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75章)
亡国后,楚意被迫做了敌国的豫王妃。 她与豫王萧晏过了两年,暗中谋划报仇复国,却死在至亲手中。 一朝重生,她还是上京城最尊贵的六公主; 后宫诡计频出,朝中奸臣作乱,蛮戎虎视眈眈—— 楚意做好孤身救国的准备,没想到…… 父皇:朕的六六有凤雏之姿,谁敢欺负她,朕立即发兵灭他一国! 母后:意儿缺钱吗,这是咱家库房钥匙,也就比国库大几十倍吧。 皇兄们:我的妹妹,要做全京城最快乐的小姑娘! * 这时的萧晏还只是个卑微低贱的敌国质子,她念着上辈子吃他许多补品的份上救他两次,谁知他从此便缠上了自己。 她杀人,他补刀; 她放火,他递柴; 她挽大厦之将倾,他救百姓于水火。 待到千帆过尽,楚意对他说:“萧晏,你我从此两清。” 这人却道:“公主说得对,你我从此‘两情’相悦,朝朝暮暮。” * 楚意后来才知道,他为她覆灭一国,流尽鲜血,只求一个她平安喜乐的来生。 (1V1,权谋,双强互宠。)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亡国公主

初秋的时候,楚意快死了。

四面高墙遮挡着夕阳,几片枯败的梧桐树叶,打着转儿,落到女子苍白纤细的指节上。

她抬起手,任由灰黄枯叶再次被风卷起,指尖轻触着一缕缝隙里透出的阳光。

“今日,能不喝药了吗?”楚意的声音平静,浓墨似的眼中带着几分乞求。

她面前的石桌上,摆着一盏黑红汤药,浓郁苦涩的气息熏得她头晕眼花。

萧晏端起药盏,动作粗暴的将其抵到楚意苍白的唇边,声音寒凉入骨:

“不喝,你死了,叫皇帝给本王按上个谋害王妃的罪名,正好处置本王?你当初费尽心机嫁给本王,也早就想过这一天吧,楚意,你的心思可真是歹毒至极。”

楚意气若游丝的点头,敷衍道:“嗯对对对,我心思歹毒,我死了,你也能解脱了。”

萧晏瞳孔微缩,他死死地盯着这个单薄如纸,奄奄一息的女人,毫不留情的吐出威胁:

“不要以为本王不知道你在背地里,究竟还做了什么勾当!既然你这么想死,那不如本王就杀了倚秋,杀了谢殷,让他们陪你一起走,你说可好?”

他说着,婢女倚秋就被押过来丢到她面前,哭着求饶:“公主,公主救救奴婢,奴婢不想死啊——”

楚意叹了口气。

倚秋是亡国后她身边最后一个婢女了,谢殷是父皇留给她的暗子,居然也被萧晏查到威胁自己。

这世上怎会有如此不要脸之人,她活着,他厌恶至极,她要死了,也不能叫她死个痛快。

“王爷,外面来了……”

一名属下对萧晏耳语些什么,萧晏拿起佩剑,淡淡地吩咐:“好好伺候你家主子喝药。”

楚意忍不住叫住他:“萧晏,你把我交出去,风波停矣,也给我个痛快,一举两得。”

萧晏脚步停顿,冷笑一声:“你想得倒美,楚意,多谢你为本王搅乱朝局,本王现在要亲自为你擦屁股,然后明天就造反,你可别看不见本王造反就死了。”

屁股什么屁股?他存心恶心自己吗!

楚意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听到他要造反,又一下子精神了几分:“这是可以和我说的吗?”

萧晏没再理她,径直走了出去。

倚秋挪到楚意身边,端起药盏劝道:“公主还是喝些药吧,否则豫王又要磋磨公主。”

“也罢,萧晏要是真的造反了,我可得看看。”

楚意接过药盏,她的语调很轻,唇角微微上扬着弧度。

昔日冠绝上京的永宁公主,哪怕现在神情寡淡,面容瘦削苍白,仍旧一笑倾国倾城,灼若芙蕖,让这满园暗淡的秋景都鲜活起来。

倚秋看着眼前的女子,她是燕国的公主,亡国后,仍旧穿着织锦绣月的雪白裙袂,美得不可方物,也仍过着锦衣玉食,奴仆簇拥的日子。

这是因为雍国灭燕国当日,永宁公主便自荐枕席,被雍国的皇帝赐给豫王萧晏为妃。

谁人不知,萧晏曾作为质子,在燕国受尽欺辱整整五年,他恨极了燕国,何况是燕国的公主。

楚意呷了一口汤药,心想,雍国皇帝当时可是格外乐意自己嫁给萧晏,毕竟,一个娶了亡国公主的王爷,如何能继承大统?难不成以后让敌国的公主做一国之母?

这两年来,萧晏对她横眉冷目,言语间充满恨意,大抵是看见她每一眼,都会想起因为自己,他才失去名正言顺争夺皇位的机会。

唯一庆幸的是,豫王府的后宅因只有她一个正室王妃,所以吃穿用度皆是顶尖,她除了要被迫喝下一碗又一碗苦涩的汤药维持性命,过得还算舒心。

最近半年,楚意更是得到萧晏允许,可以在闲暇时出府逛逛,省的碍他的眼。

也正因如此,她才能暗中联系到父皇留给她的故国旧部,搅乱雍国朝政。

府外的杀伐声小了许多,楚意以为自己今日必死无疑,没想到竟活了下来?

算了,既然还没看见萧晏造反这么让人高兴的事儿,再撑几天死也无妨。

下一刻,一柄尖锐的利刃,将她的心口贯穿!

“噗嗤。”

鲜血,骤然间染透了她雪白的衣衫。

“嘶,你……”楚意闷哼一声,呕出一口鲜血,痛得呼吸困难,她艰难的转头看向倚秋,眼中有不解与悲哀。

药盏从她手中跌落,化作无数碎片,苦涩的汤药倾洒到地上,掩不住更浓郁的血腥气息。

倚秋将利刃在她胸口搅动几下才抽出来,带起一簇血花。

“公主,您反正也要死了,不如奴婢送您一程,您死了,先帝的旧部才能归陛下所有。”说完,她便快速折身,逃出了院子。

“陛下?原来你是楚昭的人……”楚意低声呢喃。

她那四皇兄,亡国后建立了对雍国俯首称臣的南燕不说,还惦记着自己这么一点父皇留下的人手。

当真是一尺布,尚可缝,两兄妹,不能容。

“楚意!”

一道沙哑破碎的声音,传到楚意耳中。

她的眼神渐渐涣散,却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急掠到自己身前。

是萧晏回来了,他手中染血的长剑当啷坠地,上前将她拥入怀中,疯了般捂住她血流不止的伤口。

“你……你急什么?”楚意疑惑的问。

他都准备造反了,何必在意自己死活。

她只是与他虚与委蛇的妻子,让他受辱的敌国公主,叫他不能争夺帝位的一座牌坊。

萧晏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不停地唤着她的名字。

模糊的视线中,楚意看见他跪在地上,捡起一片破碎瓷片,反手割破自己的手臂,将鲜血淋漓的胳膊凑到她的唇边。

腥甜的血液滚进喉咙,让楚意皱起眉头。

他难道,还指望自己喝点血就能活吗?

“楚意,不许死,本王不允许你死!”

萧晏的声音嘶哑,从咆哮变成哀求,他手臂的血还在不断流进她的喉中,可渐渐地,她听不见了。

温热的血在楚意身下慢慢浸开,她漆黑的眼睛像一面镜子,要将世间风景烙印到瞳孔里。

楚意最后看见的,是萧晏猩红的眼眸,滚下一滴眼泪。

她恍然听见一阵不知从何而来的铃铛声响,自己的魂魄仿佛被引着倏忽飘起。

临死前,她忽然有些想家了。

可燕国已亡,她已失家。

楚意眼前一黑,彻底陷入无尽的黑暗。

她死了。

大燕永宁公主楚意,死在亡国后的第二个秋天。

作者还写过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结拜了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结拜了
穿书后,顾澜成了宗学里作天作地的小侯爷!暴揍皇子,怒怼太子,调戏公主,内涵太后,将顽劣世子捏成白面团子,还和那位掖庭长大的王爷不清不楚,实乃京城第一纨绔,大燕第一米虫。可后来,小侯爷文能治国安邦,武能领兵打仗,竟成了国之栋梁!……为了摆脱炮灰命运,顾澜女扮男装,努力学习,争做京城最俊少年郎。可是为什么,那位只搞事业不谈感情的冷酷摄政王,非要抓着她结拜啊?等等,还是夫妻对拜?某日——小侯爷欲哭无泪的问:摄政王不是不近女色吗?摄政王步步紧逼:孤近的,是男色。小侯爷道:太好了,我是女的!摄政王扔掉香炉换喜服:那就不结拜了,拜堂。【女扮男装,穿书1V1,双强权谋】——接档文《重生后我被敌国质子缠上了》求收,感谢!
新茶 ·穿越 ·完结 ·107万字
9.7分
我把竹马捧成了顶流
我把竹马捧成了顶流
【重生娱乐圈,1V1,妈粉变质】曾带出过影后视帝,顶流男团,当红小生的金牌经纪人陆苒,意外重生为十八线男演员的经纪人昙希,还拿了恶毒女配的人设剧本。等等,这个小透明,怎么是她放在心尖的白月光?沈星湛发现,自己一生之敌的经纪人,最近变得有点奇怪。“沈星湛,这个偶像剧男二号很适合你,接了必爆!”“为什么给我?”“我想捧你啊。”“沈星湛,有个正剧男一号,拿了一定火!”“为什么给我?”“我乐意啊。”“沈星湛,张导新电影选角,拍完就封帝。”“为什么给我?”“我喜欢你啊。”后来,沈星湛说:“昙希,和我一起上恋爱综艺吧。”昙希:“我只是你的经纪人。”沈星湛:“但是我爱你。”昙希:???论,一手带大的崽崽忽然想和我在一起怎么办?重生后我捧红的竹马想和我谈恋爱怎么办?——青梅是你,年少岁月是你,天降是你,余生漫漫也是你。【新文《穿书后我和摄政王结拜了》求收,感谢!】
新茶 ·明星 ·完结 ·66.5万字
9.7分
帝宠之将门嫡女
帝宠之将门嫡女
平南王麾下第一上将军林熙,文武双全,俊美无双,是万千北墨男儿心中的信仰。世人只知道她是驰骋疆场的少年将军,无人看到那云甲包裹之下的,竟是女儿身。一朝归来,风云际会,天下震动。她誓要激荡那朗朗青天,撕开那晨昏乾坤!他是北墨九皇子,曾经落魄如草芥,今朝崛起,登临帝王之尊。十年为期,他布下天罗地网,只待鸾凤归来,宠她一生无虞。
新茶 ·架空 ·完结 ·70.2万字
7.7分
同类热门书
重生后,摄政王他不肯退婚
重生后,摄政王他不肯退婚
【1v1,双洁,甜宠】世人皆知沈家嫡女沈清漪,生的钟灵毓秀,仙姿佚貌,可惜眼神不太好。放着温润若玉的摄政王不爱,偏偏去爱那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梁王赵宪。她苦心孤诣地辅佐梁王登基,新皇果真不负众望的人事不干,宠妾灭妻,甚至纵容宠妃一杯毒酒送发妻归西。毒发身亡前,沈清漪看着摄政王腰间的香囊幡然醒悟。原来自己竟一直报错了恩。重生而回,这一世她一把抱住了楚峥越的大腿。某人看着腿部挂件眉尖一颤:男女授受不亲,沈姑娘自重。沈清漪闪着星星眼:摄政王腿长腰细人帅不狗,小女子这辈子非你不嫁!—————————摄政王楚峥越,指点江山,权倾天下,将无数朝臣玩弄于股掌之间。意图谋反的梁王?杀。欺男霸女的国舅爷?斩。大不敬的丞相?流放。肃清奸臣,摄政王似是意犹未尽,凤眼一扫,目光便紧接着落在了那把怂字写满全身的沈太傅身上。沈太傅虎躯一震,抱头暗道:吾命休矣——却听头顶道:“沈太傅之女沈清漪,颖悟绝伦,本王甚爱,堪当摄政王妃之选。”沈清漪抱着赐婚圣旨,望着那不紧不慢朝自己走来的男子那张俊朗容颜,理智是一崩再崩。喂,不是说沈姑娘自重么?怎么做的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鹤舞流光 ·架空 ·连载 ·34.9万字
9.5分
权臣的掌心娇重生了
权臣的掌心娇重生了
【团宠郡主VS心狠手辣疯批权臣+双重生】白卿音,东沅国最尊贵的西梁郡主。一次落水,顽疾缠身,久治不愈。皇子谋反逼宫,她在喜服上浸了毒,与敌人同归于尽。再睁眼,十三岁春寒落水那日。这一世,她护东沅,救忠臣,诛奸佞,默默地盘算着嫁给那个宠了她一生的人。可她不知哪个与她共赴黄泉,宠她一生的男人与她一起重生了。——世人只道:东沅第一将军盛京墨,性情冷厉,杀人如麻,心狠手辣。京都贵女避之不及。却不知在她面前,他谦逊有礼,温文儒雅,甘愿折碎一身傲骨,俯首称臣。人人都以为天命煞星盛京墨会孤独终老。他却在她及笄那日,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替她绾发戴簪,一改往日冷厉,柔声诱哄:“音音,嫁我可好?”众人皆惊……那娇弱的小郡主,凝看着他的眼眸,脆生生的回道:“好!”众臣猝……那个煞星是何时诱拐了他们的小郡主?------小剧场:某日,她揪着他的衣襟,红了眼眶,软声质问:“你方才看中了那个歌女,连酒水撒了都不知。”他箍着她的细腰,将她揽在怀中,哑声告白:“没有别人,只有你。”————我毁掉自己一生名誉,斩断所有桃花,孑然一身,只为等你长大。
迷途的土豆 ·架空 ·连载 ·50.8万字
9.9分
亡国后,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亡国后,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偏执帝王VS矫情宠妃】1V1,双洁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拾筝 ·架空 ·连载 ·58.3万字
9.6分
世子爷她不可能是女的
世子爷她不可能是女的
燕王府世子云潇生性张扬洒脱,风流肆意,隔三差五就会被燕王拎着戒尺追得上树翻墙这是满盛京都知道的事。但外界不知道的是,燕王手中戒尺抡了十几年,却一次也没有真正落下过。更不知那玩世不恭的小魔王,实则是个惊才绝艳的女儿郎。*云潇自打五岁那年第一次爬墙爬到了隔壁镇北王府,此后十余年就把那墙当成自家门槛跨了。小镇北王世子裴翊入京为质,一个人太可怜,她有事儿没事儿就给人带一大兜吃的用的过去;国子监的夫子故意冷着裴翊,不好好教,她打着让人帮她写作业的幌子,一天不落地翻墙给人补课。眼看着小萝卜头好不容易长成了谪仙般的遗世公子,天下乱了,战事四起,百姓怨声载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狗皇帝一律看不见,成天就知道阴谋诡计权术制衡,还想灭她全家和她辛辛苦苦养成的镇北王世子。云潇:“???”天下风云出我辈,皇图霸业谈笑中。这皇帝不行,得换。【女帝女帝女帝】
霖小墨 ·架空 ·连载 ·24.1万字
9.6分
娇软美人重生后被四个哥哥团宠了
娇软美人重生后被四个哥哥团宠了
【双重生】白羡鱼是大夔出了名的美人,娇软貌美,国色天香。谢行蕴则是候府嫡子,年少扬名,誉满京华。上辈子白羡鱼做过最后悔的事,就是死缠烂打嫁给了谢行蕴,可经年冷淡,谢行蕴始终不爱她。-直到,两人双双重生到了议亲之时。少将军长兄手持长枪:“要想娶走你,就让他从我身上踏过去!”首富二哥风流桀骜:“这小子除了穷,哪里比得过你二哥?”权臣三哥阴鸷冷笑:“我五妹妹性子娇软,定是被你这厮骗了!”新科状元郎四哥丰神俊朗:“嫁人有什么好,哥哥读书养你……”白羡鱼怔怔回神:“好……不嫁了。”众人大喜。谢行蕴沉默地立在门外,居高临下地凝望着她的笑颜。-白羡鱼放弃镇北侯嫡子的消息在京中飞速传开,登门求娶的世家公子把将军府的门槛都踏破了。眼看着她对自己视而不见。眼看着她笑意盈盈地与旁人谈婚论嫁。素来冷情矜贵的谢行蕴喝了酒,半夜去翻了将军府的墙,“……你说过,除了我你谁都不嫁。”白羡鱼咬唇,“侯爷请自重,这是我的闺房。”“我是你夫君。”【将门小白兔x清冷小侯爷】
听风讲故事的猫 ·穿越 ·连载 ·77.9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