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71章)
母祭天,法力无边? 如果成了职业父母,被专门用来祭天的对象呢?   什么职业父母还要分等级? 主角父母是最高级?   哈,要想成为主角父母,做一个活着的职业父母还真是不容易呢!   职业:父母   命格:0   初级职业病:马上峰   演化编撰进度:0%   ······   当张布衣看到金手指面板出现时,他沉默了!   这是要他养娃祭天?   还有,这职业病是什么鬼?   还是初级?   也就是说还有中级职业病,高级职业病喏?   初级就是这个,中级是啥,后辈降生大劫?儿女成年大难?   哈!   当金手指完全开启,穿梭于历史中,经历那一段段炎黄子孙刻骨铭心的历史时,张布衣发现,只要能稍作改变,即便祭天,他也无悔。   已有四百万精品完本小说《码农修真》,可放心阅读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大神级相亲【穿越前番】

午后的阳光微醺,因为正是深秋时节,天空的云层很少,深蓝的天空在炙白的不太热的阳光照耀下,显得有些梦幻而深邃,又透着神秘而美好。

在这样的时节,两三点的午后,不仅是一天最美好的时间,也是一年最浪漫的时节。

秋高气爽、一碧如洗等词汇,大概就是专门描述这种天气的。

张布衣坐在一间咖啡店的靠街位置,边上是一面透明的玻璃墙,阳光透过玻璃墙洒落,泛着淡金色的光晕将他笼罩在其中。

大概是因为向阳的问题,从店内往外向他看去,他整个人似乎都镶嵌在佛轮般的光晕中,显得很是梦幻。宛若言情剧中男主角的出场,帅气、梦幻、又有几分不真实。

不过此刻张布衣那张完美的脸上,却满是无奈的看着周围,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和咖啡厅的陈设。

他发现自己被坑了!

其实要说起来,这个咖啡厅的装潢,是非常好的。

墙体是用的梦幻粉,带着些少女的娇羞,座椅是卡其带着些淡黄,整个给人一种青春、少女的感觉,有些温馨而高雅。

单说地方,是个很好、很高级的地方,很适合下午茶。不过,是个非常适合青年男女约会的地方,但是这样的地方,绝对不适合面基!!!

而张布衣在环顾四周间,通过周围的其它客人,他也彻底确认,这家咖啡厅明显是主打情侣风的咖啡馆。

这也正是他露出无奈,带着苦笑表情的原因,因为他不是来这里约会的,也不是来相亲的,而是来面基的!!!

没错就是网友第一次线下见面的那个‘面基’!

要是网友是个女的,那也就罢了。甚至要是长得还行的话,指不定还能进一步发展,成就一段佳话,或者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出现在他笔下。

毕竟在网上,两人是聊的很投机的!

但是张布衣没记错的话,对方应该是个男的,很确定那种。而两男人第一次面基,对方还选在这种地方,怎么都有点不对劲吧?!

在这个社会,西边也就罢了,但是在东边,难道男孩子出门都要小心到这种程度了?!

这就是让张布衣如此无奈的原因,有种被坑的念头,甚至有种转头就走的冲动。

要不是确实和对方聊的投机,他绝对不会坐下来等的,毕竟······谁知道真正等的是个什么牛鬼蛇神!

因为是对方定的地方,他也是花了一小时坐地铁,到地方后,才意识到被坑了,而和对方线上也聊的确实投机,加上张布衣看了看时间,发现距离碰头时间还有不到十分钟了。

因此,张布衣最终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选择了按照约定,坐在了预定的座位上,静静的等了起来。

既然已经来了,不管什么牛鬼蛇神,还是看看再说吧,说不定对方也是随便定的,要是这样,到时还可以以此笑话一下对方来着。

再说了,这青天白日,还是大街上,真是遇见那种线上是人,线下是鬼的网友,他一个男人,也没啥怕的不是!

应该没啥怕的吧?!

······

张布衣等待中,思绪翻飞间,打量着这个咖啡厅的布局。

地方挺大,起码八九十的平米,每个座位虽然离得不算远,但是也不近,布置的挺高雅的,人不算少,有五六桌都有人,看上去生意不错。

他正对面,也有人,是个女子,她似乎也在等人,估计是相亲对象。因为不知道姓名,暂且称呼她为:甲。

此刻女子甲略微侧着头,因为两人对桌且对坐,她就侧面对着张布衣了,让张布衣可以看清对方。

嗯,颜值还不低。短发齐颈,圆脸而萌,明明有些乖乖女的长相,却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味道。

让张布衣驻目的是,女子此刻带着饶有趣的表情,尖着耳朵听着什么,又用余光,悄悄的打量着她右侧的位置。

似乎在偷听?

但是又怕对面的人注意到,带着些稍微的掩饰。

不过,应该不是常常做这种事情,显得很不专业,有些掩耳盗铃的意思。

再加上那带着饶有趣的表情,仿佛听见了什么趣事,又舍不得不听,因此动作就稍微有点······嗯,猥琐?

这么形容一个萌系长相的少女,似乎不合适,但是张布衣看到这一幕,冒出的就是这个形容词!

反正就是有些掩耳盗铃,张布衣一见就知道对方在偷听。

而张布衣也被对方表情吸引,也看向了他左前方那个座位,对方是一男一女,已经落座了,看上去,两人之前似乎也并不认识,这是第一次见面。

张布衣没记错的话,他们应该是和他前后脚进店的。

陌生男女第一次见面,加上选择这样的装潢的咖啡店,要不是张布衣这样的坑爹‘面基’的情况的话,那么两人干什么就显而易见了。

对于相亲,张布衣从来只是听说过、电视节目上见过,现实中还真没见过。因此意识到对方是相亲后,就成功吸引了张布衣的注意。

抱着多个生活素材,方便以后写这方面的事情的取材心思,他也悄无痕迹的认真观察起了两人。

······

此刻男方是背对着张布衣的,看不见脸,单从男人的衣着、身材来看,条件应该还算不错,看上去挺有学问的!

因为他右手边还有一个凳子,放着一个包。张布衣透过打开的包口,隐约看到,里面似乎有本书,还挺古旧的,不知道是干啥的。

因为张布衣家就是从事古籍相关的行业的,所以特别注意了一下,而且这年头,出门带书的人可不多。

至于女方,因为是张布衣左前方,算是面对着他的,因此正好可以看见女子全貌。按张布衣的审美来说,勉强能给七分,算不上丑,但是也算不得绝美。

她明显经过了一翻打扮,也算带的出手的类型吧,就是这妆容,张布衣有点不喜欢,算是浓妆了,显得有些艳丽。

他更喜欢女子甲这类型一些,甜萌,干净,特别是那股英气,应该是个‘事少’的主!

此刻,两人已经落座,男方在询问了女方的意见后,点完了两杯咖啡,气氛有点尴尬而沉默。

从张布衣的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到,背对他的男子似乎稍微有些紧张,藏在桌下的手脚显得有些局促的微动着,似乎无处安放。

就这一点,张布衣就看出,他显然不是个有经验的主,不管是相亲还是约会,大约是个‘老实人’。

“那个······刘小姐是吧,不知道你是干啥工作的?”尴尬的气氛维持了一瞬,男子才尝试着开口找话题,声音似乎略微还有些颤音。

一开口,就是hr(人力资源)式的查户口。而单单这一句,标签可以再次缩小了!这男的应该不是经常和女人打交道那种,大概率是个宅男。

张布衣听着男子略微尴尬的话语,还有对方局促的样子,不仅初步判定出了对方的性格,还判断出,这人应该是第一次或者顶多第二次相亲。

反正就是,绝对没什么经验,不然不会一开口就这么硬核的尬聊。

被男子称为刘小姐的艳丽女子,和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点完咖啡后,就略微向后靠了靠,双掌交叉与小腹,桌下双腿交叉的翘起,让自己坐的更舒服一些。

同时,她此刻正一脸镇定自若间,用毫不掩饰的目光,不断的打量着她面前的局促男子,还带着些审视。

大概也是这个打量,才让男子更加有些局促吧,手脚都不知道放在哪了。

刘姓女子发现男子的表现后,表情有些莫名。

而张布衣发现,他正前方,最初吸引他看过来的那女子:甲,饶有趣的目光,大多也是落在这个局促而忐忑的男人身上,似乎觉得,这样的男人很有趣。

“行了,我就不自我介绍了,毕竟之前的基本资料你应该都看了。既然都混到来相亲了,咱两就别弯弯绕绕了,咱们直接干脆点,开门见山吧!”

在男子发言完后,女子审视间,沉默了一瞬,略微收起了打量的目光,眉头轻皱的如是说道。

“额······”如此的话语,显然让男子有些没想到,他错愕了一瞬,才回道:“那个,怎么个直接法?”

男子大概是从来没经历过这类事情,不知道‘行规’什么的,语气显得有点不自信,看上去更加局促了几分。

女子见对方的表现,眉头再次紧皱了一点,上下打量了一下男子,道:“你这形象条件,虽然不算多帅,但也不能算丑,我算是满意的,可以继续聊下去。”

言语间,女子顿了顿,继续道:“那就说说我的具体条件吧,我的要求不高,正常的‘三媒六聘’就行。

需要伱在天府三环内有一套房,至少三室一厅,婚后必须要写上我名字。至于车嘛······几十万的就行。

而彩礼,我爸妈养我几十年,怪不容易的,也不能太少了,至少得有个二三十万吧,你要是有心,也有能力,多给点也可以。

至于存款······我也不是高要求的人,就不作细致要求了,只要你没背贷款就行,婚后我两一起存。不过工资卡需要交给我。

嗯······目前主要的大要求就这点了,其它生活方面的小细节,可以在之后的了解中细聊。”

张布衣:“······”

要求就这点了???

我的个乖乖!!!

好家伙,这要求还真的很‘低’啊,原来相亲行业这么内卷的吗?

难怪90后结婚这么少的!!!

这算下来就是至少两百万往上的净身家,要是不靠爸妈,二十几岁,毕业顶天五年,能有几个可以满足‘这点’要求的?

在张布衣思绪翻飞时,女子对面那男子没有立即的接话,不知道是被‘这点’小要求镇住了,还是在思索着什么。

不过张布衣可以确定,男子应该不是被女子的条件吓到了。因为那男子的局促,明显在肉眼可见的消失,桌下的手,也不再动了,似乎找到地方安放了。

从这些看,他要不是冷静了下来,大概就是心凉了下来。

在张布衣和对坐女子甲的好奇余光下,男子沉默了片刻,彻底冷静后,他镇定的抬头,首次用同样审视的目光,打量起了他对桌的刘姓女子,一如女子之前的开场。

男子审视了片刻,才点了点头,道:“嗯,刘小姐你这形象,我也勉强还算满意吧。”

女子听着这样的措辞,眉头再次微皱。男子却没有理会对方的表情,自顾的道:“刘小姐既然如此直接的提出了要求,那我应该也可以问几个问题吧?”

女子镇定的点了点头,道:“你问。”

“刘小姐也是独生子女吧?”男子莫名的问道。

这个问题让张布衣和对桌的偷听同行,都有些出乎意料,完全不知道对方这是要干啥,葫芦里想卖什么药。

刘姓女子大概是顺着这个问题,下意识的想到了什么不好的方面,眉头彻底紧皱了起来,点头道:“没错!”

男子再次点了点头,道:“那婚后,你父母咱们负责么?”

“这不废话么,我爸妈又没其它儿女!不过这个你不用担心,我父母有保险,经济上不会给压力,只是生活上偶尔孝顺孝顺就行。”

刘姓女子对男子继续的问题,虽然显得有些敏感。但是至少不是她想的:死后遗产什么的最糟糕的问题,因此点头回答了。

男子再次点了点头,道:“最后一个问题,婚后是和我父母住,还是咱们两个出来单独住?”

“要是和你父母住,我还要求要什么三室一厅的房子?空着灌风么?”女子如是的回道。她以问作答,可以看出,这个事,没什么商量余地。

“明白了!”男子闻言再次点头间,停顿了一下,看着女子道:“那你看这样行不,我嫁给你,你来满足我,你来给我上面你提的那‘点点’要求。”

what???

张布衣和对面的偷窥同行女子甲同时愣住了,两人被这神转折搞得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都显得有些呆。

刘姓女子也明显愣了一下,同样没回过神来,茫然的道:“什么?”

“我是说,你家给我们家在三环内买个三室的房子,一两几十万的车子。存款什么的,我也不要,你不背车房的贷款就行,婚后咱们一起存,一起努力,银行卡上缴给我就行。

彩礼什么的,我爸妈也养我几十年,供我吃喝拉撒,供我读书,当年也怪艰难的,确实是得要个二十万来补偿才行,也不要你多给了。满足这些,我嫁给你行不?!”

男子直直的看着对桌的刘姓女子,如是的说道,言语非常的认真。

张布衣可以想象得到,此刻男子的表情,应该也是一脸的真诚,指不定还用清纯的大眼睛盯着女子。

能将吃软饭,说的这么理直气壮,这么清晰明了的,绝对是个人才!!!

而刘姓女子却有些愣然,表情凝固,仿佛脑袋短路似的,呆呆的看着男子,半响没有回话。

对桌的偷听同行:甲,却截然相反。在错愕了一瞬后,反而是兴趣大增般,认真的开始打量起了男子。

男子却继续的道:“你要是担心婚后的日常生活的话,大可不必,你只管打工养家就成。我是一个标准的蜀都男人,绝对上的厅堂,下的厨房。

因为家教的原因,作为一个七、八岁就开始下厨教育的人,虽然不是川菜样样会,以至于可以上酒店做厨师那种。

但是大部分日常菜还是都会的,还会些糕点,一些个西餐制作也偶尔搞搞,当然,只是兴趣而已。

不过这些东西,不仅对于日常生活来说,绰绰有余了。逢年过节什么的,来个亲戚朋友的话,也是弄得出几桌菜来见人的,绝对不会给你丢人。

至于以后带娃······这个我没啥经验,但是这个我应该能学会,毕竟都是第一次,咱两没啥区别,都没经验!

综上所述,我想:我绝对能做一个合格的家庭煮夫,职业奶爸的!

你看我嫁你如何?

哦,对了!

作为全职老公和全职太太的唯一区别,是我不能怀胎十月生娃,这点······因为先天条件,我是改变不了的,需要你来。

鉴于这点说大很大,说小也可以是很小的区别,婚后我也不要求你,每年必须给我买多少套昂贵奢侈品了。

比如同比女性化妆品和包包之类的男性限量瑞士手表啊,手工定制的限量版西服啊,特殊纪念版袖扣啊,限量版昂贵领带啊等等东西,我全都不作要求了。

这些,你给,我就收,不给我也不会哭着闹着要,一言不合就说日子没法过,不过了那种。

你只需要正常的上班,赚钱养家就行,而你怀胎这十个月,我会全力把你照顾好,生产后,我开始带娃,你继续上班挣钱养家。

至于我做全职老公后,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天天给你抱怨:说什么全职老公多累;每天给你唠叨,在家里带娃多苦,多无聊,收拾屋子、煮饭多恼火。

以至于在你工作回家,心神疲惫时,还来烦你,要求这,要求那,甚至说别人家的老婆如何如何的!

我很懂事,绝对可以做到老公孩子热炕头,天天做好饭等你下班那种。

当然,你要是对于需要你怀孕这唯一区别不满意,觉得要你上班养家,还要你生娃,是对你这个新时代女性的极度不公平的事情,咱们也不用为此闹,也是可以完美解决的,方法还不少!

第一,咱们可以不要孩子,做丁克;

第二,你要是又不满意你来怀孕,又想要孩子,咱们还可以领养;

第三,你又不想怀孕,又不想领养,还想要自己的孩子也可以的。

代孕什么的违法,咱们是肯定不能做的。但是如今人造子宫技术已经完全成熟,并且广泛用于市场。

价格也不算太贵,咱们存个两年的钱,应该可以买得起这样的服务。

所以这个问题,也绝对不是问题,我可以给你绝对的公平,充分尊重你这个新时代女性!

综上所述,刘小姐,你看我这样的条件和要求,你满意吗,我嫁给你如何?”

男子言语间,身体稍微前倾了点,尽量让自己离得更近一点,似乎好让刘姓女子看清楚点。表情大概是一脸真诚,甚至带着几分讨好的样子的看着刘姓女子。

“你······你······你到底什么意思?”女子呆愣半响,也不知道如何回复,显然即便是见过大风大浪,也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阵仗,以至于结巴半天才吐出了如此的一句。

“什么意思?”男子带着疑惑的回道:“当然是相亲啊,你看,你说你要求只有‘这点’,显然是有些委屈你了啊。

我可不能才相亲,就委屈你吧,所以我还是嫁给你吧,我来委屈就行。毕竟如今男女平等不是,我这样的要求,可以说是绝对的尊重平等了!

严格来说,你嫁给我和我嫁给你,上面条件即便完全一样,对我来说还是有些不同的。

你知道的,毕竟国人观念中,我嫁给你,属于倒插门,耙耳朵,吃软饭什么的。名誉上来说,我是会受损的,是会被歧视的,并不属于完全的公平。

不过考虑到我不能十月怀胎这唯一区别,即便我想到了数种解决方法和补偿让步,始终还是有点不一样。

因此名誉上的这点损失,我也就不特别区分了,当做性别差异性带来的不同吧,你看行吗?”

刘姓女子渐渐反应了过来,大概是认为男子在洗刷她,她脸色冷了下来,冷冷的看着男子,道:“你到底是不是来相亲的?”

······

同类热门书
我,祈愿之主
我,祈愿之主
旧纪元已逝,诸神并起的超凡纪元降临,升华者、腐化者、禁忌物、诡秘禁区……阴沉雾霭笼罩大地,深渊呢喃,黑夜将至。周尘意外得到一个神秘的许愿瓶,只要实现别人的愿望,就能获得“心愿值”。火与希望,终将撕破黑暗。奇迹星晖闪耀,人类必将永存——纵使忤逆神明!“那么,说出你的愿望吧。”……“哦对了,许愿前先看看你裤子里面,再看看你的银行卡余额。是的,我做这行很久了。”
海是水 ·变异 ·连载 ·39.3万字
我将立于食物链顶端
我将立于食物链顶端
狩猎,尖牙和利爪,野性咆哮,这是一个梦境森林侵入现实的故事。森林里有人是熊虎豺狼,有人是案上鱼肉。徐云书的梦里有一头白狼分身。当梦境中的死亡映射到现实,惊恐随之而来,他也随之崛起。当两个世界逐渐融合时,谁能力挽狂澜,成为中流砥柱?谁将成为食物链顶端的存在?本书又名《我在梦境掠食进化》《我在梦里有动物分身》《我用白狼分身崛起》
上郡 ·变异 ·连载 ·44.1万字
异维度游戏
异维度游戏
无意间得到了一款游戏,里边的剧本精彩纷呈:超能、怪异、奇物、魔神……在这里不仅能享受爆肝带来的乐趣,触摸无限的自由度,还能体验被怪物叼走的奇特快感!别说这么多,快乐,快乐就完事了!
最终永恒 ·变异 ·连载 ·60.5万字
9.5分
我打造了虚构神话
我打造了虚构神话
一个看似普普通通的书店老板,却总在不经意间,吐露出已经毁灭的上个纪元的辉煌史诗。一株看似普普通通的柳树,却能在雷霆的威光下涅槃重生。平凡世界的表面是练武的热潮,背地里则是进化与修仙的内卷。虚构的神话,在诉说中化为现实,不存在的神明跨越真实虚假之间的束缚,只为降临此世,献上自己的权柄。这样的环境,哪怕是两世为人的无上天骄,也难免畏畏缩缩地恐惧着某些事物。
良善温谦 ·未来 ·连载 ·47.8万字
怪谈作者拖更日记
怪谈作者拖更日记
【无限流智斗】+【脑洞向怪谈】+【文字游戏】力量体系核心:文字合成↓一块“石”,一张“皮”,合成“破”字符,可破万千物。【场景展示】:遭遇僵尸,只需随身携带米并将其撒出。“尸”加“米”合成大坨马赛克,即刻间化敌于无形。*副本涉及【动物园规则怪谈】【囚镜】【逻辑人】……——————————“又该下副本抓怪谈了吗?”怪谈作者虞良睡眼朦胧地坐到电脑前,伸个懒腰,轻车熟路地写完请假条。【拉胯条】亲外甥生了,请假一天^_^
一木啊 ·穿梭 ·连载 ·44.8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