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56章)
陆少帆意外回到了1982年,本以为在这个资源贫乏的年代会举步维艰,然而系统却给了他一份惊喜。 穿越的他大脑内出现了一个农科院,它有着许多能力,改土,育种,栽培,这令他度过了艰难的一段日子。 解决温饱之后,陆少帆开始发展农业。回到过去那个贫困转折点,他的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贫穷的家庭

1982年五月。

秦西省原和县。

狂暴的黄沙席卷着整个县城,天空笼罩着一层铅灰色,朦胧阴霾,严寒而漫长的冬季已过,夹在大山里的县城又迎来了沙尘暴,远沟近壑一片灰黄,几乎寸草不生。近年来虽然植树工程的春风吹遍了大半个西北,但是这黄土高原的夹缝里依旧迟迟没有吹进。

黄沙遮天蔽日,让人难以睁眼,更要命的是大山里的庄稼蔬菜已经干渴了多时,又赶上这风沙,光秃的山头难以抵挡,大风长驱直入,甘蔫的幼苗在大风中无助的摇摆。

清石村,就在原和县这大山深处,拐了几十个弯道,距离县城还有三十多里地。

一口窑洞前,陆裕民穿着一件白褂子,外套着一件青灰色粗布衣服,头顶扎着一条白羊肚手巾。他一声不吭的蹲在窑前,不停地扒拉着旱烟袋,对着烟杆猛地吸了一口。

“我上地里看看去。”陆裕民对了窑洞扔下了一句话便急匆匆拐上了山。

“娃就要回来了,风太大了,你等娃回来一起去吧?”女人追了出来。

“让他到地里找我,我不放心!”男人已经走远,大风中只留下一句粗大的嗓门声。女人站在灰黄的土地上愣愣地面无神采。

她的面色不怎么好,看起来是那种营养不良的肤色,不过却难以掩饰其较好的颜容,可以看出她年轻时一定是个美人,一身宽大的花布衣上不知打了多少个补丁。

她是陆裕民的老婆,叫周雅芝,山下的一户大户人家的女儿,离县城只有三里地。由于位置好得多,前些年攒下了些钱,这两年引渠刚好经过他家田地,加上政策好了,分田到户,他们更是收成颇丰。周雅芝有两个哥哥,大哥周家勇开起了砖厂,二哥周家旺则办起了养猪场,一家子可是过得如鱼得水。

周雅芝因为当年在公社看唱大戏认识了陆裕民,这一来二去的,两人便好上了,父亲反对这门亲事,可拧不过女儿的苦苦相逼。

周雅芝嫁到了陆家之后,陆裕民的父母不久就过世了,他们家境贫寒,这些年为了供儿子上高中,拼命的省吃俭用,可家里就那么点家底,加上这气候,这片靠天吃饭的地方庄稼连年减产,更是让这个家庭雪上加霜。而陆裕民则因为当年被岳父反对,心里始终有个过不去的坎,加上自己过得很憋屈,这些年硬是没有往来。

而在这山沟沟里,自古以来就严重缺水,每当清明过后开始播种,如果十天半个月不下雨,种子基本上就干死在地里了。近年来,开渠引流工程进展缓慢,难以缓解干旱带来的天灾,尤其是大山深处更为严重。虽然分田到户已经落实,对于山外富裕的人家确实是机遇,个别的盖起了大棚,不但抵御了风沙,还保水增温。

山梁上,两个灰点不断的移动着,陆少帆和村里的同学梁二宝正从县城中学正往回赶。

陆少帆今年18岁,读高二,清石村这一届只有他和梁二宝两个出来读高中。

今天是星期六,下午一放学,陆少帆带着梁二宝来到一家农资店,见陆少帆和店老板嘀嘀咕咕说了一通,梁二宝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便见到老板给了陆少帆一大捆东西,老板还很客气送他俩出来。

“少帆你行啊,咋回事?这么多大棚膜?”

“我不过是给他一个杀菌药的配方而已换了一些大棚膜。”陆少帆这样做自然是有他的原因。

“你哪来的配方?”梁二宝十分不解,这么看都感觉这家伙和以往有些不同,不过就是说不出来。

“我最近不是想多找找一些复习资料嘛,所以经常去书店逛,刚好看到不少农资方面的书籍,所以学到不少知识,把几种药混合在一起而已。”陆少帆解释道。

“你厉害啊,这都能整出来,现在这大风,没有大棚确实很难抵挡。对了,你们班最近咋样?我听大勇说王老师很看好你啊。”

“还行吧,你知道的,大勇那家伙成天就知道瞎说,你呢?”陆少帆反问道。

大风中,两人不敢耽搁,骑车的速度加快了不少。陆少帆知道家里穷,母亲身体又不好,地里的庄稼还得照看,他还有个读初中的妹妹,全家就指望父亲一个人种地做工。

“我啊。”梁二宝想了想道,“我听我哥说咱这边油田挺不错的,人员需求量也很大,我打算报考石油大学,听说那个挺稳定,如果考不上了就直接走招工的路子吧。”

“嗯,这个专业挺好,油田以后挺吃香的,国家的铁饭碗,确实挺稳定的。”陆少帆回应道。

“哎,不过我这成绩,估计悬,还是你厉害,不但成绩好,现在还能自己搞出配方了,你说你这脑子咋长的,还真能折腾。”二宝不由羡慕起来。

陆少帆道:“我的家境你应该知道,不折腾点东西等着挨饿啊?不过高考的话,以目前的情况,文科真没啥好单位。”

本来按照他家里的情况,他和妹妹是不可能上学的,还是母亲硬着头皮从山下娘家借来的钱让两个娃上学。陆少帆知道家里穷,所以更是拼了命的学,一门心思想考出去,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他省吃俭用,但内心的自尊驱使着他对那些县城的同学产生了莫名的反感,久而久之,这三年高中养成了他孤僻的性格。不过由于太过节省,家里也没什么余粮,又是长身体的阶段,导致了他营养缺乏,看起来瘦高柔弱,但却遗传了父亲那浓眉大眼,硬朗的线条,看起来消瘦俊朗。

“二宝,你先回,我去地里找我爸。”终于拐过了最后一个山沟,远远已经能看到清石村了,再往上的山头就是自家的地了。

陆少帆知道,这么大的风沙,父亲一定是在地里,小苗刚刚出土,就遭遇大风,此刻的幼苗一定凶多吉少,而父亲说不定正是痛心疾首的时刻。

“好,那我先回,需要帮忙你就来找我,我明天在家没事。”梁二宝说完,快速向着村里走去。

梁二宝跟他关系很要好,两人从小在前面的东沟村上小学和初中,后来双双考入了县城高中,他家的家境比陆少帆家要好一些,分的地刚好在山背,加上他哥这两年在县城工作,给家里减轻了许多负担。

“呼!这身体也太弱了。”陆少帆长长地吐了口气,此刻他早已不是那个柔弱的陆少帆,而是21世纪一名农科院刚刚分配来的最年轻的技术人员。前天下午,弱不禁风的陆少帆正在操场上干活,由于严重的营养不良导致他血糖不足,竟然晕死过去,这才让21世纪的陆少帆莫名其妙的占据了他的身体。

不知为何,陆少帆当天正在农科院协助进行一项实验,稀里糊涂的晕了过去,没想到竟然附着到了1982年的这个贫穷少年的身上,不过好在穿越过来的他却意外的带来了一个微型版的农科院。这两天他明白了这个大脑内的微型农科院的妙用,同时也适应了这具身体。

好不容易消化了现在这个陆少帆的记忆,他明白了自己眼前的处境,这是一个多么贫穷的家庭啊,几乎揭不开锅了,可他再一捋才发现这是一个温馨的家庭,有一个疼爱自己的母亲,有一个嘴硬心软的父亲和一个活泼可爱的妹妹。

这不禁令他想起了自己的家,他穿越前是个孤儿,父母和妹妹早在他读初一那年的特大洪水中就双双去世了。

那场98年的特大洪水夺走了他所有家人,睡梦中,他们听到声响惊醒过来,但是还没反应过来,房屋就已经被冲倒了。

家人被冲散了,混乱之中,父亲抓住了他的手,将他消瘦的身躯推到了屋前大树上,然后又去寻找母亲和妹妹。他听到父亲最后一句话就是“呆在树上别乱动。”从此再也见不到父亲了。

那场天灾横祸让他的心灵上多了一道深深的创痕,难以愈合,从此他失去了家人,成了地地道道的孤儿,只是他不愿去触碰那道伤疤。而今的穿越,正好弥补了他的家庭温暖。

“既来之则安之吧!”想到此,陆少帆心里突然一阵暖意。

他捋了捋记忆,知道父亲在上山播种的苞谷刚刚出苗,又是向风的地,但他家里穷没有上棚,都是父亲和他用树枝搭建的篱笆,看着现在的大风,说不定早就吹垮了。一旦篱笆倒塌,嫩苗准是完蛋了,而补种显然是来不及了。

“还好,明天再补种吧。”陆少帆想着肩后面背着的一大捆塑料膜。这塑料膜是他刚刚用一个简单搭配的杀菌配方换来的,突然,他手中多出了一捆包扎好的玉米苗,这是他脑子里带来的微缩版农科院的一个功能,可以将农科院内曾经研究出来的苗木种子配方带出现时世界。

这还得从前天说起,因为当时陆少帆刚刚穿越过来,通过记忆了解到这个家庭的情况,再看这大风,知道再不处理,这一年又要欠收了,他凭着印象中知道前几日有人需要治疗条锈病的药。但这个病害很难根治,于是他找到了这家农资店。

陆少帆将塑料大棚膜和苞谷苗绑好,背在肩上,这东西还是有些沉重,他急忙向着山坡上走去,因为此刻他已经看到了坡顶上一个熟悉的影子。

“好多年没这样走路了,还有些不太习惯啊!”陆少帆嘀咕了一句,其实自从经过那次洪水之后,他便练就了一身强健的体魄,即使是工作了也是坚持锻炼,或许在将来的意外中能增添一份生的希望,不过对于这种徒步行走山路,他印象中还是当年上小学时跟父亲去过一次。

一片开阔之地,对面就是深沟大壑,大风呼呼的席卷而来,坡上光秃秃,不远处只看到父亲蹲在坡上。

“爸!”陆少帆大声喊到,声音夹在风中传递过去,他加重了脚力快速蹬着脚踏,满身已经全是黄土,不过也顾不得拍。来到坡上,他将车子往坡边一倒就飞奔过去。

“回来啦。”陆裕民耷拉着脑袋,吸着闷烟。

陆少帆望着自家的地里,花了很多天围的篱笆早已倒塌,刚刚出土的苞谷苗已经变得干皱焦枯,不少苗都已被黄土覆盖。

“爸,坡顶风大,咱先回去,明天再补苗吧。”陆少帆望着眼前的一切,心想着等明天一定得让梁二宝多找几个人来帮忙,不然明天准是干不完了。

“补苗?你说的简单,上哪去找苗?而且这天气,补下去也活不了。”陆裕民此时心情沉重无比,他吸了一口旱烟,弯着腰连连咳了几声,看起来苍老了许多。

“爸,你少抽点。苗我带回来了,还带了些大棚膜,明天我们先把大棚搭起来再补苗。”陆少帆看着父亲苍老的面容,不禁有些难受,心里顿时堵得慌。

“你……哪里来苗,还有这膜,不可不少钱啊,你给我说清楚,是不是去找你,外公了?”陆裕民往坡边一望,这才发现儿子的后背上背着一大捆东西。他爬了起来急忙冲了过来。

陆少帆放下了捆扎的包裹,陆裕民摸着那包好的一大捆苞谷苗,他略微凹陷的眼睛顿时湿润了,他干巴裂口的双手颤抖抚摸着这苗,不过表情却显得愤怒,万一这娃犯个啥事,这可就麻烦了。

“爸,你别多想,我们先回,到家了我说给你听,都是正经来的,你娃一不抢二不偷,也不会找外公,不会丢您的脸面。”陆少帆提上包裹,往坡下走。

陆少帆知道父亲想什么,他好面子,人穷却掉不下架子,当年就是因为老丈人对婚事的反对,所以即便活得憋屈也不相往来。就连他兄妹俩上中学都是母亲私底下去找外公的,而父亲知道后大发雷霆,但过后却独自掉泪,感觉自己窝囊了一辈子,到头来还是让人看轻。

…………

今晚还有一更3千字。

同类热门书
不怂的李医生
不怂的李医生
“你这医生真没医德!”李秀立很无辜。这个病人在他这里做治疗时,他每次针灸之前都会给她做一次推拿,并且做完常规治疗后,还会监督她做一整套康复训练。可百般阻挠下,病人家属依旧要求晚上回去睡。结果病人晚上摔了一跤。第二天。“我们要出院!”李秀立:“……”……在医院摸爬滚打三年,李秀立忍气吞声,病人看一个丢一个,口碑极差。直至有一天,他决定硬气了。【叮!来自患者家属的负面评价,情况认定为:不实。奖励:脉诊(专家级)】这次,他选择直面自己的不公待遇。他选择拒绝家属的不合理诉求。他选择一身白衣无愧于心……
手持小黄瓜 ·生活 ·连载 ·31.5万字
重生之大西北1998
重生之大西北1998
赵鹏重生回到16岁的春天,家里饥寒交迫举债累累,母亲被恶人打伤,心爱的女生正在喜欢别人,而他刚好递交了退学申请书。不做高不可攀的幻想,不想践踏二马,拳打老王,筚路蓝缕,步步为营,在西北贫瘠的土地上,因地制宜发展属于自己的新天地。有仇的报仇,有恩的报恩,牵着心爱的姑娘手,一生一世一双人。
飞天蚂蚱 ·生活 ·连载 ·49.8万字
重生:话说1984
重生:话说1984
话说,这事儿得从一件不科学的事情说起这位做山寨机出身的设计师,嗖一下回到1984那年。他穿越前做过贴牌功能机,山寨智能机,也设计过适合非洲、三哥、巴铁等穷苦兄弟们廉价机与平板、组装电脑。恩,卖的还非常火。硬件,咱拿手的就是硬件,三星、索尼、飞利浦。摩托、德州、英特尔。不给芯片,行。等着。我拿你们的专利围剿你们。我就想做个电话啊!无绳的,2G功能机,没想吃你们大蛋糕。制定规则,不,我没那么实力制定,给我个参与规则的席位就行,不给,搅屎棍可不是吃素的。
蚊香升起 ·生活 ·连载 ·37.2万字
重生大医:只有我能治愈你
重生大医:只有我能治愈你
重生中医李端阳今生再踏杏林,开始了他在中医道路上的一路突飞猛进,正在踏出医学的定规,向不定规的医学高峰迈进着。本书又名《重生我是传奇大医李端阳》、《重生大医:看病就是侦探和打怪》、《重生大医:一个照面看清你的病》。另:文中所渉医案均由精典医案化裁精析而来,书友可只学其理,不可生搬硬套。本书书友群:425761749。
冲神啊 ·生活 ·连载 ·45万字
重回八二年
重回八二年
人生多遗憾,八二年的日子更是多贫苦,回到过去,改变命运。企鹅群113282920每天四更五更。
卞镇 ·生活 ·连载 ·37.4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