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25章)
一觉醒来,吴求道发现自己被困在地牢里,成了个随时会被炼成人丹的药人。 捉人来的妖道给每人发了一卷《玄君七章秘经》,要求每个药人都得修炼这本仙道秘籍,否则就会被投入丹炉,于是他翻开经卷: 【太阴尸解蜕形箓:太阴炼形,形解而成仙。】 【仙砂返魂箓:抱丸存思,破窍始长生。】 【地罡召考箓:蛟龙借势,拜龙可御气。】 他点点头,很正常的修仙秘籍嘛!夜里,吴求道看着化成一滩尸水的室友,还有右边隔间里啖食人肉的老李头,重新翻开了经卷仔细阅读。 【太阴尸解蜕形箓:天狗食躯,尸解自尽升仙!】 【仙砂返魂箓:夺舍鼎炉,种仙砂采大药!】 【地罡召考箓:血食祭祀,孽蛟为祸人间!】 他这才发现,原来这《玄君七章秘经》的字里行间,写的满满都是“吃人”二字! 书友群《药人地牢》283150476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开局修炼《玄君七章秘经》

潮湿的牢房里。

宿醉的吴求道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浆糊一样,浑身上下都酸软无力,眼皮沉重得好像被胶水黏住了一样。

他虽未醒来,但一些细碎的谈论声却隐约传入了耳中。

“又死了一个?”

“呸!这破书谁爱练谁练!老子不伺候了!”

“嘘,那妖道说了,谁不想练,就直接投进丹炉,把你炼成一颗人丹!”

“唉,这鬼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这时,吴求道感到自己好像被人从床上拖了下来,头被砸到了地上,发出“咚”地一声脆响。

“干嘛呀?有病吧!”吴求道猛然睁开双眼,拖着他双脚的两个男人身高应该不足一米五,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张嘴就是一口黄黄的烂牙。

他们显然也被吓了一跳,其中一个惨叫道:“妈呀,诈尸了!”

两人往外逃窜而走,只留下吴求道一个人坐在原地。

他揉揉肿痛的后脑勺,发现自己身上居然不着寸缕,地上却有许多碎布片,拢起来大约能拼成一身衣服,环顾四周,眼前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天朝古代牢房的结构,跟那些影视剧里有的一拼。

但一切都更加真实,薄薄一层稻草铺在角落,污水满地流淌,恶臭扑鼻,蚊蝇乱飞,还能看到许多老鼠在四处乱窜,发出“吱吱”的叫声。

旁边牢房隔间里缩着两个人,但墙壁上的油灯和火把显然不够明亮,昏暗之下看不清他们长什么样子。

这一切都不太可能是什么电视节目或者恶作剧,难道……我穿越了?

还没等吴求道缓过神来,很快,那两个逃走的男子带着一个道童跑了过来。

道童年纪太小,吴求道没能分清他的性别,不过显然地位和大家都不一样,很简单,因为道童穿着一身剪裁合身的藏蓝道袍,脑袋上还带着方方正正的道士黄冠。

道童将吴求道的眼皮翻了一下,然后又拿起他的右手把了一下脉,然后长长出了一口气,转头喝道:“你们怎么将活人都拖出来了?不是教过了要先摸一下口鼻吗?”

其中一人回复道:“回禀小道长,当时我们已经摸了他的口鼻,呼吸全无,脸色都发青的,确是已经死掉的样子。”

那道童听到这话思索一下:“难道是‘尸厥’?《金匮要略》里说‘尸厥脉动而无气,气闭不通’,故得了‘尸厥’之人静而未死。你们,当时摸了脉搏没有?”

那两个蓬头男子畏畏缩缩地答不上来,只一阵跪地求饶。

道童气得骂了几句“废物”,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吴求道,挑眉点了点头,转身随指了一个人,说道:“你,把衣服脱下来给他。”

那个邋遢男子懵了,用手指了一下自己:“我?”

“对,快点!”道童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显然脾气大的很。

另一个男子见状也催了下他,那人只能自认倒霉,扔下一件裹布片似的的破烂衣衫,把牢门锁上,跟着道童往外走去。

吴求道头疼未消,问了好几句话,三人都毫不理睬;他又浑身无力,没法起身拉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几人把自己丢在牢房里,扬长而去。

吴求道没奈何,只能慢慢悠悠地穿起了那件脏兮兮的衣服。

过了许久,整个地牢都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窸窸窣窣的蝇鼠声,以及甬道里遥遥传出的“嗒嗒”捣药声。

“嘿嘿嘿,喂,小兄弟,你可还活着?”一个苍老的笑声突然响起。

吴求道转头一看,是刚才躲在隔壁角落的两人中的一个,那人满脸皱纹,头发斑白,赫然是个六七十岁的老头。

发现有人可以交流,吴求道赶忙凑了过去:“这位老先生,请问你知不知道这是哪里?”

“哦?”那老头眼前一亮,“你连我都不认识了,你这是……失了魂?”

经过两人一番交流,原来正如吴求道的预料一样,他显然是穿越了。

老头自称李四丁,家里排行老四就叫了这名字,今年五十一岁,家住李家庄,他让吴求道叫他老李头就行。

问起这是何年何月何处,老李头也答不上太多,只知道黄历上写着是癸卯年,此处乃大唐治下的剑南道西川眉山郡。

吴求道点点头,原来是唐朝四川附近啊,历史穿越小说看得不少,这他熟,接下来不管是该寻一明君辅佐走军师流,还是自竖大旗逐鹿天下,都该早点做准备了。

那再问大家为什么被关在这里,老李头就叹了口气。

原来这龙泉山附近有个妖道,占了永寿镇上的报恩寺,赶出所有和尚,还在庙里挖出了个地牢。

如今这牢里所有人,都是那妖道从四里八乡捉来的乡民。老李头自述是在听曲儿的时候,突见天上卷来一阵妖风,醒来就待在牢里了。

可惜吴求道占据的这具身体原本性格孤僻,不愿与人交流,所以老李头也不知道原身姓甚名谁,来自何方。

吴求道眉头一皱,难道不是历史穿越,竟是个仙侠世界不成?

被那妖道捉来以后,众人平日里不但要为妖道做些捣药的杂役,丹成之后还得替他试药,故而底下的道童都管大家叫“药人”。

而且,在“药人”之中流传着一个可怕的说法,听说妖道捉大家来,是要做以人炼丹的材料。

“什么?”吴求道大惊失色,给人试药也就算了,他可没想到穿越过来还要被人拿去炼丹,太黑暗了!这莫不是什么吃人流的黑社会修真世界吧?

老李头继续说道:“说不定是真的,昨日那妖道突发奇想,给所有药人都发了一卷仙书,要求大家三日之内必须感应入门,否则就会被投入丹炉当柴烧。你大概就是昨夜练了那经卷,才得了这失魂症,忘却前事。”

“不过小兄弟你运气还算好的,与你同关一室的王老弟才是惨,没练多久就化成了一滩尸水,喏,就是你脚下的那滩。”

吴求道听了这话差点吐出来,退了好几步被自己的左脚绊到,摔在稻草堆上。

他感觉有个什么东西硬硬得硌着慌,就将那玩意儿拿了起来,原来是一本线装古书,封面上写着几个大字。

《玄君七章秘经》!

同类热门书
仙诡于荒
仙诡于荒
有人枯活四百年;有人无骨皮囊做刀兵;有人偷脸只为青春永驻;有人求得仙道,却只剩下一道血影……生前无路,死后有门,是为鬼门。向死不向生,谈作鬼狐听,是为聊斋。这世间,人有人相,鬼有鬼相,唯魔无相,因众生魔相。这是一场光怪陆离的修仙之旅。
梦里几度寒秋 ·幻修 ·连载 ·39.1万字
杀生道果
杀生道果
“九天垂下不死树,塚中掘出仙人骨;道尊啧啧饮血浆,老佛津津啖肉脯;六畜五牲敲法鼓,城狐社鼠锅中煮;长生酒里冤魂腥,杀生宴上道果苦!”此世道法显圣,无数教门修士、旁门术士、王侯将相、达官贵人们心心念念的当然便是长生不死!枭神墓、盗天机、采珠术、圣婴丹、尸骨俑、阴神龛、人化妖、不死药、红线蛊、血仙虫、人鱼肉、金缕玉衣、五毒元神、七星延命...他们杀生害命,只为盗取那一颗“不死树”上结出的【杀生道果】!直到...这个世界来了一位阴险的“钓鱼佬”。带着一册《小生死簿》降生的王远,原本只有一个简单朴素的梦想:急管繁弦,烟景长街,溶溶月色之夜,闲闲太平之居,而我倚栏听风,把盏邀星。带着自己的“嫁衣新娘”,早上在太山看日出,中午在洛阳赏琼花,傍晚去北海就着极光饮酒。“可你们实在是香得一批啊!不行了,都不要跑,老夫今日便要众筹修仙!请...宝贝儿转身!”嫁衣新娘血红的盖头陡然飘落。
北海牧鲸 ·幻修 ·连载 ·61.6万字
9.2分
诡异修仙,别人替我支付代价
诡异修仙,别人替我支付代价
【克系修仙】【神秘学】——————————————————道士尸解成仙,世尊浴火成佛。这是一个仙神诡异、妖魔横行的世界——修行之士若要获得法力,召唤神明,便要献祭寿元、精血、性命、理智……庆阳穿越到此处,发现诸般代价,竟能转移给别人。【八臂转轮经】:可肉白骨,续断臂。修炼后有一定概率丧失理智,异化为多臂、多目、多首的非物。【召大黑天咒】:召大黑天神念,乱六识,行凌迟。需献祭血肉,颂念后有一定概率五感混乱,六识丧失。【仙砂返魂箓】:死者复活之术,修仙服饵之法。需献祭寿元等物,并在施展后被神注视,有一定概率异化堕落为诡物。
床头捉刀人 ·幻修 ·连载 ·50.4万字
无间诡仙
无间诡仙
也许疯狂比理智更加古老,琴瑟在妖魔的苍血中破碎,冰冷的机关造物诞生赤子之心,庶民的祈祷把帝皇囚禁。当域外仙佛再度降临,妖魔卷土重来,邪神疯仙接踵而至,古老的天朝摇摇欲坠。待繁华的掩饰散去,原来畸变、疯狂、失智、腐烂、臃肿、诡异,才是修仙世界不变的底色。意外来到此方世界的余禄始终担心会引来不可预知的仙佛注视,于是在小心封存前世记忆后,做好了装疯卖傻一辈子的准备。直到一天,余禄看到了功法修炼的条件。
布吃香菜 ·幻修 ·连载 ·65.4万字
9.2分
放开我画皮仙
放开我画皮仙
【超人气鬼修作品】落地命就没了。夺舍无望,只能穿上人皮,当一个逍遥法外的画皮仙。唯一的问题是,我的人皮,有点多?本书又名《鬼修的我,灵魂可以无限分裂》《我一个人就是诸子百家》《这个画皮仙实在太凶了》《这个世界有病才能变强》VIP群:450416188(全订可入)普通1群:392767347普通2群:1030301711
薪意 ·幻修 ·连载 ·38.5万字
7.7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