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7章)
25年前,一场轰动全国的毒气杀人案,死伤无数,杀手却逍遥法外,杳无音讯。 作为那年惨案幸存者之一的姚先明,被发现的时候怀中就紧紧抱着一个女婴。她是他来生的曙光和依靠,她是凌晨温暖闪耀的太阳。他的晨依。 25年后,一个似曾相识的杀手组织,将他再次卷入诡谲云涌的重重晦暗之中。 出于机缘巧合,当他和姚晨依在同一个屋檐下奋斗,他给他们的小组命名“曙光”。 ——一场属于善于恶的博弈。 正义的化身在街头悄然哼唱着代表胜利的歌曲,默默尊奉他们心中的光。 ——怀疑,沉沦,鏖战,绝境。 风暴之后,破晓之前,于黑暗的边际,当局者肆意演绎酣畅淋漓的爱与恨。 曙光和破晓皆是地平线上,就快要浮现的那么一缕希望。可黎明之前,谁将在星穹之上守望?来路是混沌深渊,还是日出的光明凯歌?奈何几缕长烟浩荡,悄然迷蒙了视听。 无从知晓。但我从未遗忘过往。 来自彼时的脚步声越发急促了——真相大白之后,你是否还会找到我? 晚风吹散真相的密云,那年如霜的月或将水落石出。

第1章 那天我们初见

2018年夏。

江滨市已然步入酷暑时节,火热的骄阳缄默在天幕的一隅,吐露着足以烧灼一切的热浪。若非长风吹起路边星点翠绿,行在街上,甚至仿若置身阳光直射的荒芜沙原。

姚晨依很快成了高温下的第一个受害者。校园里人影寥寥,宽敞的大道上独她一人拖曳着沉重的粉色马卡龙色行李箱,一边捋了捋脸颊垂下来的短发,一边把头顶的太阳帽扶正,兀自慨叹阳光的毒烈。

临近校门的时候,悦耳的铃声突然响起,是她一直用了多年的The Sun Also Rises。伴随着激昂交响曲的旋律,她感觉自己真的就是沙场上唯一的幸存者,马踏黄沙,遥望远天飞燕,周遭独她一人。

“晨依,你到哪了?”手机里传来有磁性的男音,打断了她纷飞的思绪。姚晨依抬头看了看路,缓缓答:“马上到校门,你等一下。”

“没事,我就在门口路边,你出来就能看到。”他温和的声线里似乎还夹杂着浅浅的笑。

姚晨依随即挂了电话,把手机揣进口袋,紧了紧肩上的背包带,拖着沉重的行李箱复而只身前行。

大学里早已放了暑假。作为毕业生的她本就属于晚走学生中的一员,加上诸多事务繁杂,愣是在空无一人的宿舍里多住了两天,等一切妥当了才离开。

和脸熟的看门师傅打完招呼后,她的目光就撞在路边的男人身上。

男人一身干净的白色衬衫,乌黑的头发在耀眼的太阳光照射下显得熠熠生辉,其间留有几根不经意的突起。姚晨依笑着迎上去,自然地把手中行李箱递给他,“什么时候到的?”

“刚才。”男人回答得干净利落,打开路边白色轿车的后备箱,把她巨大的行李箱轻轻放了进去。

“……晨依,你的包还要放吗?”男人回头问她。

“不用。谢谢。”姚晨依取下头顶的遮阳帽,抓在手上,短发下面簇着一丛甜甜的笑。

男人点点头,“啪”地关上后备箱,快步走到副驾驶为她打开车门,“我们走吧。”

姚晨依把背包背在前面,小心翼翼地上了车——车内早已开好了冷气,素白的内饰足以令人心头一舒。

白烨是个干净的男孩。自姚晨依认识他的那天她就这么想。

白烨是她无比尊重和仰慕的学长,也是可以倾吐真心话的、值得信赖的朋友。

白烨比她大两级。尽管他从警校毕业后,他们仍保持着一定的联系。如今两年之后,幸运的是,他们被分配到了同一家单位。

“不用紧张,今天报道,我先带你去熟悉一下环境。”白烨一边转着方向盘,一边笑着说。

“……我哪有紧张!”姚晨依嘟着嘴看他。但出于对和陌生人进行社交的恐惧,她还是不放心地附上一句:“白烨,你办公室在哪啊?”

“我?”白烨仍目不转睛地盯着车窗,“在你对面。你抬头就能看到,很近。”顿了顿,“到了你就知道了。”

姚晨依这才放心地点点头,低下头去看手机。

——父亲在三分钟前发来了短信,问她到了哪里。她赶忙敲字回复:上车了,马上到。

片刻之后看见父亲的回复,她这才松了口气。

“头不要低着,会伤到颈椎。”白烨不经意的一瞥,却望见她下垂的小脑袋。

“啊,谢谢。”姚晨依努力地坐直身板,头还刻意地往前倾了倾,“你看我这只小鸭子怎么样?”

白烨饶有兴致地揣摩她的话语,“既然如此……小鸭子初出茅庐,我便先祝贺她,毛不要上来就被拔光。”

“……”

姚晨依瞪了他一眼,即刻便有想掐他一把的冲动。但见他认真开车的负责模样,心底那种想法便悄然缩了回去。

轿车在一个拐弯后驶入了路旁灌木丛生的匝道,随后缓缓拐进右侧狭长的小巷。

白烨将车安稳地停进院内的停车场,四周大厦林立,得天独厚的环境足以为这一片净土带来阳光难以直射的荫凉。他快步下车为她拉开车门,道:“先过去吧,行李暂放我车上。”

“嗯。”姚晨依解开安全带,踏出车外,陌生而又熟悉地打量着周围的景致。

这里仍是她记忆中的圣地。

院落的树木,时隔多年已然长得碧绿而苍翠,笔直的枝干直入云霄。尘土纷扬的水泥地面布着斑驳的白漆界,仿佛还留存着那年的气息。

这么多年,唯一变化最大的要数她面前的主楼。

华丽的落地窗星罗棋布点缀其间,在阳光的折射下如同闪烁的湖泊。透过碧澄的湖水,湖心是深邃的眸。

姚晨依小时常随父亲一同来此上班。那时宽敞的大院里,她最喜欢的就是在停车场的一草一木间追逐蛱蝶,采撷一朵红花缀在发梢,日落时分,踏着晚风小跳到父亲的跟前,展示自己仙女般的风貌。

那时的主楼还是两层的平房,外层铺设着陈旧的砖瓦。每每这时,她的父亲便快步迎上前将她蓦地抱起,使女儿心中自己巨人般遥不可及的形象变得更加亲近。晚云肆意滑过,彼时的浪漫是树梢长鸣的蝉声。

此去经年,她这次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站在这里,并且做好了以后生活在这里、战斗在这里的准备。

——可以说,这是她的第二个故乡。

看着凝望远方沉默的姚晨依,白烨愣了愣,“……晨依?你怎么了?”

“……没事,在想一些事情。”姚晨依这才回过神来,戴上那顶遮阳帽,“走吧。”

白烨一边带她走上正门口的几级石阶,一边笑着说:“我就说你紧张,看吧,都愣神了。”

“我只是……对着这庄严肃穆的地方产生了由衷的敬意……而已。”姚晨依尽她所能地组织着可以被当作借口的文字,好搪塞过这令人尴尬的话题。

自动门倏地向两边弹开。两人一同走进正门,就看见在门口静候着的姚先明。

“姚局好。”白烨连忙敬礼,唯独姚晨依愣在一旁,“爸……”

“现在我们的关系是上司和下级。”姚先明把地位上来就划得清楚明白,“你第一天来,跟人家小白学着点,收敛一下你在大学里自由散漫的样子。”他仍是一如既往地在该严厉的地方绝不含糊,低头看了看表,“时间来得及,你们赶快去吧。”

姚晨依上来就被浇了一盆冷水,莫名有些失落,“……是,姚局。”

姚先明点点头,缓步走向远处的办公室。

白烨不在乎地摇了摇头,“他老人家对我们也一直这样,习惯就好。第一天,没必要把自己整得那么不开心。——我先带你去办公室吧。”

姚晨依仍带着一丝怅惘的神色点了点头,跟着白烨上了二楼。

她的办公室在上楼左手边第一间,其间陈设着十二张被擦得崭新的桌椅。几张桌子上已经坐了人了,醒目的蓝色名牌正挂在办公桌右上的玻璃窗上。白烨很快便找到了她的座位——一个靠墙的角落,手边就是干净的窗台和浅蓝色的窗帘。其时帘布半掩在窗边,微风吹动,透进淡淡的阳光。窗台上还布着几盆多肉,浅浅的绿意丰富着单一的视觉感受。

姚晨依大学时候就喜欢摆弄宿舍阳台上一些花啊草啊的。她还记得那个雨后初晴的午后,她伏在宿舍的床上远远看着窗台上娇嫩欲滴的碧叶,那轮太阳就静静地卧进上方的天。她说,她锁住了一窗暖阳。

如今的办公室,不如说更像她那年的旧场。

白烨看见她在笑,俯下身去轻触那盆栽上的叶。

看来给她选的这个位置,还真是不错。他心想。

“我的办公室在对面。”白烨说,“我先过去,你有事就来找我。”

“嗯。”他说完便快步走开。

姚晨依把遮阳帽挂在白墙的挂钩上,如释重负地坐了下来。那黑色的坐垫松软舒适,加上墙角不易被发现的出色地理位置,她感觉这一切就是为她量身定制。

就像是踏上了一艘顺水行舟、风平浪静的航船。

她打量着办公桌周围的摆设,一台老式的windows7台式电脑,一个竖立在桌角的文件夹,几本黑皮笔记本,外加底下三层的抽屉,简约,而又清爽怡人。

等一切差不多收拾妥当,她起身准备去找白烨,忽然注意到前桌的男生几乎是和她不约而同地站起,却是面朝她的方向,“同志,以后就是前后桌的同事了,可以认识一下吗?”

“嗯……”姚晨依有些措手不及,“你好……同志?”

那人精神饱满地点了点头,娓娓道来,“看你名牌的话……姚姐。非常高兴认识你,我是孟小先,相处愉快。”他没有伸出手,而是标准地敬了个礼,随后便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姚晨依还想说什么,见他这副模样只觉好笑,随后便快步离开这个令人尴尬的地方。——小跑的路上,她还不忘回头看看他的名牌,看看自己有没有听错名字。

嗯。孟小先。真是个小神仙……

刚出门她便撞进迎面走来的白烨怀里,于是连忙满脸羞红地推开,口中反复低语着抱歉。

“没事。”白烨笑着帮她把凌乱的头发理向一旁,“怎么样?”

姚晨依点点头,“很好,就是新同事……太热情。”

她真的很恐惧社交。这是真话,从小到大皆是如此。

白烨循着她的目光看向正在收拾东西的孟小先,而后伸出拇指啧啧称叹,“这家伙,神童,一路跳级上来的,比你还小好几岁呢。好好跟他配合!”

“……?”

姚晨依恨不得打个洞钻到地底。那一刻变得她更加尴尬。

也难怪人家喊自己姐姐……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她在心底默默对自己说。

时光虽已近夏末,姚晨依却隐约觉得,这是她长夏里的第一天。

同类热门书
我的姥姥有点神
我的姥姥有点神
我叫王丹阳,是一个八字很阴的女生。我的姥姥是个半仙,求请问事,样样明白。因为算出我十六岁之前会有劫难,所以,我就留在了姥姥的身边长大。从此,我经历着一般孩子一辈子也许都经历不了的事情.....
三楼均均 ·奇妙 ·完结 ·139万字
9.8分
寻尸人
寻尸人
有许多的人会因为这种或那种的境遇而“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即使至亲之人伤心欲绝,可是大千世界,茫茫人海,又能去哪里找寻呢?平庸少年张进宝,他凭借着自身的天赋异禀,帮助了许多客死异乡的人们回到故里……而张进宝也在之后的寻尸之旅中,遇到了神秘大师黎叔和他的首席大弟子丁一,他们一路上和张进宝并肩前行,一同走上了一条惊心动魄的冒险之旅。
洛琳琅 ·探险 ·完结 ·401万字
8.5分
青诡纪事
青诡纪事
新书已发布,点击作者名字可得,求支持!简介:何青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唯一不普通的,是她总能看到点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本文无男主,无感情戏。如有缺章,估计是屏蔽了。
荆棘之歌 ·探险 ·完结 ·185万字
9.4分
慕川向晚
慕川向晚
千年难得一遇的写作废柴向晚,因为书扑成了狗,被逼相亲。“妈,不是身高一米九腹肌十六块住八十八层别墅从八百米大床上醒来的国家级高富帅,一律不要。”“……你是准备嫁蜈蚣?”后来向晚终于如愿以偿。他被国家级高富帅找上门来了,扑街的书也突然爆火——有人按她书中情节,一比一复制了一桩命案。而她与国家级高富帅第一次碰撞,就把人家给夹伤了…………爱情、亲情、伦理、悬疑、你要的这里都有,色香味俱全。【本文狂撒狗血,太过较真的勿来。】☆★☆★☆★☆★☆★☆★☆强烈推荐姒锦完结文。现代:《史上第一宠婚》、《步步惊婚》、《唯愿此生不负你》、《溺爱成瘾》古代:《且把年华赠天下》、《孤王寡女》
姒锦 ·推理 ·完结 ·213万字
9.4分
大讼师
大讼师
杜九言穿越占了大便宜,不但白得了个儿子,还多了个夫君。夫君太渣,和她抢儿子。她大讼师的名头不是白得的。“王爷!”杜九言一脸冷漠,“想要儿子,咱们公堂见!”大周第一奇案:名满天下的大讼师要和位高权重的王爷对簿公堂,争夺儿子抚养权。三司会审,从无败绩的大讼师不出意料,赢的漂亮。不但得了重夺儿子的抚养权,还附赠王爷的使用权。“出去!”看着某个赖在家中不走的人,杜九言怒,“我不养吃闲饭的。”于是,精兵护岗金山填屋民宅变王府!儿子小剧场:“这位王爷,按照大周律法,麻烦你先在这份文书上签字。”某位王爷黑脸,咬牙道:“遗嘱?”“我娘说了,你女人太多,谁知道还有几个儿子。空口无凭不作数,白字黑字才可靠。”小剧场:“抬头三尺有神明,杜九言你颠倒黑白污蔑我,一定会受天打雷劈。”被告严智怒不可遏。“天打雷劈前,我也要弄死你。”杜九言摔下惊堂木,喝道:“按大周律例,两罪并罚,即判斩立决!”被告严智气绝而亡。坐堂刘县令:“……”
莫风流 ·推理 ·完结 ·272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