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章)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我叫葛明义

葛老头坐在炕头抽着旱烟,屋内烟雾缭绕。

葛明义挑帘进入屋内,抖了抖身上的尘土。

“咳咳!”葛明义被烟雾呛得咳嗽了两声,有些不满的看了老爹一眼。

“爹!你少抽点,自己咳嗽不知道啊!”

葛老头没有理会,继续嘬了两口,吐出一口烟雾,神态似乎精神了很多。

“狗娃子,隔壁你王嫂家的猪圈坏了,你改天帮着弄弄。”

“爹,我都二十了!都说了多少次了,叫我大名!”

“小兔崽子,我是你爹!”

“行行行,我惹不起,我躲得起。”葛明义拍拍屁股出了屋门。

“小兔崽子,你给我回来!”

不管葛老头叫的多大声,葛明义并不理睬,出了门紧了紧身上的棉衣,双手插袖,顶着寒风朝着大东家而去。

“咚咚咚!”

“谁呀?”

“我!开门!”

大东打开屋门,一股冷风吹的他打了个哆嗦:“赶紧进来。”

“大冷天的你瞎跑啥?”大东坐上炕头,又紧了紧披着的棉衣。

“前天和你说的事,你干不干?”葛明义一屁股坐在大东身边。

大东挪了挪地方,给葛明义让出最热乎的炕头:“这事你爹知道了,还不得削咱俩?”

“瞧你那点出息,我可打听好了,得这个数!”葛明义伸出三个指头,神情兴奋的看着大东。

“三十?”

“大点胆子猜!”

“不会是三百吧!”

“瞧你那点出息,三千!那可是三千块钱!”葛明义仰着下巴,神情激动,说话声都大了几分。

“啊?这么多!”大东瞪大了眼睛,嘴巴张得老大,手微微的颤抖。

“到时候咱俩一人一半!”葛明义看大东心动了,继续挑唆着。

可大东一想起葛老头,神情立马又蔫了下来,激动的心也冷静了下来。

“这事再说吧,你家老头可不好惹。”

葛明义撇了他一眼:“你可想好了,你不去我可就去找王婷去了。”

“啥?找王婷?你找她干啥!”大东闻言,神情明显激动了很多。

葛明义暗自一笑,说你软肋上了吧,还能拿捏不住你。

“找她咋啦?她家生活也不富裕,我带她发点财。”

大东咬了咬牙,攥了一下拳头:“行,这事我答应了,不过这事你可不能跟王婷说。”

葛明义笑了笑,搂着大东的肩膀:“要不我去跟王婷说说,你喜欢她?”

“去去去,哪都有你。”大东嫌弃的扒拉掉他的手。

“哈哈哈,我跟你说,今晚我可住你这,明早咱俩一起去。”

“把你那臭脚,好好洗洗,都能熏死个牛!”大东瞪了他一眼,脸上却漏出憨厚的笑容。

外面北风呼啸,天空零零散散飘落起雪花,屋内兄弟二人,回忆着童年的趣事,一直到聊到深夜才沉沉睡去。

次日天明,下了一夜的大雪,给这个小村庄,裹上了一层银沙。

早早的就有人起来,迎着初阳,拿着扫帚打扫着积雪。

葛明义也早早起来,先回了趟家打扫积雪,他可不放心葛老头一个人扫雪。

对于葛明义昨晚没回家的事,葛老头习以为常,村里几个后生,都和他儿子交情不错,他也没有丝毫担心。

葛老头抽着旱烟,看着出了一头汗,卖力扫雪的葛明义:“一会儿扫完雪,进屋把饭吃了,我出去一趟,中午不回来了。”

葛明义停下手中的活:“爹,这大雪天的你干啥去?”

“你甭管了,中午自己做点吃的。”葛老头说完,背着个手朝着祠堂而去。

葛明义搞不懂葛老头这是搞什么鬼,但想起一会儿的事情,就赶紧加快了扫雪的速度。

院里内外积雪清扫干净,他也顾不得吃饭了,一路小跑来到大东家。

“东子,扫完了没?”葛明义在院外朝里面喊了一句。

“好了,咱真的去啊?”

东子显然到了这个时候,还是有点退缩。

“真墨迹,赶紧的吧,我爹出门了,大好时机!”葛明义一把拉住大东,拽着就走。

就这样大东稀里糊涂的就被拽到了祠堂后窗处,二人探着头朝里面观望。

祠堂里有两个人,正在说着话。

“老葛,你真打算卖了这东西?”

“老王哥,咱这穷山沟,可算来了个识字的,教娃娃们学字,这数九寒天的,让人家在透风漏雨的教室里教娃们,咱这心里不得劲。”

“可这是你豁出命挖到的东西,就这么卖了修缮教室,那明义娶媳妇咋办?”

“咱大字不识,可不能让娃子们走了咱的老路,没听小张老师说嘛,只有知识才能改变命运。”

“黑娃子娶媳妇的事,先往后拖拖,等开春了,我在进一趟山,南山那边还有一株呢。”

“唉,行吧,到时候咱老哥俩一起去,还有个照应。”老王叹息一声,无奈的答应了。

葛老头从兜里掏出三个鸡蛋递给老王:“这天冷,鸡抱窝了,你把这三个鸡蛋,给小张老师送去。”

“你留着吃吧,我家的鸡下着蛋呢,我回头送去就行了。”老王没接鸡蛋。

葛老头硬塞到老王手里:“拿着,嫂子身子弱,你家鸡蛋留给嫂子吃。”

老王犟不过葛老头,只能拿着鸡蛋,看着葛老头抱着个包裹,深一脚浅一脚的渐渐远去。

窗外的大东拍了拍葛明义的肩头:“明义,你看这事咋弄?”

葛明义心里很不得劲,他来偷老参贩卖,也是想着给小张老师修缮教室。

可没想到老爹先把这事给干了,当他看着老爹那佝偻的身躯,远去的身影时。

他心里莫名的一阵心痛:“东子,你先回去吧,我去找我爹。”

说完葛明义一路小跑着去追他爹,他不放心他爹一个人,在大雪地中进城。

大东摇头笑了笑,打小玩大的哥们,他又怎么不知道他的心思。

葛明义一路小跑追上了老爹。

“你来干啥?”

“爹,我跟你一起进城。”

“大冷的天,你跟着干啥,滚回去。”

“爹,我知道你去卖老参,凑钱修缮教室。”

葛老头沉默了,烟袋锅子从烟袋里,舀了一锅子烟叶,手指摁了摁烟叶。

葛明义掏出火柴给葛老头点上烟。

葛老头抽了一口烟:“黑娃子,这小张老师来咱这里不容易……”

“爹,我知道,我跟你一起去。”葛明义笑了笑,打断葛老头的话。

葛老头皱巴巴的脸上,露出笑容,没有再说什么。

葛明义搀扶着老爹,一路笑呵呵的赶往老刘头家。

老刘头早就套好了驴车,坐在外屋抽着旱烟,等着葛老头。

老哥俩见了面,收拾收拾村里捎去卖的山货,老刘头就赶着驴车,三人去了县城。

路上倒也顺利,就是下雪天,路不好走,耽搁了些时间。

到了县城,刘老头赶着驴车去了市场卖山货,葛老头带着葛明义去了县城有名的大同药店。

大同药店的老板姓李,和葛老头相识已久,当他看到葛老头拿出的老参时,夸赞个不停。

最后成交价三千八百元,葛明义咧了咧嘴,心里暗骂隔壁村的王大麻子,从中居然赚自己这么多差价。

葛老头小心翼翼的把钱裹了一层布,藏在了棉袄里,又勒紧了腰带,这才放下心和葛明义一起去市场找老刘头。

山货卖的很不错,中午时分就都卖完了,三人没舍得在外面吃饭,坐着驴车返回村里。

一路上还算顺利,老刘头把驴车赶回了家中,招呼着葛老头父子留下吃饭。

葛老头摆了摆手:“我们回家吃就行了。”

老刘头解开棉衣,掏出里面的钱袋子,拿在手里数了数,见数目对,递给葛老头。

“这钱,是乡亲们卖的山货钱,你拿回去给乡亲们分了。”

葛老头没有推让,接过钱:“老刘,一会儿你吃完饭,下午来一趟村委会,咱们商量一下修缮教室的事。”

“行!”老刘头痛快的答应了一声。

葛老头和葛明义回了家,把早上的饭菜放在锅里,葛明义抱了一些柴火,点火热饭。

父子二人吃过午饭,便来到村委会,此时村委会已经来了很多人。

大家聚在一起吞云吐雾,整个房间进人都得被呛出来。

葛老头进了屋,众人都停止了谈论,看向葛老头。

葛老头掏出一个包的严实的布包,放在桌子上:“这是三千八百块钱,大家商量一下怎么修缮教室。”

随后坐在椅子上拿出烟袋,装了一锅子烟,点上抽了起来。

老王站起身:“这钱不能让你一个人拿,村里的干部,大家伙都在,咱说个章程,该多少大伙摊。”

老王说完,屋里明显静了静,大家都不富裕,谁也舍不得拿这个钱。

葛老头咳嗽一声:“咳,行了王哥,这钱就从这里出,就这么定了。”

老王还想说两句,被葛老头眼神阻止,哀叹一声坐了下来。

既然葛老头都这么说了,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开始了怎么分配这笔钱。

有钱就好办事,没多久就商量出了个结果,大家都很满意,会计刘二狗记录下来。

事情都定了之后,葛老头叮嘱刘二狗和老刘头二人,明天去采办物资,后天大家一起去帮忙修缮教室。

开完会葛老头又把卖东西的钱交给会计刘二狗:“回头把人招呼过来,把这钱给了。”

“知道了,老葛叔。”会计刘二狗说道。

望着爹佝偻着身子,背着双手回去了,葛明义眼睛微红了些,随即目光坚定,来到了张老师的房屋前。

张老师住的房子在村里来说,算是好的了,三间泥土坯房,修缮的还算坚固。

茅草屋顶上落满了积雪,估计小张老师不敢上去打扫。

院子里的积雪打扫的倒是干净,葛明义上前敲了敲门“咚咚咚!”

“谁呀?”屋里传来一声好听的声音,很软,很温柔。

“我,明义!”

“吱呀”一声,老旧的木门打开,里面出来一位二十来岁的姑娘,穿着朴素,却掩盖不了她俊俏的容貌。

“明义啊,有事吗?”张老师笑了笑,脸蛋露出两个小酒窝。

“张老师,后天学校就开始修缮了,我过来告送你一声。”

“是吗?那太好了,孩子们不用在挨冻了。”张老师神情激动,张嘴笑着,露出两颗小虎牙。

“别在外面站着了,来进屋。”热情的招呼葛明义进屋。

葛明义笑了笑挑帘进了屋,屋里很暖和,灶塘里的火还没有熄灭。

“喝水吗?”张老师拿过暖壶倒水。

“那个,我还有事要问你,你说的那个灵芝,真的能种出来吗?”葛明义接过张老师倒的热水。

“当然能了,木头段要高温灭菌,然后接种,只要屋里温度控制好,就可以啦。”张老师笑了笑说道。

“张老师,灵芝能大面积种植吗?”葛明义仔细询问着。

“最佳种植在六月份比较好,现在种植的话,得在屋里,要控制好屋里的温度,和空气的流通。”

张老师想了想,认真的回答。

“张老师,我想种植灵芝,你能不能教我?”葛明义满怀期待的看着张老师。

张老师看了看葛明义笑了:“你真想种吗?”

“嗯,我想先试一下,能行就带着村民一起种。”葛明义说道。

“想法不错,不过需要的东西比较多,你有那么多本钱吗?”张老师还是赞成葛明义想法的,可想想村里都不富裕,这事不一定能成。

葛明义难住了,他没有钱,但还是想试试就问了张老师,都需要啥东西?

葛明义一路思考着回到了家,他觉得高温杀菌,用咱的土灶也行,买个密封的蒸屉应该可以。

就这样一直在家里研究了一天,第二天一大早就被葛老头赶着去了学校修缮教室。

村里来了很多人,一起帮着干活,毕竟人多力量大,到了晚上就干完了活。

看着面目一新的教室,张老师和孩子们都高兴的不得了。

葛明义也舔着脸缠着张老师说出了自己种植灵芝的想法。

张老师考虑了一下,也觉得应该能行,要是葛明义弄出来了,她想去看看效果。

葛明义笑着答应了,急急忙忙的去找大东。

听完葛明义说的事情后,大东觉得不怎么靠谱,但是耐不住葛明义的软磨硬泡,只能硬着头皮跟着葛明义干。

实验的屋子,就弄在葛明义家的厢房,二人收拾了两天,总算是收拾利索了,搭了两个大灶,窗户门口都挂上了厚门帘。

可没钱买大铁锅和蒸屉,树段倒是好说,林子里多的是。

这下愁坏了葛明义,跟葛老头说了此事,葛老头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

“那玩意都是野生的,你看谁家种出来的?该干嘛干嘛去,别整天瞎胡闹!”

被骂了一顿的葛明义不死心,又找到大东商量起来。

大东也没啥好办法,这可真是一分钱憋死英雄汉。

后来二人一商量,干脆去山里打猎,等打到了动物就卖了换钱。

第二天,葛明义偷了老爹的猎枪,拿了很多的套子,跟大东会和,一起进了山。

沿着兔子的足迹,放了套子,回来的时候还打了一只野鸡。

出师还算顺利,二人高兴的回了家,葛老头看葛明义回来了,也没吭声回了屋。

他知道葛明义一大早偷了猎枪,去了山里,但他没说什么,寻思孩子大了,不能什么都管了。

野鸡放在雪地里埋起来,等明天看看套子啥收货,然后一起拿了,去县城卖了。

第二天一大早葛明义和东子又进了山,收货不错,套了六只兔子,又抓了两只野鸡。

两人高高兴兴的回了葛明义家,挖出昨天的野鸡,都装在麻袋里,一路步行去了县城。

中午时分到了县城菜市场,他们的野生兔子野鸡很好卖,不多时就卖完了。

二人拿着钱买了两口大铁锅,又买了二手的蒸屉,还买了塑料袋,两兄弟一路说说笑笑回到了家。

将铁锅放在土灶上,边缘都抹好泥保证不漏烟,一番忙碌就到了晚上。

约好明天去上山捡树枝和木头,大东就回去了,葛明义也做起了晚饭。

葛老头将二人这几天的折腾看在了眼里,有心想说点啥,但想想还是算了,随他们折腾去吧。

哥俩白天上山打柴,晚上就做木架子,就这样整整忙碌了半个来月,院子里堆满了树枝,屋里也做好了一层层的木架。

还锯了很多木头段,每个木头段都用塑料袋紧紧的包裹好,扎上袋口。

期间张老师来过多次,看着他们干的热火朝天,也是十分高兴,不过看到简陋的设施,心里难免担忧。

一切都准备好了,哥俩挑了满满两大缸水,又准备了一袋子沙子。

一大早哥俩就开始忙碌,铁锅里加上水,点燃了土灶的柴火,熊熊烈火燃烧起来,伴随着水温的不断升高,锅里的水沸腾了。

哥俩拿过蒸屉放在大锅上,里面整齐的码上包装好的木头段,大火烧开水,始终保持一百度的温度。

这个过程需要十几个小时,哥俩轮流烧火,一直到了晚上才做完了第一批杀过菌的木头段。

码放在木头架子上,累了一天的哥俩匆匆吃过晚饭,躺在炕上就睡着了。

接下来几天都在给木头段杀菌,一直到最后把所有木头段都杀完菌。

哥俩甚至都瘦了些许,总算搞完了木头段,哥俩又开始栽培灵芝菌种。

先调制了培养液,又开始将木屑、麦麸培养液混合装袋,接着又是一番高温杀菌。

然后均匀撒上袍子粉,封好袋口,静置在木架之上。

这袍子粉还是老王头晒干的灵芝上面弄来的呢,葛明义求了好久才弄到手。

哥俩轮换着一人在家烧火控制温度,一人上山打柴,等到二十来天之后菌种生长好了。

哥俩又给木头段打孔,塞入菌种封好,慢工出细活,哥俩整整干了一个星期。

一切都弄好了,张老师也过来看了几次,帮着指点哥俩,发现哥俩这办法很有可能会成功。

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哥俩彻底忙活开了,每天都有一人烧火控制温度,一人上山打柴。

从十一月份下旬到五月中旬,整整六个来月,哥俩都瘦了一圈,但收货还是喜悦的,灵芝长势很好。

哥俩彻底松了一口气,说句实话,这几个月来,没少遭人唾弃,说啥的都有。

总算是不辜负哥俩的辛勤付出,灵芝长好了,可以卖钱了。

采摘灵芝这天,村里人都来围观,看着长势喜人的灵芝,大家都分分交口夸赞。

完全忘了当初是怎么贬低哥俩的,哥俩也不在意,一丝不苟的采摘着灵芝。

灵芝还需要晾晒才能卖个好价钱,哥俩细心的照顾着晾晒的灵芝,期间又做了一批灵芝。

这天,天气很好,灵芝也终于都晒干了,葛明义留了一些灵芝孢子粉,剩下的都打包,装上刘老头家的驴车,去县城售卖。

葛老头这段日子改变了初衷,也在家帮着哥俩制作灵芝,看着喜人的灵芝装上了车,葛老头脸上露出了笑容。

一路上很顺利的到了市场,一摆摊很快就围满了人,大家都好奇的打量着这么多灵芝。

不过买的不多,毕竟太贵了,葛明义找到了大同药店的李老板,说明了情况。

李老板看了看灵芝的成色很不错,联系了朋友,一起收了这批灵芝,还说以后有了尽管送来,葛明义再三感谢。

哥俩抱着装满了钱的袋子,笑的合不拢嘴,一路鬼哭狼吼似的吼着变了调的歌曲回了村。

村里人知道了哥俩卖灵芝赚了钱,就纷纷上门打听情况。

甚至很多人都询问制作方法,葛明义笑了笑:“这种灵芝不是三两句话说的清楚的,谁家要是想学就跟着我们哥俩干,保证学会。”

他这一番话受到了大家的表扬,都想跟着学,葛明义也不藏私,来的都教。

春去秋来,转眼间五年过去了,钩子村再也不是以前的穷村,家家户户都盖起了砖瓦房,十里八乡的媒婆往钩子村都跑断了腿。

村东头建了一座大型的灵芝养殖基地,一切现代化设施,保质保量的源源不断生产着灵芝。

村南头还建了一所两层高的学校,学校的一切设施都是全新的,孩子们在里面上课学习,每天都是笑容满面。

村里一家最气派的宅院,噼里啪啦放起了鞭炮,一群人闹哄哄围着新郎新娘起哄,几十桌流水席摆满了一条街。

两辆小汽车停在了宅院门前,前面下来两位穿着得体,官气十足的中年人。

后面下来几位拿着照相机和摄像机的记者和录像师。

钩子村,村长老王,连忙上前招呼:“王县长,刘书记你们来啦?”

王县长看着这喜庆的一幕露出笑容:“这是哪家结婚啊?够气派的嘛!”

“嗨,是我们村葛老头的儿子结婚。”提起葛老头的儿子,老王脸上笑的很开心。

“哦?就是那位带领村民致富的葛明义吗?”县长问道。

“正是他,这小子我打小就看他有出息。”老王笑的牙都合不拢了。

老王叫来一个后生,嘱咐他去叫葛明义。

不多会儿葛明义和张老师,两位新人,来到县长面前。

县长上前热情的握住葛明义的手:“今天你大喜的日子,恭喜你啦!”

葛明义笑着回话:“县长您来也不说一声,我好去接您啊!”

“好同志啊,你带领村民致富,给咱们县争光啦!”

“还得感谢领导的栽培,国家的政策好。”葛明义笑了笑说道。

旁边的记者围了上来,纷纷举着相机拍照:“葛同志能采访一下您吗?”

葛明义拉着张老师,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彼此露出真挚的笑容。

面对镜头葛明义神色坦然:“我叫葛明义……”

作品完,谢谢您的支持。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