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69章)
穿越成为天启朝外戚张贵,因不想将来被李自成拷掠致死,不得不走上祸害大明朝权贵官僚的道路。 言官骂他挟君乱礼。   藩王骂他贪得无厌。   官绅恨他刻薄狠辣。   但无奈九边总兵多是他门下走狗,连九千岁都是他干儿子,皇帝也拿他没办法。 所以,大明朝就这么被他任意摆布着。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在天启朝当皇亲

“公子可不可以不要抽人家……”

随着一慵懒糯糯的声音响起,张贵顿时就感到了一丝不妙,忙睁开眼。

映入他眼帘的,却是一张涂金红木古床,十分得大,而床外,上面是雕梁画栋,下面是纱窗朱案。

张贵猛地坐起身来:“我这是穿越了吧?”

“公子醒了?”

这时,外间的床帐里,坐起一身着汉服的女孩来。

张贵只见这女孩梳着飞仙髻,脸小小的,又白白的。

紧接着,这女孩就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起了床。

熟悉汉服的张贵一看,就知道这女孩穿的是明代的服装。

于是,张贵更加惊骇:“自己真的穿越了,而且是明代?”

他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穿越了。

本来是在实验室和女助理做实验的他,因为做了个通宵,累得就在实验室睡着了,结果谁能想到,一醒来就来到这样一个貌似是明代的世界!

“啊!”

紧接着,一阵猛烈的头疼感传来。

张贵抱住了头。

没多久,疼痛感就消失了,但他脑海里却多了不少信息。

“自己现在是在天启元年的大明,附身到了一个与自己同名的人身上,而自己的身份是当朝国丈张国纪唯一的儿子张贵,因为自己姐姐张嫣刚入主中宫,也就是被立为皇后,自己便随父亲搬到了京城居住。”

“如此说来,自己就是外戚了。”

“但外戚不走科举,也就是说,当这个时代最清贵的文官是别想了。但做个武职闲官还是有可能的。”

“其实也挺好,反正自己在前世就孑然一身,算得上是无牵无挂,重活一世,还是个皇亲国戚,无疑能当个富贵闲人。”

“只是,眼下已是天启元年,离开大明亡国只有二十四年,自己想做一富贵闲人也就只能做二十多年,这也太短了些!”

张贵在心里腹诽着。

“公子没事吧?”

这时,张贵身边的这女孩见此忙问了一句。

张贵因此看向了这女孩。

他已经继承原主人的记忆,开始认得这女孩,知道她名唤小婵,是自己的丫鬟,目前主要职责是服侍自己穿衣,兼伺候自己盥洗喝茶。

年龄不大,就十三四岁。

正是含苞待放的年纪,小荷才露尖尖角。

“没事,一阵头疼而已,现在好了。”

“嗯嗯。”

小婵答应着,接着就走了过来,揭开了张贵的被子。

张贵见此慌忙把被子抢了回来,问道:“你要干什么?”

小婵打量了张贵一眼,突然道:“公子又长了。”

张贵眉头微蹙:“你指的是什么长了?”

小婵未答,开始给张贵穿衣。

半刻钟后,张贵就被小婵收拾的像个人样。

但是,因晚明时期,男的也流行艳装,原主人也就没有别的衣服,全是花红柳绿的衣服,以致于他穿的很是风骚。

张贵有种想换掉的冲动,觉得穿布衣都比穿一身花红柳绿的绸衣好。

于是,张贵准备先去街上买些符合自己风格的成衣,顺便再去领略一下晚明的京城风光,然后再想想如何避免将来国破家亡的事。

“公子,您不能出去!”

但就在张贵将半只脚踏出大门外时,小婵拉住了他,一双大大的桃花眼,把他盯着。

“为何?”

张贵问道。

“公子难道忘了?您在外面打了架,被圣上罚禁足半年!”

小婵回道。

“禁足,而且是半年?!”

经小婵一提醒,张贵才想起来,自己之前和顺天府丞刘志选的公子刘诚在赌场闹得不愉快,打了一架,后来就被御史参劾了一本,说自己身为皇亲,却嚣张跋扈、逞凶斗恶,而被天启罚禁足半年。

“没事,你不说,没人知道我出去了。”

张贵道。

小婵道:“老爹知道后会打我的。公子,我们就在屋里玩好不好,小婵陪你。只要公子别抽人家就行。”

张贵听到这里就来兴趣了,把脚收了回来,看着小婵:“我以前抽过你?”

小婵点了点小脑袋,眼睛开始红起来。

卧槽!

自己以前真不是个东西!

竟这么邪恶?!

对一个小女孩下如此毒手?

张贵忙问:“怎么抽的?”

小婵道:“用倭扇抽手心。”

“这样啊。”

张贵发现自己误会前身了,道:“那以后你要是犯错,公子不抽你手心,只抽你屁股。”

“那样就不疼吗?”

小婵问道。

张贵突然良心觉醒,道:“等你长大些,再抽吧”

“公子说的是真的?”

小婵惊喜地问道。

张贵点点头。

但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巍峨紫禁城,他还是想出去看看。

可现在,张贵身边有个跟屁虫,也就只能暂时打消出去看看的念想。

等到了晌午,在小婵这小丫头抱着府里一只小锦猫午困后,他才悄悄地往府外走来。

一出来,张贵就发现一着玄色衣、执雁翎刀的锦衣卫盯着自己。

“你瞅啥?”

张贵理直气壮地问道。

“你瞅啥!”

这锦衣卫也跟着问了一句。

“瞅你咋地。”

张贵回道。

这锦衣卫人狠话不多,直接从刀鞘里拔出半截锋利窄刀出来。

张贵看着这明晃晃的刀,道:“你等着!”

说着,张贵就转身跑回了屋里。

小婵这时已经醒来,见张贵气喘吁吁地回来,就问:“公子哪去了?”

“老子出恭,也要你管啊!”

张贵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噢!”

小婵委屈地嘟了嘟嘴。

“文房四宝伺候!”

张贵接着吩咐了一句。

小婵便立即去磨起墨来,瘪嘴看着张贵,一只手藏在背后,提醒道:“公子,您别忘了,您自己说的,在我长大之前,不抽我的。”

张贵没理会小婵,铺开宣纸,取了笔,蘸了墨,在纸上画起图来。

张贵记得天启是历史上有名的木匠皇帝,自己要想不被禁足,完全可以投其所好,让其龙颜一大悦,就不再禁自己的足。

“我老爹现在在干什么?”

张贵一边画一边问着小婵。

小婵回答说:“应该在后院听戏。”

张贵点点头,在画好图纸后,就去了后院。

刚一去后院,张贵就听见戏子们在排演《西厢记》,而自己父亲张国纪正和一众清客们正听得是如痴如醉。

直到张贵走到近前,张国纪才注意到他,问:“你来做什么?”

“过来看看。”

张贵回了一句后,就道:“这《西厢记》,老爹您听了不知多少遍,怎么不换个新戏听?”

“一时也找不到新出的好戏。大多都俗的很。”

张国纪惆怅道。

张贵对此倒也理解。

这个时代看戏跟后世看电视一样普遍,也是权贵大户最常见的娱乐方式。

虽说常有新戏出来,但真正的好戏还是很少,很多人都有戏荒之感。

而张贵则正愁不知道该怎么说动张国纪帮自己上本给天启皇帝,进言自己在木工机械方面的新想法,如今见张国纪说起没什么好的新戏看,也就灵机一动,说:“我倒是最近听闻一则新戏,不知老爹试听过没有?”

张国纪道:“戏名是什么?”

“牡丹亭。”

张贵心想《牡丹亭》历史上是崇祯朝才开始流行起来的著名昆剧,张国纪应该还没听过。

张国纪这时的确回道:“倒是没听过。”

张贵听后微微一笑,只说道:“里面有一曲《皂罗袍》填得极好,词是: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于断井颓垣。”

张贵说到这里就停住了,观察着张国纪的神色。

同类热门书
大明:我,调教木匠皇帝
大明:我,调教木匠皇帝
穿越到了天启二年发现自己成了相声角色张好古从此朱由校多了一个师傅。从技术上带着他搞各种奇奇怪怪的小发明。从政治上带着他搞新政,搞变法。不知不觉,朱由校返祖现象越来越严重。杀狗官,废宗亲,绝勋贵,灭建奴大明的版图不知不觉就超越了巅峰。朱由校:我本来就想当一个木匠皇帝,怎么就成千古一帝了?张好古:因为有我!
风少羽 ·两宋元明 ·连载 ·131万字
9.0分
明末狠帝,开局就逼崇祯退位
明末狠帝,开局就逼崇祯退位
朱慈烺:“如今贼兵不日将至,父皇已尽失人心,完全无法掌控大局,儿臣斗胆,请父皇立即下诏退位,将皇位让给孩儿,以便儿臣重拾人心,重整山河社稷!”
狠帝 ·两宋元明 ·连载 ·31.3万字
9.2分
大明第一爵
大明第一爵
穿越到大明,老板是心狠手辣的朱重八,老爹是开国功勋李善长。为了夹缝中求生存,开局就举报老爹造反!
水吐不服 ·两宋元明 ·连载 ·40.9万字
开局土木堡,大明战神有点慌
开局土木堡,大明战神有点慌
魂穿朱祁镇,开局土木堡。第一次当皇帝,没啥经验,唯有一条,绝不做叫门天子!亲率大军硬刚瓦剌也先,杀出一条血路,正统皇帝之名,响彻漠北。除奸佞,立贤臣,攀科技,谋发展,强军事,扬国威。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为我大明国土!朱祁钰:“皇兄威武,真乃我大明战神是也!”朱祁镇:“你才战神,你全家都是战神!”
南山有龙 ·两宋元明 ·连载 ·29.9万字
蒸汽大明:别再叫我监国了
蒸汽大明:别再叫我监国了
汽车维修工穿越成为大明仁宗第五子朱瞻墡,三次监国三过皇位而不坐。瓦剌也先看着浩浩荡荡的大明军队哀嚎:“为何明军有坦克。”哥伦布望着停在北美洲的驱逐舰陷入了沉思。百年战争中的英法看到手持步枪的明军一声不吭。某社畜汽车修理工哀嚎:“别再叫我监国了,我只想做个快活王爷”回到鼎盛大明发动工业革命,在蒸汽升腾中大明扬帆远航。
周星河不会开车 ·两宋元明 ·连载 ·59.3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