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46章)
【1V1宠文,天生反骨的暴躁大小姐VS表面道德经的白切黑男主】 江摇窈突然被男友劈腿,小三还是她多年的死对头! 给狗男女一人一巴掌后,江家大小姐当众放出狠话:“她gao我,我就gao她哥!” 半小时后,酒吧走廊昏暗的灯光下,俊美淡漠的男人半眯狭眸,轻吐薄烟,嗓音低磁又撩人:“听说你想要gao我?” 江摇窈紧张到结巴:“我我我……我开玩笑的!” 薄锦阑:“……” #等你分手很久了,没想到你这么怂# 【男主篇】 薄锦阑是帝都第一财阀薄家的长子,外人只道他清冷高贵,端方谦和,不食人间烟火,身边从未有女伴出现,是上流社会最后一个优雅绅士。 直到某日,某八卦微博爆出照片:深夜路边,西装革履的薄锦阑把一个穿红裙的小姑娘按在车门上亲。 整个上流社会都炸了,所有人都没想到向来儒雅斯文的薄锦阑私下会那么野! 江摇窈:薄先生私下不但很野,他还很sao呢! 【女主篇】 江摇窈暗恋薄锦阑多年,小心翼翼,谨慎藏匿,直到某日在酒店醒来,看到他就睡在自己身边…… 后来她摇身一变成了薄锦阑的未婚妻。 江家没人敢再欺负她,京圈大佬对她都无比尊敬,走哪儿都有一帮晚辈喊她大嫂,薄先生更是突然黏她上瘾!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1,要做大哥的女人!

江摇窈刚走进包厢,就引来不少惊艳的目光。

所谓美人,就是她哪怕披着破麻袋,不言不语,光是站在那里就会自动发光。

九月的帝都,夜晚已经寒意沉沉,她穿着一条香槟色的吊带长裙,款式清凉简单,也没戴任何的配饰,却耐不住那张脸蛋生得太过精致和好看。

一双微翘的桃花眼慵慵懒懒的扫了一圈,就像高贵的女王在巡视自己的领土。

然后,她抬脚朝目标走去。

蓬松卷曲的乌黑长发,随着她的走动,在白皙幼嫩的肩头荡漾出美丽的弧线。

两条又白又细的长腿,在开叉的裙摆处若隐若现。

有男人上前想打招呼,“这位美女……”

江摇窈目不斜视,直接越过。

前方角落,她的男朋友谢谨然搂着她的死对头薄云溪互相喂食。

……

此刻的薄云溪正赖在男友怀里撒娇:“人家想吃冰淇淋嘛,今天真的好热哦……”

下一秒。

一大杯带冰块的啤酒突然泼了过来。

“啊啊啊啊啊——”薄云溪发出尖叫。

谢谨然还好,毕竟男人没什么造型。

她就惨了,精心设计的韩式发型塌了,刘海黏在脑门,假睫毛全是水,妆容尽毁,整个人就像一只被淋湿的母鸡……狼狈不堪!

江摇窈将杯子一丢,红唇翘起,笑的挑衅又嚣张:“薄小姐现在还觉得热吗?”

谢谨然擦着脸上的酒渍,整个人气抖冷:“江摇窈你发什么疯?”

听到这个名字,包厢内立刻响起议论:

“她就是江摇窈?”

“她不是被撵出江家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专门回来撕逼的吗?”

“卧槽刺激!”

……

众所周知,谢谨然曾苦追江摇窈整整两年,帝都海城两地跑,终于俘获美人芳心。

然而成为男女朋友不到半年,他就和薄云溪出双入对。

谢谨然这种富家少爷,江摇窈长得再漂亮,追到手后玩腻了换一个也正常。

况且薄家可是如今帝都第一财阀,家族分支庞大,名下控股产业遍布全球,江家根本比不了。江摇窈又在几年前就被撵出江家,落魄的大小姐和真正的千金名媛,傻子都知道选谁!

……

“你凭什么泼云溪?”谢谨然恶人先告状。

江摇窈精致明艳的眉梢挑起:“她这么喜欢偷别人玩剩下的东西,我送她一杯免费啤酒,省得她再去偷了不好么?”

这话一出,那两人的脸都绿了,全场更是哗然:

“所以是谢谨然劈腿吗?”

“你没听她说吗?是薄云溪偷人!”

“一个巴掌拍不响!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贵圈真乱!”

……

“你说话别这么难听!”谢谨然脸色难看,“我和云溪两情相悦,既然你都知道了,还死缠烂打有意思吗……”

“啪!”

他话都没有说完,脸上就被扇了一个巴掌。

薄云溪急的上前:“你凭什么打他?”

江摇窈抬手又是一个巴掌。

“啪!”

这次扇的是薄云溪。

连续两个巴掌,响亮干脆,整个包厢都被震住了。

现场几乎都是京圈的阔少名媛,他们早就听闻这位江家大小姐天生反骨,离经叛道,很不好惹,却没想……百闻不如一见!

千里迢迢跑回来撕逼不说,居然还敢动手打人?

她打的这两位,一个是赫赫有名的“帝都四公子”,一个则是第一财阀的千金。

够狂!

薄云溪睁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你竟然敢打我?”

江摇窈作势再度抬手。

“啊啊啊啊啊——”薄云溪再次吓成了尖叫鸡。

谢谨然忙男友力十足的护着女友:“有什么不满你冲我来!云溪她是无辜的!”

江摇窈被他这幅绿茶男的口吻给气笑了:“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还知道各自飞呢,你们两个搁这里演他妈的蓝色生死恋呢?快把自己给感动坏了吧?”

“江摇窈!”谢谨然咬牙,“这么多人看着,大家都是成年人,能不能分的体面一点……”

“你抱着玫瑰花傻叉一样天天在宿舍楼下喊我名字的时候怎么不说体面?你脑袋上长的那张猪嘴只顾着舔她,都忘记还有说话功能了吧?你们两个狗男女搞多久了?你是不敢?还是不会张嘴跟我提分手?不提分手就爬她的床,是你太迫不及待?还是她太饥渴难耐?”

一连串的脏话,让谢谨然恼羞成怒:“要不是你一直在海城不肯回来,我会跟别人好上吗?你尽到做女朋友责任了吗?你怎么不想想自己的问题?”

“我是有问题。”江摇窈点头,正红色的口红让她有种复古冷艳感,“我的问题就是我他妈太正常了,理解不了你这种傻逼男人的想法!”

“你……”谢谨然忍不住了,想动手打她。

谁知江摇窈丝毫不怵,甚至还往前一步,抬起下巴,精致的五官逼近。

一米七的身高加上高跟鞋让她气场全开,那双冷艳的桃花眼更是攻气十足:“你打我试试?”

谢谨然看着她,不知怎的,后背一寒,那只手就这么僵在空中。

“孬种!”江摇窈冷笑,声音里满是高高在上的嘲弄与挖苦,“既然如此,我祝你这个孬种,和她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说完转身,和来时一样旁若无人的离开。

**

半小时后,一家流淌着悠扬小提琴曲的清吧里。

“窈窈你太勇了吧?就这样单枪匹马去干那对狗男女了?”段霏震惊。

“怎么不叫上我啊?”宋袅袅拍桌,“万一动起手来,你不怕吃亏呀?”

斑驳闪烁的灯光下,江摇窈翘着白细的美腿坐在高脚椅上:“理亏的是他们,我怕什么?”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你一个小姑娘的……”

“我打架输过吗?”江摇窈骄傲的抬着小下巴。

闺蜜团齐刷刷摇头:“没有。”

江家大小姐从小就怼天怼地怼空气,撕逼没输过,打架更是一把好手,可——

“主要这事影响不好……”

“对啊,薄云溪那小婊砸可不是省油的灯!”

“今天你泼她一身,还打她一巴掌,小心她以后搞你!”

“啪!”

江摇窈放下酒杯,“她要是敢搞我!我就搞她哥!”

“……”

现场一阵安静。

江摇窈看着闺蜜团,继续大放厥词:“只要我做了大哥的女人,有大哥的撑腰,以后她还敢在我的面前蹦跶吗?她再不服气,不也得跪在我的面前,乖乖喊我大嫂,恭敬的给我敬茶吗?”

说完端起酒杯一口喝光:“上厕所!”

……

等江摇窈摇曳生姿的离开,闺蜜团凑在一起:

“窈窈是不是醉了?”

“肯定啊!不然能说出那种大逆不道的话?”

“我记得她以前喜欢过薄云溪的大哥吧?”

“何止喜欢!当初窈窈天天为他痴,为他狂,为他哐哐撞大墙!”

……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侧后方的沙发区,有人发出闷笑。

清吧的音乐声比较低,加上他们的位置正好靠近吧台,所以那仨小姑娘的聊天尽数听进耳里。

“可以啊,喝个酒都能遇到爱慕者。”他敲敲桌面,挤眉弄眼,“说说,什么感受?”

被点到的男人五官俊美,神情温和,骨节分明的手指正握着酒杯送到唇边浅酌,却没有接话。

“这姑娘长得真不错,身材也好,这种极品你都不动心?”

从他们的角度,恰好能看到江摇窈的侧颜杀。

刚才她傲娇的坐在那里,裙摆开叉,两条美腿就那样大喇喇暴露在灯光下,乌发红唇,黛眉琼鼻,皮肤还雪白细腻,一颦一笑都撩人勾魂……

周遭那些男顾客们都不知道偷瞄多少次了。

“唉你干嘛去?老程还没来呢你不能走……”

男人突然起身往外走去,他头也不回,嗓音温沉:“去抽根烟。”

**

江摇窈觉得自己好像喝多了,头有点晕。

虽说和谢谨然只谈了半年的异地恋,但这种被绿的滋味很不好受。

尤其小三还是她多年的死对头,以前就爱跟她做对,这次勾引她男朋友不说,还发那些辣眼睛的床照挑衅她!

一个气不过,她就飞过来算账了。

……

洗完手,江摇窈拉开房门往外走。

迎面走廊上有个男人站在那里点烟。

他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和黑西装裤,扣子解开两颗,领带也松了半截,肩膀很宽,腿很长,握着打火机的手指修长而又雅致。

因为低着头,江摇窈看不清他的五官……

但光是这样站着,都有种颠倒众生的贵公子姿态,清俊而洒然,漫不经心,却又格外的勾人心。

这一间酒吧地处CBD商业区,附近全都是写字楼。

所以下班后来这里喝杯酒放松身心的上班族比比皆是,其中不乏相貌出众的商界精英男。

可不知怎的,江摇窈没忍住多瞄了两眼。

总觉得……

有点像她曾经喜欢的那个人……

记忆里的他就是这样,英俊矜贵,优雅从内而发,存在感极强,让人看了就忍不住脸红心跳……

然后,男人抬起头。

薄唇吸了一口烟,修长手指再将香烟拿开。

走廊的灯光昏暗而迷离,他半眯着狭眸,轻吐薄烟,声音低磁又撩人:“听说你要搞我?”

江摇窈瞬间酒全醒了。

卧槽薄锦阑?

他怎么在这?

还刚好听到她说的那些话?

江摇窈就这样怔愣在原地,直勾勾看着男人俊美儒雅的脸,脑海里疯狂刷着弹幕。

当男人薄唇的弧度轻轻上扬……

江摇窈感觉心口突然掀起狂风巨浪,心跳的巨快,呼吸也变得急乱和无措,浑身上下的血液更像疯了一般往上汹涌……

她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的脸有多红,人有多呆。

好想原地消失……

但最终,江摇窈还是坚强的发出声音:“我我我……”

她晕晕乎乎,终于一鼓作气的喊道:“我开玩笑的!”

说完,转身撒腿就跑。

薄锦阑:“……”

他侧过脸,眯眼看着女人落荒而逃的身影,勾了勾嘴角,似笑非笑。

作者还写过
夫人她天天都想离婚
夫人她天天都想离婚
新书《薄先生突然黏她上瘾》求支持!!!【甜宠文,毒舌老司机VS傲娇小狐狸,婚后恋爱+苏爽虐渣】未婚夫竟然和同父异母的妹妹搞在一起!为了打脸偏心的父亲和白莲花继母渣妹,苏婠婠脑子一热,答应了神秘大佬的求婚……传闻霍竞深是南城首富霍家的长孙,他俊逸不凡,气度矜贵,是所有女人眼中最完美的钻石男神。可他居然大了自己整整10岁?苏婠婠心里各种嫌弃:年纪太大!审美有代沟!毫无情趣的老男人!她后悔了!她想要离婚可以吗?谁知婚后,霍总私底下疼她入骨,外人面前更是宠妻如命。“老公,我没钱花了!”“老公,有人欺负我!”“老公,快把狗牵走!”“老公……”嫁给老男人的好处可太多了,她成了南城首富的夫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作威作福,持靓行凶!嗯,真香!本文又名《霍总养妻已成瘾》,《闪婚嫁给老男人后她真香了》
苏子欢 ·豪门 ·完结 ·282万字
9.4分
满级绿茶成了团宠小可爱
满级绿茶成了团宠小可爱
新文《薄总突然黏她上瘾》求支持!!!【团宠+小绿茶+娱乐圈+真人秀综艺+虐渣】顾家老宅突然来了一个小丫头,怕狗,怕虫,下雨天还怕打雷,跑进他屋里求抱抱!顾七爷:好好她还只是个孩子,你们没事别吓唬她。众人:???到底是谁吓唬谁?后来——顾七爷:好好不爱学习怎么办?众人:还不是你惯的!**死后她误入黑洞系统,快穿小世界,修炼成满级大佬。终于重返现实世界,她却变成了寄人篱下的小可怜,不但无父无母,蠢钝懦弱,还被卖给南城顾家做养女……传闻顾家七爷表面温润如玉,斯文雅致,私下却偏执成狂,暗黑暴戾,顾家所有人都怕他!刚穿过来的顾好好表示:这条大腿我抱定了!成功抱上大腿后的她开启团宠副本,在豪门混的风生水起,还悄悄点满技能,最后惊艳所有人,成了娱乐圈的顶流!深夜,七爷掐着她的细腰问:小乖,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顾好好:……其实这次我真没想爆红娱乐圈啊,谈恋爱它不香吗?再后来——京都时家来顾家要人。#惊!顾家养女竟是京都权门走失多年的小千金!#众人惊了,全网炸了!
苏子欢 ·明星 ·完结 ·64.6万字
9.7分
小可爱她能不能别撩我
小可爱她能不能别撩我
新书《薄先生突然黏她上瘾》求支持~【傲娇禁欲狗律师VS武力爆棚小可爱,1v1沙雕小甜文,男主自我攻略型,会脑补,很自恋】南城第一金牌律师陆谌禹,出身显赫,高冷多金,常年西装笔挺,面无表情,鼻梁上还架着一副斯文眼镜,就像是一朵不可采撷的高岭之花,只可惜……他不喜欢女人。直到有一天晚上,她突然被陆律师压在厨房的洗水槽前强吻了!完事过后,他还勾起嘴角,傲娇又得意,“一天到晚撩我,你就这么喜欢我?”顾娉婷:“……”陆律师,你是不是想多了?隔日,向来只发法律常识的陆律师发了一条朋友圈:【我是不是遇到渣女了?】顾娉婷:“???”请问渣女是在说她吗?这是一个误打误撞,全民助攻,各种沙雕操作……最后成功抱得美人归的小甜饼!本书又名:《顾小姐她不讲武德》,《陆律师他清心寡欲》
苏子欢 ·小说 ·完结 ·35万字
9.7分
同类热门书
独占偏宠
独占偏宠
叶奚不拍吻戏,在圈内已不是秘密。一次颁奖典礼上,刚提名最佳女主角的叶奚突然被主持人cue到。“叶女神快三年没拍过吻戏了,今天必须得给我们个交代。”面对现场追问,叶奚眼神温凉:“以前被疯狗咬过,怕传染给男演员。”众人听后不禁莞尔。镜头一转来到前排,主持人故作委屈地问:“秦导,你信吗?”向来高冷寡言的男人,笑的漫不经心:“女神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人美歌甜顶流女神VS才华横溢深情导演。*本文又名《返场热恋》,破镜重圆梗,男女主互为初恋。*年龄差五岁。*男主导演界颜值天花板,不接受反驳。
匪匪有意 ·明星 ·连载 ·15万字
领证后,闷骚老公太粘我
领证后,闷骚老公太粘我
尹糖糖被迫嫁给了比她大九岁的苏总。婚后发现,老公外表高冷,实则腹黑又闷骚!“苏锦洲,不准进我房间。”“苏锦洲,不准抱我。”“苏锦洲,不准太粘我——唔。”-后来苏大佬的马甲掉了!记者采访尹糖糖,老公是全球顶级集团的继承人,作何感想?尹糖糖:“没什么感想,不影响他回家跪搓衣板。”记者又问:“会离婚吗?”尹糖糖:“不会。老公又帅又有钱身材好,会虐渣会护短,还做得一手好菜,傻子才离婚呢!”【西装革履腹黑深情总裁VS甜美活力小娇妻,蓄谋已久,双洁甜宠,值得入坑】
孤灯欲眠 ·婚恋 ·连载 ·19万字
协议离婚后,前夫天天追着求名分
协议离婚后,前夫天天追着求名分
娱乐圈顶级神颜女神乔汐官宣结婚,老公身份成谜。某天,一条爆炸性新闻惹得微博瘫痪——当红女星乔汐深夜跟一陌生男子进入别墅,直到天亮才离开。乔汐清冷仙女人设崩塌的话题刷遍全网。这时有人认出,男人是刚回国不久的金融圈大佬,神秘低调,却无人敢惹。当天,乔汐直播辟谣:“爆料纯属造谣,大家不要误会,我跟沈老板只是朋友。”刚认证微博的沈老板本人亲自上场:“没错,我们现在只是朋友。”从中嗅出一丝微妙气息的网友表示磕到了。——圈内人都知道沈荡跟乔汐是商业联姻,毫无感情,否则也不会在婚后抛下新婚妻子远走国外两年。就在所有人翘首以盼等着他们离婚时,网上突然爆出一段在暗处拍摄的视频。院子里,一向散漫骄矜高高在上的男人单膝跪地,揉着女人脚腕,姿态虔诚,低哑性感的嗓音把在看视频的人都迷住了:“沈太太,我们复婚好不好?”众人:……复复复,马上复!这他妈揉的不是脚腕,而是他们的心!!!明艳清冷当红明星VS斯文败类金融大佬【甜宠+双C+追妻火葬场】
岁莳 ·婚恋 ·连载 ·29.8万字
于他心上娇
于他心上娇
【娱乐圈,1v1,甜甜甜】时墨与纪瑶是全娱乐圈公认的模范夫妻,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结婚那天更是轰动了全网的CP粉,但事实上两人自己心里都清楚,对方和自己只是从小到大的纯友谊。纪瑶心里也很明白,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把自己的喜欢默默地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知道。可后来,那个从来冷静自持的男人却把她压进墙角,满怀爱意却又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她的嘴角,红着眼眶声音低哑:“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喜欢你?”#原本我只想在你身边好好陪着你,可后来,你却给了我爱你的权利#
甘加 ·明星 ·连载 ·34.6万字
9.9分
蓄意热吻
蓄意热吻
(双洁,男二上位,国民初恋vs斯文败类)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心动避无可避。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 ·都市 ·连载 ·21.1万字
9.9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