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020章)
女神:别怪我说话毒。我:那你别怪我下手重。你若毒舌,我必用“贱”。
上架时间:2022-03-27 19:16:25
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经获得合法授权,并进行制作发行

第1章 女神莫寒

看还是不看?

我盯着小白菜在线传过来的文件包,纠结的。

我瞄一瞄屋里:老班、大伟、猴子这群兔崽子一大早不知死哪去了。

这倒成全了哥们。

没有这群家伙捣蛋,哥们才能专心致志地干活。

嘿嘿,机不可失啊!

我蹑手蹑脚地掩上门,拉上窗帘,把屋里的灯全关了,一屁股坐在靠椅上,托着下巴眯着眼睛,准备好好品评品评小白菜拍摄微视频的能力。

画质清晰,镜头不晃,第一印象不错。

背景是蓝天碧海,日光沙滩。

第一个镜头直接上干货,视觉相当震撼,一群金发飘飘的大美妞穿着比基尼戴着墨镜慵懒的半躺在金色的沙滩上晒日光浴。比基尼布料少得可怜,半遮半掩,上面只遮了半座峰,下面只掩着半条谷。

遮不住啊!

我点了一下暂停键,情不自禁地吞了一口唾沫,一抹鼻子,我艹,还好没流鼻血。

要是第一个镜头我就没有绷住,非得让小白菜嘲笑一辈子不可。

我连连点头,这个景抓得不错,细腻、丰富、有看点,好评!

必须五星好评。

我没在一个镜头上停留太久,小白菜说后面的风景更加醉人。

譬如从海滩边经过那个穿长裙的高挑美女,海风一吹小内内若隐若现,又白又长的大美腿与天水共一色,细嫩的脚趾上涂了一层红色的指甲油,搭配明晃晃的日光,抬腿间朦朦胧胧一片,勾起我浑身邪火心里就跟小猫咪挠了似的。

我再次点暂停,把视角放到最大倍数,结果愣是一无所获。

我啐了一口,嘀嘀咕咕一声抱怨:小白菜真不懂事,这么重要的细节也不搞个大大的特写,咋拍的,角度,懂不懂什么叫角度?

真是暴殄天物。

五星得减去一星,四星,不能再多了!

我没有过于纠结小白菜角度的问题,继续后面的故事。

我一幕一幕观赏过去,细细品味海边的春色,一个一个这么大,刺着我的眼睛一片生疼,我伸手摸了摸显示屏特么就想鉴定鉴定这玩意儿是真的还是假的。

尤其是这一个,E+还是F-?

我又纠结了。

第三次点击暂停键,正准备放大细细确认,突然,我身后传来嘿嘿两声怪叫,一张大黑脸跨过我肩头猝不及防地探了过来,遮住了我大半个电脑。

我眼疾手快,秒关显示屏,不让来人偷看。

能有这么一张大黑脸不用细瞧也知道是老班来了。

老班黝黑的脸上带着三分诡秘的笑意,阴阳怪气地说:“老叶,大上午一个人憋在这里干嘛呢?”

我假装淡定地说:“我能干嘛。做简历呗。”

老班不信,眼珠子溜达来溜达去,一脸疑狐地趴在我的肩膀上审问我:

“嘎嘎,大夏天关门关窗拉帘子,你丫偷偷摸摸的能憋什么好屁!老实招来,是不是在观摩小短片?是不是?”

我脸不红心不跳,嗤之以鼻地训斥:

“老班,你满脑子里就不能想些阳光点的东西!收敛收敛你的猥琐吧,不要让它们泛滥成灾传染给别人。”

“哎呦,还学会倒打一耙啦!”老班脸上的奸笑更甚,眯着两只眼睛,瞟来瞟去,似乎想在我脸上找出一点蛛丝马迹。

我被老班怪异的目光看毛了,皱着眉头猛着推了老班一把:“滚!哪凉快待哪去。”

老班收回抠了脚丫子的大手,带着几分威胁说:“兄弟可以当做啥都没瞧见,前提是陪哥们去趟大学城。”

“去那干嘛?”

老班啧啧两声,大黑脸上先是故作十分夸张的表情,然后露出鄙夷的神情数落我:

“我说老叶,你真把班群里的消息当垃圾信息么?平时都不带看的吗?”

我不以为意道:“谁没事天天去刷那玩意。”

“你丫真是一朵奇葩!跟只蜘蛛似的,一天到晚就知道吊在网上把妹,你真以为光凭一台电脑就可以把美眉们一网打尽。这些个虚头巴脑的东西有意思吗?”

我翻个白眼:“不懂就不要瞎咧咧。哥的花花世界,尔等逗逼永远不懂。”

“吹,接着吹,吹累了我给你捶捶腿,咱们接着吹,反正吹牛逼又不要额外上税。我是不想懂,就是不知道谭思颐想不想懂。”

一听到谭思颐,我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老班,会不会聊天呀你,我不是跟你说过嘛,我对谭思颐三个字过敏,在我面前,千万别提她。”

老班笑着鸡贼,一脸谄媚地再次把头探过来说:

“老叶,跟哥们讲讲,你这么害怕见到她,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比如先把她睡了然后不想认账。这叫什么来的,对了先上车后逃票。”

老班自以为是的瞎猜,还颇为自信地点点头。

我一掌呼在老班脸上:“滚!”

“嘿嘿。你丫我真就看不懂,你说你吧,明明对人家没那个意思偏偏又去招惹她,现在好了把她弄个不上不下又想撂挑子闪人。有你这么撩妹的吗?”

我把眼睛瞪着滚圆滚圆斜视老班,老班直接来个视而不见,继续絮絮叨叨个没玩没了:

“我就纳了闷,谭大小姐哪里配不上你?她好歹也是一个大美女,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还有一个有钱的老爹。别人都是趋之若鹜,你倒好还赶鸭子上架。”

老班在我耳边叨逼叨逼一番,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一拍脑门,大呼小叫道:

“哎呀,哥们懂了,你丫不会在玩什么欲擒故纵吧?”

我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忽然问老班:“你喜欢吃榴莲吗?”

“怎么突然问这个?”

“你就说喜欢还是不喜欢。”

“不喜欢。”

“榴莲号称水果之王,营养价值极高,富含多种蛋白质和维生素,你为什么不喜欢?”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呀,它再好我不喜欢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这就是我要和你说的。”

老班恍然大悟地说:“我日,你丫在这里等着我呢。”

我鄙视地说:“你这个榆木疙瘩,才开窍呀你。”

老班摸摸头说:“你的闲事我也懒得管。咱班今晚要搞几桌散伙饭,前几天就已经发群里,你现在陪我去订个酒店。”

“不早说!这可是大事。麻利的。”

我关掉电脑,和老班一起出了宿舍。

我和老班各骑一辆单车前往大学城,中途要经过一片女生公寓,莫寒正好住在这一带。

“老叶,问你个事,莫寒回学校了吗?”老班突然刹车,停下来问我。

“回了。昨晚我和她还一块吃饭来的。想她啦?”

“滚犊子!”老班回瞪了我一眼,又支支吾吾地说:“我有点小担心。”

“担心?担心什么?”

“我担心咱两个大老爷们抹不开面子杀价,到时会不会挨宰啊?要是莫寒在身边帮衬帮衬,三个臭皮匠顶过一个诸葛亮,你一句我一句她一句直接把老板整懵,你说呢?”

我胸脯拍着砰砰作响:

“你对哥们还不放心啊?只要有叶哥在,砍价都不叫事。再说就莫寒那个性子,半天闷不出一个屁来,你指望她?”

老班心里那点小九九焉能瞒过我,叫莫寒帮衬是假,想见莫寒才是真,假公济私,还想蒙我呢?

他不直说,我就故意装糊涂晾着他。

老班见我似乎看穿他的小心思,面子上有些挂不住,黝黑的脸庞立即泛红。

老班心思比较单纯,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大黑脸就是一张晴雨表,喜怒哀乐全写在上面。

他在我面前就跟一个光腚的小屁孩似的,一览无余,连裤衩都不带剩的。

“你咋这么不识趣呢?莫寒一个人在宿舍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你把她叫下来,和咱俩一起过去玩玩。”

我故意逗逗他:“昨天她们宿舍几个都回来了,不会闲着的,再说你又不是哑巴,自己干嘛不叫?”

“我我……”

“你公鸡打鸣呢你,我什么我!”

老班憋着满脸通红,死鸭子嘴犟:

“老叶,正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在咱班男生中,也只有你老叶有这个面子,你不叫谁叫?”

“看我的口型。”我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老班一脸贱笑:“yes?”

“喔no!”

“滚!”

我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骂道:

“得了吧!老班,你丫就是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怂货。你这个样子,活该大学四年还是老光棍一条。”

老班轻声的嘀嘀咕咕:“搞得你多牛逼似的。你丫还不是一条单身狗。”

“你说啥?”

老班左瞧瞧右看看装傻充愣:“我说话了吗?”

“行。你没说!那你自己叫吧。”我摊摊手假装撒手不管。

老班一听慌了,立即认怂:“别呀。叶哥,我叫您叶哥还不行吗?是哥们错了!是哥们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则个。”

老班还假装贱贱的给我作了个揖。

我无奈地摇摇头,老班这个蔫人要是追女孩子也能这么贱,何愁大事不成?

我和老班把单车停在莫寒宿舍楼下,我把莫寒喊下来简单聊了几句,莫寒同意跟我们一起去。

可现在又碰到一个问题,莫寒自己没单车,要坐我们其中一个的单车过去。

老班大喜两眼放光地望着我。

我懂他的意思,这是一个千载难逢接近佳人的机会。

我说:“莫寒,你坐老班的车吧,老班车技比我好,骑得稳,你坐起来也舒服一些。”

老班喜滋滋地撩起衣服把单车后座擦了一遍,满怀期许的目光投向莫寒。

莫寒没理我俩,绕过老班的单车,一屁股坐在我的单车后面。

气氛凝结,尴尬瞬间弥散!

我瞅瞅老班,脸皮臊红如锅里的虾,再瞄瞄莫寒,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卧槽!女神就是女神,晾别人也晾得这么理直气壮。

我们在大学城绕了一圈,最后在鸿程大酒店要了一个最大的包间,一下开了四桌。

我和莫寒打开菜单准备点菜,老班骂骂咧咧的说散伙饭散伙饭,都他娘最后一顿了,点个屁,不过了,什么贵捡什么上。

老班典型糙男一个,心眼直,平时说话不大讲究,但关键时刻绝不含糊。

六点一到,老班拿出花名册最后一次点名,全班三十六个人,一个不缺。

酒桌上的气氛说不出的怪异,一片愁闷,李大伟想活跃一下气氛,就鼓噪要冰山美女莫寒唱一个。

大伟的话,立即点燃全班的热情,一个个随声附和,当中就数老班叫得最欢,他脸红脖子粗,死死盯着莫寒的胸脯。

我日,你丫看哪呢!

老班对莫寒的小心思在班上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也没人真跟他计较。

莫寒眼神略显慌乱,掩着嘴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我。

如此特殊的日子扫大家的兴肯定不合适,我非常讲义气的救场说要跟莫寒合唱。

唱什么好呢?莫寒想了一下就说唱一首《我们的纪念日》。

我们的纪念日,充满回忆和怀旧,也象征了永恒不变的情感,倒也符合今晚的主题。我们大伙起哄拍手叫好。

莫寒和我酝酿了一下情绪,开始清唱:

“我的心,突然又活了,从再见到你的那一刻起……”

莫寒的声音空灵甜美,我的嗓音浑厚天成,唱着唱着,其他人都情不自禁的跟上节拍,一起合唱起来。

歌声在包间里面回荡,四年发生的点点滴滴如放映的电影一幕一幕闪过脑海,歌声中夹杂的哭声,老班和猴子最不堪,趴在桌子上,双肩耸动,比女孩哭得还凶。

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今天没有一个人耍小聪明,不分男女,勾肩搭背的喝酒,喝酒。

我们借酒燃烧青春,把情谊倒入酒里,一个个杀红了眼,感情深,一口闷,绝不含糊。

唯独莫寒例外,她唱完歌之后,一个人静静的坐在位子上吃东西,沉默不语。

莫寒,一个极美极美的女孩,人如其名,性子清淡,似乎在她的世界里,一切皆该平淡如水。

大伟和我干了一杯,他小子喜欢吃回锅肉,结果发现盘子里只剩下土豆片,“肉呢?”

我没好气的回答:“回锅里了呗。”

大伟对我竖个大姆指:“你丫的解释牛逼。”

散场的时候,我们一个个脚步虚浮,东倒西歪,都只会走之字形,唯一正常的人,只有莫寒。

当晚我们宿舍几个没有回学校,莫寒在酒店开了两间房,老班、大伟、猴子一间,我和莫寒一间。

为啥我跟莫寒一间,我自己也懵圈的,莫寒后来的解释是,我是我们寝室唯一吐了的人,她一晚没睡都在照顾我。

那晚我喝得的确太高,不省人事,只知道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身边躺着一个什么东西。

我微微侧头一瞧,我去,竟然是一个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还是我最好的女哥们—莫寒。

我的妈啊!

昨晚—难道—

哎呀,死定了!

……

同类热门书
大王饶命
大王饶命
高中生吕树在一场车祸中改变人生,当灵气复苏时代来袭,他要做这时代的领跑者。物竞天择,胜者为王。……全订验证群号:696087569
会说话的肘子 ·生活 ·完结 ·280万字
9.4分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衣衫褴褛的老人蹲坐在破败房子前的白桦木墩子上,喝一口自制的烧酒,抽一口极烈的青蛤蟆旱烟,眯起眼睛,望着即将落入长白山脉的夕阳,朝身旁一个约莫六七岁、正陪着一黑一白两头土狗玩耍的小孩子说道:“浮生,最让东北虎忌惮的畜生,不是皮糙肉厚的黑瞎子,也不是600斤的野猪王,而是上了山的守山犬。”许多年后,老人躺进了一座不起眼的坟包,那个没被大雪天刮烟炮冻死、没被张家寨村民戳脊梁骨白眼死的孩子终于走出大山,来到城市,像一条进了山的疯狗,咬过跪过低头过,所以荣耀。其爷如老龟,死于无名。其兄如饥鹰,搏击北方。其父如瘦虎,东临碣石。那绰号陈二狗的他,能否打拼出一世荣华?---------------
烽火戏诸侯 ·生活 ·完结 ·113万字
7.2分
第一序列
第一序列
废土之上,人类文明得以苟延残喘。一座座壁垒拔地而起,秩序却不断崩坏。有人说,当灾难降临时,精神意志才是人类面对危险的第一序列武器。有人说,不要让时代的悲哀,成为你的悲哀。有人说,我要让我的悲哀,成为这个时代的悲哀。这次是一个新的故事。浩劫余生,终见光明。
会说话的肘子 ·异术 ·完结 ·290万字
9.4分
天才相师
天才相师
少年叶天偶得相师传承,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为往圣继绝学
打眼 ·生活 ·完结 ·274万字
8.0分
黄金瞳
黄金瞳
电视剧《黄金瞳》由张艺兴领衔主演,于2019年2月26日震撼开播!……典当行工作的小职员庄睿,在一次意外中眼睛发生异变。美轮美奂的陶瓷,古拙大方的青铜器,惊心动魄的赌石接踵而来,他的生活也随之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打眼 ·生活 ·完结 ·410万字
8.9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