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84章)
多年来相安无事的临安县,却在荒野外发现一具男尸,死状怪异,传言是鬼魂索命,带着秘密来到此地的伶韫却不信鬼神之说,誓要为死者言,但是平白冒出来的四品提刑司梁煜,却为何要步步帮她?荒野的暴尸,瘆人的古庙钟声,义庄里不翼而飞的尸体,不明身份的焦尸,被抽干血液的少女……究竟是人性作祟,还是权欲熏心?为还临安县安宁,伶韫携同梁煜于黑夜中抽丝剥茧,寻找真凶。当一切尘埃落定,两人的身份开始浮现在眼前,更大的谜团也在等待着他们…… 破案前:某女:“区区一个四品提刑司……” 破案后,她紧抱他的大腿:“大人,等等我~”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荒野暴尸(1)

距临安县不足百里的林中,一穿衣褴褛,满是补丁的青年背着满满的草药筐,弓着背在林中挖着草药,突然间,一道尖叫声划破死寂的荒林。

男子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失声发抖,连后背的草药筐都被扔下。

“杀……杀人了……”

男子还愣在原地,嘴里颤抖着,不远处听到声音的伶韫闻声赶来。

她男子装扮,穿着一袭灰色长袖,将包裹斜挎,一根看似粗陋的发簪将秀发挽起,眉清目秀的脸庞更让人看着一身书生气,不细看,根本看不出她的女儿身。

伶韫似是见惯这种场面,整个人表现地很镇定,她粗粗地看了一眼,遂对身后还在瑟瑟发抖的男子说道。

“去报官吧。”

男子一听,两条腿跑得没了人影。

伶韫将包裹取下,轻放一旁,然后细细检查起尸体。

死者衣冠不整,身上并无其他伤痕,胸口处有一明显伤口,应是被利器刺中心脏,流血过多而亡,死亡时间不确定,不过,这足以说明是谋杀。

临安县到这里不足百里,凶手是因为知道几乎没有人来这荒林,才会选择抛尸在这里?还是说,是凶手故意将人引到这里才灭口呢?又为何不将尸体埋藏得更深,却暴尸荒野,让人发现呢?

伶韫刚想再细查一下死者的伤口,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将她团团围住。

为首的是连乌纱帽都带歪的县令,一双嫌弃的眼神里透露着他的狡黠,他看见尸体后,直接转过身,嘴里还咒骂着,“真是晦气,偏偏这个时候出了命案。”

县令平复好呼吸后,瞥了一眼面前的瘦弱书生,才一本正经地开口问道,“是你发现的死者?”

伶韫站起,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回大人,是那位兄台发现的,小人是听到他的叫声后,才赶过来的。”

县令转过身,问起旁边报官的男人。

“是他说的那样吗?”

男人慌忙跪下,直点头说是。

“来人,将尸体运回县衙,交由仵作验尸。还有,将这来路不明的小子,一块抓了去。”

伶韫不明,“大人这是做什么?”

县令冷言回道,“本官有理由怀疑,你就是杀人凶手!遂带你回衙门,严加审问,”

伶韫一听,气不打一处来,“真是荒谬!那他呢?是他发现的,你为何不抓他?”

县令冷笑,露出一双看着阴森森的眼神,说出的话更是轻描淡写。

“很简单,因为只有你,是一个外乡人。”

伶韫保持着骨子里与生俱来的高贵,打量着面前大腹便便的县令,只是淡淡一笑,“难不成县令不想找到杀人凶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死者是临安县富甲一方的商贾,想必这件事传到死者亲人耳朵里,他们定不会善罢甘休,反而会觉得你是为了草草结案,才随意抓了个外乡人顶罪。”

县令整个人的身体一颤,没想到面前的这个文弱书生,倒是有几分胆量。

“本官从未告诉过你死者是谁,而你又是刚来临安县,你又如何得知,这死者的身份?”

“很简单,死者身穿丝绸面料,那种面料很柔软丝滑,普通百姓,哪里有银子买得到,何况他的右手大拇指上还有玉扳指,可想而知,他定是商贾或生意人。对了,死者是被谋杀的,凶手不为谋财,只为害命。而且凶手,定在临安县内,或者说,就是临安县的人。”

县令及一众衙役杵在原地,不可思议地窃窃私语着。县令摸着自己的两撮胡须,看着眼前的书生,却故作面不改色。

“哦?小小书生,竟敢胡乱臆测?你还真把自己当捕快了?你凭什么说,凶手就在临安县内呢?”

伶韫:“大人,这林子,与临安县相距甚近,凶手若不在临安县内,再加上不熟悉这林中情况,怎会贸然杀人?”

县令一听,觉得她说得有理,遂心生一计。

“既然如此,本官便命你为捕快,限你三日内,查清此案,不然,可别怪本官手下不留情了。”

伶韫应允,“不过,我有一事相求,仵作验尸,我能否在一旁?”

“好,随你。”

……

县衙验尸房

一个年过半百,满脸白胡子的仵作细细打量翻转着尸体,伶韫在一旁打下手,还有一人专门负责写验尸报告。

老仵作:“死者,男,姓名,梁士方,临安县人氏,年龄,三十五,死亡时间,昨夜亥时,死因,被利器刺中心脏,失血过多而亡。”

仵作验完尸后,打算收拾工具箱离开,被伶韫叫住。

“先生留步。先生,小人想问,那心口的伤,是致命伤吗?”

老仵作:“不错,老夫已仔细观察,他的身上只有这一处伤口,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伤口很凹凸,应是被利器刺了不止一次。”

伶韫:“好,多谢先生。”

仵作转身对一旁记录的人来说,“验尸报告写完后,便让家属前来认领尸体吧。”

伶韫陷入沉思,“凶手刺多次,究竟是因为恨?还是说第一次不足以令人毙命,所以多刺几次?”

不过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先去梁老爷家中,看会不会有什么发现?

梁府内

诺大的梁府挂满了白色的布缎,梁夫人将梁老爷的尸体领回来后,便守在正院内,为其披麻戴孝。伶韫刚进府中,就听见府内传来的凄厉的哭喊声,府内的丫鬟和小厮也都穿上麻衣,整个梁府凝聚着悲伤的气氛,令人不寒而栗。

伶韫循着哭声,步步走向梁夫人,还未开口,就被突然站起的梁夫人恶言相向。

“是不是你,杀了我家老爷?你让我们孤儿寡母的,怎么活啊!”

梁夫人哭得凄惨,整个人瘫软在地上,身旁还有一约莫六岁的稚童,脸上挂着泪水。

伶韫:“夫人,请节哀,梁老爷的死,并非我所为。今日我来,就是为梁老爷查明真凶的。”

梁夫人被丫鬟扶起来后,神色才稍许平静。

“这位公子,贱妇刚才失态了。还求您,为我家老爷主持公道,我家老爷他,死得好惨啊,现在能帮老爷的人,怕是只有您了。”

“怎么?县太爷不是父母官吗?出了命案,他岂会不管?”

同类热门书
夫君今天又变脸了
夫君今天又变脸了
精神科医生朱影,值班时打了个盹,谁曾想竟直接魂穿到了安史之乱后的唐朝。不过为啥别人穿越都是甜甜玛丽苏,有个男主宠上天,到了她这就成了悬疑剧?穿越第一天就摔下悬崖,还滚到了大理寺少卿楚莫怀里,卷入一场诡异的人皮面具案。更可怕的是,这楚少卿竟然有着双重人格!一时是冷面少卿楚问离,一时是他早已失踪的哥哥楚如归。老天爷,她虽然是精神科医生,但老师也没教过她怎么和神经病谈恋爱啊!说好的穿越就有男主宠呢?好吧,这些都算了。朱影决定搞事业!纵观整个大唐,有谁比她更能洞察人心?一场惊心动魄的查案之旅,在藩镇割据的大唐从此展开。梦中逐花影,醒时辨是非。此生莫问离,视死亦如归。本文为:悬疑+言情(架空文,拒考据)
意堂主 ·推理 ·完结 ·103万字
9.9分
我在大理寺捉妖那些年
我在大理寺捉妖那些年
都说京城,居大不易。前往长安的道一,路上遇风雨,临机起卦,观之,乐之,“出行遇贵人,大吉大利呀。”道一与师父在线双忽悠,想要去京城混日子,顺便为九宵观寻香客,遇见了行走的“百妖谱”的故事。当然,混日子是不可能混日子的。从去长安路上烧烤了一只八爪鱼开始,道一就在捉妖的路上越走越远——神棍女主:小郎君,你这心愿成本有点儿大呀!芝麻男主:妖怪都是你引来的,你当然得保护我不被吃呀!众人:无耻!万年光棍:大师,请帮忙算一卦,我能娶多少个小娘子?众人:呵呵———(本书涉及:山医命相卜)
荷樵 ·奇妙 ·连载 ·80.3万字
7.9分
凶案侦缉
凶案侦缉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但是只要是网,就难免会有漏网之鱼,就像阳光照不到的阴暗角落里,总会有邪恶如细菌般滋生。正与邪,此消彼长,幻化出一幕幕人间悲喜剧。小莫的V群:200144356欢迎任意书中主配角名+读者ID+粉丝值来敲门
莫伊莱 ·推理 ·完结 ·146万字
9.0分
徐队,求抱抱
徐队,求抱抱
传闻中的徐公子是警队精英,洁身自好不近女色,但司楠晴看来,徐应之只是性格孤僻脾气又臭而已。初次见面,她成了嫌疑人?拜托,我是受害者好不好?寒风中穿着礼服的她被带去警局问话,徐应之拿着司楠晴的身份证看了半天却未发一语高冷离去。司楠晴在心里诅咒一辈子别再见到这只单身狗。……偶见一天,徐应之协助调查去酒吧临检,看着打扮怪异的她,挑眉问道:“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司楠晴配合检查,拿起自己的身份证递给他:“我是作家,积累素材不行?”“不用给我看,我记得你的身份证号……司家大小姐嘛。”……又见一天,司楠晴奉命去相亲,看着西装革履的徐应之惊掉下巴,他却在众目睽睽之下搂住她的腰:“我未来老婆今天真美。”呵呵,司楠晴冷笑中,谁是你未来老婆,你的脸皮落在警局没带来吗?……为了新书的素材和灵感,司楠晴提着行李箱来到徐应之面前,露出了一抹司式笑容:“徐队,求抱抱……”【不虐,很甜很甜,无前任不滥情,女主不弱男主不渣,偶尔逗趣深情,偶尔针锋相对。女追男,男追女,原来是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
南宫小主 ·推理 ·连载 ·94.3万字
9.9分
凶案背后
凶案背后
世事无论好坏,总是先有因,而后才有果。每一起凶案的背后,都曾有罪恶的种子在发芽。作恶的是否十恶不赦?被害的是否白璧无瑕?究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还是有些人生来就携带着罪恶的基因?种种疑问,不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刻,无人可以解答。小莫的V群:200144356欢迎任意书中主配角名+读者ID+粉丝值来敲门
莫伊莱 ·推理 ·完结 ·147万字
9.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