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26章)
傅景行,身家千亿,高岭之花,被媒体戏称为壕圈颜值杠把子,行走的荷尔蒙。 前半生顺风顺水,直到在26岁那年对年仅20岁的黎荆曼一见钟情。 少女白裙黑发,眉目清冷,仰头远远地与他对视,礼貌微笑,他目光深深地看着她,回以一笑。 那是她眼中的初遇,却是他欣喜若狂的重逢。 他从未尝试过如此喜欢一个人,昼思夜想,只想把她据为己有。 追求失败后,干脆用强硬而卑劣的手段,逼她嫁给了自己。 婚礼前夜,她难得主动给他打一次电话。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傅景行,你父母给你取这个名字,是希望你能成为一个品德高尚的人。” 他听出她的讽刺,却仍旧好心情地勾起了唇角。 “你尽管安心嫁给我,我会成为一个品德高尚的丈夫。” 可他最终食言了,她用那双冷如海水般的眼睛,浇灭了他所有的耐心和期冀。 “这婚不能白结,老婆,你得给我生个孩子。” “傅景行!你知不知道你有病!” “黎荆曼,假如爱你是我的心疾,那我早已无药可医。” 又名《求偶失败后霸总他黑化了》~ 钓不到的钓系雅痞腹黑男vs清冷系貌美小仙女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出逃失败

你是心疾,无药可医。

——《病态沉迷》

火车站,川流不息,人来人往。

候车室不起眼的角落,一身简单白衣黑裤的女人小幅度抬头谨慎地用眼角的余光环视了眼四周。

周围的人也都是乘客,各自行色匆匆,盘算着自己的行程,没什么异常。

女人低头,紧绷的肩膀微微放松下来,但仍旧用力往下压了压鸭舌帽的帽檐。

本就不大的一张脸,被彻底盖了个严严实实,只露出一点尖俏的下巴,以及一张颜色浅浅的薄唇。

她的唇瓣是好看的菱形,唇珠丰润,没涂口红,唇瓣颜色是淡淡的粉,健康莹润的色泽,像桃花一样,引人采撷。

赶往江城的火车终于开始检票,女人起身,低着头快速往检票口走,她走路的步伐不算大,速度却非常快,仿佛后面有狼在追。

终于抵达了A3检票口边上,前面只有两个人,且在她赶到的同时,进去了一个。

女人却并没有放松,捏着车票的手不断放松再收紧,把好好的一张票捏成皱巴巴的花椰菜。

终于,前面那人也通过了!

女人快速迈出一步上前,火车站的人员声音是公式化的冷漠。

“请出示火车票。”

请字才出口,女人就已经把自己的票据递了出去,火车站的人淡淡扫了眼,打开电子锁:“过去吧。”

女人长出了口气,刚要往里走,候车室却突然闯进了一百多个黑衣人,密密麻麻,把整个候车室的氛围都变得窒息。

为首的那个戴着墨镜,身边跟着手持喇叭的火车站负责人员。

“不好意思,先耽误大家五分钟,封锁所有检票口,暂时先别出人。”

A3检票员的动作很快,赶在女人通过前,立马重新放下了安全锁。

“等一阵儿吧,估计又是傅家来抓贼的,隔一天就会来这么一回,也不知道那贼偷了对方什么,这么兴师动众。”

女人听见她的抱怨,帽檐下被挡住的眼闪烁了下,依旧没发出声,站立在检票口前的腿,细看在微微地打颤。

“把头抬起来。”

黑衣人动作很快,分散开在候机室转了一圈,很快有人查到了A3检票口,站到了女人面前。

女人微微地抬了下脸,黑衣人狐疑地盯着她的帽子,倏然伸出手,快速摘下了她的鸭舌帽。

女人受惊,急急低头,前面的黑衣人却在眼中露出了惊喜的光,仿佛看到了自己一片光明的前途。

“头儿,头儿!”黑衣人回头兴奋地喊:“你快过来,看看这人是不是照片上的女贼,我好像把人给找着了!”

领头的贺迟延闻声快速跑过来,在看到低着头面色惨白的女人时先是面上一喜,接着便一巴掌拍在了喊话的那黑衣人头上。

“会不会说话啊你,什么女贼,这是傅先生的夫人。”

说着,他给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一排黑衣人立马便把女人围了个整整齐齐,没给她留任何逃跑的缝隙。

贺迟延脸上态度极为恭敬,他有一米八,一米六八的女人在他面前要矮半个头,他在跟身前的人讲话时却刻意弯了腰,保持着比她矮些的地位,语气像哄小孩一样讨好。

“夫人你怎么在这啊?是要出远门吗,走之前跟我回家一趟呗。先生这两天没见着你,人都急的瘦了一圈,饭也不好好吃,您好歹回家看他一眼。家里还有私人飞机,到时候您想去哪我都能送您过去。”

黎荆曼在黑衣人出现那一刹那就已经知道自己走不了了,她有些绝望,又有些早知如此就不该白折腾这一场的悔意。

她早该清楚的,以傅景行的手段和性格,只要他不愿意放手,她就算把全部的身家性命全压上,也难以逃出他的手掌心。

眼下一百多个黑衣人全都朝着她的方向围过来,分成两排,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围成一条特殊的单人通道,贺迟延依旧弯着腰,保持着低姿态。

“请吧,夫人,我会跟先生说是您自己回来的,不会让您难做。”

眼下的困境已经没有破局的可能,黎荆曼听着贺迟延讨好一样的话只觉得无比嘲讽,抿着脸微微抬头,终于让周边看热闹的围观群众看清楚了她的具体面孔。

五官如画,极具古典美中又蕴藏了点点清冷,是第一眼会让人惊艳心生向往,第二眼又会让人自惭形秽不敢亵渎的圣洁之美。

明明穿着最普通不过的长衣长裤,却莫名地让人觉得她周围就是环绕着一股子仙气,氤氲极了,再加上体型本身的清瘦,让人看她仿佛雾里看花,小心翼翼,生怕一碰就会散。

“你如果想在我面前做好人,那就让我走。”

黎荆曼开口,声音和她的气质浑然一体,清冷中带着浅浅的疏离,声线又平又稳,不带一丝感情。

贺迟延面露愧色:“夫人您说笑了,先生还在家等着您吃饭呢,您可千万不要为难我。”

黎荆曼懒得再看这虚伪的人一眼,甚至连冷笑一下的念头都提不起来。

一言不发地拿回了自己的鸭舌帽,迈步往前走的同时,重新戴上了帽子,遮住了那张引得周围保镖都有点看直了眼的红颜。

外面整整齐齐,停了二十一台黑色保时捷,无声地彰显着车队主人的财势显赫。

黎荆曼随便找了个车钻进去,接下来又是一言不发,垂着眼安静地坐着,仿佛一个没有灵魂的布偶娃娃。

一路车速飞快,半小时不到,她就被打包带回了耗费她半年心力,最终却只逃出去不到一礼拜的傅家。

傅家是五层的独栋别墅,带后院和花园,整体占地面积大概有七千平,园林绿化做的很好。

假山绿植,翠湖活水,莲花万顷,比一般的公园还要美不胜收。

七十多米鹅卵石路的两侧,莲花朵朵,路的尽头,傅家别墅的大门敞开着,诱人的饭菜香从里面传来。

一个穿着白衬衫男人在门口眺望,他身量修长,面容白皙精致,一双电力三百伏特的桃花眼,迷人又耐看。

哪怕怀里还抱着个奶团子似的孩子,也丝毫不影响他惊艳到让周遭一切都黯然失色的气质。

台媒曾戏称,傅景行是行走的人间荷尔蒙,壕圈颜值扛把子,不分男女,只要被他用那双温脉多情的眼睛看上几眼,就全会忍不住为之倾倒。

可惜黎荆曼是土生土长的内陆人,她看战狼长大的,对他这类型的美人免疫。而且三观奇正,对病娇这种属性也避之不及。

作者还写过
富贵花娇养手册
富贵花娇养手册
秦晋一直以为,像温晴那样恋爱脑的小姑娘是离不开他的,所以他才敢一边吊着温晴一边暗地里陪伴其他女人。东窗事发后他才意识到,原来他与温晴之间真正放不下的人,是他。洛潮生用十二年的呵护和陪伴,把温晴养成了一朵不经世事的温室花朵,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这朵花被人连盆端走。隐忍了五年,他想开了,他要把他的花连同花盆一起,抢回来!小花花温晴:糟糕!男友劈腿了我好悲伤呜呜呜。震惊!竹马竟然想娶我好可怕嘤嘤嘤。哎呀~其实从了这个竹马也不错嘿嘿嘿~
又浪又慢 ·都市 ·完结 ·55.3万字
9.8分
女帝重生之逢公子
女帝重生之逢公子
昔日声名显赫的女帝竟然死而复生,变成了皇族里最不成器的三公主?当堆积如山的奏折变成了满院子的风月花鸟,婉华公主说……爽!驸马不听话?休他!异国皇子要嫁她?娶他!松江苑的金牌郎君微微一笑,恰逢公子少年时,吾心甚悦之。
又浪又慢 ·女尊 ·完结 ·37.4万字
7.8分
重生之逆天女凰
免费
重生之逆天女凰
他是战功赫赫却一仗失势的少年将军,她是家破人亡不得不替公主远嫁南疆的悲催郡主。前世,她被迫和亲,他万里护送。遇到匪徒劫掠,宁可万箭穿心也要护她尸身周全。今生,葛云桃带着她的爱与恨重返人间。救闺蜜,炼蛊王,宠将军,杀天皇。素手轻转,双凰入世,风云动,星辰变。仙家言,如此妖星,若不造福盛世,便只会为祸人间。葛云桃说:“命中带劫,我便改了这命,天若负我,我便逆了这天!”仙妖闻言皆胆寒,只有某将军心中她是月亮下凡。团宠霸气小郡主vs门清儿忠犬大将军陪着姐妹搞事业,恋爱线保甜,来,上车?
又浪又慢 ·架空 ·完结 ·11.7万字
同类热门书
嗜酒成瘾
嗜酒成瘾
“七哥哥......我喜欢你。”生日那晚,陆九九那软糯的声音让现场所有的吵闹戛然而止。男人手里刚端着一杯烈酒,他一口饮下后,那双鹰眸抬起看着了她,磁性的声音传入陆九九的耳朵里。“九九,你薄七哥哥的口味是这样的。”话落,他把他身边一妖娆红裙的女人搂在了怀里,与女人暧昧调笑。陆九九低垂下水眸,看了看自己身上粉嫩可爱的裙子,有些小失望。她没有放弃,依然跟个跟屁虫似的每天在薄七爷身后转啊转。这天,陆小玻璃珠子一身红裙妖娆妩媚,浓妆艳抹的出现了。娇滴滴的声音:“七哥哥,九九今天符合你的口味吗?”薄七爷冷硬的脸上寒冰,薄唇吐出:“我喜欢娱乐圈的美人儿。”陆家小玻璃珠子立马进军娱乐圈,见了好多帅气的男人,拿了好多个奖项。直播现场记者采访她:陆小姐,您和薄七爷现在如何?陆九九水眸迷茫,摇晃着脑袋,说:“薄七是谁?不认识的,我男朋友是贺江一。”*青城的人都知道,薄家七爷桀骜不驯,放浪形骸,手段残暴,从不输给任何人。可唯独薄七自己知道,他输给了一小丫头。见到她就想,不见更想,以至于在知道这玻璃珠子移情别恋时,薄七红了眼,暴怒的扬言要灭了小三。无论陆九九怎么逃离、哭闹、抗拒他,他都要她成为他的女人!!
云朝暮 ·豪门 ·连载 ·24.9万字
8.8分
蓄意热吻
蓄意热吻
(双处,男二上位,国民初恋vs斯文败类)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心动避无可避。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 ·都市 ·连载 ·57.7万字
9.8分
独占偏宠
独占偏宠
叶奚不拍吻戏,在圈内已不是秘密。一次颁奖典礼上,刚提名最佳女主角的叶奚突然被主持人cue到。“叶女神快三年没拍过吻戏了,今天必须得给我们个交代。”面对现场追问,叶奚眼神温凉:“以前被疯狗咬过,怕传染给男演员。”众人听后不禁莞尔。镜头一转来到前排,主持人故作委屈地问:“秦导,你信吗?”向来高冷寡言的男人,笑的漫不经心:“女神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人美歌甜顶流女神VS才华横溢深情导演。*本文又名《返场热恋》,破镜重圆梗,男女主互为初恋。*年龄差五岁。*男主导演界颜值天花板,不接受反驳。
匪匪有意 ·明星 ·连载 ·52.5万字
9.8分
心动侵占
心动侵占
(傲慢骄矜第一恶女VS狂妄霸道第一恶男)南城慕家大小姐慕晚棠姿容妍丽,行事骄纵,水性扬花,素有名门第一恶女之称。某一日嫁给了南城第一恶男楚北衍,婚礼当日,两人双双缺席婚礼,却是在长辈们的操持下完成婚礼成了夫妻。自此慕晚棠有了大靠山,一旦有男人靠近便笑盈盈地道:“我家那位凶名在外,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类型,尤其是爱吃醋,心眼小的跟针眼没法比,但凡知道有男人主动靠近我,都要发作一通,对方不是缺胳膊断腿的,就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大恶男楚北衍闻言,转头就对慕晚棠说:“慕小姐既然顶着我老婆的名头,是不是也该在我想用的时候用用呢?”这一用就用得有些停不下来,轻狂明艳的慕晚棠挤走了楚北衍心头的白月光,嚣张霸道的楚北衍占据了慕晚棠的整颗心。——时光正好,相见未晚,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Cindy寒莺 ·豪门 ·连载 ·39.3万字
9.7分
感化暴戾大佬失败后,我被诱婚了
感化暴戾大佬失败后,我被诱婚了
桑家大小姐桑浅浅十八岁那年,对沈寒御一见钟情。“沈寒御,我喜欢你。”“可我不喜欢你。”沈寒御无情开口,字字铿锵,“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大小姐一怒之下,打算教训沈寒御。却发现沈寒御未来可能是个暴戾残忍的大佬,还会害得桑家家破人亡?桑浅浅麻溜滚了:大佬她喜欢不起,还是“死遁”为上策。沈寒御曾对桑浅浅憎厌有加,她走后,他却痴念近乎疯魔。远遁他乡的桑浅浅过得逍遥自在。某日突然听闻,商界大佬沈寒御疯批般挖了她的墓地,四处找她。桑浅浅心中警铃大作,收拾东西就要跑路。结果拉开门,沈大佬黑着脸站在门外,咬牙切齿:“跑啊,你接着跑。”桑浅浅转着小心思,既然跑不掉,那不如试着感化下大佬?结果感化失败,还把自己搭进去了。多年后。发现自己被骗的桑浅浅,把离婚协议甩在沈寒御跟前:“我要离婚!”沈寒御将人圈入怀里,低头覆上女孩的唇。良久,哑声问:“还离吗?”桑浅浅被亲得晕乎乎:“不,不离了……”“那叫老公。”“老,老公……”沈寒御满意点头:“嗯,乖。”
小楼花开 ·豪门 ·连载 ·38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