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68章)
大离王朝,飞禽成妖,人族炼气,天子追求长生,命宫中炼气士炼制不死秘药。 二十二年,药成,需寻一人试药。 梁易睁开眼,从地宫之中走出,当场吞服下不死药,惨遭斩首。 幸而不死的他降临涂川之地,以巫祝之身,学医占卜,炼丹画阵,破妖鬼之事,寻访上古炼气士传承,揭开不死之秘。 ps:神道流修仙,时代设定类似先秦。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何人敢为孤试药啊?

离王烨二十二年,彭山脚下,洛水之滨。

此时正值红日西斜,湖畔起了大风,浩淼江面波光粼粼,苍茫芦苇金涛翻滚,四野万物都染上了一层朦胧剪影。

芦苇荡后,白色军帐连绵数里,幡旗飘飞,战车恍恍,组成了天下间最为壮阔的行营。

一匹快马从远处车道疾驰而来,速度之快,令人目眩神摇。

马上之人披头散发,手持一物直冲中军大营,竟是无人敢挡。

雄浑的号角声陡然在旷野响起,营内士兵闻声立时驻足,避让。

只因天子急令,拦阻者亡!

而此时中军大营方向,猛然传来一阵怒喝。

“孤的脑袋,快拿药来,快拿药来啊!”

王帐内,身穿章纹冕服的男子捂着脑门从床榻间爬起,一脚便将面前案几踹翻,簠簋、鐎斗顿时滚落在地。

发怒之人正乃大离国君子烨,不久前他结束了秋巡,按照惯例来到彭山脚下视察帝陵建造进度。

不成想,当年战争留下的旧疾再次复发,令他头痛欲裂,几日来生不如死。

前往宫中求取秘药的使者还未回返,每时每刻对他来说都是煎熬。

在旁侍女见离王跌跌撞撞来到兵阑边,抽出五帝佩剑,顿时慌了神,手中酒器砸地。

离王闻声脑袋一震又吃了痛,顿时喝道:“酒都端不好,要你们何用!”

他持剑便砍,两名一路跟随出巡,悉心照顾他的侍女顿时被砍成了七、八段。

“孤今日便用五帝剑劈开脑袋,看看里面藏了何等妖邪!”

离王砍完别人还不解气,要砍自己,不停大喊着。

帐内的将军、大臣们一听,手脚大乱,五帝剑乃上古神器,兵峰之利世间无双,倘若劈下去,离王必定分作两半,到时还不天下大乱。

“大王,不可啊!”

“大王承天之命,岂可自戕?”

离王脚步虚浮,一会左,一会右,陡然撞在一名大臣身上,拎着他的领子怒目而视。

“大……大王!”那大臣不知离王何意恐惧喊了一声,当场便直接尿了裤子。

离王此时忽然松开他,点头道:“不错不错,孤乃天子,授权于天,绝不可行自戕之事,所以烦请众卿砍下孤的头颅!”

众人面如土色,心想离王已被病痛折磨得胡言乱语。

“姜容,砍下孤的头!”离王对随行重臣呼道。

“万万不可!”姜容急忙摆首。

“风信侯你来。”离王又指向他旁边穿青铜盔甲的将军。

“不敢!”风信侯拱手将战剑丢在地上。

离王听了,顿时横眉怒眼:“这也不成,那也不成,诸位怕是要看孤头疼而死,只怪王叔不在,否则他必然会砍下孤的头。”

他说完,扭身便将身后的床榻劈作两半,随后又左手捂头,右手持剑在帐中胡乱挥舞。

众臣摄于五帝剑兵锋,又碍于离王天子之躯,并不敢强行用武力制服,一时实在束手无策。

风信侯此时听到帐外传来号角声,急忙对姜容道:“姜公,号角声传,定是天子急令,算算时辰,司天台的人也该送药来了。”

姜容大喜,即刻转身对离王说道:“大王,前些时日天子急令已发往国都鹿野,如今号角声响,想来是司天台送药来了,只需忍耐片刻便好!”

“当真?!”

“大王可有听到这号角声?”

离王驻足,果然听闻营内有号角之声,于是丢了五帝剑,瘫坐在断裂的床榻间,向仅剩的一名侍女招招手。

那侍女颤颤巍巍奉上酒爵,但离王翻手就将酒爵拍飞,抢过青铜酒尊仰头就饮,吓得她直接昏倒了过去。

离王将一尊酒全饮下,痛觉稍减。

而就在这时段,快马已赶至中军大营,马上之人见到大帐旁的青铜轺车,便知乃是王帐,马不停蹄冲去。

帐前兵士纷纷举起戈戟,但见来人手持令牌,又立时收了兵器。

“吁!”

冲到帐前,快马一声悲鸣,轰然倒地,终承受不住御风之术而腹部炸裂。

马上之人摔落在地,却顾不得许多,连滚带爬来到帐前,高呼道:“司天台巫祝奉天子令,送来长生不死药!!”

帐内离王听了,大喊道:“速进帐,速进帐来!”

巫祝得令,起身掀开帐帘便踏入帐,来到离王身前,跪拜而下,恭敬地奉上青铜盒,附带一只牛角。

“真乃长生不死药?”离王望着盒子眼神熠熠生辉。

“禀大王,国师收到急令后,昼夜不停开炉炼药,终炼出不死金丹,大王只需牛角附耳便可开启盒中之药!”巫祝答道。

离王将牛角放在耳边,顿时便听到角内传来国师的声音。

姜容等人纷纷翘首,心知此乃炼气士所用牛角传音之术,只有贴耳才可以听到角内之声。

过了一会,离王便用牛角尖顶在盒面之上,青铜盒盖缓缓翻开,一阵耀眼的彩华爆出。

金光散去,一阵芳香弥漫在帐中,众人垂首,只见盒中躺着两粒丹药,一赤一青,丹身之上竟有氤氲之气环绕,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离王望着金丹眼神迷离,许久后抬头问道:“何人敢为孤试药?事后爵位、封地任君取之。”

帐内霎时落针可闻。

此乃长生不死药,服下便可长生不死,离王何故要人试药?

原来这不死药一共炼了两颗,赤丹给离王服用,青丹给他想与之共长生之人服用。

但离王岂愿与人共享长生,且到了这紧要关头,他反而多疑起来。

国师为他炼药十年,都未炼出不死药,此番他头痛欲裂,下了急令,不免带着逼迫之意,情急之下造出假药哄骗他也说不定。

再者此乃长生不死药,此等贵重之物,国师如何放心托人送来?

既然不死药有两粒,不妨找人试试。

帐内众臣皆乃人中之龙,虽不知丹药之秘,但心思却机敏无比。

且不说从未听闻这世间有不死药,就说他们跟随离王十几年,知他唯吾独尊,岂愿与人共长生,服下此药之人恐怕得不到好结果。

于是,无人敢试药。

离王看了眼昏倒在地的侍女,暗骂了句没用的东西,又抬头瞧了眼帐边为他守卫的士兵,终究还是没让他们试药。

“哼!既然诸位都不敢为孤试药,那便去找名奴隶来吧。”

……

梁易出了地宫,跟在一位将军身后。

落日的余晖落入眼中,令他多了一些神采,这是他半年来第一次见到太阳。

他本是一名历史专业的学生,跟着导师前往新发现的古墓考古,结果古墓突然坍塌,他被压在了里面。

等他醒来,便发现自己穿越来到离朝,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名奴隶。

很不幸的是当下正值奴隶制鼎盛时期,时人宣扬尊卑有序,认为命授于天,是帝王,是将相,从出生的那刻便决定了。

奴隶,作为社会的最底层,没有丝毫人权,即便有才华也得不到任何施展的机会。

而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朝生暮死等更是常态。

他只能感叹这世道实在太乱。

从他睁眼起,就在彭山脚下的地宫之中修筑帝陵,从拿起钻凿那刻,迎接他的便是暗无天日的挖土开石生活。

由于在地宫之中,不知日月星辰流转,所以醒了便是干,干到没气力才能睡,真是连生产队的驴都比不过他。

这一天天的,他也没有盼来穿越者的金手指,这苦日子真不知何时是个头。

大离朝有殉葬之风,根据历史的教训,梁易知道帝陵一旦建成,地宫中的奴隶一个都别想活命。

听闻帝陵已经修筑了二十年,从现任君王承天之权后便开始凿石垒土,如今已渐至尾声。

死期将至,梁易曾经想过要偷偷逃离。

但地宫只有一个出口,那就是入口,而那里有三千士卒把守,一只耗子都溜不出去。

真是我命由天不由我,无力感时常萦绕在他心间。

但现在,身前的人竟然和他说,只需完成一件事,便可以离开地宫,还能获得赏赐。

他不知这等好事怎么会落在他头上,但比起在地宫之中等死,他很愿意尝试一下。

就这样,梁易踏入行营,穿过天下最精锐的兵卒军阵,来到了王帐前。

“大王,奴隶带来了。”

同类热门书
诡道求仙,从将自己炼成傀儡开始
诡道求仙,从将自己炼成傀儡开始
“看来,我也只能把自己炼成一具活傀儡了。”###这是个诡道修仙的异界,名为大幽王朝的国度由嗜血者们统治。道门信奉外神,以祭神仪轨求取仙途长生;深山峻岭之中,有妖魔栖息;荒庙古刹,藏邪灵诡物;狐仙怪狸,游走于城池坊巷;民间又有各种密教借传法度世,蛊惑众生,引得恶孽滋生,兵劫四起…………穿越到这个动荡不安世界之中的贺平,得了一卷名为《无形秘藏》的宝卷,卷中记录各种奇异的炼制傀儡,操控人偶的法门。得此卷后,他满心欢喜,以为得了入道修行的门路,谁料却落入别人算计中。为了活命,贺平别无他法,除了把自身炼制成一具活傀儡外,就再无出路……
禅天九定 ·幻修 ·连载 ·34.9万字
河图洛仙
河图洛仙
一梦醒来成了祭祀童男,山间偶遇灵狐嫁女,再一晃,古寺兰若已近在眼前……
花未觉 ·古典 ·连载 ·50.7万字
我以古稀觅长生
我以古稀觅长生
天际烈阳横空,云端传来尖啸。有巨兽横行,有神通临世。法相纵横天地,妖主显露真身!飞剑,法宝,神通,符箓,机关傀儡,妖兽……萧岭依靠神异第六感,附身古稀之年的老人身上。然而老人寿元耗尽,油尽灯枯,并且躺在床上毫无行动能力。这个时候,第六感再次传来提示……
蓑衣入蜀 ·古典 ·连载 ·90.9万字
7.1分
神隐山海经
神隐山海经
一部山海经,半部神话史。古老的《山海经》,为何那样光怪陆离?因为它描述的不是地球!而是一个曾经存在过,却变得四分五裂的世界。女娲补天,精卫填海,后羿射日,大禹治水,这些不仅仅是神话,还可能再次降临人间!
鬼雨 ·神话 ·连载 ·53.8万字
聊斋子不语
聊斋子不语
子不语怪力乱神。子不语,怪力,乱神。生灵之命运,为一切妖魔鬼怪仙神之粮草。如神祇之牧园,妖魔之菜圃。汉失其鹿,神器更易,万民蒙难,礼崩乐坏之后,何人能为众生求得彼岸解脱。少年道士林着明一朝穿越乱世将临之际,持净明正法,修太阳炼神,太阴炼形之道。结璘奔月以上白玉京,郁仪奔日以入朱陵天。僵尸,狐鬼,城隍,邪财神,龙王,借尸还魂,旱魃……世事迷离,且道“聊斋”。人道渺渺,仙道莽莽,林着明秉宏道渡世之愿开口道:欲行此天地烘炉之间,观一切光怪陆离之事,除一切邪魔外道,光大人间正道沧桑。
三个火星人 ·古典 ·连载 ·55.5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