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424章)
“我怀孕了!” 正要脱衣服的绝色男人,僵住:“……?” “怀的三胞胎!” “!!!”瞳孔地震!盯向她微微鼓起的肚子! “骗你的!”瞬间收腹,一片平坦。 “……呵~刚刚你算是踩爷刀尖儿上了。” 多年后—— 位极人臣的他,深陷朝廷的勾心斗角之中,乐而不疲堪称废寝忘食。 茶园里的她,也忙的披星戴月,餐风饮露。 中秋佳节月圆之夜。 “王妃呢?” “王妃在山上做茶。” “王爷呢?” “王爷在想着弄死谁……” “世子呢?” “上坟……” ********* PS:身心双洁!小仙女们快进坑来瞅瞅喜不喜欢~~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穿越成新娘

郁郁葱葱的山林中,一支迎亲队停在路边。

大红花轿里,新娘一副被惊吓过度的模样,脸色煞白,唇色发青,眼皮一动不动,就连瞳仁也呈涣散状态,仿佛……死了一样。

而大红花轿外,躺了一地被脱了外衣的死人,还有一群正在换衣服的活人。

“不是说了都下手注意点儿,别让衣服见了血,这可怎么穿,回头进了城还不穿帮喽。”刘老二抖着滴滴嗒嗒掉血点子的外衫。

已经换好衣服的乔东子瞥了一眼,“都他娘红色儿的,看不出来。实在嫌弃你扎条红腰带,糊弄过去就行。倒是那个新娘子,刚才吓的直叫唤,现在又没了动静,别给吓死了。”

“真吓死了咋办?”

“嘿~那就让你婆娘假扮一下呗。”

“滚,怎么不让你家乔娘子假扮。”

“那不是我婆娘嘛。”

“艹!我看你是想死求了。”

刘老二走到轿子旁,掀开绣着大红喜字的轿帘……

只见新娘子头上蒙着红盖头,端端正正的坐着,手里还握着一条喜帕。

“咋样儿?”乔东子问道。

“么事。”放下轿帘,刘老二招呼众兄弟,“别误了吉时,老大可还在城里等着咱们呢。”

一群男人嘻嘻哈哈说着荤话,其中抬轿子的四个‘轿夫’一边抬,一边不时的颠一颠轿子里的新娘子。

听到里面的娇呼,一群男人就开始大笑。然后平稳的走一段,差不多走的无聊了,再颠颠,循环往复,乐而不疲。

在一路颠簸,差点颠吐了的折磨下,暮润总算捋顺了这个身体和自己的所有记忆。

公司放假,她拒绝同事介绍的相亲下午茶,急匆匆的回了武夷山老家,帮家里采茶青。俗话说明前茶,贵如金,早一天是宝,晚一天是草,便是说茶青时节,十分重要,过了采摘的时候,那就是草而已。就在她采了满满一筐‘黄金叶’,准备回家时,忽感心脏一阵绞痛,继而两眼发黑,昏倒在地,再醒来就到了这里。

至于这身体的本家辛莲,是个山村孤女,被亲舅舅做主,嫁到邻县地主老财曹家,给曹老爷的儿子做填房儿媳妇。

同村的乡邻一听辛莲要嫁到曹家,看她的眼神都是怜悯的。还有看她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便告诉她实情。

原来那个曹少爷,之前已经娶过四个妻子,无一能活过满月,皆是暴毙惨死。乡邻劝她跑了吧,说不定能有条活路。

辛莲天生胆小怯懦,犹犹豫豫没主心骨,几日耽搁下来,迎亲队来了。

辛莲在舅舅一家的欢送下,战战兢兢的上了花轿。

迎亲队一路出了村子进山林。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曹少爷克妻功力太强,辛莲还没过门呢,就先遇到了土匪。

土匪二话不说,切菜砍瓜一样,把人都杀了,而辛莲因目睹屠杀,也被活活吓死。

暮润低头看着手里的喜帕,那她现在该怎么办?

逃?逃到哪儿去,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辛莲的记忆里,从小到大,离开村子最远的地方,就是这里!

她倒是想回自己的身体里去,但谁能告诉她方法。

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了。

蓦地,肚子一阵疼痛。

茫然烦躁的暮润,抬脚狠踹轿子,对外面的土匪们喊道:“该死的混蛋土匪!停轿!老娘要方便!”

外面抬轿子的‘轿夫’们,停了下来,面面相觑。

“她叫唤啥?”刘老二问道。

其中一个‘轿夫’,一字不差的回道:“她说——该死的混蛋土匪,停轿,老娘要方便。”

乔东子,“啥?”

‘轿夫’土匪又重复了一遍。

“……”乔东子觉得自己被骂了三遍!

旋即又笑道:“嗨,有点儿意思,刚才看到那些死人,吓的吱哇乱叫,现在都敢骂咱们了。”

‘轿夫’土匪:“这新娘子该不是被咱们给玩坏了?”

这时,暮润掀开轿帘,头上还顶着红盖头,走了出来。

刘老二面露狠色,对暮润无不威胁道:“好好配合咱们,别耍花样,否则你就跟那些人一个下场。”

“放心,老娘很惜命的。”暮润一把扯了头上的红盖头,露出一张又小又瘦的脸,皮肤暗黄暗黄的,不过眼睛很黑很亮,如夜幕下闪烁的星辉,透着一抹看不透的神秘。

土匪们看到新娘子的脸色,还有身材,就跟没长熟的干瘪青果子,半点女人韵味儿都没有。

一些对其有亵渎想法的土匪,瞬间歇了心思。

暮润对这张脸还有身材,还是很自信的,只要不是饥不择食的色中饿鬼,人渣禽兽,没有哪个男人会对她这么一根干瘦发黄的‘咸菜干’有不轨之心。

所以在解决了生理需求后,又放心大胆的回了轿子。

乔东子咂摸着舌尖儿,对刘老二道:“这新娘子虽然身条不咋地,眼神着实有点儿意思。”

刘老二抬腿就是一脚,“一个半大孩子,你也能品出意思来,变态!”

乔东子:“喂!论变态,老大是第一,你小子是第二,跟你们比起来,我就是一纯良好不。”

‘轿夫’土匪附和,“我,我是纯种。”

刘老二:“……纯种土匪!艹,都活舒坦了是吧?想尝尝我刘家铁拳。”

‘轿夫’土匪,“二爷饶命!”

乔东子,“走了走了,别让老大等急了。”

暮润听着这群土匪胡扯八道,明白了他们还有一个头目,而且这个头目现在就在县城里,等着和他们汇合。

土匪么,除了烧杀掳掠、为非作歹还能干什么好事。再加上这迎亲队所要去的地方,也不难猜出,他们十有八九要抢曹家。

到时候,她来个浑水摸鱼,趁机跑路。总归辛莲没干成的事,她要干,而且一定要成。

笃定主意后,暮润便坐稳了花轿,等待时机。

自打见过了新娘子的‘成色’,土匪们也没了戏弄她的心思,一路快行,没多久就到了固县的城门口。

刘老二对众匪喊了一句,“都操练起来,要进城了,得让老大听到。”

当即,喇叭、唢呐、大锣、小锣、竹板、笛子……吹吹打打的聒耳喧天。

坐在轿子里的暮润,大张着嘴巴捂着耳朵,眼睛都被震晕了。

这、这都什么奇葩土匪!乱七八糟的奏乐居然还合成了调调!

就是……太特么费耳朵了!本来还想观察一下环境的暮润,一时间只顾着保护自己的耳膜。

作者还写过
废材娘娘你面具掉了
废材娘娘你面具掉了
新书《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求支持!!!叶清晏手无缚鸡之力,却寿元无量。三代皇帝都驾崩了,她这后宫至尊,都活的好好的。直到第四代曾皇孙登基,她又重生……正是新婚当天!“王爷,娘娘把花园里的珍品花草都拔了。”“那就再重新种一遍。”“王爷,娘娘把库房里的千年人参,百年雪莲,九百年何首乌都拿走了。”“再去收。”“王爷,娘娘说要闯荡江湖。”“本王陪她。”******“娘娘,王爷带了一个女人回府,您看怎么安排?”“准备一副上好的薄皮儿棺材。一定要狗碰头的那种!”“您是要……‘安排’了她啊?”“当然不是,棺材给你家王爷准备的!”某个站在门外的男人:……
红豆包 ·宅斗 ·完结 ·170万字
9.2分
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青鸟传书的东家孟寐,年轻妙龄,娶了就有数不清的财富。引无数想少奋斗几十年的男人向往不已。孟寐有一个小竹马长生,万事好商量但就是不能动她,手动剁手,心动要命!转眼数载,孟寐桃李年华已过,马上就是终身无‘汉’的岁数了。孟宅,侍从匆匆进了书房,对长生禀道:“爷,东家去了小郎倌,说是这几天不回来了。”“哦~”长生抽出挂在墙上的尚方宝剑,薄唇噙笑,恰映在锋利的刃口上,“当今一直对时下淫乐之风不满,身为人臣自要代君解忧。”侍从:“?”长生:“传令京兆府,整个金陵城风月场,凡涉及人事无论男女尊卑,全部抓进地牢,地牢不够,天牢伺候!”“呃,那要不要先提醒东家一声?”“就从小郎倌先开始!”……孟寐觉得此生犯的最大的错,就是捡了个弃婴!把她的人生搅了个天翻地覆,追悔莫及!“臭长生,你孤恩负德,恩将仇报,姑奶奶我要嫁人!嫁人!!嫁人!!!”某男笑眯眯的看着她,“寐寐,我就是人!”
红豆包 ·穿越 ·完结 ·65.2万字
9.4分
首席大人扯个证
首席大人扯个证
某小人:“妈妈,您是怎么追上爸爸的?”某女啃着西瓜,美滋滋的对宝贝伸出三根手指,“重抓三点!”“三点?”“第一点,要坚持。”“第二点呢?”“第二点就比较关键了——得不要脸。”某小人:“……”“狗皮膏药一样糊上了就不能放开。”某小人一头黑线……“第三点呢?”正得意洋洋的某女没有注意到这个声音已经换成一道意味不明的磁性男声。……PS:一个偶尔精明却一贯迟钝的女人和一个狡诈腹黑的霸道男人恋爱养可爱小宝宝的故事。
红豆包 ·豪门 ·完结 ·155万字
9.0分
同类热门书
新婚夜,我亲醒了病弱残疾太子
新婚夜,我亲醒了病弱残疾太子
药王谷嫡传神医林穗穗,一辈子救人无数,却最终长箭穿胸,不得善终。再睁眼,她成了刚嫁入东宫的太子妃!身前是威逼而来落井下石的宦官狗腿,身后的床榻上是重伤昏迷的病弱太子夫君;走投无路间林穗穗转头,含泪亲上了夫君的薄唇……____大夏朝太子陆则,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执掌边关雄兵,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骁勇战神!一朝宫变,他身重剧毒,被诬谋反,再睁开眼时,一片喜色的床榻前,娇滴滴含泪唤他夫君的太子妃,正攥着一根金簪刺进了恶奴颈项……暴戾狠辣的男人不知为何竟生出了几分相护的心思;而他更没想到的是,这一护,就是一辈子!书友群:446889820
扇子酱 ·穿越 ·连载 ·55.3万字
9.4分
和离后,撩到镇北王后我带崽跑路
和离后,撩到镇北王后我带崽跑路
沈岁锦奉旨嫁入东宫,成亲当晚,就被太子冷落。所有人以为沈岁锦会以泪洗面,她们等呀等……等来是沈岁锦见新入府美人可怜,又与自己同病相怜,对美人多加照拂。照顾着照顾着,将自己照顾到榻上。沈岁锦发现不对劲,娇艳美人竟然是个男人。——世人皆知,镇北王府郡主是汴梁第一美人。却没人知道,景稹在未出生时被道士预言为灾星,自出生直接跌入泥泽,不得不男扮女装保命,镇北王府经逢变故,他躲入东宫后院,仰人鼻息,原本一切尽在计划之中,被意外闯入他生命沈岁锦打破。夜里沈岁锦被景稹圈在怀中,拉着小手撒娇道,“岁岁我心口疼,要揉揉。”被撩到腿软沈岁锦当即将人踹下床。某日,景稹忽然换了个身份,带着聘礼将沈岁锦堵在将军府门前,可怜兮兮说,“岁岁本王清白没了,你要对我负责。”若不是亲眼见识过镇北王残暴手段,沈岁锦真被凄惨柔弱模样骗了。
青萝有枝 ·穿越 ·连载 ·47.8万字
7.8分
退婚夜!战神王爷抱着我大腿不放
退婚夜!战神王爷抱着我大腿不放
【双洁+男强女强+追妻火葬场】21世纪天才女军医穿成大殷穆家嫡小姐,祖父手握三军兵权,母亲贵为临国公主,夫君乃是战神王爷!本以为可以咸鱼躺赢,却不料原身是个可怜的受气包。世人辱她、毁她,欺她,疯批王爷也总是刁难她。穆云玥可不是原主!她左手握银针,右手握手术刀,虐得各路渣渣瑟瑟发抖。“休书已写好,今夜就退婚!”“休想!除非你从本王尸体上跨过去!”穆云玥原本只想赚够金银财宝就跑路,谁知被这偏执又专情的疯批宸王爷给黏上了,还不小心成了对方心尖宠!某日,忠臣哭闹着谏言:王爷,专心朝政啊,千万别被妖女迷惑。殷凤宸眼眸懒懒扫过:世人有谁不知我家王妃重过江山?谁敢多言,拉下去砍了!!!
倪思瑶 ·穿越 ·连载 ·37.7万字
9.5分
退婚夜!我撕了战神王爷的衣服
退婚夜!我撕了战神王爷的衣服
新婚夜,被陷害与男子有染,还要被放火烧死?楚千漓笑得没心没肺:“休书我已替你写好,告辞。”风夜玄将她一把擒住,冷肆阴鸷:“想走?除非从本王尸体上跨过去!”……神医大佬意外穿成不学无术的玄王妃,楚千漓只想当一条混吃等死的咸鱼。谁知惹上偏执疯批玄王爷,一不小心被宠上了天!某日。众臣哭丧着脸:“王爷,王妃又在大闹金銮殿,请重振夫纲!”风夜玄咚的一声跪在自家娘子面前,双手奉上驯夫鞭:“漓儿,本王将他们的嘴都撕了,轻一点可好?”
半世轻狂 ·穿越 ·连载 ·144万字
9.5分
被迫和亲蛮荒后,可汗他日日娇宠
被迫和亲蛮荒后,可汗他日日娇宠
赵雪影被人算计,背井离乡深入蛮荒之地和亲,却成为莽汉可汗的宠妃,完颜烈是天之骄子,遇见她之前不知情为何物,只笑世人痴,遇见她之后,却成为最痴的那一个,他把所有的温柔爱怜都给了她。坊间传闻:只要可汗在,王妃吃饭穿衣不用手。王妃园中小憩,可汗不见身影,急得跑掉一只鞋。王妃想家,可汗亲自把王妃亲属接过来。可汗哪里寻,有王妃的地方必见可汗。小剧场1:“烈,该起床上朝了。”“亲我一下。”“再亲我一下。”一声叹息。“本汗这就起。”小剧场2:“告诉王妃,本汗这次真的生气了。”“回来!”“本汗这话是不是太凶了?会不会吓着她?”“告诉王妃,外面危险重重,她要是离宫出走,带上本汗会很安全。”“回来!”“出宫半日,不知道她有没有饿着,本汗亲自去看看。”侍者腹诽:奴才压根儿就没动地儿。小剧场3:“本汗都在这儿半天了,你就不能看看本汗?”“他可是你的孩子。”“你干什么?!”“也该陪陪本汗了。”“孩子怎么办?”“有乳母在,饿不着。”“现在可是白天,被人知道了笑话。”“他们要是还不习惯是他们的问题。”
纤意浓浓 ·宅斗 ·连载 ·41.8万字
8.0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