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70章)
五千年文明,汇聚成新的火种,在另一个世界燃起星星之火,终将燎原。 这是一个“为往圣继绝学”的故事。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宁国

故老相传,古仙人划界成山,名曰界山。

此山高万仞,尽是悬崖峭壁,极险极绝,当真是飞鸟尚不得渡,猿猴亦愁攀援,自此南北断绝,互相不通往来。

这界山以南的疆域,虽然说不得土地繁茂、物资丰盈,终究还算得上辽阔,山下绵延万里。

……

东南靠着大海的方向,有一个挺大的国家,叫做宁国。

在宁国东南,有一条大江名叫盛江,盛江支流极多,再加上四通八达的地理位置,来往的商船可谓是络绎不绝。

盛江府更是一座盛产丝绸的商业雄城,沿着城内运河的两岸,丝绸行少说也有数百上千家,又兼勾栏瓦舍林立,即使入得夜里,便是华灯灿烂,金粉楼台,画舫浮波,纸醉金迷。

这里是整个江州最为繁华的地方。

而在盛江府往东,翻过两座山,沿着河流往下,过西岭县,差不多一百余里,有一处名叫下桥集的小集市。

今年六月的天气,还是有些过于炎热了。

此时又是中午,毒辣的太阳照射下来,晒得人皮肤也有些发疼。

一个瞧上去大约也就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坐在田垄边的大树底下休息。

身旁放着草帽、锄头和一壶水,手里还捧着一本书,看得正入神。

着实有些忙里偷闲的味道。

“小勉哥。”便在这时,一道有些粗犷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山叔啊。”青年咧嘴笑了笑,转头瞧了一眼,是个矮壮的黑汉子,打着一双赤脚,“忙活完了?”

“天太热了,休息一会。”汉子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在青年旁边坐下,怀里掏出一个小包袱,包着一份干粮,他掰下一半递给青年,“吃点?”

“已经吃过了。”青年人摆了摆手。

汉子也不客气,自己大口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口中抱怨:“小勉哥,你说这天儿,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要再这样下去,别说田了,人都得旱得昏死过去。”

“再过三四天就得下大雨了,到时候,可得防着点儿水患,少说得连下三五来天。”青年一五一十地道。

“真的?”汉子神情紧张地盯着眼前的年轻人道。

“还骗你不成?过两三天,就得刮大风了。”

“那真好!嘿嘿,真好!”汉子当即咧嘴笑了起来。

“最近几年,可多亏了您。”汉子抹了一把额角的汗珠道,“说风便是有风,说雨便是有雨,如今旱涝都有了预防,收成可比以前好多了。”

“古人云:早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很多事情原本就有先兆的,多读些书也就明白了,哪有什么神不神的。”

“那是您有学问,换俺们可不成。”

“小勉哥。”说到这里,汉子又有些疑惑地看着青年道,“您说……您是有大学问的,干啥来俺们这种地?”

青年人失笑:“学问又不能当饭吃,人要吃饭,当然得种吃的。”

汉子连连摇头:“我瞧着,就城里那些书院的教书先生,可都没您有学问。”

“山叔,您就甭夸我了。”青年道,“糊弄糊弄你们可能还成。”

“瞧您说的!”汉子也跟着嘿嘿笑了起来,随即从地上起了身,“俺也不打扰您读书,先去把消息告诉大家伙。”

“不打扰。”青年人拍了拍手上的泥灰,虽然天气这样炎热,额头上竟也不见汗。

“我就休息一会,待会也快回去了。”

“要回去了?”

“嗯,待会摘些瓜果,就准备回去了。”年轻人抬起头,望向前方。

前方不远,有一座石拱桥,潺潺的水流从桥下流过,旁边是一座小集市,青石铺就的街道,还算宽敞。

年轻人名叫方勉,家就住在这座小集市附近。

河道上,来来往往着不少船只,忙忙碌碌。

自沿河的集市往里走,放眼瞧去,路边摆着不少小摊,包点、小食,应有尽有。

方勉轻车熟路地,走到一片小摊面前,老板是个矮瘦的中年人:“余老板,一碗甜茶,现在喝。”

此时已经是下午,集市上人还真不少,这天气着实有些热得慌,小小一个茶摊,不少人坐这乘凉。

“好咧!方先生,今天比平常晚些啊。”老板抬起头,见是熟识的,连忙笑脸相迎。

“嗯,今天忙点儿。”

甜茶是这边的特色,茶香扑鼻,甜而不腻,算是老少皆宜的饮品,方勉有时忙活完回来,也有喝上一碗的习惯。

方勉在摊位旁边的棚下找了个座位坐下。

“小勉哥,这天儿?”刚刚坐下,旁边一名壮硕汉子便过来搭讪起来。

“梁大哥,下雨嘛,今天已经算过了,过三四天就下雨了。”方勉一边落座一边开口。

“诶,我这都没说完呢。”汉子咧嘴笑了起来。

紧跟着四周围也善意地一阵哄笑。

“老梁,小勉哥神机妙算,用得着你开口?”

“就是!”

“哈哈哈哈!”

那梁姓汉子也拍着脑门哈哈大笑:“那是,那是。”

“勉小哥,能不能帮我算算,我家那婆娘,什么时候能给咱生个大胖小子啊?”

“伍兄弟,这是你自个的事儿,问我做什么?”方勉白了他一眼。

周围登时又是一阵哄笑。

似乎方勉过来,整个茶摊的气氛,都一下活跃了起来。

“勉小哥,勉小哥!”又一名四十来岁的妇人走了过来,脸上微微有些焦急之色,“能不能请你帮我算算,我丈夫跟人去怀州做生意,前些天让人捎信回来说是这个月初回来,这都快半个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方勉见对方焦急的模样,好声安慰道:“张婶,别急,张叔的面相我看过,并没有什么大的灾祸,我给您算算,看是不是路上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诶,好,你这样说我就安心了。”妇人长出了一口气,连连道谢。

一般说来,方勉每日在茶摊闲坐的时候,都会顺道帮人解解惑、算算卦什么的,只是顺手为之,也不收钱。

说起来,方勉与其他人是大有不同的,他打小便记得自己的前世。

方勉的前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生在一个名为“地球”的地方。

前世的人生,倒没有什么离奇,大学毕业以后,便回到家乡当了个普普通通的语文老师。

白天兢兢业业上课,晚上备完课便利用闲暇时间买些书来读。

不过方勉前世经常喜欢读一些古书,四书五经大都通读,其他一些也几乎都耳熟能详。

说来也奇怪,到了这一世,前世所读过的书籍,居然还记得一清二楚,有的甚至比前世还要清晰。

这样的事情着实神奇。

他索性便将这些记忆中的书籍抄录下来,一来可以避免忘记,二来读书解闷,也可陶冶性情。

时间一久,四书五经大多读通了,自然会比其他人懂得要多一点。

至于算卦……

《易》作为儒家五经之首,方勉自然读过。

略懂点儿皮毛,权当消遣,也实在没什么值得称道的。

同类热门书
一个人的道门
一个人的道门
【穿越】【无系统】【权谋】【道家】荒天域,妖族横行,为求生存人族以武成道,以武为尊,在于妖族的杀戮中寻求生机。张砚作为龙虎山道门的最后一位传人,携带着镇派仙器“万象珠”穿越到了这个世界。《金光神咒》《北斗大神咒》《诸天降神大法》……无穷道法,镇压妖族,传道于此!……我有道藏三万卷,可焚江煮海,摘星拿月,有万般神通,无穷造化,得长生久视,与天地同寿。你可愿入我门来?
剑如蛟 ·幻修 ·连载 ·67.7万字
7.1分
长生可否
长生可否
我问世人,长生可否。我问国祚,长生可否。我问文明,长生可否。……大明正德十六年三月,正德帝驾崩于豹房,谥武宗,无嗣,其生母张太后与首辅杨廷和决定,由近支皇室朱厚熜继位,年号……嘉靖。同年。天师府上书,有仙人降世。
江天寥廓 ·修真 ·连载 ·108万字
道门念经人
道门念经人
青暝天下灵气潮涨,万物异常生长,各种妖魔鬼怪邪祟随着天地大变纷纷醒来。仙灵观下镇压的一尊大妖蠢蠢欲动即将破土而出。身为观主的张闻风还在为一日三餐填饱没有油水的肚子上下忙活。耕田的黑毛驴暗戳戳骂人:“驴日的,这日子没法过啦!”纸人压床驴说话,红绣鞋儿鬼打墙。银子长脚牛挡道,狐有九命兔子窝。棺材铺子水走蛟,一串念珠荷花酒。梦中丢魂傀儡舞,雷击桃木剑斩邪。……张闻风发现,他念诵前世记住的道祖经文,能够演化出一门门道化自然的神通法术。这是一个听江湖轶事长大、野蛮生长的道门驴子受教化的故事。这是一条没有尽头的斩妖除魔诛邪修仙路,不能退缩,不能畏惧,不能回头,佩剑前行,请善自珍重!(作者有200万字老书《这次我要做持刀人》推荐,热血爽到爆)
严轻 ·幻修 ·连载 ·113万字
聊斋子不语
聊斋子不语
子不语怪力乱神。子不语,怪力,乱神。生灵之命运,为一切妖魔鬼怪仙神之粮草。如神祇之牧园,妖魔之菜圃。汉失其鹿,神器更易,万民蒙难,礼崩乐坏之后,何人能为众生求得彼岸解脱。少年道士林着明一朝穿越乱世将临之际,持净明正法,修太阳炼神,太阴炼形之道。结璘奔月以上白玉京,郁仪奔日以入朱陵天。僵尸,狐鬼,城隍,邪财神,龙王,借尸还魂,旱魃……世事迷离,且道“聊斋”。人道渺渺,仙道莽莽,林着明秉宏道渡世之愿开口道:欲行此天地烘炉之间,观一切光怪陆离之事,除一切邪魔外道,光大人间正道沧桑。
三个火星人 ·古典 ·连载 ·54.7万字
万道长途
万道长途
野草青青一土丘,千年埋骨不埋羞,人世即今多耳目,能闻能见有几流?苍天遮眼人无愁,世人偏要睁眼瞧,世事花花难看尽,巫山山外几重秋?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前人田地后人收,说尽龙争虎斗。只看,天长地久,万壑争流,争先恐后,却言:“万道漫漫,长途春秋”
大脑被掏空 ·幻修 ·连载 ·111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