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93章)
皇帝刚亡故,盛宝龄便频繁做梦。 梦中,她因为皇帝临死前的一句遗言,事事请教那个看着弱不禁风,仿佛风一吹便会倒的忠臣裴辞,立志将刚登基的小皇帝扶持为一代明君。 岂料,明君不明,忠臣不忠。 前者要自己命,后者谋自己身。 梦醒,看着一边乖巧孝顺的小皇帝,另一边温良敦厚,权势滔天的丞相。 还想在后宫荣华一生的小太后吓出了一身冷汗。 --- 裴辞有个秘密,有关当朝太后。 他本该将这个秘密一辈子深藏于心,直到他发现……小太后一直揣着明白装糊涂。 --- 面对裴辞的步步紧逼,盛宝龄连连后退,想要给他塞个美娇娘。 当夜,她便被堵到墙角,“裴相心怀大爱,不愿成婚,哀家明白了……” 裴辞却垂眸,微凉的指尖盖过她的眉眼,嗓音喑哑轻颤,“可若能得娘娘垂爱,臣便是百日不上朝,也要回报娘娘的一番知遇之恩。” 盛宝龄:“……” --- 裴辞:“臣此一生,不求臣民敬仰,唯求娘娘娇玉在怀。” 【撩而不自知的小太后vs步步为营的病弱权臣】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守寡了

承和二十九年

慈宁殿

烛火摇晃,在殿中投射出两道缠绕的身影。

身着一袭官服的裴辞一步一步逼近原先换了衣裳已准备就寝的盛宝龄。

直至将人逼至墙角。

女子紧咬着唇瓣,看着眼前高大完全将自己的视线挡住的身影,有些害怕,身子跟着一瑟缩,衣袖下的指尖微微有些颤抖。

裴辞垂眸,缓缓贴近,面色清冷,偏偏眼底神色缱绻温情,直至唇瓣抵在她的颈间位置,缓缓启唇。

嗓音沉沉低哑,如灌了酒一般令人沉醉,“今日娘娘朝堂之上所言,可曾设身处地为微臣想过半分?”

气息微微喷洒在女子的颈间,引来一阵酥酥麻麻。

盛宝龄脸上泛起一阵红晕,红唇轻颤,一颗心跳得厉害,“裴大人早已到了该娶亲的年纪,那唐家小姐素有汴京第一才女之称,与裴......”

话未说完,男子倾身将那些自己不愿听的话悉数堵了回去。

盛宝龄瞬间耳根子爆红,想要挣脱开,奈何力气根本敌不过。

只能感受到男子从前百般压抑在心底的满腔情意,如同卸了闸门般的洪水袭来。

夜色正浓,烛火摇曳,男人微凉的指尖探向女子隔着薄衣的腰间,寒凉刺骨,惊得女子身子一阵颤栗,瞳孔骤然紧缩......

她一把推开了眼前的男子!

梦中惊醒,盛宝龄坐在榻上,大口大口急促的呼吸,脸颊颈间泛红,冒着细密轻薄的香汗。

她下了榻,快步至桌边,倒了几杯凉水,直到凉意划过嗓间,才勉强为她带来几分冷静。

又是这样的梦。

天色露晓,凉风拂过,带起站于慈宁殿门口穿着素衣的盛宝龄的衣摆,冷得她心口有些发颤,她却一直怔怔的望着殿前的那颗梧桐树。

就在半月前,她的夫君,承和帝重病走了,养在她名下,年仅十三岁的太子赵密即位。

一道先帝半年前的密旨同时下达,太子登基,盛太后权同处分军国事。

一夕之间,好像所有的事,都变了样。

如今皇帝不过才走半月,她夜夜梦魇,做的,却都是这等子令人面红耳赤的梦。

实在令人羞愧。

盛宝龄,是先太后的外孙女,年幼丧母。

七岁第一次进宫,在范太后身边待了小半个月,十二岁这年,范太后为稳固范家在朝堂中的势力,将年仅十二岁的她,指婚给了三十岁的承和帝,册封皇后。

范家无适龄女子,而盛宝龄是范太后的亲外孙女,亦是范太后手中的一颗棋子,一颗将来接替她把控后宫及朝堂,为范家带来兴荣的棋子。

如此荒谬之举,引来无数言官抨击。

盛宝龄更是害怕,一直到被送进宫,身子都在发抖。

大婚当日,盖头掀起,望着眼前的夫君,她却是怯生生的唤了一声舅舅。

承和帝一怔,温和笑笑,之后几年,待她谦和,教她读书习字,告诉她朝中局势,就连批阅奏折亦要她相伴。

或许有几分愧疚,亦有几分真情,可大多,是为了太子。

大约那会,他便知道自己命不久矣,而太子年幼,需有人辅佐。

承和帝韬光养晦多年,一面培养自己的亲信大臣,一面铲除太后势力,多次打压外戚范家,范太后身子也开始出现问题,迫于百官压力,只能归还政权。

范太后临死之际曾叮嘱过盛宝龄,扶持小皇子上位,掌握政权,保住范家荣华,方为她这个皇后的出路,更是盛家的出路。

那时,她还不明白,承和帝尚且年轻,何至于扶持小皇子上位?

直到一年过一年,承和帝身子日渐衰弱,盛宝龄无意间撞听太医诊断,后脊发凉,大病一场。

明明是亲生母子,母害子,子害母,皇家当真无半分真情可言。

忆起往日之事,盛宝龄思绪逐渐收回。

昔日权势滔天的范太后已去,如今,承和帝也去了,这汴京城,想来又该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身后脚步声响起,珠儿缓步靠近,“娘娘,官家来了。”

小皇帝缓步进了慈宁殿,冲盛宝龄讨好一笑,与承和帝五分相像的面容上显出少年人的稚气,“儿臣请母后安。”

盛宝龄微微抬手,“皇帝不必多礼。

她目光落在眼前小自己四岁的小皇帝身上,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掌心有些许发凉。

“儿臣听闻母后近几日身子不适,不知今日可曾唤过太医了?”小皇帝恭恭敬敬,声色间也夹带了几分关切。

想起梦中的一切,一股寒意,却从盛宝龄的脚心直窜头顶,连带着四肢百骸,都僵硬得发冷。

梦里,眼前这个孝顺乖巧的小皇帝,将自己囚禁,用尽一切狠毒手段将自己折磨至死。

更制出多少残酷刑具,对待那些对他有怨言的朝中官员。

百姓苦不堪言,哀怨载道。

“母后?您怎么了?”见盛宝龄发愣,脸色有些不好,小皇帝拧眉,上前了一步。

盛宝龄骤然回过神,惊觉失态,只是梦罢了,自己何至于如此在意。

她抿唇笑笑,“只是瞧着你,想起了你父皇。”

似追忆,她缓声道,“你父皇爱民如子,勤勉为政一生只为国泰民安,你可明白?”

小皇帝一怔,慌忙低头,“儿臣定当像父皇一般,为江山社稷朝乾夕惕,爱民如子,绝不负父皇所托!”

盛宝龄笑笑,“皇帝能有此心,是臣民之幸。”

话了些家常,小皇帝这才说起朝中之事,请盛宝龄定夺,盛宝龄却只是神态恹恹地提点了两句,小皇帝这才离开慈宁殿。

珠儿捧着一盏茶水,送到盛宝龄手边,纳闷道,“娘娘今个儿是怎么了,对陛下似乎不似从前那般亲近了?”

盛宝龄接过茶盏,微不可见的瞥了珠儿一眼,“皇帝如今已非太子,万事都该开始学会独当一面,岂还能像从前一般?”

珠儿笑笑,“娘娘所言极是,是珠儿多言了。”

盛宝龄抿了两口茶,皇帝要她垂帘听政,却又并不想让自己成为第二个范太后。

眼前的这个珠儿,便是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

看着眼前的珠儿,盛宝龄只觉心烦躁得厉害,喊了一旁候着的蒹葭,“陪哀家到外头走走。”

珠儿也不跟上,心知,自己方才多言了。

盛宝龄在御花园小坐了一会,蒹葭奉着茶。

忽而听见一阵低低的交谈声,蒹葭回头望去,这才低声道,“娘娘,是几位大人过来了。”

盛宝龄一阵恍惚。

这才想起,承和帝刚走,新帝年幼,留下的朝中琐事颇多,这几位辅国大臣,自然日日进宫辅佐小皇帝处理政务。

在蒹葭的搀扶下,盛宝龄起身间,那几位大人,已经行至此处......

作者还写过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本书已完结,新书《守寡后,太后娘娘被权臣盛宠了》连载中,欢迎观看~】沈千昭贵为公主,自幼锦衣玉食,娇养长大,没想到最后落了个国破家亡,自己被迫下嫁仇人的凄惨下场。她带着执念,灵魂飘荡了数千年,终于重生回到了上一世。这一次,她不仅要护住父兄姐妹,护住百姓,更要护住那个她爱而不得,执念成痴,英年早逝的心头白月光,宋怀。【小剧场1】沈千昭素指抬起宋怀下巴,娇笑,软白的小手在他心口处绕动,“宋大人,你们东厂的人,都似你这般生了一副好容貌吗?”宋怀维持着恭敬的跪姿,一动也不动,眸光平静,“殿下,您不该如此。”【小剧场2】宋怀发现,宫中这位小公主可能是疯了。第一次见面,便给自己这个阉人擦汗送绣帕,还告诉他闺名。第二次见面,上手抱了亲了自己,还口口声声要对自己负责。第三次见面,更是欲将自己拐进殿中...宋怀克己守礼,谨记三个字,忍忍忍。——后来小公主长大了,想飞了。已是权势滔天的宋怀再忍不住,一把将娇小的姑娘圈于怀中,嗓音嘶哑低沉,“东厂不是人人都似属下这般生得一副好容貌…”“小殿下若是欢喜,应当身心如一,从一而终才是。”
三一零白月光 ·宫斗 ·完结 ·113万字
9.3分
原来学神暗恋我
原来学神暗恋我
全文完结,新书《守寡后,太后娘娘被权臣盛宠了》,欢迎捧场~【扮猪吃虎甜软新书小仙女vs看似高冷的闷骚学神,双重生,双向暗恋甜宠】重生一世,时柒一不做二不休,买了两个大麻袋,准备把暗恋已久的学神打晕了带回家。不料,她还没决定好是用蓝色麻袋还是粉色麻袋呢,醉酒的学神就自己慢吞吞地钻进了粉色麻袋里…他无助地撑着袋口,探出个脑袋瘪瘪嘴,脸颊通红通红的宛如小萌娃,“你不要打晕我,会疼的。”时柒咽了咽口水,这是平时那个高冷话少的学神?好…好可爱啊。果然可爱的男孩子就应该用粉色的麻袋!她立马扒拉起小短腿,使出了吃奶的劲拽着麻袋往学神家跑…“别急,麻麻这就把你回家!”…司桉:重生一世,我与温柔,皆为你而来。…本书又名《学神总想要名分》《我与温柔为你而来》同系列文:《谈恋爱不如刷五三》
三一零白月光 ·校园 ·完结 ·70万字
9.7分
变小后每天都在被迫卖萌
变小后每天都在被迫卖萌
本文已完结,新书《守寡后,太后娘娘被权臣盛宠了》,欢迎捧场~因服药剂,天才骆知变成了个四岁小萌娃,只能以自己的“私生女骆初”的身份回到骆家,每天都要小心捂紧自己的小马甲…各类媒体争相报道,都等着看这私生女被赶出骆家,流落街头。岂料,骆家上下都把她放在心尖上宠成宝。面对那些觊觎妹妹的人,几个哥哥毫不留情地赶走,不给一点好脸色!…兰城骆爷,长了一副好面容,仿若不沾红尘的谪仙,可惜是个病秧子,身体孱弱双腿残废。那阴晴不定的性子更是令人犯怵,敬而远之。…后来有人瞧见,那位骆知小姐把那谪仙堵在墙角强吻,一个个都惊吓不轻!小姑娘胆子忒大了!怕是要完…却见骆爷反手环过小姑娘腰际锁在怀里,动作温柔而克制,嗓音喑哑…“阿知,你乖一点…”…媒体:怎么这回不赶走了???几位哥哥捂着眼睛装没看见:…别问,问就是怂。…【文风甜宠爽文,双向救赎治愈,女主身体状态不稳定,有时变孩子,有时变回大人,脑洞大无逻辑勿考究,只做你的专属小甜酒】
三一零白月光 ·豪门 ·完结 ·49.7万字
9.5分
同类热门书
和离后,撩到镇北王后我带崽跑路
和离后,撩到镇北王后我带崽跑路
沈岁锦奉旨嫁入东宫,成亲当晚,就被太子冷落。所有人以为沈岁锦会以泪洗面,她们等呀等……等来是沈岁锦见新入府美人可怜,又与自己同病相怜,对美人多加照拂。照顾着照顾着,将自己照顾到榻上。沈岁锦发现不对劲,娇艳美人竟然是个男人。——世人皆知,镇北王府郡主是汴梁第一美人。却没人知道,景稹在未出生时被道士预言为灾星,自出生直接跌入泥泽,不得不男扮女装保命,镇北王府经逢变故,他躲入东宫后院,仰人鼻息,原本一切尽在计划之中,被意外闯入他生命沈岁锦打破。夜里沈岁锦被景稹圈在怀中,拉着小手撒娇道,“岁岁我心口疼,要揉揉。”被撩到腿软沈岁锦当即将人踹下床。某日,景稹忽然换了个身份,带着聘礼将沈岁锦堵在将军府门前,可怜兮兮说,“岁岁本王清白没了,你要对我负责。”若不是亲眼见识过镇北王残暴手段,沈岁锦真被凄惨柔弱模样骗了。
青萝有枝 ·穿越 ·连载 ·49.2万字
7.8分
亡国后,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亡国后,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偏执帝王VS矫情宠妃】1V1,双洁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拾筝 ·架空 ·连载 ·59.6万字
9.6分
乖!娇娇别逃!疯批权臣不禁撩
乖!娇娇别逃!疯批权臣不禁撩
【钓系娇软美人vs腹黑病娇权臣】最初,虞菀宁为了嫁给探花郎,处心积虑接近状元郎---林清寒,打算曲线救国。于是某日…虞菀宁泪眼婆娑:“你放我出去!我要与裴郎完婚,嘤嘤嘤…”林清寒眼眶发红,一把将女人抵在了墙壁上,掐住她的脖子缓缓收紧:“方才风大,我没听清,宁儿要嫁给谁?”虞菀宁呆了呆,瞬间被吓哭。那之后…虞菀宁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想逃逃不掉,总被林状元欺负哭。后来…林清寒提着食盒等在床帐前三天三夜,痴痴望向病床上的虞菀宁,轻哄道:“宁儿,若你肯用膳,无论何事我皆依你!”虞菀宁一扫病态,双眼发亮:“我要嫁人,你可依?”林清寒长睫轻颤,痛得像被剜去了一块儿心尖肉,呵,原来她至始至终都没忘记那人……良久,他自嘲地勾了勾唇角,声音低沉沙哑:“好。”再后来…林清寒看着大红花轿,喝的酩酊大醉,他的宁儿即将嫁为人妇,痛到无法呼吸。恍惚间,视线里出现了新娘子的绣花鞋。虞菀宁踢了踢他,嫌弃地蹙起小眉头:“怎么醉成这样了,还拜不拜堂了?”林清寒:???食用指南:前期强取豪夺,后期追妻火葬场。
陇玉 ·宅斗 ·连载 ·27.6万字
9.7分
重生之公子谋妻
重生之公子谋妻
时家有女,玉骨冰肌,端庄淑雅,是帝都第一名媛。时家有女,自出生便是太子妃,只待及笄礼成,择太子以完婚。于是坊间有言,得时家女,得天下。这天下间,唯有公子顾辞,三分妖气,七分雅致,担得起一句,公子如玉,世人皆以“公子”尊之。他说,本公子无意这天下,但她……受了我四年心头血,就凭他们,娶得起?
暖笑无殇 ·架空 ·连载 ·141万字
9.2分
姑娘今生不行善
姑娘今生不行善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之后变了个人,从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变色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扭捏作态,娇羞紧张。盛京百姓:懂了,故意气三殿下的。
春梦关情 ·宅斗 ·连载 ·78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