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0章)
【推理+悬疑+灵异】到底是巧合,还是人为的谋杀?随着调查的展开,乐团的其他两位成员先后被杀。一位被割喉,一位被肢解。凶手究竟是谁?他和【最后轮回】到底存在怎样的关系?紫桐警方开始介入,他们在案发现场发现凶手的DNA。然而,凶手已经在几天以前死在学院楼顶的水池。难道凶手是幽灵?被解剖过后的死人,怎么可能会是凶手?案件开始变得扑朔迷离……直到最后真相才浮出水面。一桩谋杀案,牵扯出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在真相没有浮出水面之前,不要相信任何人。因为,当你进入【最后轮回】,你会发现。——每个人都有可能会是凶手。
品牌:天天阅读
上架时间:2022-03-31 10:07:15
本书数字版权由天天阅读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第1章 墓画师

刚开学的第一个周末,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让紫桐的交通彻底陷入瘫痪状态。这一天我和凯芸正好去市里买衣服,回来的路上,我们所乘坐的108次公交车就在这场暴雨之中努力地向前爬行着,可是到了紫桐大桥的中央时,就再也无法前进了。

凯芸戴着耳机,靠在我的腿上听歌,而我,也在百无聊赖的状态中迷迷糊糊地合上了眼睑。具体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手机铃声“嘟嘟”响了两下。我睁开眼睛,将短信箱翻出来一看,发现是室友欧歆怜发来的短信,她问我和凯芸怎么还没有回来,晚上她们计算机系的学生有文艺晚会,并且她有节目要表演,让我和凯芸去给她捧场。我简单明了地回了两个字:堵车!接着就合上电话,准备继续睡一会儿。然而,就在这时,原本安静的公交车内,忽然变得躁动起来,几乎所有的乘客都把目光一致望向窗外。

我扭过头去,在滂沱大雨之中,很清楚地可以看到一个黑影在人行道上缓缓移动。

这时,凯芸从我的腿上直起身子,她叮叮咚咚地跑到驾驶员的旁边,用一双柔软的小手擦了擦沾满水珠的挡风玻璃,随后便将脸蛋贴了上去。看了一会,她才跑回来瞪着一双大眼睛对我说:“娜娜,那男子好奇怪呀!他……他怎么能扛着棺材到处跑呀?”

凯芸的话音刚落,周围的人群都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望着她。对于周围人群的反应,我已经习以为常。凯芸这小孩,都大二的人了,声音却像个十二三岁的小孩。每次和她出去逛街,只要她一开口,周围的人就会回头朝她多看几眼。她那甜甜的嗓音,加上清醇的外貌,凡是遇见她的人,都巴不得跑过来捏一下她的鼻子,或者亲她两口。对此,凯芸并不反感,她喜欢别人把她当成小孩,她自己也一直都希望,她可以永远长不大。

这不!在公交车里售票的小哥就忍不住过来搭讪了,他的嘴里嚼着槟榔,干笑两声:“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电视上不就放过一则新闻么?三岁的小女孩,爹妈都出去打工了,就奶奶带着她。后来奶奶死了,那小孩天天守着她奶奶的尸体哭……”

凯芸打断小哥的话,捏了捏小拳头:“后来捏?小女孩怎么样啦?”

小哥说:“还能怎样,死了呗!医生从她的嘴巴里掏出很多蛆来!”

“她的爸爸妈妈好坏呀!他们怎么能那样子对她呢?”凯芸愤愤不平地说。

谈话间,那黑影竟然过来了。这时候,雨也小些了,雨雾散去,整座紫桐大桥上面,只有那位男子表情漠然地从每一辆静止不动的车辆旁边走过。他的步态沉稳,目光始终望着远方,丝毫没有受到外界的影响。可是,就在那位中年男子从我的身边经过时,他却猛然回头,瞟了我一眼。那是一种沧桑到让人心生怜悯的眼神,好比一位流浪的剑客。

凯芸的手在我的面前晃了晃,小声说:“娜娜,又花痴了吧?”

我瘪了瘪嘴:“凯芸,那男人真的有点小帅,像焦恩俊!”

两人笑了一通,回头一看,那位扛着棺材的神秘男已经走远了。

回到学校时,夜幕已经降落下来,坐公交车能够堵上几个小时,在紫桐我还是头一次碰到。周末不用上晚自习,原本想去给歆怜捧场,但礼堂和宿舍隔得太远,二来歆怜的孔雀舞,我已经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再看下去会疯掉。于是,我便丢下歆怜不管,径自约着凯芸去泡澡。这一泡,就泡到八九点才出来。

两姐妹裹着浴巾走在校道的桂花树下,一路呼吸着雨后的新鲜空气,一路说说笑笑……快乐之余,渐渐地,我开始觉得有些心酸。因为,在歆怜没有搬进我们寝室之前,我从未想过,原来我的大学时光也可以这样美好。我以往的那些生活太过于枯燥而压抑。

的确,歆怜给我带来了很大的改变,也给咱们207宿舍来了一次改头换面。

散步回来,刚进寝室就碰到杨莫思在玩歆怜的游戏。有她在那里鬼喊鬼叫,想要搞学习的想法完全化作泡影。实在没法,我和凯芸只好跟着杨莫思把电脑打开,习惯性地用几个账号和不同的帅哥聊天,向他们提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比如说,男女生理结构和心理结构有什么不同?这是个很无聊的话题,不过对于我们这样的懵懂女生,想必了解一下也总比什么都白痴好。我听凯芸说,国内还有一些大学女生以为和男生掰手腕就会怀孕,真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最近,我发觉,在对待男女问题上,我们宿舍的姐妹都渐渐胆大起来了。不知道是因为年龄大了,荷尔蒙的作用,还是因为歆怜的作用。自从歆怜搬到咱们宿舍以后,咱们姐妹竟然色胆包天,主动去接近男生,并开始试探他们内心世界里的那些个想法。仔细回想过往,我发现咱们疯狂之旅的起点,最初竟然是来自于歆怜废寝忘食奋战多年设计出来的一款名叫【最后轮回】的游戏。为了让我们变得像她一样,歆怜不惜天天给咱们宿舍的姐妹买零食,诱惑我们成为这款游戏的第一批玩家。

沉溺游戏一段时间后,我感觉我的人生已经变了。以往的胆小怕事,以往的多愁善感,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起而代之的是无拘无碍,是潇洒快活,甚至有点放浪形骸……

为了能够从【最后轮回】这款游戏中完美胜出,歆怜指导我们如何去了解别人的心理活动。男人、女人、老人、小孩;社会群体,或者是困在象牙塔里的学生,他们各自有着不同的性格缺陷,不同的精神活动。只要仔细研究他们,就能打败他们。

歆怜常常对我们说,人生就是一场游戏,强者才是最后的玩家。她的思想很古怪。

在《最后轮回》这个故事开始之前,我想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一下歆怜,如果没有她,后面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在我和凯芸看来,歆怜一直都显得有些神秘。那家伙,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进入我们学院的。我们听计算机系的同学说,歆怜连高中都没有读过。但歆怜却在我们面前狡辩,声称她是自学成才。她告诉我们,因为各种原因她没能像其他同学那样待在学校上课,但是她在家学过许多高端知识,从知识水平的高低来论,我们都应该叫她学姐。她还得寸进尺,说想做我们207姐妹的老大,让我们都听她的。

在紫桐学院的这两年,歆怜的生活我们知之甚少。不过自从她搬到我们宿舍以后,我们发现她有一个非常特殊的癖好,那就是跑到宿舍楼下,躲在大树背后,忽然跳出来把某位男生的眼睛蒙住,接着嗲声嗲气地问:“帅哥,猜猜我是谁咯?猜对给你亲一口!”

被歆怜把眼睛蒙住的帅哥一般的反应大致是这样的,首先震惊,随后惊喜,再接下来,就是很温和地站在那里猜很久。但可怜的是最终他们都没能一亲芳泽。因为歆怜总是选择在他们晕头转向时放开手就往女生宿舍飞奔。这样的结果是,半个学期下来,宿舍楼下总是会有不同的男生向上仰望,并且很神经地朝上面喊:“你到底是谁啊?”

喊的次数多了,躺在窗子边的梁凯芸就烦了,探出一个头说:“我是你大爷!”

除此之外,我们只知道,她的计算机知识很厉害。能够独自开发出一款游戏,别说计算机系的学生,就算是计算机系的老师,都未必能够做到。

那到底是一款怎样的游戏?关于歆怜的【最后轮回】,在这里,我先向大家大致介绍一下它的内容和玩法。首先,登陆游戏之后,游戏界面会出现一片白茫茫的雪野和林立在四周的冰川。在冰天雪地之中,缓缓地走出一行黑衣人和一行白衣人。他们排列成整齐的两行,黑衣人代表勾魂使者,白衣人代表即将死亡的凡人。黑衣人和白衣人之间,最初是完全没有交集的两条平行线。但是,当你正式进入游戏之后,你会按照你选择的角色,跟着黑衣人或者白衣人一同在雪地上行走。这时候,游戏的系统会设置许多危险的关卡。你会遇到雪崩,也会遇到冰窟。甚至,你还有可能遇到吸血鬼一类的怪物……

白衣人在遭遇这些危险以后,就会和身边的某位黑衣人一同跌进另外一个游戏接口,比如濒死期。在濒死期,系统已经提前设计好各种各样的人物形象,你可以根据你的生活现状,去选择不同的人物,作为你倾诉的对象。人物选定以后,系统会在人物下方弹出一个对话框,你可以把你的情感话语,概况成五百字之内的短文,通过对话框发送给你倾述的对象。当然,你选择的倾诉对象,有可能是系统人物,也可能是其它玩家。

接下来,等你将文档提交以后,系统会对你的情感做出评分。根据不同的评分,你可以进入不同的接口。比如说幸福花园,地狱血池等等。在这些虚拟的世界中,你可以做你想要做的一切,但最后,游戏的规定:只有你的情感,得到倾述对象的认可,你才能够摆脱身边的勾魂死者,独自重返冰川,最终找到你来时的脚印,获得重生的机会……

听起来有些复杂,因为这游戏我也刚开始玩。凯芸就觉得它挺复杂,所以无论歆怜怎么劝,她都表态不玩。歆怜没有办法了,就跟凯芸急。凯芸见她急,就故意逗她说:“你也不做做好事,尽搞这些阴暗的东西。我要是像你那样,号称从十二岁开始接触计算机编程,十五岁成为中国头等黑客,到你这个年龄,早进国安局,替国家做贡献去了,哪里像你,搞什么死亡游戏,搞什么【最后轮回】,你想和阎王爷抢饭碗呀?”

歆怜板着脸,忽然间摆了个泼妇骂街的阵势,她用手指着梁凯芸:“你到底玩不玩?”

凯芸很无辜地看着歆怜,把身子伏在床沿上,白了白眼,柔声说:“欧姐,你别凶,我错啦!原谅我一次,我不应该跟你开玩笑的。”凯芸说到这里,趁歆怜不注意,猛然丢了一个枕头下去,砸在歆怜的头上。“凶啥凶啊?咱们还是不是姐妹了?要不是我帮你拉人,你游戏里才不会有那么多人呢!欧姐,其实,我早就在游戏中啦!”

歆怜摸着脑袋,百思不得其解。“你丫在我游戏里了?我怎么找不到你呢?”

凯芸这下就开始得瑟了。“我叫郭小邪呀!你难道没有看见我吗?”

歆怜神色慌张地跑回自己的电脑前,拼命敲打键盘。她独自抓着脑袋想了很久,才十分严肃地走到凯芸的床下,抬着头问:“郭小邪,你不是……早掉进冰川了吗?”

“没有啊,我在另外一个地方,不信你来看!”凯芸将笔记本挪了挪位置。

歆怜的鞋子都还没来得及脱,就直接爬到凯芸的床铺上去了。她把凯芸的笔记本抢了过去,十根玉指就像东方不败的绣花针一样在凯芸的键盘上飞舞。半晌,她突然尖叫一声:“谁动过我的游戏?这怎么回事啊!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歆怜的强烈反应,把所有的姐妹都吓住了。这时候,凯芸也变得严肃起来,她眨了眨眼睛,疑惑不解地看着歆怜:“欧姐,你没事吧?到底怎么啦?”

歆怜还没有回过神来,像在思考着什么。倒是坐在一旁闷着头的杨莫思回头对凯芸说:“我猜,大概是【最后轮回】被黑客攻击了。前几天,国内几大门户网站的用户资料大多数都泄露出去了。歆怜的游戏这么棒,肯定会引起黑客的注意。”

歆怜依然没有作声,这丫头,我还从来没见她这么严肃过。

“歆怜,重要的东西,都没丢吧?还能恢复吗?”我走过去问。

歆怜摇头,有气无力地坐在床上,双眼望了望窗外随风颤动的树叶。

很久之后,她才回答我说:“但愿如此吧!希望没事。”

我们都能够理解,歆怜的难过。长时间的相处,谁都看得出来,歆怜这丫是把自己的一生,都耗在游戏上面了。一个女孩子,对游戏能够痴迷到如此地步,实属罕见。

往后的日子,除了上课时间,我们都挂在歆怜的【最后轮回】里。无可厚非,【最后轮回】让大家无比的迷恋。与其它游戏相比起来,它的亮点实在太多。无论是它的画面,还是它的各个关卡,都如此的让人赏心悦目。如果说人们喜欢看电视,是因为它能够寄托情感的话,【最后轮回】这款游戏则是玩家宣泄的最好地方。当玩家进入这款游戏后,就必须要都面对各种各样的选择,甚至还要历经生与死,爱与恨的考验。

正如歆怜所说,这是一款让人玩了一遍,就没有勇气再玩第二遍的游戏。

我们本以为,我们会伴随着【最后轮回】,直到毕业。然而,平静的生活水面,就在开学之后的第四周,开始大兴波澜。就在一个寂静的夜晚,一支奇怪的大提琴曲子,彻底打碎了所有人的安宁。它就像鬼魂一样,忽然之间闯入我们的世界。它缥缈、幽怨。仔细去听,它像是来自天堂,又像是来自地狱。当时,整个宿舍的姐妹,没有一个人开腔,大家完全被它的魔力镇住了。直到那支大提琴曲子完全奏完,所有人才慌乱起来。

那时,歆怜就坐在她的电脑桌前。周围的世界,寂静,连虫子的叫声都没有。

大家看着歆怜,因为那支曲子,就是从她的电脑里飘出来的。我看凯芸想要开口问歆怜,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微微张开的嘴唇,又合上了。我侧过身子,看了歆怜一眼,这才发现她明显哭了,并且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看上去,好像这支曲子对她的触动很大。这时,杨莫思已经扶在了歆怜的肩膀上:“歆怜,哪里找来的曲子呢?这么伤感!”

歆怜关上笔记本,伏在桌子上很久才直起头来。“我不知道它是哪儿来的。”

凯芸瞪着她的大眼睛,掏出纸给歆怜拭泪。“欧姐,你有心事呀?”

歆怜嘴角一拉,挤出半个笑容。“没!只是,我的游戏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呢?莫非,它也会生病的?”我不解地问。

“它好像,被人控制了。这支大提琴曲子,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成为【最后轮回】的背景音乐。虽然,它很好,很伤感,也符合游戏的凄美格调。可是,它来得莫名其妙。”

凯芸安慰歆怜:“喜欢,那就留着吧!可能是某人在暗恋你,故意帮你搞的。”

之后两天,我们发现歆怜的情绪有点反常,她疯了一样爬在自己的计算机上面,拿着滑鼠不停地摆弄。在她的电脑里,我们看到了各种各样的设计图,还有照片。只可惜,我们都不是计算机系的学生,要不然,这个时候,也好为歆怜打打下手。

这事,也不知道后面歆怜有没有搞定。事实上我们也没有去过多关注歆怜的生活,她是一个工作狂,一旦进入工作状态以后,雷都打不动她。所以我们只好当她不存在,继续过我们的日子。上课,聊天,玩游戏。就这样,晃晃又到了周末,凯芸在聊天,我在梳头发。不一会儿,凯芸就扭过头来,一边吹泡泡糖,一边对我说:“娜娜,有人加我了耶!好奇怪,他的网名……你过来看看,真的好奇怪呀!”

我心想,这小孩,见到什么都那么好奇。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吹泡泡糖。

“瞧你那么兴奋,还有啥网名是咱们没见到过的?说来借用一下。”

“叫……生如墓画,你说,这到底是啥意思?这网名我可不敢用。”

杨莫思抬起头,看着翘二郎腿坐在床上的凯芸:“生如墓画?”

“是啊!我只见过生如夏花啦!墓画,欧歆怜,啥是墓画呀?”

歆怜抬起头插了一句:“坟墓里的画呗!”

“废话!我是问,它有啥涵义。”

“你问问那个人,不就知道了。”

“好吧……我问问他。”凯芸开始飞快地打字。

过了一会儿,凯芸的反应就像我当初第一次看到恐怖图片那样,大声尖叫,并把电脑扔在隔壁那位胖妹的床上去了。我记得以前有人就给我发过两张风景图,让我找它们的不同之处。那时候,我正好坐在网吧。后来,在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嘶叫声中,电脑屏幕上忽然窜出一个鲜血淋漓的人头,直接把我吓得丢掉耳机就跑。

凯芸那小妮子正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她在被子里说:“不带这样的!”

那位胖妹自己没电脑,见凯芸把电脑丢在她的床上,她就好奇地捡起来,自己捧着看了半天,这才“咦!”了一声。我问她,看到了什么,胖妹把凯芸的电脑从床上递下来,让我自己看。我刚接在手里,整个人都被吓蒙了,还差点把凯芸花一万多买来的苹果给扔到外边的阳台上去。原来,那位网名为“生如墓画”的男子给凯芸发了一张照片过来,那照片上的画面,正好是一位中年男子扛着棺材,站在满大街的死尸之上。

那只是一张生活照,可是,它给我和凯芸带来的恐惧,却远远大于恐怖图片。

歆怜和杨莫思她们都齐刷刷地看着我,她们并不知道我和凯芸看到了什么。

“这是我在汶川拍摄的照片,你们觉得怎么样?”男子发信息过来问。

歆怜把电脑接过去,试探性地回了一句:“挺有艺术感。”

杨莫思看完相片后,心里隐约感到有些不对,便把凯芸的电脑关掉了。

“娜娜,凯芸,难道,你们见过这个男人?”杨莫思问我。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