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03章)
奉献自己一生,治愈了病娇男主后,锦婳才知道自己活在一本书里,而她就是那个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女炮灰。 自她死后,男主终于学会了爱自己爱别人,然后含泪把和她有六七分相似的女主宠上了天,成为人人称羡的模范夫妻。 重生后的锦婳不想再牺牲自己为别人铺路,主动抱上了反派竹马的大腿,这个为了她把自己活生生逼成反派,最后被男女主联手弄得精神失常的男人。 这一世,锦婳只想远离男女主的剧情线,人生目标就是:追简怀玉,疼简怀玉,爱简怀玉。 简怀玉的人生信条是:宠锦婳,宠锦婳,还是宠锦婳,把她宠上天。 【甜宠1V1,全文高甜】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重回十九岁

哐当——

锦婳看着面前古老的水井,铁盆落地,洒落一地脏衣服。

阳光从头顶花朵茂密的玉兰树上洒下,在地面留下斑驳的光影。

望着这熟悉的场景,锦婳眼睛有些发涩。

她回来了,回到了十九岁这一年。

这时候的她还没有认识荣子皓,还没有接触翡翠行业,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

冯明芳闻声从屋里出来,看她站在水井边发愣,嚷嚷道:“死丫头,洗个衣服都笨手笨脚的,你能干点什么啊你?!”

听着那道记忆中无比熟悉的声音,锦婳刚忍回去的眼泪瞬间破了防,直接夺眶而出,转身朝冯明芳奔去,紧紧的抱着她不放手。

“呜呜,妈……”

冯明芳被她吓到了,“怎,怎么了啊?不就让你洗个衣服吗,至于吗?”

此时刚好阳春三月,万物复苏的季节,嗅着冯明芳身上洗衣粉的芳香味道,锦婳心里只感觉有一种朴实的安稳。

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了婚,她一直跟着母亲生活,一想到前世她死了之后,冯明芳几乎哭瞎眼,原本还算健朗的身体急转直下,没几年就过世了,锦婳便心痛的无法呼吸。

“妈,对不起,是女儿不好,让你失望了,以后我不会再犯傻了呜呜。”

冯明芳嫌弃的将她从怀里拽出来,擦了擦被她蹭湿的地方,“咋咋呼呼说什么胡话呢,瞧你那点出息,为了偷懒不洗衣服就哭给我看是吧?”

“没有没有,衣服我马上洗。”

听着她的唠叨,锦婳破涕为笑,转身朝水井边走去。

“这就对了嘛,女孩子的眼泪啊,都是金豆豆,可不要轻易掉眼泪。”

冯明芳回到厨房继续择菜,时不时通过窗口看一下院子里的锦婳,脸上浮着盈盈笑意,谆谆教导,“在在乎你的人面前,你的眼泪就是金子,掉一滴她都心疼。

若是不在乎你啊,你的眼泪比那水龙头放出来的水还廉价,哭断肠都没用。”

“知道啦,妈。”

锦婳越听越心酸,前世的时候,母亲也跟她说过这些话,那时她被荣子皓那个疯批逼得太厉害,偷偷躲起来哭时被她发现了。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她跟荣子皓在交往,其实那时候她是被那疯批威胁强迫的,压根就不愿意。

后来压抑的狠了,她好像患了病,觉得只要对荣子皓好,就能过得轻松一点,恢复自由。

结果事实上,她被一次又一次的磨平棱角,被他强行扭曲成了奉献型人格。

一门心思觉得他身世可怜还有病,圣母光辉泛滥,总觉得自己能拯救他改变他。

事实上她做到了,可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真应了母亲这番话,在荣子皓面前,她的眼泪比自来水还廉价。

想到那个为了她不顾一切跟荣子皓作对,最后落得众叛亲离,事业崩塌,变得疯疯癫癫,最后死在精神病院的男人。

锦婳心一揪,将手上的衣服扔回盆里,快速洗掉手上的泡泡,往门外跑去,“妈,我出去一下,等下回来洗。”

“诶,你去哪儿啊?等下要吃饭了……”冯明芳趴在窗台上吆喝。

锦婳的声音伴随着院门关闭的声音一同传来,“马上就回来。”

“总是这么风风火火的,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哦……”冯明芳叹息一声,继续择菜。

锦婳的家在一条横七纵八的胡同里,飞檐长廊,红墙碧瓦,地面都是大青石板。

这里房子都传承了上千年有余,是国家点名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只能翻新,不能重建,所以放眼望去,这里复古的味道十分浓郁。

此时正到饭点,家家户户都传来了饭菜香,烟囱上炊烟袅袅。

一群小孩在胡同里追逐打闹,十分热闹,看到她经过,一个个欢快的喊着:“婳姐姐,婳姐姐……”

久违的声音,久违的画面,无一不充斥着锦婳的感官,令她心里动容。

胡同里小孩多,她经常会在身上备一些糖果。

摸了摸口袋,果真摸到了几颗糖果,锦婳笑着分发给大家,“乖啊,去玩儿吧。”

“谢谢婳姐姐。”

看着他们欢呼着跑开,那一张张灿烂的笑脸,不含一丝杂质的纯真,锦婳也受到了感染。

简怀玉家离她家不远,隔着两条胡同,几分钟就到了。

他家也是离异家庭,可能都是独自一人带孩子,共同语言多,简母跟她妈妈关系特别好。

本来急匆匆的赶过来,可到门口时,锦婳突然不知道该不该进去了。

见了面,她该说什么?

总不能像抱着冯明芳那样抱着他哭一场吧?

那得多尴尬……

这时候的简怀玉,可能压根对她没啥心思,和周围普普通通的邻居没啥两样。

前世她死了以后,魂魄并没有消散,在这个世界停留了很久。

若非如此,她也不知道原来简怀玉那么在乎她。

刚才怀着激动而急切的心情过来,可如果她表现得太明显,会不会打乱现有的平静?

反正来日方长,等有好借口了,她再来找他吧。

打定了主意,锦婳暗自松了一口气,准备离开。

结果刚转身,就看到身后拎着购物袋的简怀玉。

青年长身玉立,五官端正,脸部线条柔和,干净帅气,是那种邻家温柔大哥哥的形象。

锦婳一惊:“简怀玉!你,你怎么在这里?”

他不是应该在家的吗?

“我妈让我买酱油,刚从你家超市回来。”简怀玉将手上的购物袋给她看,目光却紧锁在她脸上,“你哭了?”

“啊?没……”

锦婳有些慌乱的垂下眼眸,注意到他手上的购物袋确实是她们家超市的。

冯明芳在兴南街租了个门面,开了家小超市,她们母女现在就靠着超市的收入维持生计。

一日三餐回家吃,超市有店员看着。

“那你给阿姨送过去吧,我先回去了。”

“等等。”简怀玉叫住她,执着的问,“为什么哭?”

“没……没啥事。”

锦婳没想到他眼睛那么毒,她总共哭的时间不超过三分钟,有那么明显吗?

见她不愿意说,简怀玉换了个问题,“你找我有事?”

简母似乎是听到了他的声音,在屋里吆喝:“怀玉回来了吗?赶紧把酱油拿过来,等着用呢。”

“好。”简怀玉扬声应道,随即看向她,“有事进来说吧。”

作者还写过
穿成恶毒女炮灰后她杀疯了
穿成恶毒女炮灰后她杀疯了
“我快饿死了,能给我留个面包吗?”初见时,林雾穿着粉色带大耳朵的卫衣,看上去软萌可爱,黎羡以为这是个需要人保护的软妹。直到后来,看到她在丧尸群里一锤一爆头:“……”甚至叮嘱他:“杀丧尸的事交给我,你去抠晶核。”黎羡感动:她怕我受伤,她肯定喜欢我。林雾:……其实她是怕脏了手。……仙尊大佬林雾意外穿成了末世女炮灰,还附带作精系统,非要她按照设定去作死。除她之外,众人还有女配逆袭系统、女主光环系统、男主后宫系统、巅峰无敌系统……这个世界,早就被人穿成了筛子。目标还都是同一个,那就是抢夺她的气运。林雾一口吞个系统,唔……这玩意儿啥本事没有,补身体倒是还行。重生者:我想死,别拉我……快穿者:泥奏凯,别过来啊!!穿越者:……这是我高攀不起的女人。觉醒者:我想回小黑屋,再也不粗来T﹏T
飞鱼殿下 ·末世 ·完结 ·62.5万字
9.4分
黑心大佬马甲又掉了
黑心大佬马甲又掉了
全宸京的人都知道席彦初是个性格暴躁、脾气古怪、手段毒辣的人。人送外号‘席阎王’,人人见了都要绕道走。偏偏有个不怕死的女人把他给调戏了。问这人是谁?某黑客帝国:这是我家大佬!某娱乐公司:这是我家财神!某港城首富:这是我家小公主!某时尚品牌:这是我家首席设计师!大佬马甲有点多,怎么扒都扒不完。席少表示头很疼,媳妇儿总玩cosplay怎么办?有点晕?_?,要亲亲才能好~时姝阳:男票太粘人怎么办?在线求解答,挺急的~众人:席阎王粘人?开什么宇宙玩笑?于是第二天……席彦初带着猫耳朵发卡,系着花围裙,亲自下厨做饭讨老婆欢心的视频火遍了全国~【两个脾性古怪的人凑到一起,爽点不断】
飞鱼殿下 ·豪门 ·完结 ·99.9万字
9.2分
大佬在星际做奸商爆红了
大佬在星际做奸商爆红了
司奈在末世觉醒异能后,撕开空间穿越星际了。可惜运气不好,一来就到了最贫穷的改造星,这里的人吃不好,穿不暖,天天挖矿不说,还得担心星兽袭击。为了活下去,司奈撸起袖子,杀星兽,制药剂,改良土地,种粮食,开直播,做奸商……一不小心就混成了贫民中的老大。挖矿这种又累又不讨好的事,谁爱干就谁去干。杠精一:你们这是混吃等死,只有开矿才能获得能源制作武器保护自己。第二天,联邦学院院长表示,粮食做的饭就是好吃,比营养剂好喝多了。杠精:……打脸来的不要太快。杠精二:你那药剂是杂草做出来的,会吃死人。没多久,联邦主力军的军官公开表示:司奈,求药,价格随你开。杠精二:……全星际的人都知道司奈是奸商,可就是控制不住剁手,只要她出新品,大家就抢着购买。哭喊着有没有人能管管这个奸商,这样下去大家都要破产了。后来……另一位奸商出现在司奈的直播间:这个生肌丸价格怎么这么低,再翻一倍!众人:“……”
飞鱼殿下 ·未来 ·完结 ·63.9万字
9.3分
同类热门书
顾总心尖宠她从古代来
顾总心尖宠她从古代来
【娇软古穿今咸鱼美人x矜贵清冷闷骚总裁】顾总从海上捡回一条失忆的“咸鱼”,怀疑是对家派来的内线,决定带回去暗中观察。小女人每天吃他的喝他的,懒趴趴过着小日子,不仅毫不在意他家商业机密,还暗戳戳送着秋波。终于,顾总忍不住了,大半夜爬起来发帖:如何才能抵住咸鱼的诱惑?网友:忍什么?想吃就煎了呗,记得时不时翻个面儿。顾衍黑眸一暗,瞬间醍醐灌顶。*某日,顾衍刚到家,满地都是碎成片儿的六位数西装。“……解释?”管家十分淡定:“入冬了,太太说要给您绣个厚实的香囊。”果然,顾衍那点小火苗啪唧一下熄灭了,次日褚音收到了十枚纯金打造的顶针。*又一日,顾总刷到一条火爆全网的短视频。视频中,女人裙摆飞扬,舞姿曼妙如踏月仙子。虽然带着面具,他却一眼认出了那是他家咸鱼。当晚,顾衍将安安静静纳鞋底子的小女人捞了过来,一双暗眸黑压压盯着她:“你到底还有几个马甲?”褚音心尖一突:“夫…夫君且息怒…”为了哄回男人,褚音洗手做羹汤。拎上汤桶,她望向蓝天,太阳这么大,还是回去躺平吧。一转身,不小心踢飞了小绿茶摆在门口的水果篮,又顺便踩烂了塞进门缝儿的情书。唔…好像踩到什么东西了?算了,转身看还要费气力,好累哦……
百里成双 ·豪门 ·连载 ·29.4万字
9.6分
疯撩!她的病娇小狼狗又奶又黏
疯撩!她的病娇小狼狗又奶又黏
谢御是首都财阀谢家的小少爷,长得俊美妖冶,比女人还要美三分,可惜双腿残疾。门当户对的千金们不敢嫁他,却没想到便宜了个乡下来的丫头明辞。名门财阀纷纷等着看笑话,可没想到明辞竟是首都大学法律系的高材生,随便开个庭就能送进去好几个权贵。还会风水玄术,阳间的事儿能管,阴间的也能管,那些个大佬在她面前恭恭敬敬,拘谨无比。-谢御这人行事乖张,心狠手辣,视人命如草芥,即便是谢家人都不给面子,只有一个人能管得住他。可惜交往半年,他被明辞甩了。刚开始被迫和明辞结婚,谢御冷嘲,“我宁可孤独终老,也不想和你度过余生。”谢御还说,“我从始至终都没喜欢过你,玩玩罢了,傻子才当真。”后来他将她压在墙角,眼眸偏执,“我们天生一对,绝配。”“你只能喜欢我,不准看别人。”他心甘情愿为他的神明,折断风骨,收敛锋芒利刺。(明艳富贵花X疯批阴狠小狼狗)
月亮咕咕了 ·豪门 ·连载 ·45.6万字
9.7分
身患绝症的虐文女主觉醒后杀疯了
身患绝症的虐文女主觉醒后杀疯了
林善初太爱陆时远了。即便陆时远对她不屑一顾,她也甘愿为他肝脑涂地,为他付出一切。直到她查出绝症那天,陆时远为了白月光将她推下楼,撞到脑子的她突然意识觉醒,发现自己其实是个虐文女主。未来,她还会不停的被男主陆时远虐身虐心,被抛弃被羞辱……直到大结局HE。拥有了正常智商的林善初:这他妈还能HE?呸!系统:【检测到虐文女主人设即将崩坏,现在进行修复。】林善初:渣男必死!系统:【人设修复失败!】*觉醒第一天,林善初就发现了全书最受欢迎的残疾大佬霍浔洲的秘密。林善初:“搞垮陆时远,我帮你保守秘密。”霍浔洲坐在轮椅上,眼神玩味:“威胁我?”系统提醒她:男主是不会轻易狗带的,但女主不谈恋爱就会死。林善初:懂了。后来:【当红小花旦林善初和退圈影帝霍浔洲当街拥吻】引爆热搜。系统:麻了,只要大结局HE,你高兴就好。
十里青舟 ·豪门 ·连载 ·71.5万字
9.9分
晚来风甜
晚来风甜
宁清知道自己只是男友心底白月光的替身后没多大反应。她后知后觉自己好像也没多喜欢这个男人,毫不客气拿了一笔分手费后回到了自小生长的小镇开了家花店。守着花店的日子很平静,直到隔壁开了家宠物店。新搬来的邻居很怪。宁清隔着两家店前的栅栏看过,那人不喜欢与人交谈总是冷着一张脸,只有待在那些猫猫狗狗中间,才会露出温煦的脸色。两人本没有过多交集,直到那天宠物店的一条阿拉斯加跑到了花店,撞碎了花瓶,撞倒了宁清。岁柏:“抱歉,我会替小拉赎罪的。”宁清:“......”赎罪?好严重,其实只要赔点医药费就行。至那日后,宁清的一日三餐都被岁柏包了。上至豪华宫廷菜,下至皮蛋瘦肉粥,宁清觉得没有什么是眼前这个男人不会做的。一个月后,宁清活动着拆了石膏的右手,看着站在厨房没入烟火味的男人。她貌似吃他的菜上瘾了,离不开了怎么办?岁柏:“那就一直待着好了。”**婚后,宁清看着新出炉的老公,问出了一个萦绕心底已久的问题。“小拉那天为什么突然跑到我店里来的?”岁柏:“......可能抽风了。”小拉:“莫给老子扣锅,明明是你自己让我去踩花玩的。”原来那个只有几分钟的意外,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的惊鸿一瞥。
蹦迪的狐狸 ·都市 ·连载 ·32.8万字
9.4分
穿书后被年下影帝反撩疯了
穿书后被年下影帝反撩疯了
又名《穿书后捡的男二绝绝子》季绾伊在N刷《霸总的天后娇妻》时被迫穿书,在接受现实后,她决定既来之则安之,在书中大改剧情,撮合自己心中的意难平——书中的影帝男二与白花女主。既然没办法强迫作者改剧情,那就自己穿进去“替”改剧情。在一切“巧合”都被她安排的十分稳妥后,她才发现自己渐渐陷了进去。她惨了,她坠入爱河了。当她心中的白月光小天使慢慢露出了腹黑的“爪牙”,究竟是谁在攻略谁?她只是想安安静静磕自己撮合的cp,谁曾想把自己磕进去了。她被反攻了。扣群:977804932
白线菇菇 ·明星 ·连载 ·27万字
9.7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