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458章)
【作精泼辣傲娇小郡主vs沉稳忠犬糙汉大将军】 上京城谢家嫡长女谢蔚然风风光光嫁入将军府,为正妻,有诰命,宠爱有加,富贵荣华皆在手。 可她却对那位声名赫赫的大将军嫌弃不已,嫌他太闷,嫌他粗鄙,整日闹着和离。可不管怎样,那个男人还是默默的宠着她,惯着她,不曾有半句怨言。 两年后,她与大将军和离,重回谢家,最后死于内宅斗争,弥留之际,她才幡然醒悟,悔恨不已,却还是带着不甘死去。 可她不知道,在她死后,被她嫌弃的男人目眦尽裂,为她哭红了眼,为她报了仇,为她孑身一人。不曾再娶,满心温柔和爱意都给了她。 —————— 谁曾想,再睁眼,她竟回到了及笄之年,亲朋皆在身侧。 此时的大将军已被她拒绝了心意,二人形同陌路,可她却惦记着这位前夫,仍想着与之亲近。 重活一世,谢蔚然怼渣爹,灭小妾,虐贼人,且日日想着与自己那位大将军前夫重修旧好。 为此,谢蔚然简直使出了浑身解数。 “我真的回心转意了,你怎么就不信呢!” “我真的喜欢你,你真是个呆子!” 一日,她偷偷爬上将军府墙头,看着一脸震惊的大将军,顶着一张脏兮兮的花猫脸,冲他咧嘴一笑,“我是真的真的喜欢你呀!” 食用指南:双洁/架空/甜宠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谢蔚然不动声色的放下手里的青釉茶杯,扫了一圈儿屋中的人,脑中思绪翻涌,她分明是死在了十九岁那年,可眼下这幅光景又是哪般?

“郡主方才在马场的风采,真是教我们大开眼界,一饱眼福。”一位少女笑盈盈的看着她,面上的赞赏之意尤为浓厚。

谢蔚然一怔,她垂眸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骑马装,忽然灵光一闪——

莫非她是回到了十五岁那年?

她看着方才赞赏自己的少女,思绪渐渐回笼,莞尔一笑,“过奖。”

“哼。”有少年冷笑一声,他眉目阴冷看着谢蔚然,“长姐真是虚伪,明明在今日的马赛上拨得头筹,居然还如此自谦,姿态真是令人作呕。”

这少年是谢家的小公子,名黎深,虽是庶出之子,但自小被娇生惯养、颇得宠爱,最爱与嫡姐作对。

谢蔚然看着他,眸色渐深。

她记起来了,这是她十五岁那年的春日,她邀了上京城中的几位姑娘一同去郊外的马场跑马,父亲让她带上庶弟谢黎深和庶妹谢黎娇,谁知这姐弟二人当众将她冷嘲热讽一顿,她反驳不能,气得身子发抖,回家后便病倒在榻,卧床数日。

她回过神来,掩下心中情绪,指尖一下一下点在桌上,似是没有察觉到屋中凝滞的气氛,笑着看着少年,“小弟平日里的教养都哪里去了?竟敢当众对嫡姐不敬。”

谢黎深当即拍桌而起,对她横眉冷眼,“你算我哪门子的嫡姐?你跋扈无能,最是恶毒,是断不能做我的姐姐!”

屋中的姑娘们都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或喝茶或目视别处或低头,都不想掺和进去。谢黎娇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神色平静。

“跋扈恶毒......”谢蔚然低声轻念,她不禁有些想笑。

上辈子这四个字到死都没能与她撇清关系,她白白背了这些恶名好些年,无论怎么撇都撇不清,可如今她想着,既然不能撇清,那就坐实吧。

见她慢慢从腰后抽出朱玄鞭,神色淡淡,“小弟性子过于刚烈,看来该好好磨一磨了。”

这个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她会武,更不相信她会出手伤人。

故而谢黎深瞥见了她的动作也毫不在意,反而轻蔑一笑,“磨一磨?”

他鄙夷的目光将少女整个人从上到下扫视了一遍,“就凭你?”

“是,就凭我。”

话音刚落,谢蔚然便气沉丹田,捏紧手中鞭子,朝前挥出,鞭子带着凌厉的风,嗖嗖作响。

谢黎深瞪大了眼,还不等他反应过来,脸上啪的一声,刺痛的感觉从脸上传来,他尖叫一声,满屋子抱头鼠窜。

谢蔚然不为所动,她挥舞着鞭子,其中还用了几分内力,不管谢黎深跑到哪儿,她的鞭子总是能准确的落在他的身上。

不消片刻,谢黎深便一屁股坐在地上,衣衫破烂,身上血迹点点。

屋中众人看得目瞪口呆,皆一脸不可置信,茌平郡主什么时候会武了?

谢黎娇将手里的茶杯砰地一声重重搁置在桌上,瞥了一眼幼弟,看着少女,皱眉呵斥,“长姐此举真是恶毒至极!竟如此对待阿深,若是父亲知晓了,定是要生恼而后重重责罚你。”

作者还写过
偏执权臣的娇软白月光
偏执权臣的娇软白月光
【新书:将军,郡主又叒叕爬墙了!还请大家多多支持鸭~快来康康叭~】——————娇软黑莲女主x深情偏执男主上一世柳寄玉识人不清,最后落得个惨死的下场。重回十三岁,柳寄玉含笑将害过自己的人,玩弄于掌股之上。可她转身却扑入了那人的怀中,撒着娇说手疼。梅疏玉觉得很奇怪,那个对自己颐指气使的小姑娘,竟是眼巴巴的拉着自己的袖子撒娇。他从小看惯了黑暗腌臜的事,满心也充斥着黑暗。但是在他的心尖上,稳稳当当的坐着一个干干净净的柳寄玉。她是他触摸不到的光。当他拼尽全力想要抓住她的时候她却朝他甜甜一笑,说道:“我抓到你啦!”——————————————————“你...你...你莫要气了好不好?我给你赔罪就是了。”面前的少女出落得亭亭玉立,湿漉漉的杏眼望着他,眼下是一颗显眼殷红的小痣。少年喉结动了动,拢在袖中的手紧了紧,状似平静的看着她:“如何赔罪?”少女白嫩的一张小脸皱成一团,透着淡淡的红晕,结结巴巴开口:“我...把我..把我赔给你好不好...”话落,少年顿时眸色一深,清冷的薄唇就覆了上去。“我等这一日,许久了。”
岫清 ·穿越 ·完结 ·60.1万字
9.2分
权臣心尖宠的娇养手册
权臣心尖宠的娇养手册
【新书:将军,郡主又叒叕爬墙了!求收藏!大家快来康康叭!感谢】上辈子,郁姝是惊才绝艳的郁三姑娘,和温润如玉的临溪公子有着婚约。世人皆道他们二人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可她心尖上却放着一位意气风发的小公子,是那白月光,是那朱砂痣。后来,她为了心尖上的少年,孤身策马赴往乱葬岗,却也葬身于乱葬岗。她至死都没忘了心尖上的小公子。再睁眼,她抛下满心顾忌,干脆利落的解除了和虚伪未婚夫的婚约,转身就奔赴她的少年,想义无反顾撞一次南墙。可谁知,这南墙她还没撞上,才知这不是南墙,而是春风,她与春风,撞了个满怀。-那浪荡不羁的霍小公子心里藏了个娇美人,到死也没人知道。重活一世,藏拙数年的他,表面依旧纨绔,暗地里却是以雷霆手段铲除异己,步步为营,后来成为了锦衣卫指挥使,以阴狠毒辣的手段令人退避三舍。原受人鄙夷的霍小公子如今谁见了都要恭恭敬敬的唤一声潮生大人。-小剧场:男子身着飞鱼服,扛着绣春刀,跷着腿,吊儿郎当的坐着,眉眼张扬,尤其得意:也不看看小爷是谁,那狗贼只配给小爷提鞋。郁姝瞪他:好好坐着。男子立马放下腿乖乖坐好:嗷。
岫清 ·架空 ·完结 ·54.5万字
9.3分
魔王家的哭包小娇娇超能打
魔王家的哭包小娇娇超能打
-全文免费如意是幽州出了名病美人儿,弱柳扶风,我见犹怜。景阳王府来了位小公子,是十足的纨绔,很快就成为了幽州臭名昭著的恶霸。那位恶霸找上门儿来了,说是要向她提亲。如意咬着小手帕泪眼莹莹,害怕极了。谁知家中长辈居然应允了下来。众人皆摇头叹息,可惜了这么朵娇花。那恶霸尤其喜欢欺负如意,日日缠着她。如意实在是被他缠得烦了,当即就给他一个倒拔垂杨柳摔在地上。恶霸:?不是说好的弱柳扶风我见犹怜吗?如意气鼓鼓的瞪着他,突然身后冒出一截毛茸茸的雪白尾巴出来。她一双水汪汪的杏眼盛满了惊慌失措,伸出手去捂住身后的尾巴,并且恶狠狠的瞪着男人:不…不准看!不然我…我要打你了哦!恶霸:所以我老婆是只兔子?他咧嘴一笑,露出锋利的牙齿,头顶还有一对灰扑扑的耳朵。如意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撒开腿就跑:妈呀!有狼!长安天显异象。那些个奇形怪状、面容可怖的妖怪们对着如意俯首称臣,极为恭敬,“恭迎公主殿下圣驾。”臭名昭著的恶霸乘着月光而来,正对着她懒洋洋的笑着:“还不赶快到夫君这儿来。”如意颤颤巍巍指着自己,磕磕巴巴开口:“我…我吗…?”sc/he/甜宠
岫清 ·穿越 ·完结 ·57.1万字
9.8分
同类热门书
重生后,摄政王他不肯退婚
重生后,摄政王他不肯退婚
【1v1,双洁,甜宠】世人皆知沈家嫡女沈清漪,生的钟灵毓秀,仙姿佚貌,可惜眼神不太好。放着温润若玉的摄政王不爱,偏偏去爱那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梁王赵宪。她苦心孤诣地辅佐梁王登基,新皇果真不负众望的人事不干,宠妾灭妻,甚至纵容宠妃一杯毒酒送发妻归西。毒发身亡前,沈清漪看着摄政王腰间的香囊幡然醒悟。原来自己竟一直报错了恩。重生而回,这一世她一把抱住了楚峥越的大腿。某人看着腿部挂件眉尖一颤:男女授受不亲,沈姑娘自重。沈清漪闪着星星眼:摄政王腿长腰细人帅不狗,小女子这辈子非你不嫁!—————————摄政王楚峥越,指点江山,权倾天下,将无数朝臣玩弄于股掌之间。意图谋反的梁王?杀。欺男霸女的国舅爷?斩。大不敬的丞相?流放。肃清奸臣,摄政王似是意犹未尽,凤眼一扫,目光便紧接着落在了那把怂字写满全身的沈太傅身上。沈太傅虎躯一震,抱头暗道:吾命休矣——却听头顶道:“沈太傅之女沈清漪,颖悟绝伦,本王甚爱,堪当摄政王妃之选。”沈清漪抱着赐婚圣旨,望着那不紧不慢朝自己走来的男子那张俊朗容颜,理智是一崩再崩。喂,不是说沈姑娘自重么?怎么做的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鹤舞流光 ·架空 ·连载 ·35.1万字
9.5分
摄政王的心尖娇宠
摄政王的心尖娇宠
【双洁】【1v1】端王登基时!最疼她的外祖家被灭门!成为皇后的姐姐要杀她!可那个她最惧怕厌恶的“仇人”摄政王却来救她!“你是本王的王妃,这一辈子,都是!”重生后,新婚之夜林娇娇被摄政王禁锢在怀里,然而,她却一点都不怕了。“燕司寒~抱~”她将身子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男人的腰。男人压着声气:“娇娇,你没有机会了。”【软甜腹黑小王妃×宠溺无度摄政王】林娇娇:搭架子,赶鸭子,养鸭子,把害人的狗皇帝从皇位上扒拉下来!燕司寒:人在家中坐,皇位天上来?
现南国 ·穿越 ·连载 ·89万字
9.5分
亡国后,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亡国后,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偏执帝王VS矫情宠妃】1V1,双洁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拾筝 ·架空 ·连载 ·58.8万字
9.6分
权臣的掌心娇重生了
权臣的掌心娇重生了
【团宠郡主VS心狠手辣疯批权臣+双重生】白卿音,东沅国最尊贵的西梁郡主。一次落水,顽疾缠身,久治不愈。皇子谋反逼宫,她在喜服上浸了毒,与敌人同归于尽。再睁眼,十三岁春寒落水那日。这一世,她护东沅,救忠臣,诛奸佞,默默地盘算着嫁给那个宠了她一生的人。可她不知哪个与她共赴黄泉,宠她一生的男人与她一起重生了。——世人只道:东沅第一将军盛京墨,性情冷厉,杀人如麻,心狠手辣。京都贵女避之不及。却不知在她面前,他谦逊有礼,温文儒雅,甘愿折碎一身傲骨,俯首称臣。人人都以为天命煞星盛京墨会孤独终老。他却在她及笄那日,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替她绾发戴簪,一改往日冷厉,柔声诱哄:“音音,嫁我可好?”众人皆惊……那娇弱的小郡主,凝看着他的眼眸,脆生生的回道:“好!”众臣猝……那个煞星是何时诱拐了他们的小郡主?------小剧场:某日,她揪着他的衣襟,红了眼眶,软声质问:“你方才看中了那个歌女,连酒水撒了都不知。”他箍着她的细腰,将她揽在怀中,哑声告白:“没有别人,只有你。”————我毁掉自己一生名誉,斩断所有桃花,孑然一身,只为等你长大。
迷途的土豆 ·架空 ·连载 ·51.7万字
9.9分
将军夫人又在装柔弱
将军夫人又在装柔弱
前世,堂堂定国公府嫡女,惨遭姨娘陷害,成了定国公府人人闭口不谈,连最下等奴仆都不如的存在。此生,穆清瑜浴血归来,势必要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贤王名声在外,人人都羡慕穆清瑜与贤王的婚约,只有她知道贤王的真面目。既然庶妹穆清雪要抢走与贤王的婚约,那就给她好了。谁料圣上为了补偿穆清瑜,将她许给了战神将军李照。李照冷酷无情,杀人如麻浑身散发着戾气,一个眼神就能让小儿夜啼不止。人人都道定国公府那位娇弱美人,嫁入将军府后撑不了一个月就要吓破了胆……掉马小剧场婚后,李照大气不敢喘,眉头不敢皱,生怕吓坏了美人。直到这一日,李照得知穆清瑜去了贤王妃设的鸿门宴,手提长剑凶神恶煞赶过去。他的夫人纯良柔弱,进了贤王府那个狼窝岂不是要被啃得连渣都不剩?赶到贤王府,只见贤王妃的寝殿冒着窜天的火光,王妃被火熏得狼狈不堪,痛骂着毫发无损的穆清瑜。穆清瑜柔柔弱弱陪着不是,暗中却把手里的火折子丢了出去,瞬间偏殿也起了火。见到李照,穆清瑜扑到其怀里小声啜泣:“着火了我好害怕~”目睹一切的李照:“……”外表柔弱内心腹黑扮猪吃老虎嫡小姐VS外表冰冷残暴实则惧内大将军
两块小饼干 ·宫斗 ·连载 ·93.4万字
8.2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