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5章)
(这是简介)

第1章 (一)

自记事起,我便在师父门下,但不知自己姓甚名谁。每每问起师父,他也总是缄默不言。

“你自不必探寻自己是谁,你还小,一些事情迟早会知道。”

师父相貌清秀似女子,性情却不柔弱,反倒在一些事上态度坚决,不允我违背他的命令。若是稍稍触怒,便要罚去藏经阁抄写经书。即便前人记载的太平盛世、锦绣河山,当今圣上励精图治、革故鼎新并非索然无味,却也按捺不住我少时好玩的天性。

他同我最常讲的一句话,便是万不可踏出山门半步。

七岁那年我曾背着师父溜出山门。师父隐居在泠山,三面碧水环绕,两柱石碣矗立山前,青灰交叠,得出“浮世”二字,其他全然无法辨别。

我至今想不通为何身体会不由自主地去靠近它,好似相识已久,却几经分离。

师父自然很快便发现我不知所踪,在山门外寻得我,刚要动怒,眼前便映入那两柱石碣,以及我触碰石碣的手,瞬间平静下去。

他头回未罚我抄写经书。

次日,天边薄暮隽阳,霞光淹没了整座泠山。

师父不知从哪儿找出一柄乌金剑,剑锋铜绿,显然有些年头。

“今日起,与我学剑。执剑护这天下,是你生来的宿命。”他叫住坐在院前发呆的我,掷出手中之物。本能促使着我微微侧身,剑锋擦着我的衣袖嵌入石板,外露的部分便几乎与我并长。

“这是何意。”我问。

“拔出来,向它挥砍。若能劈开那青石,我便授你我毕生技艺。”师父依旧那番冰冷,指向院口青石。“这是最轻的一柄。我虽说会教你本事,可你若是连拔出它挥砍都做不到,何来资格学我剑法?”

在师父的命令下,我尝试握住剑柄,乌金透心冰凉,却隐隐向外散发温热,身体里似是有什么东西被豁然贯通,这金属巨物霎时轻若絮棉。

我深吸一口气,双脚一拧,手腕翻转,破开石板如行云流水。从未有人教授我如何执剑,但从握紧到挥砍之间的每一个细节,却仿佛早已烂熟于心。

剑与巨石相撞,我清晰地瞧见自己右臂之中爆出一团灰影。那是一个面目模糊,甚至可以说是狰狞的人形,他替我扶住持剑右手,向前挥斩。金铁交鸣之声夹杂残影纷然,依稀间看见师父眼里鲜有地露出赞许。

他自言自语到:

“秋家的人,天生便是使剑的好手。”

年少的我浑身颤抖,右手小臂完全震断、扭曲,骨节发出悲鸣,剧痛随着外流的殷红刺激着全身。我看向师父,对上他不见半分感情的黑瞳。

“做得不错。”他说。

半柄断剑不受控制地下落、撞向我嵌进石路的脚背。

我向前倒去,一洼鲜血中,我双瞳染成焦红。那断剑没入我的右掌,如同一枚水珠滴落沧海,填补无际苍白。殷红瞬间化为焦黑,伤口结痂、掉落,手臂被一股不可抗的外力复原,随之而来的是一番万蚁噬心般的剧痛。我倒吸冷气,看向师父,浑身骨骼发出爆响。

“无妨。迟早要习惯的。”师父显得十分冷静,似乎毫不意外。他指向那块青石,指向那一道浅浅凹痕,“没有斩断。”

他不知又从何处取来一柄剑,递与我,除去比先前那把稍重之外,别无二致。

“继续,子时息。”师父说完便向屋子走去。天边突然跳动起血色,漫天赤红,我不知发生何事,望向师父背影。他没有转身,只说那是人们为了庆祝生活的安稳而燃放焰火,叫我安心练剑。

之后五年,他如失了声般再没说一句话。

我十二岁那年,师父少有地下山。

五年时间在日复一日的挥砍中转瞬即逝,我已不知练废了多少柄剑,青石表面却只留五年前斩下浅浅一痕,时刻提醒着我第一次握剑时噬心般的苦痛。。

我如日常般起早、洗漱、取剑,却见师父孤身站在院前,肩上斜挂着一裹布包。

“此后数日,我将不再回山,但你万不可中断练习。”他顿了顿,依旧面无表情,“这柄断后,你便去藏经阁顶层将‘它’取来。”

“‘它’是何物。”我问。

“一去便知。”师父说完便出了院门,脚步轻如纸,席地青丝绾起,消失在蜿蜒石路尽头。

当晚我便折断了那柄重器,随意活动下因“食用”它而发麻的身子,就着月色上了藏经阁——不知何时我练就了一副与师父类似的身法,轻踏于枝叶,只感受到脚底传来微微颤抖。

藏经阁顶与阁内一般杂乱,物品随意搁着,唯独多了一张供桌,突兀地落灰于墙角。我瞬间明白师父那句“一去便知”的含义,向它走去。

那漆黑檀木上供奉着一尊恶鬼石像,恶鬼满嘴尖牙衔着柄古剑,陨铁色剑鞘寒光闪烁。它很自然的堆在那,却未如周遭般积起浮灰,鞘上铭刻的“妖皇血”三字依旧清晰可见。我下意识地握住它,掌心传来一阵温热,身体里融入的铁水顺着经脉流动,仿佛要顺着掌心喷涌而出,却又被它镇住,只余一股说不明的气顺着血液游走。

如同多年之前泠山下那柱石碣,熟悉,却又陌生

那时我已察觉到些许异样——五年间我日复一日地挥砍,是否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有资格握住“妖皇血”?而它又为何物,从何而来,我并不清楚,但定是对于师父十分重要。但既是重要的东西,又何必束之高阁,任其沾染暗角之污秽,恶鬼之不祥?

这些疑惑,我多少年后方才明白。

流云浩荡,碎裂涔云间晕出霞光,我负着“妖皇血”,走近楼顶外围的竹栅栏。这是泠山上唯一能看见山外世界的位置,正因如此,藏经阁顶此前也是我禁止踏入之地。

怀揣着对外界十余载以来的向往,我踏上高处的竹节。山高,水远,再过去些,是一片黑影。触碰过“妖皇血”后我的目力更加敏锐,可以分辨出那是团慌乱的人群。他们如一层黑云压着那座城门,火焰在身后城池中燃烧,暗色苍穹染成漫天赤红。

兵荒马乱。

我看不见古籍所言太平盛世,认不出车水马龙,更感受不到丝毫的锦绣繁华。分明如此不堪,却为何被天下人赞誉。这便是我要仗剑守护的天下,是师父所说的宿命?我第一次怀疑起师父教授的道义,怀疑起自己练剑数载的缘由,但终究寻不见答案。对山外盛世的第一许期待,尚未来得及感慨,便已狼狈不堪。

恍若有什么东西被硬生生撕穿。我低头跃下阁楼,回到院内,抽出“妖皇血”,向着青石挥去。数十道灰影自我体内爆出,融进那黯淡的青灰色剑锋。这块阻挡我五年的巨石在顷刻间化作一地碎屑,和着一股劲风吹散,右手骨节爆响异常,指尖滚烫。

青灰刃锋,似乎比方才晶莹些许。

同类热门书
不正常的超凡世界
不正常的超凡世界
穿越到奇幻世界,白落遇到的第一个危机居然是没有身份证!长期冥想导致腰间盘突出的魔导师沉迷纸片人老婆的死灵术士因为养猫掉毛而抓狂的驱魔人玩网游一年不下线的吸血鬼超凡者沉迷网络,白落手持梦幻科技,化身异界钢铁侠。轻松快乐的故事开始了。
狂猎 ·现代 ·完结 ·129万字
7.8分
骑砍风云录
骑砍风云录
这个夏天,李察离开家乡,成为一名开拓贵族。彼时,前有土著环伺围攻,后有勋贵杀机暗藏。他所能依靠的东西不多,其中有一样叫做……骑马与砍杀系统。ps:没玩过游戏也可以无障碍阅读
鲜花和辣椒 ·魔法 ·完结 ·92.5万字
7.8分
当个法师闹革命
当个法师闹革命
为什么穿越主角总是能马上继承前人的记忆,然后毫无障碍地开始新生活?为什么大家穿越完都能好好地在床上醒过来,旁边还有个妹妹(姐姐、女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如果主角刚穿越就发现自己被绑架了,几个变态女巫挥舞着皮鞭,怎么办?“你招是不招!”主角一脸懵逼:“大姐,你谁啊?”“还嘴硬!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鞭子硬!”美好的穿越生活,就这样开始了。—————————————剧情流,恶搞是调剂。
尹四 ·史诗 ·完结 ·229万字
8.2分
魔兽领主
魔兽领主
无意中得到一座神秘的巫塔后,杨凌踏入了巫术修炼的门槛,成为了一名血巫。别人只能召唤一两头魔兽,他却可以凭着神秘的巫术驯化成千上万头魔兽,组建庞大的魔兽军团.....
高坡 ·史诗 ·完结 ·244万字
9.6分
法师维迦
法师维迦
击杀或助攻就无限增长魔力?维迦穿越了,还顺道带上了LOL邪恶小法师的被动技能——超凡邪力。
一言轻念 ·史诗 ·完结 ·199万字
7.5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