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36章)
一朝躲避父母逼婚,她进入衙门成为小吏,遇人击鼓,她赶鸭子上架无奈接下灭门大案,疑点重重,她惨遭追杀只得求助巡按....预想着默默躺平,却不想沉稳师傅总在她面前博关注。 真是奇了怪了,他明明公私分明,步步要见真章,怎么如今却日日同她无病呻吟。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罔顾人命

“不行,你不能走!”方芜出手拽住了要夺门而出的张宣。

“我不同意用自杀两个字结案。”

方芜把手顶在门框上,横眉道。

仁和三十二年,学府昼桃村,村中屋舍之中。

屋子里清净的很,只有微微的哭泣声,地面上除了桌子角那里杂乱些,其他地方都看不见什么灰迹。

倒是放着一具尸体,脖颈处还缠绕着绳子,给人一种很大的违和感。

尸体是干瘪的,身穿乱糟糟的衣裳,一双手黝黑的看不出本来的颜色,让人无法接受这双手的主人是一个女人。

“让开。”张宣没好气的说道:“你不同意就拿出证据,没本事就别耽误我的工作。”

方芜未动。

她已经打定主意了,这男人不松口她绝不放他离开。

她是第一次单独办案,一时拿不出下定论的证据,但也绝不能让他就这样草草结案。

张宣往前一步道:“我可不是你师傅会惯着你,再不让开我不客气了。”

“就不让。你今儿要出去,要么改变你的定论,要么……你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方芜厉声道。

谁都没注意到,方芜顶在门框上的手有些颤抖,她不过是虚张声势。

今日对上张宣,她完全没准备,每每单独对上他时,都有些抑制不住的想要打退堂鼓。

“本事不大,脾气倒是不小?你以为你的命值钱?不过几两碎银,还不够小爷我吃酒。”张宣不在意的靠在门框上面道。

那样子,倒像是个看热闹的,也根本不在乎他佝缩没形象的身子,距离方芜的手不过差之毫厘。

“你才想死。”方芜反驳,这个人改变概念。

“是你让我踩着你的尸体出去的,你不死我怎么踩?”张宣挠了挠脑袋,一脸费解。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随便断定是自杀。”方芜猛的一句。

“你多管什么闲事……”就在张宣反问的时候,突然听见一声声清脆的哭声。

两人顺着哭声看过去,站在一旁围观的百姓里已经是议论纷纷,人群里的孩子夹杂着不断的哭声。

张宣抖着腿跟个市井流氓般的吹着口哨道:“麻烦喽。”

那样子,给方芜气的一阵头疼,出手一拳砸在张宣身上。

“你干嘛?”张宣后退一步撞在门框上,吼了一句。

一时间两人对峙,局面僵持起来了。

“哥哥姐姐别吵了,你们再好生看看吧,我娘不会自杀的。”起初报案的孩子冲到两人中间道。

方芜一把抱起来孩子道:“乖,小弟弟,我们不吵了。你去那边坐一坐,把你知道的告诉那几个衙役好不好?”

方芜揉着孩子的头,一手指着门口画像的衙门的桌子。

那孩子应了一声,从方芜身上滑了下去。

“张捕知,张大人,您能别捣乱出点力么?或者说,我怎么样您才能管这个案子?要不您说几两银子您不敷衍了事。”方芜犹豫着,她也没什么钱。

但是,这个人,她也算了解,那就是个不见钱不出手的人。

张宣吹着口哨调笑道:“这就学会贿赂上官儿了?还真是有什么样的师傅就有什么样的徒弟。”

方芜靠在门框的另一边,顶在门框上的手也加了力气,一双眼睛朝着屋子里看来看去。

耗着吧,反正她不急。

方芜看了看尸体,又把屋子重新环视了一下,一张简单的炕,看样子有些时间没烧碳火了。

炕上是些简单的衣物叠放的很整齐,衣物上有个笸箩,里头只有星点针线,便再看不出什么了,因为里头后厨被转过道的围墙挡住了。

张宣想走走不了,几次要夺门而出,都失败了。

他第一次发现这丫头这么大的力气,这么横的心。

“都说你把自己卖了都没多少钱。”张宣吹了吹口哨,直白道。

方芜听着心烦的要命,这屋子里不乱,也看不出翻找的痕迹,应当不是为财。

那难道是仇杀?可是一个市井妇人,能有什么要命的仇恨呢?

而且即便是仇杀,为什么要留下活口,难道说这仇人不要命不成,还等着官府查清楚。

“你……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方芜回头横眉道。

让她再想想还有没有漏掉什么关键性证据。

“别浪费小爷时间。”

此刻已经是艳阳高照,村子里看热闹的人也散了一些去上工。

也就是这个时候,从门上进来一个人。

满身的慵懒,伸着懒腰,不住的打着哈欠,挡在方芜前头道:“你平日无所事事,还有什么可浪费的?”

“师父,您终于来了!”熟悉的声音让方芜感觉终于找见了主心。

她噗呲一声笑了,不过很快又憋住笑,昂着小脑袋撅着嘴巴,去看张宣,十足的小人得志的模样。

张宣哼了一声,不但没反驳还给纪璇让进了屋子,只是什么都不说,一屁股坐在那儿。

“师傅,先看看尸体吧。我去看看屋子里其他的地方。”方芜甜甜的说道,虽然是两句肯定句,但是却是疑问的口吻。

纪璇是衙门里头的官儿,有时候也做仵作的事儿。

“站住。”纪璇没允,吐出来两个字,慢慢的蹲下去。

他没有直接去动尸体,反而是用手捏着袖子,掰开嘴巴,看了一会儿才到:“不是自杀。是先昏迷之后才被人绑在梁上窒息而死的。”

说着又站了起来,把袖子扁回去,将摸过尸体的那一块卷在衣服里头,不会碰到自己的皮肤,这才看着仍旧坐在那里一副无所谓的张宣。

“常言道,舌根前提,舌伸出口外是为自杀,你我都知这不对。但此案绳索未压于喉咙上方,舌亦未出口,所以也不是自杀。这点小事你也分辨不出?”

纪璇说完,方芜羞愧难当,小声回道:“我一时情急给忘了……”

“蠢笨不自知。”张宣哼了一声,抬脚就要出门去。

纪璇却是一脚拦住了张宣道:“身为衙内,却罔顾人命想草草结案,你这饭碗看来也不想要了?”

“我……这不是你小徒弟给不出关键性证据,我只好这样结案呀?”张宣呵呵一笑。

方芜更是低下了头。

纪璇却是瞪了张宣一眼,依旧堵着路,不让他走。

张宣不耐:“干嘛?嫌我欺负你小徒弟,我说的都是实话。”

“帮我回衙门拿工具箱。”纪璇冷漠的道。

“你当我是你属官啊?自己拿去。”

“顺利结案,我请你吃酒,不顺利的话,你自己的俸禄还会被扣,你看着办?”纪璇心平气和说着。

“师傅,要不还是我去吧?”

“你是来学东西的,不是来跑腿的。”纪璇秒变脸对着方芜没好气道。

“敢情我就是给你跑腿的?”

“你闲着也是闲着,况且这也不只是绕一下的事儿。”

“成,我是看在那顿酒钱的份儿上!”张宣哼了一声,袖子一甩出去了。

同类热门书
我的姥姥有点神
我的姥姥有点神
我叫王丹阳,是一个八字很阴的女生。我的姥姥是个半仙,求请问事,样样明白。因为算出我十六岁之前会有劫难,所以,我就留在了姥姥的身边长大。从此,我经历着一般孩子一辈子也许都经历不了的事情.....
三楼均均 ·奇妙 ·完结 ·139万字
9.8分
寻尸人
寻尸人
有许多的人会因为这种或那种的境遇而“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即使至亲之人伤心欲绝,可是大千世界,茫茫人海,又能去哪里找寻呢?平庸少年张进宝,他凭借着自身的天赋异禀,帮助了许多客死异乡的人们回到故里……而张进宝也在之后的寻尸之旅中,遇到了神秘大师黎叔和他的首席大弟子丁一,他们一路上和张进宝并肩前行,一同走上了一条惊心动魄的冒险之旅。
洛琳琅 ·探险 ·完结 ·401万字
8.5分
青诡纪事
青诡纪事
新书已发布,点击作者名字可得,求支持!简介:何青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唯一不普通的,是她总能看到点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本文无男主,无感情戏。如有缺章,估计是屏蔽了。
荆棘之歌 ·探险 ·完结 ·185万字
9.4分
慕川向晚
慕川向晚
千年难得一遇的写作废柴向晚,因为书扑成了狗,被逼相亲。“妈,不是身高一米九腹肌十六块住八十八层别墅从八百米大床上醒来的国家级高富帅,一律不要。”“……你是准备嫁蜈蚣?”后来向晚终于如愿以偿。他被国家级高富帅找上门来了,扑街的书也突然爆火——有人按她书中情节,一比一复制了一桩命案。而她与国家级高富帅第一次碰撞,就把人家给夹伤了…………爱情、亲情、伦理、悬疑、你要的这里都有,色香味俱全。【本文狂撒狗血,太过较真的勿来。】☆★☆★☆★☆★☆★☆★☆强烈推荐姒锦完结文。现代:《史上第一宠婚》、《步步惊婚》、《唯愿此生不负你》、《溺爱成瘾》古代:《且把年华赠天下》、《孤王寡女》
姒锦 ·推理 ·完结 ·213万字
9.4分
大讼师
大讼师
杜九言穿越占了大便宜,不但白得了个儿子,还多了个夫君。夫君太渣,和她抢儿子。她大讼师的名头不是白得的。“王爷!”杜九言一脸冷漠,“想要儿子,咱们公堂见!”大周第一奇案:名满天下的大讼师要和位高权重的王爷对簿公堂,争夺儿子抚养权。三司会审,从无败绩的大讼师不出意料,赢的漂亮。不但得了重夺儿子的抚养权,还附赠王爷的使用权。“出去!”看着某个赖在家中不走的人,杜九言怒,“我不养吃闲饭的。”于是,精兵护岗金山填屋民宅变王府!儿子小剧场:“这位王爷,按照大周律法,麻烦你先在这份文书上签字。”某位王爷黑脸,咬牙道:“遗嘱?”“我娘说了,你女人太多,谁知道还有几个儿子。空口无凭不作数,白字黑字才可靠。”小剧场:“抬头三尺有神明,杜九言你颠倒黑白污蔑我,一定会受天打雷劈。”被告严智怒不可遏。“天打雷劈前,我也要弄死你。”杜九言摔下惊堂木,喝道:“按大周律例,两罪并罚,即判斩立决!”被告严智气绝而亡。坐堂刘县令:“……”
莫风流 ·推理 ·完结 ·272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