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43章)
江湖如棋人如子,开局便无回头路。输的人到底身败名裂,赢的人自能号令群雄,却不定笑傲江湖,只因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棋亦是,局外有局!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少女

青州之地险峻,多悬崖绝岭,亦多悍匪山贼。却历来繁华如川,人流不息,只因此地盛产石药,有药都之称,吸引无数商旅走贩。其中有一柳姓富商,名作行舟,人称三爷,不仅家大业大,掌控着青州半数药铺,其医术也是一绝,救治过不少江湖侠客,颇受武林群雄尊崇,盛名在外,为当地山匪忌惮。因此过往药商,只要是打着柳家旗号,便可平安出入青州。

这柳行舟籍贯何处,又是如何发家,已是无人知晓,但其行事之怪异却为人所乐道——说其显赫,他却把宅邸建在深林之中,远离繁华,似有避世之姿;说其孤雅,他又乐善好施,广结群豪,大有入世之态。

不过柳行舟厚重的人品是历来为人所称道,其中一点可见端倪——时人有云,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妻妾成群。虽是歪理调侃,难免世风使然。可凭柳行舟家财万贯的地位,却终有一妻,不曾纳妾,膝下承欢的也只有一女孩,取名“苏”,字“长乐”。

或是柳行舟日积善行换来的福报,柳长乐自幼便出落的冰肌玉骨,而后女大十八变,豆蔻之际是明眸皓齿,及笄之龄是闭月羞花,如今二九年华,更是倾国倾城。

虽是独女,可柳行舟对柳长乐的管教却是严慈相济,宠而不溺,严而有度,诚邀各行名师教学,不限诗书女红,更有武功六艺,唯独不许其外出山林。因此外人并不曾见过柳长乐的真实容颜,只能在柳府采购和教书先生口中得知柳家小姐冰雪聪明、国色天香。

眼下柳长乐十八生日在即,柳行舟一改往日低调风格,大摆筵席,广邀宾客。一时间青州各条大道上是骏马如龙车如流水,热闹非凡。而那些原本应该趁机设障问钱的悍匪山贼却都销声匿迹了,毕竟近日来青州的多是江湖豪侠,要是没长眼劫了个惹不起的,那可得不偿失,干脆算给自己告个假。

赶赴青州柳府的各路宾客具是鲜衣怒马,喜笑颜开,其中的少年郎们尤为突出,只听得其中两个锦衣玉袍的俊秀青年骑在各自的高头大马上交谈道:

“二弟,你说柳三爷广发英雄帖,让父亲带我们来赴宴,不会真是给他女儿择选郎君的吧?我跟其他几家也聊过,他们也是这么想的!”

“听传闻,这柳三爷的独女可是个大美人!倘若真是如此,定有比武招亲的环节。大哥,要是我看上了柳小姐,你可不能跟我抢啊!”

“这什么话,我如今身上又没有一纸婚约的,要是那柳小姐真倾国倾城,我凭什么不能跟你抢?”

“哈哈,那我们就各凭本事了!”

“不过,无论是我们兄弟俩谁能得手抱得美人归,对我们岳西派都是大功一件!且不说青州柳氏家大业大,财力雄厚,就凭柳三爷妙手回春的医术,要是他跟我们联了姻,江湖还谁不卖我们岳西派一个面子?”

“大哥分析的是,不过我眼下更感兴趣的是另一样东西!路上遇到的人马可没少提及此事!”

“龙云海的藏宝图?”

“是啊!两百年前,武功高强的云天盟盟主龙云海无意间得到了上古邪器——血魔刀,从此征伐江湖,一统武林,奴役侠客,一方面要求各门各派入附听宣,朝贡珍宝,一方面又放纵亲信帮属烧杀抢掠,肆意妄为,使得江湖武林万马齐喑,人人自危,但又无可奈何,直到一武林奇侠横空出世,从佛经中悟出悲天咒,凭此绝学打败龙云海,并发动灭天之战瓦解了云天盟,恢复了武林的自由。但江湖传闻龙云海在那一战中并未死去,而是带着血魔刀和搜刮的无数金银珠宝、武功秘籍隐藏了起来,以图东山再起。可岁月不饶人,功败垂成的龙云海郁郁而终,藏宝的密图也被他的贴身护法偷了出来,几经争夺后,又辗转消失于江湖之中。”

“可这毕竟是江湖传说。”

“父亲曾说过,任何传说都不会是空穴来风。如今江湖都在传藏宝图又重现人间了,各路豪杰也都在厉兵秣马,蠢蠢欲动,一场新的武林浩劫怕是在所难免了!”

“也是!百年来,每次有关藏宝图的消息传出,也不管真假,江湖都必定有一场血雨腥风。现在江湖各门派对这藏宝图是既贪又惧,最怕被仇家造谣说藏宝图在他们门派手里从而招来灭门之祸。燕子门、铁拳帮等好几十个门派都是这样从江湖上消失的……不过,这跟我们赴宴有什么关系呢?”

“柳三爷在江湖素有威望,又人品厚重,恪守信义,行走江湖的人都会卖他个面子,毕竟不定哪天与人厮杀就受重伤了,还得指望柳三爷救一命。或许柳三爷是菩萨心肠,想借自己女儿的生日宴会聚集江湖人士,共同商讨出一个办法来解决这场江湖潜在的危机。”

“那这场宴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也说不准,刚才那些都是猜的。反正到时候我们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见机行事,有机会就给父亲长个脸,没机会就当来青州游山玩水一番。”

“哈哈,还是二弟豁达,不过也只能如此!对于我们这种江湖小门派来说,娶到了佳人是福,牵扯进宝藏是祸!”

不同于宾客的潇洒自由,作为柳府的仆人,在柳长乐生日那天他们注定是要忙得不可开交的。

“都精神利索点!小姐十八岁的生日宴会马上要开席了,可别出什么乱子,不然我可饶不了你们!”红灯高挂的柳府前院和大堂皆是烛光通明,喜气洋溢,一个身着管家服饰的中年人正左点点、右划划的指挥着一群仆人干活,“老张,你把那颗灯笼挂矮一点;李婶,你把那盆兰花往石阶边挪一挪……”

一个捧着花盆的汉子路过中年人身旁,说道:“徐管家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小姐平时对我们那么好,她的宴会我们肯定会上心的啦!”

其他仆人也附和道:“就是,就是,徐管家尽管放心便是。”

“放心你们个大头鬼啊!”中年人对捧花盆的汉子骂咧道:“上次宴席,让你负责灶台烧火,你倒好,偷了酒去伙房,边喝边烧,把一锅粉蒸肉烧成了黑炭,还差点把伙房给点了!要不是小姐为你求情,你现在还能在这干活?”

被训斥的汉子老脸一红,憨憨一笑的走了。

其他干活的仆人听了当即哄笑起来,可干活也更带劲了,但随即而来的窃窃私语是免不了的:

“我说老马那天闯下这么大的祸,依夫人的性子怎么可能还留他在柳府谋生,原来是小姐给老酒鬼求了情。”

“小姐就是心地善良,见不得我们流露街头……今天是她十八岁的生日宴会,我说大伙啊一定上点心,让小姐过个开开心心的生日,别辜负了小姐对我们的好!”

“老赵说的对!今天是小姐第一次在众多外人面前正式露面,我们可得给她长脸!”

“小姐现在应该是在梳妆打扮吧……今晚宴席上的小姐肯定是要惊艳众人的。”

“那是自然,我们小姐自幼就是美人胚子,如今十八岁了更是美得赛天仙……你们说小姐会不会是仙娥下凡投的胎啊。”

“反正小姐在我眼里就是天上的仙子,那江州苏家的小姐也敢觍着脸来比美,早早就到了,还打扮的花枝招展,结果却是落了个笑话。在后院无意撞见了我们穿着常服的小姐一眼,当即就变成木驴僵了,等回过神后立马用手巾遮住脸,连礼仪也不顾就坐马车打道回府了,看得我们那个舒心啊。”

“江州苏家的三小姐也是名满天下的美人,倾慕她的才俊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单独来看是挺美,可跟我们小姐站一块看就显得哪哪都不足了,特别是眼睛,我们小姐的眼睛跟今晚的星空一样闪亮,对比下,那苏三小姐的就像死鱼眼了。”

“哈哈,死鱼眼……那倒不至于……你这话也可够损的了……不过小姐也十八岁了,老爷应是要给她找人家了……今天老爷广邀宾客,也是借这机会来物色个乘龙快婿吧……不知会便宜哪家的小子……我们日后又还能不能见着小姐了……”

“老爷就小姐这么一个女儿,小姐就是嫁人,也得男方入赘!”

“入赘?能配的上小姐的肯定得是世家大族的嫡子,对方怎么肯来入赘?”

“有什么不肯的?我们老爷要钱有钱,要名望有名望,又只有一个女儿,新姑爷入赘后,白得一份这么大的家业,不见得会比他本家差。”

“说来也是!不过,依老爷不拘一格的行事风格,怕不一定会在世家嫡子里挑女婿,只要是小姐能看上眼,就是街头乞丐,老爷也会同意吧。”

“放你娘的狗屁,你才从乞丐里挑女婿,你全家都从乞丐里挑女婿!你再说这种有辱小姐的话,看我打不打废你!”

“别、别生气啊,我就是打个比方……说明老爷疼小姐啊……小姐怎么可能从乞丐里挑丈夫呢……我就打个比方……你们看,客人们开始入场了,好多人啊,比知府大人做寿时还多……今晚柳府肯定会很热闹……这么多人来祝寿,小姐应该会很开心吧!”

“我不开心!”与前院张灯结彩的热闹拥挤不同,柳府后院此时显得颇为空旷和安静,在皎洁月光的照耀下,更是有些冷清。其中一棵高大槐树的横枝上挂着一个秋千,一个身穿淡绿色衫裙的少女坐在上面无趣的荡着,正是柳府唯一的千金——柳长乐。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