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27章)
(男强女强,双洁,爆宠) 魏婉芸重生了。 前世,她被人设计嫁给靖王世子。 后来,那靖王谋逆一脚踹翻了朝堂,靖王世子摇身一变成了当朝太子! 还没等她适应太子妃的身份,就被人一杯毒酒送了黄泉。 想着在东宫曾坐过的冷板凳,魏婉芸决定再见了靖王世子绕道儿走! “阿初,你看我这身衣服靖王世子会讨厌吗?” 魏婉芸特意挑了一套传闻中他最讨厌的衣服,给她身边最信任的管事看。 顾谨知清冷一笑:“自然。” 于是,魏婉芸便欢欢喜喜去赴那避不开的桃花宴了。 但她却不知道,顾瑾知的话还有后半句——自然不会讨厌,只要是你,他都喜欢。  一开始,顾瑾知的心里只有皇权霸业。 后来,他发现这小姑娘能轻易左右他的情绪。 挣扎纠结无果反而越陷越深的顾瑾知,第一次决定认命。 然而,这时候,他才突然想起来那些关于他们前世的记忆。 想着之前自己的毒舌和嫌弃,顾瑾知后脊梁骨直冒冷汗。 上一世他没机会护好她,这辈子他一定护她周全,将所有欺负了她的,全部踩进泥泞里,将这江山颠覆! 只是,顾瑾知没想到,自己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却是——那个两世都被他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小姑娘,好像不要他了。  ?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001她没死

随着一道惊雷在房梁上炸响,一直处于混沌状态的魏婉芸醒了。

她睁眼看去,周围熟悉的一切让她心惊。

这里既不是靖王府的内宅,更不是太子东宫。

竟是无数次出现在她梦中的外祖父家!

从小陪在她身边的丫鬟翠珠,也还活着,此时正趴在她的床边打盹儿。

不知道是什么时辰,窗外天色昏暗,闷雷滚滚,一场暴雨将下未下。

魏婉芸不明白,她明明被人强行灌了断肠散并沉尸太液池,必死无疑,在经历那窒息般的疼痛之后,再睁开眼,竟然看到了眼前的景象。

一开始,魏婉芸只当是人临死前看到的幻境。

世人都说,人死后过奈何桥的时候,会将生前的种种走马灯似的看过一遍。

可是她所听到的,看到的,竟都如此真实……

魏婉芸抬手狠掐了自己一把,钻心的疼让她瞬间清醒。

她……没死?

“小姐,您怎么了?”

听到翠珠的声音,魏婉芸的意识瞬间回笼,才要开口,就听到外间响起那道熟悉入骨的声音。

“芸芸醒了吗?”

那声音不大,却在钻入魏婉芸耳朵里的一刹那,让她泪如雨下。

“外祖母!”

竟是已经死去的外祖母!

魏婉芸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像疯了似得,连鞋都顾不得穿,直接起身就要冲出去。

“小姐!”

身后响起翠珠惊慌失措的声音。

这时候,眼前竹帘被人挑开,年过半百的外祖母一脸焦急的赶了进来。

“外祖母!外祖母!”

“太好了!”

魏婉芸赤着脚,披头散发的扑进了外祖母刘氏的怀里,喜极而泣。

刘氏显然被她这般疯魔的样子给吓住了。

她抬手轻拍着魏婉芸的后背,半嗔半安抚道:“这是怎么了?”

“再过两个月都是要及笄的人了,怎地还没个稳重样儿?”

听到外祖母的话,魏婉芸越是哭得说不出话来。

她竟重生了在了十四岁这一年,还是在外祖父家养病的时候!

如今,靖王还未谋逆,天晟皇朝也好好的。

而她,也还未嫁给还是靖王世子的顾瑾知,也就是后来的新朝太子。

她所有的亲人都还在,一切都还来得及!

“芸芸?”

叫了几声之后,魏婉芸都没有半点儿回应,反而哭得越发伤心,刘氏有些急了。

“这孩子,到底怎么了?莫不是跟你外祖父在习武场那边吓着了?”

刘氏没了主意,转头叫了个丫鬟就要去问个究竟。

一听到外祖父这几个字,魏婉芸哭得更是伤心了。

上一世,靖王起兵之后,跟靖王封地泾阳接壤的蓟州最先遭了殃。

让身为蓟州节度使的外祖父赵璇陷入了两难之地。

那时,她已经嫁给了靖王世子顾瑾知,成了世子妃。

对外祖父来说,一面是忠孝仁义,一面是自己最疼的外孙女。

他本就在病中,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直接一口气没上来,撒手西去。

是舅舅赵敬文率兵抗敌。

但区区蓟州,哪里挡得住靖王千万铁骑。

在蓟州城破的那一日,舅舅带领赵家男丁全部战死在了城头,外祖母则携赵家女眷服毒自尽。

赵家满门,除了尚在宫中已坐稳淑妃宝座的姨母,无一幸免。

就连两位已经出阁的表姐,都一并去了。

等魏婉芸知道消息,已经是他们死去的第三天。

而彼时,已经身中剧毒的魏婉芸被困于靖王府内宅,什么也做不了。

如今……他们都还好好的。

魏婉芸抱着外祖母的身子,感受到那熟悉的温度,越发哭得撕心裂肺。

不多时,外祖父赵璇的声音自院外响起:“芸芸怎么了?”

魏婉芸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松开了外祖母的身子,就冲了出去。

“外祖父!”

向来以刚毅冷面示人的外祖父都被她撞得一个趔趄。

但瞧见她赤足披发的模样,他明显也被吓到了,没顾上生气,只一脸担忧的看向紧随其后的刘氏。

刘氏摇了摇头,不安道:“我过来便是这样,我还想问你,是不是在练武场吓着她了?”

赵璇直呼冤枉。

眼看着就他就要挨刘氏几句数落,拽着他胳膊哭成了泪人的魏婉芸终于抬起头来。

瞧了瞧外祖母刘氏,又瞧了瞧外祖母赵璇,魏婉芸忍不住哽咽道:“我没事,就是……能再次见到你们……真的太开心了!”

一听这话,更是把这对老两口吓得不轻。

魏婉芸不想让他们跟着担心,连忙压下那些情绪,努力扯出一抹笑意来道:“我真的没事,就是刚刚做了一个噩梦罢了?”

刘氏半信半疑:“当真?”

赵璇也面带担忧道:“只是做了个梦吗?”

魏婉芸点了点头,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并任由翠珠帮她把绣鞋穿好,努力表现得跟平常一样。

怕他们追问,魏婉芸瞧见赵璇手上还拿着一张烫金帖子,便随口转移话题道:“外祖父,这是谁家的请帖?”

见她情绪当真平复了下来,赵璇也松了一口气,并将那帖子递给了她。

“是靖王府派来的。”

魏婉芸的手才摸到那烫金滚边,在听到“靖王府”三个字的一瞬间,犹如被火灼了一般。

此时,这三个字对于她来说,无异于催命符。

但也只是一瞬,她便恢复了常色。

赵璇不明所以,耐心解释道:“靖王妃要在瑶山办桃花宴,让你舅母带你们几个姑娘一起去呢。”

靖王世子顾瑾知早已到了说亲的年纪,这亲事却迟迟没有定下。

靖王妃这桃花宴的目的自是昭然若揭。

刘氏瞧着魏婉芸在发愣,劝道:“正好你也出去散散心。”

刘氏的话音才落,就被魏婉芸一口拒绝,“不!我不去!”

她怎么可能去!

打死都不去!

靖王府上下伪装得极好。

现在都没有人看出来他们狼子野心,迟早要举兵谋逆。

她绝对不要跟靖王府有任何牵扯,走上一世的老路!

她坚决的态度让刘氏和赵璇都大感意外。

但怕惊着她,两人也都未再劝。

赵璇看了刘氏一眼,叹了口气道:“你好好照顾芸芸,我去看看关于江南水患的线报。”

说着,赵璇提步要走,却在下一瞬被魏婉芸又一次抓住了袖子。

“外祖父,你刚刚说什么?”

赵璇皱眉,耐心的又解释了一道:“我去看关于江南水患的线报,芸芸,可有何不妥?”

魏婉芸摇了摇头,但噬骨的凉意却从这一刹自脚底蔓延至全身。

同类热门书
和离后,撩到镇北王后我带崽跑路
和离后,撩到镇北王后我带崽跑路
沈岁锦奉旨嫁入东宫,成亲当晚,就被太子冷落。所有人以为沈岁锦会以泪洗面,她们等呀等……等来是沈岁锦见新入府美人可怜,又与自己同病相怜,对美人多加照拂。照顾着照顾着,将自己照顾到榻上。沈岁锦发现不对劲,娇艳美人竟然是个男人。——世人皆知,镇北王府郡主是汴梁第一美人。却没人知道,景稹在未出生时被道士预言为灾星,自出生直接跌入泥泽,不得不男扮女装保命,镇北王府经逢变故,他躲入东宫后院,仰人鼻息,原本一切尽在计划之中,被意外闯入他生命沈岁锦打破。夜里沈岁锦被景稹圈在怀中,拉着小手撒娇道,“岁岁我心口疼,要揉揉。”被撩到腿软沈岁锦当即将人踹下床。某日,景稹忽然换了个身份,带着聘礼将沈岁锦堵在将军府门前,可怜兮兮说,“岁岁本王清白没了,你要对我负责。”若不是亲眼见识过镇北王残暴手段,沈岁锦真被凄惨柔弱模样骗了。
青萝有枝 ·穿越 ·连载 ·48.6万字
7.8分
乖!娇娇别逃!疯批权臣不禁撩
乖!娇娇别逃!疯批权臣不禁撩
【钓系娇软美人vs腹黑病娇权臣】最初,虞菀宁为了嫁给探花郎,处心积虑接近状元郎---林清寒,打算曲线救国。于是某日…虞菀宁泪眼婆娑:“你放我出去!我要与裴郎完婚,嘤嘤嘤…”林清寒眼眶发红,一把将女人抵在了墙壁上,掐住她的脖子缓缓收紧:“方才风大,我没听清,宁儿要嫁给谁?”虞菀宁呆了呆,瞬间被吓哭。那之后…虞菀宁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想逃逃不掉,总被林状元欺负哭。后来…林清寒提着食盒等在床帐前三天三夜,痴痴望向病床上的虞菀宁,轻哄道:“宁儿,若你肯用膳,无论何事我皆依你!”虞菀宁一扫病态,双眼发亮:“我要嫁人,你可依?”林清寒长睫轻颤,痛得像被剜去了一块儿心尖肉,呵,原来她至始至终都没忘记那人……良久,他自嘲地勾了勾唇角,声音低沉沙哑:“好。”再后来…林清寒看着大红花轿,喝的酩酊大醉,他的宁儿即将嫁为人妇,痛到无法呼吸。恍惚间,视线里出现了新娘子的绣花鞋。虞菀宁踢了踢他,嫌弃地蹙起小眉头:“怎么醉成这样了,还拜不拜堂了?”林清寒:???食用指南:前期强取豪夺,后期追妻火葬场。
陇玉 ·宅斗 ·连载 ·27.3万字
9.8分
新婚夜,我治好了失明太子的隐疾
新婚夜,我治好了失明太子的隐疾
一道赐婚,将黎语颜与失明病弱太子绑在一起。世人嗤笑,一个草包废物第一丑,一个失明病弱有隐疾,绝配!人前——黎语颜捏了捏手指,松松筋骨:“太子殿下温润如玉,至纯至善,不许你们说他,冲我来!”失明太子眼覆白纱,笑意温和:“太子妃来自山沟沟,很多不懂,你们别欺负她,冲孤来!”人后——她思忖,他若是嗝屁,她可继承一大笔遗产。他思量,她若不安分,需得尽快除之而后快。--不久后,那些以为她是个草包废物第一丑的人,脸疼得十分厉害。不光如此,她身旁冒出不少烂桃花。前未婚夫:“太子命不久矣,届时无人敢要你,还是跟我吧。”某王爷:“黎语颜,这是本王为你种的花海!”某郡王:“你若跟着我,我可为你手摘星辰!”黎语颜:“???”默默转头,看到俊脸黑如锅底的太子殿下,冷峻道:“孤的太子妃,就不劳诸位挂心了!”倏地,他凑到她耳边,魅惑低沉道:“我定与你白首偕老!”
赟子言 ·架空 ·连载 ·31万字
9.9分
戾后重生
戾后重生
重生后的凤如倾不愿再步前世后尘,劳心劳力,还背上了“戾后”的恶名。这一世,她只想寻个好拿捏的,过她的太平日子。某一日。她一不做二不休,直接闯入永定王府掳走了那个柔弱不能自理的世子!满城哗然!众人皆知,凤家的长女野蛮霸道,但凡被她看中的从未失手。只可惜了这永定王府的世子了……凤如倾看着面前一脸怕怕地世子,不耐烦道,“宽衣。”“你要做什么?”“验明正身。”“……”“倘若真是男子,择日完婚,倘若不是……”多日后。永定王喜滋滋地带着百辆车的聘礼登门提亲!顺带着将世子的金银细软也送上了门。“日后娘子要爱我,护我,不许让旁人欺负了我……”凤如倾彻底黑线!她只能扶额望天,大喊一声,造孽啊!
柠檬笑 ·宫斗 ·连载 ·25.5万字
重生后,我被冷冰冰皇叔娇宠了
重生后,我被冷冰冰皇叔娇宠了
前世,身为国公府庶女,夷珠媚色动人,可惜,品性恶毒,未婚生子,死于非命!重活一世,夷珠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然而,前世的嫡女好姐姐怎么变了模样?竟是白莲花一朵!姨娘也不对劲!处处维护嫡女,对她不是谩骂就是诋毁,有猫腻!更令人震惊的是,凭空冒出一个孩子跑到她面前,亲昵地喊她娘亲。夷珠难以置信,今年才十五岁的她,怎么会有一个五岁的儿子……难道、难道是她前世生下的儿子?最可怕的是,孩子的生父竟是权势滔天的渊王!夷珠脑子一阵阵发晕。难道,前世害她珠胎暗结的男人,是权势滔天的渊王?不是说,渊王有恐女症,对女人避之不及,不是正常男人么?“本王的病症,唯二小姐能解!”禁欲矜贵的男人,一反平日的冰冷,将她抵在角落,声音喑哑。夷珠惊吓过度,欲哭无泪,传言都是骗人的,这个男人正常的不能再正常!(1v1,甜宠)
楚玥 ·宫斗 ·连载 ·32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