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65章)
沈初夏指天发誓,她真不是个坏人,什么坑蒙拐骗,真的只是为了救爹。 大哥、大爷,求放过! 放过? 当面夸人日月星辰举世无双,人后,吐槽老男人真烦人。 他该放过? 老天爷,是谁,谁告的密?她逃还不行嘛! 摄政王的天下,逃到哪? 季翀生性凉薄,却在二十八岁高龄时,于人声鼎沸中望向了某人,从此一眼生情。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碰瓷

初夏,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粼粼光斑,一个个跟铜钱似的。沈初夏心想,这些要是真的就好了!

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她没精打彩,抬眼望向脏乱不堪的合租院,真是什么人都有,闹轰轰的,也没能掩盖清高的老沈家商讨怎么救儿的声音。

“老大寻死不嫁鳏夫,老幺又舍不得卖,姓元的,你倒告诉我,你拿什么救你夫君,你是不是存心的,是不是不想救锦霖……等锦霖死了你好再嫁人……”

沈家老太太拐棍直指媳妇面门,连连戳过去,毫不留情。

沈元氏被戳的连连后退,眼泪扑簌直往下落,“娘……娘,不是的……真不是的……”

夫君下大狱,就算嫁了大女,卖了小女,救人的钱还是杯水车薪,她都不知怎么办?沈元氏跌倒在地,哭的撕心裂肺。

沈初夏头疼。

真的疼,前几天撞墙寻死留下的伤口,由于没钱治,只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一阵阵的疼。

只是此初夏已非彼初夏。

真初夏为了不嫁丑陋中年鳏夫撞墙而死,假初夏从异世而来,跌落到这具十五岁的身体里,承受伤痛、饥饿、贫穷。

脑袋嗡的不行,沈初夏受不了,从地上爬起,忍住饥饿出了脏乱院子,还没走几步,要被卖的小妹粘上来,拉住她手,要一起出去。

老太太一声尖叫:“大郎过去看住她们,不要让她们逃了。”

“是,奶奶。”大伯家的大堂哥一赤溜跑到姐妹俩身边,牢牢看住她们。

老天哪,一分钱没有,又伤成这样,能逃到哪,沈初夏也想撞墙,这种日子不如死了算了。

气的提腿就朝巷子外走,赶紧离开这令人窒息的鬼地方,又没走几步,前几天那个丑鳏夫又来了,一嘴大黄龅牙,满脸麻子。

一瞧到沈初夏,小娘子就算伤了,也水灵可人,真是个小美人儿,两眼色眯眯,哈喇子真流,“小娘子,伤口咋样了,我送银子过来了……”一边说一边举起手中碎银角子。

沈老太太见到,高兴的颠着小脚跑过来,“哎哟喂,原来是黄家大郎啊,快请进,快请进……”一边小跑一边示意大儿子赶紧去接银子。

十两银子,沈初夏就被老沈家卖了,要不是寻死有伤口,这会儿已在黄龅牙家了。

老天爷,她头疼欲龇。

说起来,沈家还是耕读之家,虽是乡下人,却是乡下富绅,还培养了一个进士儿子,在当地也算名门旺族,那曾想三王之乱波及彭城,他们一路逃亡来京城找儿子。

儿子找到了,却已下大狱,罪名——与乱贼勾结,等摄政王回京判定问斩。

逃难时,身上钱财不是在途中用了,就是被乱匪抢了,到京城已经所剩无几,要想救儿子,除了卖儿卖女,根本想不出办法。

儿子是根,能卖的只能是女儿。她沈初夏就这么倒霉。

黄龅牙迫不急待想把人领回去,“你看,我把人领回去,还省了你们一口吃的,多好。”

老沈家嘴上说卖孙女,可真要让这样的人领走水灵灵的大孙女,就连尖酸刻薄的老太太都心生不忍,要不是二儿子与乱贼勾结的罪名让人避之不及,老沈家就算卖女也不会卖给这样的人。

“黄大郎啊,不是老朽只拿钱不放人,实在是这丫头头上包着白布,这样进你家门实在不吉利,要不这样,再等两天,等她头上的伤结痂拆了白布,你再来风风光光的领人,你看如何?”

“这……”黄龅牙双眼贼溜溜的在沈初夏身上直转,恨不得把她扑倒在地。

呕!沈初夏差点没忍住吐了,转身就朝巷子口跑。

“喂……”吓得黄龅牙直叫要追人。

沈老太太示意大儿子把人拉住,“放心,我二儿子还在大狱蹲着呢,咱们家不可能逃跑。”

黄龅牙这才放下心,一脸猥琐,“那是……那是……”

沈老太太暗暗叹气,转脸朝二媳妇:“还不赶紧给新女婿备酒菜。”

元秀娥一听这话,刚止的眼泪又忍不住直往下流,这女婿年纪比她们夫妻还大,老天爷,这日子还让不让人过!又嚎啕大哭。

大姐许了人家,下个就卖她,沈小秋眼泪汪汪,“大姐,我要是被卖了,你会来看来吗?”

“不会卖你。”才穿来几天,对世道人情一无所知,说这几字,简直违心。

可那又能怎么办呢?

大街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一点也看不出动乱之象。

“听说了吗?三王之乱被摄政王镇压了。”

“老天爷,阿弥佗佛,那真是太好了。”

……

沈初夏竖起耳朵听人们八卦,三王之乱终于结束了,老天爷,真是太好了!那摄政王是不是就要回京了,她那便宜父亲是不是就要问斩了?

说起这便宜父亲,沈初夏恨的牙痒,她穿来的那天,他纳的小妾把几岁的小儿子扔给沈元氏后就跑了,听说是找到了下家。

真是好一对渣男狗女,更绝的是她娘沈元氏竟无怨无悔的接收了,卖自己的女儿,替男人养别的女人生的儿子,真是千古奇皅。

她到底穿到了什么样的人家?

四月阳光漫漫,路上行人匆匆,没人会回头看一眼擦肩而过的人正在受什么样的人间煎熬,也许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都有自己的人生要过,谁容易?

“大姐,快看,是大表哥!”小秋指着前面不远处抄手蹲在地上的少年朝沈初夏小声提醒。

她回过神,看向那个叫化子少年,是元沈氏哥哥的孩子。

“咱舅呢?”她突然想起那个为她包扎的和气中年男人。

沈小秋回道:“舅舅在码头帮人扛包挣钱。”

“一天多少钱?”

“大姐,你扛不动的。”沈小秋以为她要干,“而且,每天只有十几文。”离她十两彩礼远着呢。

真是头疼。

“要不咱们摆个小食摊赚钱。”总得想办法,活人不能尿憋死。

沈小秋又摇头,“先不要说本钱,咱们老沈家、老元家都是读书人,除了种田,就是读书,祖父祖母不可能让我们女子抛头露面做小意。”

“那嫁鳏夫,卖女儿就能了?”

真是什么破规矩,这个不行,那个不行,这不成心把她们姐妹俩往死路上逼嘛,沈初夏气得心口疼。

小秋见姐姐生气了,大杏眼汪着眼泪,“反正我们女孩子就是不能抛头露面做小生意。”不管是沈家,还是元家,都有这规矩。

沈初夏想逃,一转头,大堂哥跟在后面。

妈的,她骂了句。

大表哥元韶安好像看到她了,抄手跑过来,“夏儿,你怎么出来了?”

“你在干什么?”没钱没力气,又有人盯着,沈初夏逃不了,无精打彩随口而问。

元韶安目光却躲闪了一下。

引得沈初夏好奇,她朝他刚才蹲的地方走过去,学他样,也蹲下来,四周望了望,马上发现了趣事,“你跟前面那个小叫化子认识?”

“不……不认识……”元韶安都不敢看表妹了。

说慌都不会,沈初夏懒懒斜了他眼,“能分多少?”

“没多少,几文。”

还说不认识。

元韶安满脸通红,他没想到大表妹死过一回,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文文弱弱说话跟蚊子哼似的,现在也病歪歪的,可望人的眼神跟那蹲大狱的姑父一模一样,温和中藏着犀利,让人不自觉害怕。

一紧张,元韶安都忘了自己要干嘛,傻呆呆的蹲在沈初夏边上。

肚子饿得呱呱叫,沈初夏也想分几文,不,甚至更贪心,她想分得更多,是不是这样就可以不用嫁给黄龅牙了?意识到这点,她发现这是最快捷解决目前困境的方法。

一把扯掉头上快要松脱的白布,跟离弦的箭一样冲向了对面。

碰瓷,只要豁得出脸面,谁不会!

嘭!

急匆匆的年轻男子没想到撞到人,低头一看是叫化子,不管是真是假,随手就掏了几个铜板扔到她身上,脚步停都没停,一般没人敢抱住他不放,他能扔几个铜板,那是他心善。

毕竟,他腰间别着大刀,没人敢找死。

可今天就邪门了,就有人敢抱他腿不放。

吝啬的再次低头。

原来小叫化子是个女的。

再一看,小叫化子头上鲜血直往外渗。

娘的,出门见血,真晦气,年轻男人生气了,拔刀,“松手——”

“大……大哥,我……就剩最……最后一口气了,给……给点银子,让我家人把我葬了。”沈初夏坳着头说完,一个垂头落地,咕咚。

鲜血直流,触目惊心,真像死人。

“姐……”沈小秋以为大姐真的死了,哇一声扑到她身上大哭,“姐……姐……你不能死……你死了我怎么办……”

真死了?年轻人朝对面不远处看了眼,又朝地上看了眼,解下腰间荷包,扔给大哭的小娘子,大步离去。

“……”下意识接住沉甸甸的荷包,沈小秋一下子抽住了。

附近叫化子见带刀年轻男走了,一拥而上要抢荷包,沈初夏抢过就往怀里揣,翻身向下,荷包被死死的压在地上,无人抢得了。

作者还写过
宋二娘的锦绣姻缘
宋二娘的锦绣姻缘
睁眼前,宋简茹是人人喊打,个个瞧不起的爬床丫头,被天璜贵胄的郡王一脚踢飞,直接裹尸。睁眼后,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贩了两道手。房顶透亮,晴天见日,阴天落雨,一日一餐都不周全,宋简茹的穿越怎一个惨字了得。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不畏生活困境,不惧人心险恶,且看她挽袖洗手作羹汤,容妆锦衣作贵妇,走出一段锦绣繁华的小日子。
冰河时代 ·种田 ·完结 ·75.8万字
7.9分
麻二娘的锦绣田园
麻二娘的锦绣田园
职场精英麻敏儿穿越了,穿到一个被流放的庶子女儿身上,这也罢了,竟有爹没娘,没娘的孩子是根草啊,是不是有点惨?可,身为独生子女的她,突然多了帅大哥一枚,小正太弟弟一个,还有软萌可爱的小妹,瞬间觉得未来可期!却,正值百年难得一遇的大旱,流放途中,逃荒逃难,颠沛流离,缺衣少食,怎一个惨字了得。不怕,不怕,咬牙挺到流放之地,咱捋袖卷脚管,上山打猎,下河摸鱼,种田,经商,带着亲人发家致富!哈哈,至于眼红的七大姑、八大姨如何鸡飞狗跳咱当没看到,该干嘛干嘛;呵呵,亲爷亲奶,你们想以孝压人,那也得看看本姑娘愿不愿,哼!嘻嘻,俊秀老爹你别跑啊,咱手里有银子了,给你娶个娇俏小娘子,什么?我胡闹,嘿嘿……那爹你喜不喜欢嘛!呃……你确定只给我们找个善良的后娘?本文又名《麻二娘的彪悍人生》《小将与种田小娘不得不说的故事》,一对一,实力种田,权谋佐餐,看萝莉外皮、心智成熟的小白领如何下手外表坚冷成熟、内心幼稚的小将。
冰河时代 ·种田 ·完结 ·173万字
9.5分
假男友是大佬
假男友是大佬
※童年不幸少时惊魂轻度社恐努力而活※无童年少年天才冷酷腹黑病弱败类※沈溪病了,医生处方——找个男友。What?她惊得差点掉了下巴!裴泽南病了,医生摊手——无能为力。么?这跟等死有什么区别!阴差阳错,宅抠省温柔小姐姐变身渣女拽着可怜孤僻小奶狗签订男友契约。时间:半年契约限款:除了××,不约吃饭看电影,不负责接送上下班,不得用对方的钱,划重点,在外面见面,大家装着不认识。后来……假男友这么给力,要不续约?只是……那个骗吃骗喝骗零花钱的小奶狗弟弟怎么突然就成了收购她公司的大总裁?沈渣女吓得原地遁走!后来的后来……某女被某男逮回,狗男双眸欲泫:姐姐,你不照顾弟弟了么?某女冷呸:比我大一岁,怎么好意思装可怜弟弟,死滚!好吧,既然可怜没用,裴先生伸手抬金丝边眼镜,爷说契约什么时候结束就什么时候结束……沈溪刚想炸毛,爷说每天给多少零花钱就决不会多给一分,爷让准时下班就不能在外面拈花惹草……真是天道有轮回,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想当年,她如此对裴狗,终于被一笔又一笔讨回来!一个看似平凡却身陷暗泽拼命向阳而生,一个冷眼看世间繁华人来人往孤独而活。这是一个看似女追男实则追妻火葬场的治愈系暖宠小甜文。
冰河时代 ·都市 ·完结 ·34.2万字
9.4分
同类热门书
吉时已到
吉时已到
于北地建功无数,威名赫赫,一把年纪不愿娶妻的定北侯萧牧,面对奉旨前来替自己说亲的官媒画师,心道:这厮必是朝廷派来的奸细无疑——于是,千般防备,万般疏远,浑身上下写满了拒绝二字。不料时运不济,行差踏错,鬼迷心窍,乃至人设逐渐翻车……最后竟还是踩进了这奸细的陷阱里!——————正版读者群:734187674(作者任意一本完结书全订,新书粉丝值满2000可申请)
非10 ·宅斗 ·连载 ·67.2万字
9.8分
夺荆钗
夺荆钗
十年前,晋王失意,宋绘月父亲代晋王受过,宋家随晋王到潭州小心度日。十年后,宋绘月年满十六,议下婚事,预备出嫁,以为可以平静过一生。不料卧龙抬头,贵人按捺不住,涌入潭州,将潭州搅成一滩浑水,将宋绘月的婚事搅黄,将宋家搅的支离破碎。一无所有的宋绘月,只能杀出一条血路,一战成名。*致力夺位的晋王:“这个狠心的坏月亮。”杀心难改的护院:“愿与大娘子执鞭坠镫。”不知谁能巧夺荆钗,揽月入怀。
坠欢可拾 ·架空 ·连载 ·49.3万字
9.2分
宋二娘的锦绣姻缘
宋二娘的锦绣姻缘
睁眼前,宋简茹是人人喊打,个个瞧不起的爬床丫头,被天璜贵胄的郡王一脚踢飞,直接裹尸。睁眼后,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贩了两道手。房顶透亮,晴天见日,阴天落雨,一日一餐都不周全,宋简茹的穿越怎一个惨字了得。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不畏生活困境,不惧人心险恶,且看她挽袖洗手作羹汤,容妆锦衣作贵妇,走出一段锦绣繁华的小日子。
冰河时代 ·种田 ·完结 ·75.8万字
7.9分
娘子且留步
娘子且留步
新书《花千变》开坑了!颜雪怀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到有人在为她拼命,她很欣慰,这一世终于能安安静静做一朵含苞待放的小白花了,可是手里的这一把烂牌是怎么回事?颜雪怀:娘啊,我来了,打架带上我!某少年:我也......李绮娘:离婚了就别来烦我,闺女归我!某大叔:我也……
姚颖怡 ·架空 ·完结 ·156万字
9.4分
科举相公家的地主婆
科举相公家的地主婆
【科举发家文】穿越女主经营田庄,成了地主婆,携手土著小夫君,读书科举的荣升路。*某日,众夫人谈笑间,论家中夫君喜好。户部侍郎夫人,我家夫君面冷心热,舍不得我掉眼泪,最喜我做的衣衫,饰物。吏部侍郎夫人浅笑,我家夫君温和内敛,最最体贴不过,但有所求,一碗甜汤足以。礼部侍郎夫人唇角轻扬,妾身浅笑间,夫君没有不应的。常喜望天,我家夫君喜好弹球,一盒不够,那就两盒,实在不好说话,那就斗一局,万事好商量,这能说吗?略愁!
程嘉喜 ·架空 ·连载 ·53.7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