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61章)
六六记得那年春天,将军府的桃花开得极盛,那人在漫天纷纷扬扬的花瓣中牢牢地搂住了她。同一年,战火四起,黑云压城。她被扑在门外,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尸山血海中,她看到了漫天的迷雾,心里却想起了将军府的桃花。“郡主如果喜欢,以后将军府的桃花都是郡主的了。”“这是什么道理,哪有我喜欢桃花,桃花就归我了一说?要说起来岂不是土匪行径。”“若是因为,桃花也喜欢你呢?”大雾散去的瞬间,他用一枝桃花唤醒了她心里的春意。纵然万劫不复,依旧百死不悔。
品牌:爱阅美文
上架时间:2022-04-28 16:34:46
出版社:北京爱阅美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本书数字版权由爱阅美文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第1章 宸音郡主

冬雪初晴,乍暖还寒好时节。

小酿提着食盒轻盈地穿过青石板路,她一身杏红衫子,裙摆随着脚步摇曳飞起,一张鲜嫩的小脸在讨喜的颜色映衬下更显娇俏。屋檐下日照剪影重重叠叠,雪花簌簌落下,衬得她宛如冬日的一只蝶,鲜艳迷人。

这只蝶飞过青石板路,飞过冷杉树,飞过落雪的屋檐,往东边尽头的院子飞去。

飞啊飞,裙摆下、脚步里,藏着满满的萌动和不为人知的野心。

东边尽头的院子住着疆场上回来的武将,亦是将军府主人的住处。

可惜天不遂人愿,小酿一脚尚未踏入院门内,便被人结结实实拦在了门口。

东院的管家婆子唤作茗姨,一张面容白净到吓人,站在一地未化干净的雪里,和雪色没差几分。

“去干什么!”

凌厉的声音穿耳而入,吓得小酿有些怵了,到底是刚及笄的少女,还没练就一颗钢铁般的心,细柳样的身段在风中重重一颤,惹得守院的护卫都侧目。

她声音糯糯:“去,去给将军送吃的。”

前头一声冷笑,细长的手指力道万钧,重重点在她的额上。

茗姨不屑的嗓音掷地有声:“骗劳什子呢,将军今日根本不在府中,要你送什么吃的?给鬼吃啊!”

话到此处突然停下,茗姨像想起来什么似的,伸出的手指倏地僵在半空,嘴里那个“鬼”字抖了抖,音调不成形。

小酿吓怕了,没发觉异样,抱着食盒哆哆嗦嗦地发抖。

“罢了。”茗姨叹口气,冲她挥挥手,“下去。”

小酿赶紧福身离开,来时像蝶儿,去时像猴儿,见鬼一样逃出东院。

茗姨看她身影消失,面无表情地转身往回走,脚步踏过青石板,慢慢走向东院深处。

半晌,她抬起头,望着远方长空,目光深深。

那儿冷杉丛立,茫茫天际苍白一片,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了黑白两色,黑色割裂苍穹,白色冷的像座座墓碑。

恍惚间,耳边好像又响起一人的声音,她爱笑,无论和谁说话时都带着三分笑意,眼里有盈盈的光,好似全天下的烦闷到了她这里统统可以一笑而过。

她总是踩着落雪而来,提着一盏小小的灯笼,身上披着黑色大氅,戴着风雪帽,颈间一圈白狐狸毛,脸上因为吹了风泛着红,明明呼口气都冷极,她却笑得比日头还暖,看得人心尖都软。

“茗姐姐是知道我今夜要来,所以特地在此处等着我吗?”

她的眼弯成弦月,清亮的声音里和着风雪的凉,“果真是我的好姐姐,日后我一定要和阿淮说道说道,让他给你许一个好人家。”

茗姨,不,那时她还被叫作“茗儿”。她尚不是东院的管家,只是老管家的女儿,帮上了年纪的父亲在夜里守着小侧门,时不时就得给这二八少女开个门缝,放她悄悄溜进东院。

“我才不要嫁人。”她一边开门,一边小声嘀咕,“这种话说着羞不羞……”

“哎呀茗姐姐你说话被我听见了。”她往前跑两步,回头吐了吐舌头,“都是阿淮那个坏胚子总这么说我,把你们都带坏了,我要好好收拾他。”

茗姨看着她清丽的脸庞,嘴角爬上无奈的笑意。

这女儿家身份说起来尊贵,但没什么官家小姐的刁钻脾气,平日里和她总打成一片,是以她和她讲话不时都会忘了拘谨。

好在她不介意,小女孩儿情窦初开,心里眼里都是自己的心上人,哪还有心思和旁人多计较半分。

茗姨望着黑色大氅的一角消失在拐角里,慢慢掩上侧门,心头不无叹息。

堂堂恭谦王家的宸音郡主,每夜每夜地往将军府里跑,算是个什么事儿。

少主子平时稳重自持,在这上头也真是个不知事的,竟都不阻着些,还陪她一起胡闹,十几年学下来的礼仪规制都丢进狗肚子里去了。

……

风吹来,像在叹息往事。茗姨神识有些模糊,因着那实在是太久远的记忆,猛一回想,竟然都想不起到底是几年前的事了。

那年应该是大和九年,原本签了停战协议的南越突然发难,兵临青霭关,少主子也是在那时第一次披挂上阵,正式带领三军出征。

算起来已经八年了。

宸音郡主没了快八年了。

八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管家的女儿从“茗姐姐”成了“茗姨”,说着不嫁人的话如今也已生儿育女,老管家年迈,抱着孙儿享受天伦之乐,含饴弄孙好不快活。

八年前的少主子从骁骑卫成了大将军,名震三军,功高盖世。时今太平盛世时仍旧威名不减,宛若一道灵符,护着上京的周全。

漫长的光阴,斗转的日月,茗姨瞧着他从意气风发的少年郎渐渐褪去青涩,练就一身冰冷戾气,腰间佩剑沾了无数鲜血,神鬼都莫敢近身。

人都道江将军年少有为,是上京城里顶好的良婿,茗姨想着的却是八年前江淮着一身戎装,跪在摆着棺木的灵堂里,哭得肝胆俱裂的场景。

七日后,宸音郡主的葬礼同婚礼一起举行,江将军以活人之身娶了死人为妻。

一块牌位摆在江家灵堂,上书“妻,江陆氏”。

可上京里头,谁人不知那宸音郡主当初是如何死的。

茗姨没有忘记,她知道江淮也没有忘记,只是他们谁都不敢提。

造化弄人,真是造化弄人。

若当年宸音郡主没死,恐怕如今将军府就是另一番光景。

可人死不能复生,世上又哪来那么多“如若是”。

作者还写过
氤氲散
氤氲散
他用一枝桃花唤醒了她心里的春意,那一刻她的心里繁花似锦,万物盛开,全天下的好风景都在他眼中,上京的河、圆月的街、静林的竹顿时都失了颜色。是那年杏花微雨,江淮练得一手好剑,身影摇动之间有无数花瓣落下,他身形落拓修长,冰冷的剑在他手上也被舞得分外好看,而她就坐在边上安安静静地看他。
刀下留糖 ·古言 ·15.7万字
红妆
红妆
人气作者刀下留糖经典甜虐古言,温润如玉中原“小医仙”遇上心狠手辣南疆“女罗刹”。红妆,红妆。她像南疆大漠永不落下的湛阳,心里有火,所到之处皆为荒芜,师姐是她唯一的软肋,也是她来中原复仇的原因。遇到季寒初在她的意料之外,那个像天上的月亮一样珍贵又纯净的少年,照亮了她心里的荒原。但他和她终究是不一样的,她的仇动不了他的义,他的情也改不了她的心。“季三公子,美酒三杯。一祝你身体康健长命百岁,二祝你同殷姑娘白头偕老儿孙满堂,三祝我们天各一方各安所得,祝你永远不要想起我。自此一别,山河远阔,后会无期。”
刀下留糖 ·古言 ·22.4万字
待他归来
待他归来
人气作者刀下留糖破镜重圆口碑之作,清冷音乐老师VS深情卧底警察,网络原名《当卧底退休后》,新增独家万字番外!卧底八年,归来时宁凛孑然一身。人人都说他死了,只有匡语湉不信——他们明明还有很多话没说,他怎么可以突然就死了。她固执地等待了八年,就像浮木,漂浮在尘世的海洋里。终于,他脱离沼泽,重回人间。匡语湉的等待也终于有了回应,她发现只有宁凛,才能让她轻易地燃烧自己。她还是爱宁凛。活一天,爱一天。
刀下留糖 ·情感 ·17万字
9.9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