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74章)
馥元穿书了!人家是秀翻天的主角,而她却是女主的金手指,还是那种天生长不大、命不久矣的!馥元不干,她要勾搭主角团,将其收为小弟,然后称霸天下!可谁能告诉她这个本书最大的大佬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要抓着她的小手不放!这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天人被勾了魂,坠下神坛的故事。
品牌:天天阅读
上架时间:2022-03-31 12:55:34
本书数字版权由天天阅读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第1章 穿成了女主金手指

天方神域,极光繁星云卷,万望不见边际。

馥元鼓着腮帮子躺在万书阁的巨尺书架上,腾空荡着小脚,双眼放空。

而下面的书被丢得乱七八糟的,大多都是些灵丹妙药的制作及用处。

馥元穿到这本书里已经有好些日子了。

她所处的这个世界其实就是本玄幻小说,故事里的女主为了飞升成神,各种努力,随后结交了男主,两个人就各种打boss升级,踩着无数垫脚石,飞升了。

馥元唯一庆幸的是,她穿过来的这具身体,不是垫脚石,而是女主的金手指。

不过好像跟垫脚石也没什么区别,遇到危险都是她顶上,甚至到最后,这位圣姬都是因为傻白甜女主的找死,被迫落了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馥元偏过脑袋,眯起一双漂亮的金眸狐狸眼。

俗话说的好,没有狗血的小说,只有狗血的剧情。这个金手指的狗血可能就在于,明明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大佬女儿,却因自身缺陷,活了两万年,不但是个奶娃模样,性命还岌岌可危。

而认知里能救她的宝贝也被女主无意吃了,不得不屈服于女主。

馥元叹了口气,花包头两边的珍珠红穗子垂下,衬得一张小脸粉`嫩雪白,整个就一精致的陶瓷娃娃。

她从穿过来的第一日就在找破解的方法,可就如剧情,只有那颗果子能用!

馥元拍了拍自己的小脸,振作起来,然后小脚一跺,通体泛红的本命神器朔华剑飞过来,一屁`股坐上去,朔华剑自主的往外头飞。

没办法,为了自己的小命,她要提前对那颗救命果子下手!

她可不想干坐着然后成为垫脚石!

飞出神姬殿的那一刻,她向正要进来的少君挥了下爪子,道了句“我去取同浮屠山主约好的圣灵果”,不等他开口便化作红影消失了。

万里外,北玄大陆。

浮屠山正值春景,花团锦簇,鸟雀腾飞。

馥元坐着朔华剑飞下来,惦念着她那颗宝贝,一头钻进了育养圣灵果的林子。

厚实严密的结界内,圣灵树已然开花,一颗晶莹剔透的小果子就着花垂下,摇摇晃晃的,要落不落。

馥元垂涎的舔了舔唇,从剑上面跳下来。

她想了想,按照记忆中的法子召出诏令袋,从里头掏出个破结界的小法器,扣在结界上。

结界嗡嗡发颤,馥元举着剑就要刺下去。

那边,一块圆盘扔向她!

馥元被砸了个措手不及,摔在地上,红艳的罗裙上全是泥。

“啊!”

她气恼地站起来,摔了怀里的圆盘,偏头去找凶手。

随即,便被惊呆了。

男子长眉入峰,凤目灼灼,鼻梁高挺,薄唇轻抿。腰间配着的剑鞘材质罕见,里头的藏剑更是隐蔽不知其貌,唯有那柄间玉穗荡荡,衬得公子绝华。

虽是着了身朴素白衫,简单的竖着发,站在那里却宛若谪仙。

馥元她咽了口唾沫,下意识的将一双脏兮兮的爪子在罗裙上蹭了蹭。

男子方才就是下意识的动作,现今定眼一看,这才发现是个女娃娃。

他眉头微蹙,见她衣着不凡,只当她是哪派仙门的女儿,清冽的嗓音带着柔度,道:“小姑娘,这结界可不能乱碰,会惊扰到镇守浮屠山的灵兽。”

小姑娘!

馥元嘴抽,她心中惦念着事情,只想把圣灵果摘了以免夜长梦多,懒得搭理他。

见她又要把剑往结界上戳,男子上前拦住她:“不可!”

馥元脚步一挪,抱着剑迅速闪到边上。

男子被她的身手震住,随即道:“那只灵兽凶悍无比,并非你我可敌。”

馥元淡淡的“哦”了声,并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见她还是不听话,拿剑还要去破那结界,单手将馥元架在手臂下,馥元蹬着短腿挣扎。

“你干什么呢!快放我下来!”

馥元被他阻挠了事情有些恼火,手心运起一团红艳灵气朝江皈沉背部打去。

男子有所察觉,身子一偏,那团灵气就顺势打到了结界上,结界碎落成渣!

这么脆?!

馥元惊了下,趁机挣脱,迈着小短腿就要去摘那圣灵果。

“啪!”

紫艳的雷电霹雳而下,男子鬼魅般飞身上前,抱住馥元躲开。

馥元抬头,一只巨大的独角灵兽立在他们身后!

通天中期幻兽!

男子的脸色有些难看。

那只幻兽张开嘴,数道雷电劈下,江皈沉架起馥元躲闪。

馥元被吓得失声,趴在江皈沉肩膀上一动不敢动,全然忘了她这具身体是个灵力高深莫测的圣姬。

好在地上的朔华剑有灵,晓得主人有危险了,飞身而起直抵幻兽!

幻兽一个咆哮,天雷滚滚,肆意落下。

男子没想到一只通天中期幻兽能召出天雷,他怀里抱着个孩子不敢撒手运剑,只好向上飞。

回头,神情复杂的看着同幻兽对峙的朔华剑。

他把馥元放到安全地方,御剑而出,长剑破浪,立式苍穹。

他的剑刃携着冰霜,一把拔出刺进幻兽体内的朔华剑,甩在馥元面前。

馥元连忙把剑抱住,安抚了下轻颤的剑身,眼神往圣灵树那边瞟。

她对朔华剑道:“你去帮他,我去摘果子。”

朔华剑剑身上的红芒忽烁,像是在回应馥元,随后划破云霄,突破了天雷,直接戳进幻兽的眼睛!

幻兽再次发狂。

天雷似雨,近乎毁了浮屠山。

而男子趁机化作万剑,直刺幻兽头部!

“吼——”

万剑齐穿,滚滚天雷不等吐出,直接爆在了它口中!

“砰——”

幻兽头部喷出一股血,砸在地上。

而那边的馥元顺利摘了圣灵果,收进诏令袋。

完成任务的朔华剑在半空滚了一圈,等着馥元坐上去。

男子一个闪身,拦在馥元面前。

“干什么?”馥元心生警惕。

看他刚才那副模样,应该是蛮厉害的,馥元不晓得自个儿是否打得过他,不敢轻举妄动。

男子清隽的脸上像是难言,但他还是开了口:“在下江皈沉,这颗圣灵果,可否先让与在下?”

同类热门书
女配觉醒后,无情道仙君火葬场了
女配觉醒后,无情道仙君火葬场了
近香移是天界的小小花仙,经数百年修炼才成为天界芳菲殿殿主,掌管三界草木精怪。一次偶然的意外,她意识觉醒,发现自己是他人口中神仙爱情故事里的配角,活不到三章的那种。而那个传说中神仙爱情故事的男主角,就是她苦苦追求了一百年的俊美无俦的仙君。仙君修无情道,却甘愿为了自己的宝贝徒弟入魔,还要抽了近香移的树根,碾碎近香移的花瓣,再将满枝的树叶捣碎做成药丸,送给宝贝徒弟提高修为。觉醒后的近香移看到仙君就瑟瑟发抖,掉了一地花瓣。她怕死,决定再也不要喜欢无情仙君。为了活得更长久,近香移决定远离两位主角,甚至不惜潜入魔窟除魔卫道。她以为只要离仙君足够远,仙君就看不到她,不会追着要她的命了。但在魔窟一夜,仙君抓着她的手腕,双目赤红地问:你为什么不看我了?近香移:?近香移:因为我不配?
晓钟未半 ·仙缘 ·连载 ·28.3万字
大佬又在窥屏了
大佬又在窥屏了
新书《撩君》已经发布了,欢迎大家来养肥~孟晚,因‘不可告人’的设计被扔进了焚仙穹众人都觉得她会灰飞烟灭,没想到她却去了人界体验千般苦楚第一世,爱而不得?可有大佬随时窥屏,这时,大佬觉得他是个好归宿。第二世,祸国妖妃?大佬又觉得他可以做那个昏君。第三世,揭开真实身份。大佬:来吧,到我怀里来!【注:非传统修仙文,是包裹着一层仙衣的大佬宠妻文。】
H宝藏女孩H ·仙缘 ·完结 ·76.5万字
废柴师妹修仙日常
废柴师妹修仙日常
「系统不是贴心小棉袄系列」姜乐烟穿书之后一心修仙。身为天才,她的修为一日千里。唯一不顺的便是系统那个黑心棉,天天下达沙雕任务,不完成就遭雷劈的那种。苦逼的,连渡劫都是天道宠儿没有雷劫的她,竟然天天被胁迫,屈服在系统的武力下。论如何避免反派大佬师兄兼未婚夫黑化走上入魔路?答:那就用温暖的爱去感化他。系统:“叮!拿什么拯救你,我的黑化未婚夫系列。请宿主在十分钟内表达出对大师兄的滔滔爱意,字数不少于二十个字,失败请接受雷劈惩罚,成功将获得……”姜乐烟料定大师兄肯定不在附近,那声音特别的嘹亮豪迈:“这世界上我最爱大师兄,我馋他煮的红烧肉很久啦!”该死的系统竟然自动风过消音。“我馋他很久啦……啦……啦……”在空中回荡……更悲剧的是,感觉氛围不对的姜乐烟转身对上了那道墨衣清尘,姿容绝色的身影,瞬间僵化。苏夜洵苦恼并享受着,突然间失散多年的未婚妻成了他的小师妹。师妹肤白体柔又貌美,却过分沙雕。————
草木林 ·仙缘 ·连载 ·49.2万字
9.7分
反派她功德无量
反派她功德无量
听闻女魔头唯一亲传弟子的马甲身份曝光了。正道人士纷纷:“魔女,听说你坏事做绝,丧尽天良!”一代锤修女仙,扛着两把大锤,护短道:“谁?谁在造谣我师妹?”一代剑道天才,一剑荡平了一座山脉:“没有采阳补阴,就算是有,也是我自愿的。”还有顶级气运之子、丹道传人、符道传人,魔道圣子、圣女……众大佬表示:这一切简直胡说八道。表面上苏蝉衣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正道锤修,炼器和干架都靠混。背地里却是魔道卧底,包藏祸心,专门对正道天骄进行采补,简直丧心病狂。本该人人得而诛之,但偏偏这种情况下,不断有绝代天骄跑出来辟谣——苏蝉衣不是混子,她就是真大佬!
一百零一念 ·修仙 ·连载 ·47.3万字
9.8分
谁还没把剑
谁还没把剑
平平无奇沈贯鱼,莫名穿成了道魔两位大佬的亲闺女。御剑飞行,劈山断岳,遨游世间荡不平,好一个修仙世界!!!世人都晓修仙好,不知仙人也操劳,朝游东海斩恶蛟,暮至西极除魔妖!百年易逝,沈贯鱼手握长缨肩背利剑都做到了。“下一个百年,我要轻轻快快飞升成仙!”忽的——某位魔道巨佬在她耳边恶魔低语:闺女,醒醒,别做梦了。沈贯鱼:?!!小剧场:沈贯鱼从坊市捧回一尺三寸木给娘:“娘,别人都说它又圆又坨,拿来当烧火棍真真是恰如其分!可我怎么觉着它暗藏腾腾杀气?”老爹黎川:“闺女,这可是仙剑,你交给我,我帮你找根更好的烧火棍怎么样?”夏初一拔剑挽了个剑花,一泓秋水叩沧海:“谁还没把剑,黎川,你想要?打赢我!”
修仙呢没空 ·修仙 ·连载 ·24.8万字
9.9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