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84章)
小乞儿七七重生了。 回到四岁半这年,被打成傻子前夕,包袱一卷,带着她的嚣张系统“蛋蛋”,开始了苟富贵之旅。 自从七七来了后,方圆十里最穷的桃溪村,贫瘠的土地变肥了,庄稼大丰收了,村民们病痛都少了。 眼见着桃溪村盖起一栋栋小洋房,昔日爸妈找上门来,要把七七接回去。 赖在七七家蹭吃蹭喝不走的女企业家,横眉冷笑:“当初偷了我女儿的账还没找你们清算,现在又敢跑上门来,找死!” 在七七家死缠烂打的豪门掌权人,寒眸如刃:“想跟我女儿攀关系?你们也配!” * 京圈太子爷萧吏桀骜乖戾,凶名赫赫无人敢惹,一场车祸让他频频噩梦,梦里他变成了个劳什子鬼系统! 萧吏在线暴躁了。 后来,京城顶级豪门燕家晚宴,无数人亲眼看到患有厌女症的太子爷,将燕家那个娇娇软软的小公主一把揽进怀里,眼眸猩红,“原来你在这里。” 小公主结结巴巴,“你、你是、蛋蛋?” 男子僵了下,咬牙阴森森笑开,“我、是、你、男人!” (又名《绝世美惨弱小可怜X绝世反派备胎太子爷的翻身之路》)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开局就地狱模式?

一九九二年。

农历十二月,冬。

惠城发生了两件轰动全城的大事。

豪门燕家长子早逝。

泰丰地产老总宋月凉车祸。

事情牵扯到上流圈子两大知名人物,各大小报社、新闻媒体争相报道。

消息在短短时间就传得沸沸扬扬,满城皆知。

给临近年关的城市添上了一丝诡异色彩。

城北旧工业区,一道小小身影吃力的拖着个脏兮兮的蛇皮袋,从巷子里艰难走出来。

惠城的这个冬天很冷,下了十年来最大的一场雪。

整个城市银装素裹,白皑皑一片。

因为袋子太重,雪地上留下一条长长的拖拽痕迹。

临近年关,市里大小工厂、企业机关开始放年假,到处是赶着采买年货的人。

小孩子们跟在爸爸妈妈身边,欢呼雀跃,小脸上满是对过年的兴奋和期待。

这样热闹的场景,显得巷口孤单站着的小娃儿格格不入。

小娃儿呆站片刻后,才低着头,继续用吃奶的力气拖着袋子走,因为要使劲儿,小脸憋出一片不自然的红。

“……昨天的报纸你们看了没有?顶级豪门燕家,多有钱啊!没想到他们家儿子年纪那么轻就病死了,才二十九岁吧?”

“有再多钱又有什么用?也买不通阎王爷。可俊的一个后生了,连年都没能过完就走了,真是可惜。”

“有什么可不可惜的?要论年轻,泰丰地产老总不更年轻?一场车祸,人就这么没了。”

“你说宋月凉?那可是个狠人!我家有亲戚在派出所上班,说她开着车往宋氏集团老总的车上撞!奔着同归于尽去的!宋家车上三口人呢,现在全躺在医院里生死不知!”

“嘶,什么深仇大恨要撞死人全家啊?宋月凉可真够狠的!”

“可不是吗?她在那个圈子里有个名号,叫夜叉,出了名的又狠又疯!”

迎面几个妇人挎着提篮,带着孩子边唠嗑边往这边走。

小娃儿下意识把蛇皮袋子往走道边上拖,害怕会挡了别人的路。

然而还是稍慢了些,蛇皮袋子一角蹭到了走到近前的小男孩鞋边儿。

“作死啊你个小叫花!走路不长眼睛?!”烫着时髦卷发的妇女立刻抱起小男孩,骂骂咧咧一脚把蛇皮袋踢开。

小娃儿小手还用力拽着袋口,被这股力道带偏,踉跄不稳摔倒在雪地上,只穿了单裤的膝盖传来火辣辣的疼。

蛇皮袋口子也松开了,有瓶瓶罐罐从里面滚出来,袋身破洞处还露出一些叠放好的旧报纸、废纸皮。

“我儿子这双鞋可是新买的,三十块钱呢!弄脏了你赔得起吗你!”

小娃娃反应似乎有些慢,好一会后才爬起来,顾不得膝盖上的疼,慌慌张张看向小男孩的脚。

一双很漂亮的鞋子,很新很干净,只有鞋底边沾了一些泥巴。

“没、没有弄脏……”小娃娃怯怯开口,声音糯糯软软的。

她看着只有五岁多六岁大小,身上穿着件破旧单薄的花袄子,袄子已经短了,只能堪堪盖过肚子。

下半身只穿了一条灰色单裤,脚上是一双断了带子又反复粘起来继续穿的凉鞋。

小娃娃被冻得脸唇发紫,怯生生站在那里,手里拖着的蛇皮袋比她人儿还要高。

因为小脸太瘦,使得本就圆溜的眼睛看起来更大,乌溜溜的,懵懵懂懂,却极澄澈干净。

那是一双看了就让人心软的眼睛。

有同行妇人开口求情,“算了算了,别跟个小娃儿计较。咱们不是还要赶去粮油店买油吗?那边排队的人可多,去晚了怕买不到了。”

想到还要赶着去买东西,卷发妇人瞪了小娃娃一眼,走的时候又朝地上蛇皮袋狠狠踩了一脚,“临过年碰上叫花子,真晦气!”

“行了行了,走快点吧!”

小娃娃站在原地,呆呆看着被卷发妇人抱在怀里的小男孩,眼里闪过羡慕,过了好一会才转身蹲下,心疼的把地上的空塑料瓶跟玻璃罐子装进蛇皮袋里。

这些东西她捡了好多天才捡到的,可以跟废品站的阿伯换钱。

等她把这些卖了,今天就能吃上馒头了。

不会又饿肚子了。

废品站有点远,小娃儿拖着袋子在雪地上蹒跚而行,没有肉的脸颊上,不自然的红晕越来越深,头也晕晕的。

没有力气的感觉越来越重,小娃娃撑不住了,在路边电线杆旁蹲了下来。

担心蛇皮袋子妨碍到别人,她又用最后的力气把袋子拢到自己面前。

小小身子软软的靠在电线杆上,她轻轻闭上了眼睛,小手习惯性握住脖子上吊着的黑色小石头。

天色一点点变暗。

天空又飘起雪来。

街上依旧热闹,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一阵寒风呼啸而过,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报纸打在小娃儿脚上。

朝上的版面两则新闻并列,报导的正是豪门燕家及泰丰地产老总的轶闻。

男人俊美尔雅,女人张扬明艳。

小娃儿没有动。

她蜷缩在电线杆下,小小身子早已僵硬冰冷。

小娃娃,也死在了惠城这个寒冷的冬天。

……

虚空中,一道机械音响起。

【嘀——宿主重生,十方系统激活,绑定成功——】

……

一九九零年,六月。

正午的太阳又毒又辣,刺得人晃眼。

小娃儿脑袋昏昏沉沉,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只觉胳膊被什么人拽着,扯得生疼。

她费力睁开眼睛,视野里出现一个背影。

女人身形壮硕,穿一身崭新的确良碎花衬衣,的确良长裤,脑后绑低马尾。

对方正拖着她往山上走。

小娃儿眼睛猛地睁大,眼里弥出恐惧。

哪怕时隔久远,她还是一眼认出了面前的人是谁。

“妈、妈妈?”过于惊惶之下,小娃儿喃喃出声,叫出了那个陌生的称呼。

女人脚步一顿,回过头来。

阳光穿透山上茂密树植洒落下来,细碎光影打在女人脸上,照出她长脸高颧骨面容,也照出她眼底凶恶阴冷。

她看着小娃儿,缓缓露出笑容,“大丫儿,那边有朵花很漂亮,妈妈很喜欢,你去帮我摘过来。”

小娃儿顺着她手指看去,不远处峭石上,开着一朵不知名的花儿,笼在骄阳中迎风摇曳。

似曾相识的画面让她定住脚步没有动弹,恐惧在心头密密麻麻滋生蔓延。

灼热六月里,小娃儿浑身泛冷。

“我叫你去给我摘花!”女人声音陡然一厉,拎起小娃儿就往峭石方向用力扔了过去。

小娃儿似断线风筝,单薄瘦小身子被扔过峭石,直坠后方悬崖。

她眼睛瞪得极大,视线所及,上方是女人得逞后阴冷的笑脸。

同一时间,她脑子里突然有声音响起。

少年音质暴躁至极——

【开局就地狱模式?!我日尼玛!】

作者还写过
农女福妃别太甜
农女福妃别太甜
杏花村出了个福娃娃,家人疼,村人夸,福气无边乐哈哈。强势偏心奶:我就是偏心囡囡,你们不满那也得忍着!炫孙狂魔爷:你问这是什么?我家囡囡给我泡的人参灵芝茶!温柔溺宠娘:女娃儿要娇养,囡囡别动,这活让你哥哥做!实力争宠爹:囡囡,爹带你玩飞飞,骑马马,快到爹爹这来!柳玉笙在家人身后笑得像朵花。一支金针医天下,空间灵泉百病消,陪伴家人红红火火,可是有个男人。“笙笙,今天还没给我治病。”“……那个王爷,虽然我是神医,可是我真的不懂治精神病。”“我不是精神病。”“你是。”“我不是。”“……”他是权势滔天的南陵王,世人都说南陵王风光霁月君子谦谦,如天上明月圣洁。可是当他有了柳玉笙,他就变成了疯子。为她,不疯魔不成活。(男女双洁,护短,绝宠,治愈!甜甜甜!一路甜到底,全程无虐,欢迎入坑!)
橙子澄澄 ·架空 ·完结 ·366万字
9.3分
重生后被九王爷娇养了
重生后被九王爷娇养了
不忠不孝、寡廉鲜耻、心黑手毒——侯门恶女顾夕背负一身骂名,重生了。重生在三年后,成了江南淮城一小门户顾家娇女顾西棠。父母娇宠,兄姐疼爱,还有一对祖父母特别护短。日常撵撵鸡逗逗狗,无聊时气气叔婶遛遛小弟。这种小日子,顾西棠觉得挺有意思,打算放下屠刀,做个好人。奈何前世仇敌非要往她跟前蹦跶,一个个上赶着找死。踩她底线,触她逆鳞。顾西棠抽出袖中金线,睥睨冷笑,“放你们生路不走,偏要闯我这地狱门,姑奶奶成全你们!”清隽男子从后走出,将她的手轻轻按下,“棠儿,金线割手,放下。”顾西棠秒切告状模式,“他们先欺负我!”男子噙着浅笑,薄唇轻启,“这些碍你眼的东西,夫君来收拾。”后来世人才知,君不染尘的贤王,扯下白衣,就是阎王。而阎王现世,只为顾西棠。
橙子澄澄 ·架空 ·完结 ·52.8万字
9.7分
暴君夺爱:溺宠绝色仙妃
暴君夺爱:溺宠绝色仙妃
(新书《农女福妃,别太甜》欢迎入坑!)君羡的仙生就是一个大坑。那日,高大清魅的男子将她压在了龙椅,薄唇贴着她的唇瓣,轻笑低语,“你既什么都为我做了,那么,便将我传承子嗣的重任,一并揽了吧。”眼睁睁看着衣衫一件一件被剥落,君羡吓得手抖脚抖。奶宝,别这样!奶宝!人仙殊途啊!他是西玄最铁血冷酷的帝王,却为她放话整个天下。“这天下的王法,都得为她让道!”
橙子澄澄 ·架空 ·完结 ·79.1万字
9.4分
同类热门书
团宠年代假千金又娇又甜
团宠年代假千金又娇又甜
[直球糙汉×甜软娇女]穿成八十年代被赶回小渔村的假千金,楚迎雪在致富路上疯狂试探。大哥宠溺她,二哥偏向她,三哥恨不得一步不离她!从小摊贩到大厂房,楚家发财啦;娘亲竟然是名门望族流落在外的小姐,楚家发达啦!沈衡只想靠搬石头养活一家,谁知道来了个娇里娇气的小姑娘,说他看起来就生财有道,要跟他合伙做生意?!色令智昏,沈衡表示你说是啥就是啥!楚迎雪:我只想钱钱。沈衡:我只想亲亲。一个馋钱一个馋人,可怕的合作关系出现了!
鲜榨小羊 ·婚恋 ·连载 ·40.3万字
9.9分
重生九零:炮灰肥妻要翻身
重生九零:炮灰肥妻要翻身
美食博主孟瑶穿到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反派作天作地作空气的炮灰前妻,一直作为女主的打脸对象,被女主当踏板踩在脚底。孟瑶:“……”脸都伸过去了,人家能不打吗?对比,孟瑶只有一个原则:珍爱生命,远离女主。她抡起铁勺子,重操旧业。做美食,开饭馆,本只想安安稳稳一个人过活,不曾想收获了一大批拥护者。泼辣的婆婆:我儿媳妇最好,谁欺负我儿媳妇,我老婆子跟他拼命。精明的大伯:弟妹做什么都是对的,弟妹做什么我绝对拥护。掐尖的大嫂:弟妹想要什么吃的?买!弟妹想要什么漂亮衣服?买!弟妹想要家里的房子田地?都给她!吊儿郎当的小叔子:二嫂才是我亲嫂子,二哥是后妈生的。还有一个阴晴不定的大反派,丢不了,甩不掉,时时时刻刻跟在她身边:瑶瑶想要我命吗?拿去!
孟软 ·婚恋 ·连载 ·21.5万字
不努力种田就要回家继承千亿资产
不努力种田就要回家继承千亿资产
皇城上下都传,宋家大少爷被一个不入流的小网红缠上了,还是山里来的野丫头,想红想疯了,天天直播种田卖番薯、萝卜,叫什么柚子直播间,一听就上不了台面!直到某天,全网喊话,平台瘫痪。农学院官博转发【柚子直播间】,新研发的七彩种子还有货吗?在线等,急!著名影帝转发【柚子直播间】,抢不到妹妹种的西瓜,好难过……KM帝国官博转发【柚子直播间】,王子抢不到荔枝,重金采购!中医协会官博转发【柚子直播间】,水果蔬菜抢不到就算了,草药你们也要抢!……宋家大少爷转发【柚子直播间】,一日三餐都是自家种的,无添加无农药,太营养了怎么办?池柚柚:宋时聿!你还有空转发直播间!还不过来上链接!哈密瓜、苹果都抢空啦,加货加货!赚钱赚到手抽筋~┐(?~?)┌没办法,要是不努力种田,就要被外公带回去继承千亿资产,那多没劲呀!
姜鹿鹿 ·豪门 ·连载 ·25.3万字
团宠哑妻不好哄,沈总追着宠!
团宠哑妻不好哄,沈总追着宠!
沈域,沈氏财团的掌权人,名流圈内提起他就只有几个词来形容:冷血、神秘和不婚主义。就连与他相熟的朋友也一致认为,他这个人寡情冷漠,简直避女人如蛇蝎,直到有一天,他跟一个女人的亲密照被挂上热搜。#十八线艺人的第N任金主##十八线艺人与金主野外私会尺度奔放#看过热搜后,沈域的亲友们集体沉默了,沉默过后便是疯狂的吐槽。“他不是清心寡欲吗?他不是不近女色吗?”“这照片一定是P的,我有些适应不了他这种反差。”“太卿兽了!窝边草他都不放过!”“小姑娘前几天还娇滴滴地叫我哥哥呢,怎么转眼就成了他的嘴边肉!”而就在沈域的手机被亲友们的消息狂翻轰炸时,他正揽着热搜女主角,低声诱哄着。“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吃饱餍足后的小姑娘开始翻脸不认人了。“别废话,赶紧走人,别以为我不知道,那热搜是怎么上去的,跟我耍心眼,没用!”沈总第N次求名分失败后,并不气馁,本着屡败屡战的精神,继续当起了小姑娘的地下情人。【爱挣钱但不慕荣华的富贵花(江瑶/阮青禾)vs清心寡欲不近女色的商界大佬(沈域)】
门楣喜 ·豪门 ·连载 ·24.1万字
重生年代:锦鲤小娇娇又被宠野了
重生年代:锦鲤小娇娇又被宠野了
狼子野心惦记女主大灰狼vs想方设法吸元气小白兔一朝穿越,阮岁安竟成了书中女主的踏脚石。刚来就只剩下一格电,后来发现了个浑身充满危险气息的充电宝,为了苟命,不得不再三接近大魔头。然后她发现,只要距离魔头近,她病弱的身体就恢复了几分,一旦远离,就沉重的喘不过气。终于有一次,岁安下定决心,使出浑身解数,轻轻摸了摸大魔王的手,一瞬间身体就好过了三天。摸一下就能熬三天,要是亲一下或者更进一步……那她岂不是能长命百岁了?
顾锦似 ·婚恋 ·连载 ·26.4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