕,好想你。”?秦落羽:“………”这怎么不按剧情走了?——本书又名《暴君的宠后我不当了》、《且为卿一统天下》。
小楼花开 ·穿越 ·完结 ·95.5万字
9.4分
高冷裴先生追妻日常
高冷裴先生追妻日常
初遇裴景遇,田熙是他的实习生,动辄被他骂哭,发誓要对他敬而远之。却不知怎么,就被这个性子清冷的男孩拐到手做了女朋友。再遇裴景遇,他是某互联网传媒集团矜冷尊贵年轻有为的掌舵人,高高在上光芒万丈。却不知怎么,在田熙的面前,他竟变成了无赖。她走哪,他跟哪,比无赖还无赖。田熙恼了:你到底要干嘛?裴景遇:要你。——本书又名《裴先生,有幸遇见你》,有幸遇见你,余生都是你。
小楼花开 ·小说 ·完结 ·15.7万字
9.3分
同类热门书
协议结婚的老公突然变成了粘人精
协议结婚的老公突然变成了粘人精
【甜文sc+娱乐圈+双强,阳光温柔大狗勾×美艳飒爽御姐,又名《追求美飒老婆的正确方法》、《追赶星星的月亮》】陈星飒嫁给了徐清规,一个清隽如玉的男人。但他不仅不爱自己,还有自己的白月光,她就像霸总小说里横在男女主中间的恶毒女配,占尽了骂名。突然有一天,徐清规出了车祸,性情大变,每天像个狗皮膏药一样跟在她身边喊她“飒飒”。陈星飒想,这肯定是逼她离婚的新计谋。后来她发现,徐清规确实越来越不对劲——-徐清规看着她腰上的疤,目光冰冷:“这是谁干的?”她满脸莫名:“不是你推的么?”徐清规:“……”-影帝挖墙角:“星飒,既然他不爱你,你就不要再喜欢他了,何必折磨自己呢。”陈星飒皱眉:“谁说我喜欢他了?”听完全程的徐清规把人带到角落,泛红的眼尾尽是委屈:“飒飒,怎样你才会喜欢我?”-都说徐清规不喜欢陈星飒,网友却发现徐清规的微博名换成了“星星的月亮”。清规:月亮的意思。网友:啊啊啊磕到了!——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这是一个狗男人挖坑真男主来填的故事#变相追妻火葬场#可看完结文《许你韶光不负》《黄昏时遇你》,裙474020937
予卿君 ·婚恋 ·连载 ·23.2万字
9.6分
薄先生突然黏她上瘾
薄先生突然黏她上瘾
【1V1宠文,天生反骨的暴躁大小姐VS表面道德经的白切黑男主】江摇窈突然被男友劈腿,小三还是她多年的死对头!给狗男女一人一巴掌后,江家大小姐当众放出狠话:“她搞我,我就搞她哥!”半小时后,酒吧走廊昏暗的灯光下,俊美淡漠的男人半眯狭眸,轻吐薄烟,嗓音低磁又撩人:“听说你想要搞我?”江摇窈紧张到结巴:“我我我……我开玩笑的!”薄锦阑:“……”#等你分手很久了,没想到你这么怂#【男主篇】薄锦阑是帝都第一财阀薄家的长子,外人只道他清冷高贵,端方谦和,不食人间烟火,身边从未有女伴出现,是上流社会最后一个优雅绅士。直到某日,某八卦微博爆出照片:深夜路边,西装革履的薄锦阑把一个穿红裙的小姑娘按在车门上亲。整个上流社会都炸了,所有人都没想到向来儒雅斯文的薄锦阑私底下会那么野!江摇窈:薄先生私下不但很野,他还很sao呢!【女主篇】江摇窈暗恋薄锦阑多年,小心翼翼,谨慎藏匿,直到某日在酒店醒来,看到他就躺在自己身边……后来她摇身一变成了薄锦阑的未婚妻。江家没人敢再欺负她,京圈大佬对她都无比尊敬,走到哪儿都有一帮晚辈喊她大嫂,薄先生更是突然黏她上瘾!
苏子欢 ·婚恋 ·连载 ·37.8万字
9.6分
是他过分偏爱
是他过分偏爱
沈清妤谈了三年恋爱,可蒋南洲从未对外承认过他们的关系。她乖巧听话,不作不闹,任由蒋爷游戏人间。可到头来却换来一句:“和她,玩玩可以。结婚,不合适。”她心灰意冷,果断斩断情丝。失恋那晚,她深夜买醉,哭得一塌糊涂。傅辰拭去她的眼泪:“我对你那么好,就是让你为别的男人哭的吗?”后来,蒋南洲手持鲜花站在她家里门口求她回心转意。傅辰走了出来,一脸阴沉,将鲜花扔在地上:“这花和你的人一样,配不上我家清清。”**傅辰,气质儒雅,清隽矜贵,是温柔的化身,是所有女孩公认的男神。可偏偏把沈清妤放在心尖宠。只有沈清妤见过他的偏执与疯狂。直到某天,有人看见他紧紧牵着女孩的手,轻声哄着她:“清清,听话,跟我回家好不好?”从年少到白首,他将一生的偏爱给予她。
言小含 ·都市 ·连载 ·22万字
9.8分
重生新婚夜!偏执大佬被我撩红脸
重生新婚夜!偏执大佬被我撩红脸
【重生爽文+打脸+病娇疯批】【又疯又狠野玫瑰x矜贵病娇太子爷】齐愿死了,死在前世她爱的男人的婚礼上。死后,她看到她清冷矜贵的京城太子爷闯进婚礼现场,抱着她的尸体猩红了双眼。重生一世,齐愿只想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前世伤害她的人,她要她们血债血偿!前世为她收殓尸体的沈家大少,她也会好好报答。只是……这沈家大少怎么白天晚上有两幅面孔?白天清冷矜贵的沈大少:齐愿,什么时候离婚,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晚上病态暴戾的偏执大佬:阿愿,我把你的腿锯下来,哪也不去,永远都陪着我,好不好?齐愿这辈子不想在拘于情爱,只想报仇和报恩,却没想到被精分大佬一路为她铺路!
程九溶 ·婚恋 ·连载 ·16.9万字
9.7分
病态沉迷
病态沉迷
傅景行,身家千亿,高岭之花,被媒体戏称为壕圈颜值杠把子,行走的荷尔蒙。前半生顺风顺水,直到在26岁那年对年仅20岁的黎荆曼一见钟情。少女白裙黑发,眉目清冷,仰头远远地与他对视,礼貌微笑,他目光深深地看着她,回以一笑。那是她眼中的初遇,却是他欣喜若狂的重逢。他从未尝试过如此喜欢一个人,昼思夜想,只想把她据为己有。追求失败后,干脆用强硬而卑劣的手段,逼她嫁给了自己。婚礼前夜,她难得主动给他打一次电话。“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傅景行,你父母给你取这个名字,是希望你能成为一个品德高尚的人。”他听出她的讽刺,却仍旧好心情地勾起了唇角。“你尽管安心嫁给我,我会成为一个品德高尚的丈夫。”可他最终食言了,她用那双冷如海水般的眼睛,浇灭了他所有的耐心和期冀。“这婚不能白结,老婆,你得给我生个孩子。”“傅景行!你知不知道你有病!”“黎荆曼,假如爱你是我的心疾,那我早已无药可医。”又名《求偶失败后霸总他黑化了》~钓不到的钓系雅痞腹黑男vs清冷系貌美小仙女
又浪又慢 ·豪门 ·连载 ·23.5万字
9.2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