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99章)
赵鹏重生回到16岁的春天,家里饥寒交迫举债累累,母亲被恶人打伤,心爱的女生正在喜欢别人,而他刚好递交了退学申请书。 不做高不可攀的幻想,不想践踏二马,拳打老王,筚路蓝缕,步步为营,在西北贫瘠的土地上,因地制宜发展属于自己的新天地。 有仇的报仇,有恩的报恩,牵着心爱的姑娘手,一生一世一双人。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001:赵鹏,你能踢吗?

一个没出息的人,从头再来一次,能变得有出息吗?

废物重生,也有机会成为栋梁吧。

……

赵鹏又做梦了。

梦到自己回到1998年4月11日,他退学的前一天。

梦到已自杀十几年的胡丽又活了,俏生生地站在他的面前。

浓黑的长发扎成马尾辫,白皙的小脸冻得通红,绿色绒衣外套,红色的棉布裙,脚上蹬着和裙子相同色泽的小轻靴。

人到中年,做梦最易梦到青春年少时的事。

梦到曾经刻骨铭心喜欢过的人。

赵鹏觉得今儿这梦做得就挺美。

少女的眼睛很大,像两潭清汪汪的湖水,细而长的睫毛就是湖边的蒹葭,绵绵软软。她的鼻子小巧而青嫩,嘴唇鲜红柔软,似雨后的樱桃,晶莹欲滴。

“赵鹏,你看啥呢嘛,没看够?”

“哪能看够呢,一辈子都看不够,恨不得把你供在家里,天天看。”赵鹏眼睛不愿意挪开,梦都是片段,他怕眨眼间,胡丽又会消失不见。

胡丽又气又羞又恼,脸上飘过淡淡红云,“赵鹏你神经病啊,你不怕刘龙刚揍你。”

刘龙刚?

赵鹏记得这个同学,初三插班生。

人有点彪。

做了胡丽几个月的男朋友。

“他还能管我做梦?”

赵鹏毫无顾忌,这是他的梦,他就是绝对主宰,现实中不如意,好不容易梦到青梅竹马,还不兴嘴瓢下?

“你要是再胡说,他真会揍你的。”

梦里的胡丽怎么就这么好看呢,看这红扑扑的小脸,都是胶原蛋白,明亮亮的卡姿兰大眼睛,欲拒还迎。

“胡说……我还敢胡作呢。”

赵鹏丢掉手中的自行车,双手捧着胡丽的脸,在她娇艳欲滴的唇上快速啄了一下。

沁人心脾,美好!

这就是传说中的亲吻吗?

现实中没机会做得事,在梦里终于完成了?

圆满!

怀中的少女有点迷。

少顷,突然狠狠踢了赵鹏小腿一脚,待赵鹏疼得原地差点升天时,红着脸跑进教室里。

“赵鹏,流氓,你耍流氓,我要告诉奶奶。”

小妮子学习不行,脚上劲不小,把赵鹏踢得半晌没缓过气。他有点遗憾,这么疼估计梦马上就要苏醒,他还想追上去踢胡丽一脚呢!

笨蛋,你选得那是什么勾八男朋友。

又选得什么未婚夫。

你为这些人去死,值得吗?

世上好男人多得是,哪个不行,你非要在火坑里跳进去两次。

实在不行,你……选我也行嘛。

他忧伤地想。

等梦醒的功夫,赵鹏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是1998年4月。

庆城的春天来得比以往更晚一些。

已过阳春三月,教室顶上的积雪仍未融化彻底,房檐下挂着长长的冰凌,像一把把利剑倒悬在空中。

地上躺着一辆陈旧的“永久”牌加重自行车,他正站在最后一排教室门口。

远处新教学楼工地正在热火朝天地干着,尘土飞得到处都是,教学楼前的校旗已经灰蒙蒙一片,“育才”两个字几乎要看不清楚。

期期盼盼许久的教学楼总算开始挖坑,赵鹏原以为初三毕业无福消受,却不料命运使然,还是在里面蹉跎三年。

考个大专,又费劲巴拉升了屁用都没的二本,落入四大天坑之一的化学工程专业。

毕业后,开始在一家国企的甲醛车间工作。虽然是车间一个小领导,但因为管理生产也要跟着四班三倒,身体越来越差,最后没办法只好提桶跑路。

作为村里第一个大学生,他不敢告诉父母失业的事,也不想回去被村里人看不起,便在南方的一个小县城里租住了一间房子,靠写网络小说为生。

良辰美景,奈何是一场空,才看到卿卿,却想起早已失了性命。他望着西方的天空,残阳似血,静静等待着梦醒。

许久。

太阳又向西边挪了一些,校园里突然变得空空荡荡,安静到能听到雪水滴在地上的声音。

赵鹏已经等了很久,他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呼吸越来越急促,终于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梦里的世界都是蒙太奇的片段,不会如此缓慢而连续,梦里也都是高频切换的画面,不会保持着一个镜头持续十几分钟。

如果这不是梦……

“我嚓,我真的……重生了吗?!”

那刚才对胡丽……

真就成了神经病——

赵鹏,你这个流氓!

还想踢人家姑娘,那能踢吗?

脸都不要了。

……

重生,赵鹏很熟。

所谓久病成良医,久编成常规。

一个扑街小写手,重生小说何止是知道,简直是专家学者级别。

没想到这种事也终于轮到他身上。

慢慢地,赵鹏从激动中冷静下来,开始思考目前的情况。

太阳落在西边的宿舍后面,天渐渐冷下来。

他的心比天还冷。

1998年4月11日,他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日子,因为他后半生的苦难和不易,都是因为今日做了一个愚蠢而懦弱的决定。

他退学了。

退学并不是因为学习不好,他学习从来很好,一直是年级前十名,也不是他不喜欢学习,他特别喜欢学习,也很刻苦努力。

退学是因为穷吗?

是。

赵鹏的父亲赵正直是国营林场的工人,四十岁那年,某次晚上巡林时不慎跌落河里。虽然侥幸爬上岸,但零下十几度的低温冻坏了左腿。肌肉萎缩,行动无碍,却不能出大力气。

没到退休年龄,便只能病休,每个月80元的退休金,连自己吃饭都维持不住,更别说照顾家里。

赵鹏的母亲张亚丽是位普通的农村妇女,慈祥善良温柔,但是没什么本事,就只会种地。

赵鹏有个姐姐,有个弟弟。

这听起来这是一个苦尽甘来的故事。

其实……不是。

1998年刚过春节,赵鹏的母亲被赵鹏的亲叔叔用铁锹铲伤脸,医生说还差5毫米就会切断动脉,那将无力回天。因为赵鹏大伯父在市公安局工作,所以引发一连串的纠纷,导致赵鹏的姥姥家几乎和赵鹏家断绝关系。

而父亲这边,也是成了众叔伯的众矢之的。

赵鹏母亲治病掏光了家里所有积蓄,又外借了一万多元,是父亲在村上挨家挨户去求人,最后才勉强凑齐手术费。

赵鹏那时正在读初三,被家中琐事困扰,不得不退学,事情解决后再重新回到学校,学习却一落千丈。稳稳省重点的成绩,退步到勉强上课本校的高中。

高中成绩也不如意,高考只读个大专。

总之,生活就是狗屁倒灶,一地鸡毛。

……

骑着二八大杠回到回到家门口,天都快黑了。

赵鹏家门前有个大坑,坑里种满了树。他在坑边停下来,看着家的方向,久久挪不开步子。

昏黄色天空下,家里的土墙,木门,厨房透气口露出的微弱灯光,显得那么不真实。

就像是隔着一层薄薄的雾。

赵鹏知道这时候父亲还没回家,他这段时间在工地上筛沙子。由于腿不方便,他做不了力气活,只能求爷爷告奶奶到处找人,在镇上一处工地找到活干。早上7点到晚上7点,一天16元。

尽管不怎么出大力气,但每晚回来父亲的腿还是几乎僵化,需要用凳子垫起来揉半天才能动。他左腿肌肉萎缩越来越严重,瘦得还没有别人手臂粗。

前世每当揉腿的时候,父亲就会骂赵鹏,一个大小伙子啥事都干不了,也不知道帮家里,看看村里谁家孩子不是早早在外打工,书念那么多有什么用。

但第二天却依然拖着病腿去干活。

赵鹏小时候很恨父亲,觉得他不该将自己的无能宣泄在孩子身上,孩子又没错。然而当成年后,再回想当时的事情,方知父亲真的很难。

妻子重病在床,三个孩子上学,自己又是个三级残疾,而且还没有土地。吃都吃不饱,孩子还要上学。

这是多么沉重的负担,压在任何人身上都受不了,他只是埋怨几句,又如何呢!

生活就是这样,只有经历过更大的苦难,才能化解原来的小苦难,而只有自己走过一段路途,才能懂父辈走过时的艰难。

幸好,他有了重新走一次的机会。

那就好好走吧。

不求经天纬地,只愿生活事事称心如意。

“妈,开门,我回来啦。”

同类热门书
重归黄金年代
重归黄金年代
前世留下许多遗憾的宋援朝重生了,回到了这个充满激情和无限可能的黄金年代
夜深 ·生活 ·连载 ·92.9万字
重生蔷薇岁月之1979
重生蔷薇岁月之1979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夏臻穿越到一九七九年,在老台门里过着悠闲的慢生活。
卫乔 ·生活 ·连载 ·40.7万字
重生七九:从生产队开始
重生七九:从生产队开始
一九七九年,买东西不仅要钱还要票。融合了未来记忆的陈富贵给自己树立了一个小目标:世间财富我只取一瓢饮……,隔三岔五喝一瓢!
若忘书 ·生活 ·连载 ·46万字
重回八二年
重回八二年
人生多遗憾,八二年的日子更是多贫苦,回到过去,改变命运。企鹅群113282920每天四更五更。
卞镇 ·生活 ·连载 ·58.4万字
重生:话说1984
重生:话说1984
话说,这事儿得从一件不科学的事情说起这位做山寨机出身的设计师,嗖一下回到1984那年。他穿越前做过贴牌功能机,山寨智能机,也设计过适合非洲、三哥、巴铁等穷苦兄弟们廉价机与平板、组装电脑。恩,卖的还非常火。硬件,咱拿手的就是硬件,三星、索尼、飞利浦。摩托、德州、英特尔。不给芯片,行。等着。我拿你们的专利围剿你们。我就想做个电话啊!无绳的,2G功能机,没想吃你们大蛋糕。制定规则,不,我没那么实力制定,给我个参与规则的席位就行,不给,搅屎棍可不是吃素的。
蚊香升起 ·生活 ·连载 ·63.5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