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74章)
大齐亡国千年,却在大顺天永三十五年复活了。 一个暗沉无光的诡奇乱世,随之来临! …… 《大齐皇庭秘录》记载:大齐暗设一官,渭“长明”,世受皇命,保大齐江山永固、万古长明。 《长明总纲》记载:长明灯燃,大齐不灭;长明灯熄,大齐亦不灭。 一觉醒来,郑悬舟继承千年皇陵,被大齐至宝长明令择主为新一代的长明宗帅,大齐的亡国命运就此改写。 诡朝复苏,诡道长生;长明灯燃,共尊吾主!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大齐皇陵

嘈杂吵闹的声音,不太真切。

“先生!你醒醒啊!”

耳畔传来呼声,郑悬舟头脑一片浆糊、伴随隐痛,吃力的睁开眼睛。

鼻腔中,两股热流淌出,是殷红刺目的血。

对面嗓音嘶哑的女人,递上手帕。

“先生,你在流血,快擦擦吧!”

郑悬舟将手帕团成一团、堵在鼻子边。

——我在哪?

他抬起头,一座巍峨耸立、恢宏壮观的巨大陵墓,陡然浮现于眼前,让他眼睛瞪大、身子摇晃。

恍惚间,又变成一片小草房子,勾勒出安静祥和的村庄。

他身前摆着算命摊位,铺着天干地支图,还放着算签、铜钱等应用之物。

左手边插着土黄色的幡,上写“卜卦算命测生死,晓断阴阳观吉凶”

对面坐着一个中年妇人,脸色枯黄,身材消瘦。

妇人脸上爬满震惊、担忧和关切。

经历过无数网文洗礼的郑悬舟,在短暂愕然后,很快意识到自己究竟经历了什么……

穿越!

——我穿越到了一个不明朝代的古代世界。从眼前情景判断,我是一个算命先生,俗称:“江湖骗子”。

郑悬舟冷静下来,堵住鼻子,仔细理清一团浆糊的脑袋。

脑海中涌现零星的记忆碎片,不成条理。

他看向对面的妇人,有些蛋疼。

“先生,你好些了吗?”

郑悬舟点头,试了试鼻血没再流,就将堵住鼻子的殷红手帕拿下来攥入手心,揣摩着处境,他问道。

“你想算什么事情?”

“嗯……”中年妇人愣了楞,狐疑的看看他,然后认真说,“奴家是想算一下,夫君传家的玉扳指去了哪里。”

——算玉扳指的位置?这我哪会?

郑悬舟心念电转,根据小说里算命先生的作派,掐起手指。

将三枚铜钱丢出,落在桌案上,摆出了不同的方位和正反面。

口中念念有词,神神叨叨……

正当他准备胡扯时,眼前浮现出奇怪的画面:

一只白猫跳上木桌,脑袋顶开未上锁的锁扣,叼出一枚玉扳指,然后飞快跳下桌子跑开。

木盒盖上,锁扣恢复原位。

野林间,白猫环顾左右,一口将扳指吞下,一个象征“玄龙”的字符短暂闪烁后,血光瞬间吞没一切。

画面消失不见。

郑悬舟一脸茫然,只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说道:“我算到是被猫狗一类叼走了,回家找找吧。”

“猫狗叼走了?可是先生,那玉扳指是存放在里间的盒子里,何况奴家并未养猫狗……”

“你没有养,街里街坊的总归有人在养,我的‘卦象’只能看到这些,天机不可泄露。”郑悬舟扯起江湖骗子常用说辞。

妇人只能点点头,从旁边的篮子里面拿出几颗鸡蛋,又拿了两枚铜钱,放到桌上。

“谢过先生,这几枚鸡蛋不成敬意,还望先生一定收下。”

郑悬舟沉默点头,不再看起身离开的妇人,捂住太阳穴,消化着头脑涌现的记忆碎片。

如今是大齐开平十五年,八月。

这里是大齐帝都“梧阳城”,西郊的镇灵山山脚下。

镇灵山,是大齐历代君王落葬的皇陵所在,重重禁军把守。

正回忆间,被他无意识攥紧的殷红手帕中,一滴鲜血挤出,滴落在沙土地面上。

刹那间,血红悄无声息的蔓延开去。

整个地面随之震颤。

郑悬舟身子歪斜之间、并没有看到,他背后高耸入云的镇灵山陷入诡异的波动,这座延续大齐一千二百年历史的皇陵,犹如被抽剥了灵魂。

下一刻,一股恐怖的力量,硬生生涌入郑悬舟的脑海。

脑海中,方才闪烁了一下的千年陵墓,再度出现。

无比恢弘壮阔,却通体透露着令人胆寒的气息。

——这是大齐皇陵?

从建筑上一些诸如“玄龙”“羽鸟”这些大齐信奉的古兽浮雕,结合脑中零散记忆,郑悬舟有了判断,无声自语道:

“据民间流传的讯息,大齐的皇陵永远透露着神秘诡异,可到底神秘诡异在哪里,又没人说得清楚。而且……传闻中,只有拥有大齐皇族血脉的人,才有资格进入其中。可为什么这座皇陵,会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鉴于眼前的奇景,郑悬舟决定先消化掉头脑中的记忆碎片更要紧。

很快,他理清了整体记忆……

大齐是一个存在种种荒诞、诡异事件的封建王朝,时常能够听闻有人死于诡物与未知。

但所有未解之事,皆被朝廷冠之以“异闻邪说”禁止流传,而在原主人的印象中,也并没有超脱现实力量的人类出现。

有着仙侠世界“妖魔鬼怪”的背景,却并无“除魔卫道”的“修行者”?郑悬舟并不相信,这只能说明,朝廷出于某种未知的原因在有意掩盖真相。

记忆中,他还是叫郑悬舟。

他郑家祖上本是出身名门,不过他的父亲因一次冲撞圣驾,被贬为庶民,且全家上下乃至后代、必须世世代代为大齐皇室修建皇陵,充当民夫。

镇灵山脚下成片的“民夫村”,就是因此而存在。

“‘我’的父母与祖辈,葬身在三年前的一次皇陵修缮事故中……啧啧,骗小孩子的吧?他们的死,八成是为了守住皇陵的某些秘密而被陪葬的?又或者是因为那些难辨真假的‘诡异’?”

“我还有一个弟弟‘郑亦煊’和一个妹妹‘郑安安’,他们都在民夫村,随时待命。简而言之,一旦未来我们参与到某些关于建造皇陵的隐秘中,也极有可能如同当日的父辈、祖辈一样,被拉去陪葬啊……”

消化掉所有的记忆碎片后,郑悬舟仍有不解。

“可……我为什么会摆摊算命?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记忆碎片不全,并没有与之相关的记忆。

正思虑间,脑海中的巨大陵墓突然发生变化。

方才他只能以旁观的视角,看到皇陵的全貌。

而此刻,他却真正进入了皇陵之中,能够看到两侧幽深漆黑的壁画与浮雕、能够看到一盏盏幽邃的灯火点亮、引申向皇陵深处。

他的意识,随之被拉扯进一片黑暗中。

突然——

一道白惨惨的焰火炸开,点亮了整个空间。

他看到一片巨大的空间,里面摆放着无数的典籍,像一座“图书馆”,但他却看不到那些书本的任何内容,仿佛那只是一些普通的无字书而已。

——大齐千年皇陵中隐藏的秘密是一座“图书馆”?是一眼看不到边的典籍?

郑悬舟展开思考。

黑洞洞的“图书馆”中,只有一本泛黄的古书闪着亮光。

他一个念头打开那本书……和在算命摊前看到“猫叼走玉扳指”的情况一样,他看到了另外的画面!

雷雨夜,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在电光照耀下,勉强看清一户小院,是记忆中他们兄妹三人的住处!

一道看不清模样的影子,状若人形、又不像人形,以极其恐怖的速度从另一侧的屋顶“坠入”院中。

画面一转。

主屋里,摆着几个木桶正在接漏进屋里的雨水,兄妹三个有说有笑的喝着粥、吃着白水煮野菜。

郑悬舟一脸蛋疼、觉得饭菜太过清淡。

年仅九岁的弟弟郑亦煊抱着一碗鱼汤,时不时地夹一块软烂的鱼肉给大哥大姐;十三岁的妹妹郑安安则是笑眯眯的做着未来规划,一家子其乐融融。

就在这时,一道黑漆的身影凭空降临,站立在郑安安的背后,屋子里的三个人却置若罔闻!

欢声笑语瞬间凝固冻结,血光飞溅。

一只完全不像是活人的干枯手掌,提着郑安安的头发,将一颗圆滚滚的脑袋提了起来。

啪嗒、啪嗒——

郑悬舟和郑亦煊的脑袋同时掉落,滚倒在地的脸上还凝固着“蛋疼”“鱼汤真好喝”的表情。

血光喷涌中,画面消失,郑悬舟精神一耸。

——我、还有弟弟妹妹,即将面临一场死亡灾难?那道影子是什么东西?看起来绝非人类!

果然,这个世界存在诡物,那就一定有与之抗衡的人类修行者,否则人类早就灭亡了。看来……人类修行者选择了隐在暗处,或者大概是为朝廷直系效命。

郑悬舟心中做着猜测。

他的注意力还回顾在方才的记忆之中,无意识的在“图书馆”中穿梭而过,被远处白惨惨的灯火拉扯……

反应过来时,他已进入到另一个略显狭小的圆形“墓室”。

四周分布有九道封死的石门,不知道通往何处。

白惨惨的焰火周围,摆着九个看起来平朴无奇的蒲团,与九道封死的门板隐隐对应。

——九个座位?难道有人在皇陵的这个圆形墓室里私下聚会?另外……我脑海中见到的皇陵,到底只是皇陵的投影、还是我在无意识中被带入到真正的皇陵中?我又能否参与进这个颇显神秘的“私下聚会”中?

砰——

未待多加思考,一声闷响,有关大齐皇陵的一切景象烟消云散!

算命摊位前的郑悬舟如遭巨力,直接被拉回了现实。

身穿禁军铁甲的甲卫手持制式长刀,敲了敲算命桌,指着他的鼻子。

银光铮铮的刀锋、凛冽的寒意,距离他的鼻尖只有一拳的距离!

“郑悬舟,我在问你此地可有异变发生,你没听到吗?”

同类热门书
我在诡世修仙
我在诡世修仙
外神和旧神的战争纠缠不休,绵延了整个世界无数岁月。一个修仙者却在这个时候闯入其中……
雪满林中 ·幻修 ·连载 ·43.3万字
诡道求仙,从将自己炼成傀儡开始
诡道求仙,从将自己炼成傀儡开始
“看来,我也只能把自己炼成一具活傀儡了。”###这是个诡道修仙的异界,名为大幽王朝的国度由嗜血者们统治。道门信奉外神,以祭神仪轨求取仙途长生;深山峻岭之中,有妖魔栖息;荒庙古刹,藏邪灵诡物;狐仙怪狸,游走于城池坊巷;民间又有各种密教借传法度世,蛊惑众生,引得恶孽滋生,兵劫四起…………穿越到这个动荡不安世界之中的贺平,得了一卷名为《无形秘藏》的宝卷,卷中记录各种奇异的炼制傀儡,操控人偶的法门。得此卷后,他满心欢喜,以为得了入道修行的门路,谁料却落入别人算计中。为了活命,贺平别无他法,除了把自身炼制成一具活傀儡外,就再无出路……
禅天九定 ·幻修 ·连载 ·30.7万字
仙风道诡:开局玄君七章秘经
仙风道诡:开局玄君七章秘经
一觉醒来,吴求道发现自己被困在地牢里,成了个随时会被炼成人丹的药人。捉人来的妖道给每人发了一卷《玄君七章秘经》,要求每个药人都得修炼这本仙道秘籍,否则就会被投入丹炉,于是他翻开经卷:【太阴尸解蜕形箓:太阴炼形,形解而成仙。】【仙砂返魂箓:抱丸存思,破窍始长生。】【地罡召考箓:蛟龙借势,拜龙可御气。】他点点头,很正常的修仙秘籍嘛!夜里,吴求道看着化成一滩尸水的室友,还有右边隔间里啖食人肉的老李头,重新翻开了经卷仔细阅读。【太阴尸解蜕形箓:天狗食躯,尸解自尽升仙!】【仙砂返魂箓:夺舍鼎炉,种仙砂采大药!】【地罡召考箓:血食祭祀,孽蛟为祸人间!】他这才发现,原来这《玄君七章秘经》的字里行间,写的满满都是“吃人”二字!书友群《药人地牢》283150476
巧克力人 ·古典 ·连载 ·47.5万字
河图洛仙
河图洛仙
一梦醒来成了祭祀童男,山间偶遇灵狐嫁女,再一晃,古寺兰若已近在眼前……
花未觉 ·古典 ·连载 ·48.1万字
提灯驱邪人
提灯驱邪人
红月高悬、灵气复苏,绝灵域沦为诡怪邪物横行之地,许洛神魂有异,遭苍天所厌,拖着残躯苦苦挣扎,直到有一天,他走上了修行路。自此,提灯阎罗成了安莫山凶兽刻在血脉深处的恐怖记忆,界海的诡怪邪物更是学会了遇车让行的社会新风尚……
沙么刺 ·幻修 ·连载 ·125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