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73章)
有人问丁念:读了这么多年书,为了点钱就把自己嫁了,值不值?丁念合上教案,摸了摸无名指上的钻戒,笑得眉眼飞扬:当然值啊,有房有车有保险,飞上枝头变凤凰。同样的问题问傅绍恒,娶一个女人花这么多钱值不值?他没答,视线落在旁边的相框上,合照里,女人穿着婚纱,他背对镜头,背对宾客,低头轻轻吻她。啰嗦慢热的感情童话——娶到你,是我的本事,爱你,是我的心事。
上架时间:2022-03-24 09:34:38
出版社:读客文化
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经获得合法授权,并进行制作发行

第1章 鹅掌

丁念找到傅晓晨时已是晚上十一点。

月色朦胧,少女趴在江边的栏杆上,半个身子探了出去。江风吹散她如墨的长发,拂开雪白的裙摆,裙摆下,两截如玉般的小腿,随着身体的摆动一上一下。

“傅、傅晓晨。”深秋的夜晚,风凉得令人发慌。

少女转过头来:“丁老师。”

“你能不能先下来?”

“……好。”

在她双脚落地的那刻,丁念松了口气。路灯昏暗,她木然地站在原地,直到女孩渐渐走近,丁念才看见她眼眶通红。

“跟我回学校。”丁念抓住她的手,发觉十分冰凉,于是把身上的黑色风衣脱下来给她,“校服呢?”

“扔了。”

丁念沉默,带着她往前走。这个点很难打车,但没办法,下了堤就只能在路口等着。

傅晓晨被风吹得连打了几个喷嚏,看向穿着高领毛衣的丁念,没了外套,她似乎也不好过,双手抱胸一直在原地跺脚。

十分钟后,司机终于抵达,两个人坐进后座,傅晓晨一言不发。

丁念第一时间给学校领导报告消息:“是,找到了,好的,现在在路上……”报告完毕,她才发现傅晓晨不知道看了自己多久,于是她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怎么了?”

“丁老师,我是不是让你很难做?”

“你现在应该担心的是你自己。”

“你为什么不骂我?”

她当然想骂,学生逃课离校,她毫无头绪的时候差点抓狂,可眼下显然不是追究的时机:“看在你回我电话的份上,我先不跟你计较。”

傅晓晨看她一眼,神色复杂。

“……又怎么了?”

“没什么,”她喃喃,似乎很是失望。

周六下午,丁念敲开校长室的门。

校长抬头:“家长还没来?”

“约好下午三点,应该快到了。”丁念让身后的傅晓晨先进去坐。一旁的教导主任发话:“你泡几杯茶进来,然后去校门口接一趟。”

丁念说了声好,泡了茶便去校门。不是上下学时间,校门口空荡一片。她掏出手机,正准备给家长打个电话,一辆黑色轿车却缓缓驶入眼帘。

驾驶座上的人很快下车。

丁念迎上去:“您好,请问您是傅晓晨的家长?”

“不是,”男人笑了笑,“这车可以开进去吗?”

一旁的保安做了回答:“不可以,你把车停好,然后过来登记。”

苏澈点了点头,走到车旁敲了敲后座的窗,几秒后,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边打电话边下了车:“好,那到时候见。”

丁念只好再次确认:“傅先生是吧,我是傅晓晨的班主任,之前我们通过电话。”

“你好,傅绍恒。”他伸手与她相握。

“校长他们已经在等了,我带您过去。”

“好,麻烦了。”傅绍恒把手机放回口袋,跟上她的脚步。

午后阳光明媚,校园大道两旁堆满了鹅掌楸的落叶。鹅掌楸树干笔直高大,枝桠伸向天空,在地上投下疏密错落的影子。

丁念走得靠前,步子也迈得大,偶尔回头看一眼,傅绍恒始终跟她隔着约莫半米距离。

“丁老师。”他淡漠出声,“晓晨跳江的事是真的吗?”

“……”她不知道她在电话里说错了还是他理解偏差,“我见到她时她在江边待了很久,但情绪还算稳定,所以……应该没打算做傻事。”

“那是她主动联系你?”

“不是,是她同桌给了我号码,打了几次却一直无人接听,幸好最后她回了过来,不然我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找她。”

傅绍恒目光深沉:“你们关系很好。”

“应该……不算好。抱歉,虽然我教了她两年,但因为不是班主任,所以平时接触不多。”

“理解,老师一般只关心成绩好的学生。”

“不是这样。”丁念感觉被冒犯。

“我之前认为贵校老师都很负责。”

“?”

丁念没有说话,她挫败地想,尽管她是临时接替班主任的工作,但她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傅晓晨的情绪变化,的确有不可推脱的责任。

傅绍恒侧头看了她一眼,却听她黯然开口:“前面就是综合楼了。”

众人在校长室里等了很久,终于等到主角出现。

傅绍恒开门见山:“我是傅晓晨堂哥,她父母在国外,目前由我照料。”

“好的,丁老师已经把情况跟我说了。”校长请两人落了座,看向丁念,“人到齐了,你先说下事情经过。”

丁念打开黑皮笔记本:“今天请家长过来,主要是针对傅晓晨同学的违纪行为商定处理办法。其一,傅晓晨和数学老师蒋成私下接触过多,造成了不良影响,其二,傅晓晨在周三下午私自外出,深夜未归,严重违反了学生管理条例,因此,学校决定对傅晓晨的上述行为进行通报批评,同时请傅晓晨回家反省两周,以示警戒。”

傅绍恒听完:“这是学校集体讨论的结果?”

“是。”

“那还请我来干什么。”

校长解释:“毕竟情况特殊,学校也要尊重和参考家长的意见。”

“可如果我的意见是不接受呢?”

教导主任闻言放下茶杯:“为什么,丁老师已经把事情原委讲清楚了。”

傅绍恒看他一眼:“我想先知道学校给那个蒋成是何处罚。”

“哦,我们在出事之后就辞退了他。”

“这么说,他已经不是学校的老师了?”

“是。”

傅绍恒板起了脸:“晓晨现在还未成年,蒋成和学生谈恋爱,谈到哪一步?我现在要向他追责,学校是否支持?”

“从情理上我们自然支持。”

“但他已经不是学校的职工。”

“对,所以由我们出面会比较困难……当然,请您放心,我们已经求证过,两个人绝对没有那方面的越矩。”

“哪方面的越矩?”

“……”

傅绍恒却没有任何顾及:“如果没有越矩,那所谓的‘私下接触过多’是指什么。”

“傅同学经常在自习时间出入蒋老师的宿舍,两人在放学后也曾一起约会吃饭,蒋老师的妻子更是发现了两人的合照……这些事,傅同学也是承认的。”

“那这么说,她不上自习课也没老师管,放学后和老师吃顿饭就是约会,最后还是因为他家属闹到了学校,你们才有所察觉开始追究?”

校长略微沉吟,努力使语气听上去更加诚恳:“是,学校在管理上的确有疏忽的地方,但关于早恋,我们是明令禁止的,学生恋爱肯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我们发现也需要时间,这一点,请您理解。”

“那关于逃课离校?”

“出事之后,我们立即对当天值班的保安进行了批评警告,同时也加强了在岗教职工的安全教育。您放心,我们今后一定会加强管理,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他哼了一声:“这您不用跟我表决心,我只是跟您就事论事。”

“……”

校长温和的脸色慢慢转青,他还想开口,手机铃声却骤然响起,傅绍恒起身道:“抱歉,我先接个电话。”

他一出门,领导的脸上都不太好看。

按理来说,女学生爱上已婚男老师,这种近乎荒唐的校园秘辛,绝不可能草草了之,学校的意思很明确,既要严肃处理,又要借此事以儆效尤——但,傅绍恒显然不配合。

丁念在一旁默默叹气,起身给众人倒水,结果到了傅晓晨这里,却对上了她求助的眼神。

她记起来校长室之前,傅晓晨跟她说:“丁老师,学校怎么罚我都认,但蒋老师他没做错任何事。”

这个傻姑娘。什么叫没做错任何事,出轨是背叛家庭,和女学生暧昧是有悖师德,三十出头的男人,头脑发热要犯糊涂,这责任必须自己负。

丁念避开她的视线,重新坐回自己的位子。很快地,傅绍恒接完电话回来,懒洋洋地扫了一眼面前的茶杯。

“傅先生。”校长试着打破僵局,“傅晓晨同学今年高三,时间耽误不得,我们请您尊重学校的制度,也尽量配合我们的工作。”

“我已经很配合了。”

教导主任冷了神色:“你这叫配——”话没说完,校长打断他,“那您的意思是?”

他大概是接了个比较重要的电话,所以想要尽快解决眼前的事:“我的意思是,晓晨违反校规,这错我们认。回家两周,我们也会好好教育,但通报什么的就免了吧。十七八的年纪谈场恋爱不奇怪,只不过她昏头找错了人。至于蒋成——”他面露不屑,“你们辞退他,他换个地方一样做人,但晓晨不能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

他这番话说完,屋子里静了下来。丁念和傅晓晨都忍不住看他。然而很快地,有人捉住了他的漏洞——教导主任冷冷地沉下了嘴角:“那依你的说法,傅晓晨插足别人的家庭,还能在同学面前抬得起头?”

这话一出,傅晓晨顿时脸色铁青。校长严肃地叫了教导主任的全名,提醒他注意措辞。倒是傅绍恒,面沉如水,丝毫没有情绪的波动:“如果晓晨一早便知情,我不会替她开脱,如果她被蒙在鼓里,那么,没有人可以谴责她。”

他最后一句说得清楚而强硬,教导主任憋红了脸。

作为市里最好的公立中学,他们何尝愿意通报校丑。校风校纪有了瑕疵,还牵扯上师德问题,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麻烦。

傅绍恒对领导的无声交流不感兴趣,只是看了眼对面的傅晓晨。这丫头自进来起就没出过声,不知又在琢磨什么。不巧的是,他下午还有一场重要的约会,不能在这里继续耗下去。于是他失去了耐心,像无数次谈判到关键阶段时,身子后仰,跷起二郎腿,等待对方最后的回复。

丁念看懂了他的身体语言,心想,这人果然是强势而又自信的。她收回视线,却又忍不住看他,结果这一次,他也正好看向她的方向。

她迅速移开目光,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

傅绍恒倒没什么反应,只是觉得——算了,他什么也不觉得。

他又看了眼时间,出声催促:“校长,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嗯,我明白。”

“如果您不能立即做出决定,可以过几天再给我答复。”他站起,“我今天还有事,得先走一步。”

校长也随之起身。他不想把局面搞僵,但也不是没有原则的人,就在他准备摆出威严来再次劝说之时,傅绍恒却掏出了名片:“我等您电话。”

接过名片,校长有点怔愣:“傅氏集团?您是傅氏……”

“是。”

“那傅天森先生?”

“是我父亲。也是傅晓晨的大伯。”

校长十分意外:“哟……真是失敬了。”

傅绍恒冲他微微颔首:“还请校长行个方便,我先带晓晨回家。”

校长犹疑,看看名片又看看他:“那好吧。”

“那处理结果?”

“我们会参考您的意见的,具体如何,到时让丁老师通知您。”

“多谢。”傅绍恒起身,傅晓晨冲他开口说了今天第一句话,“你去校门口等我吧,我回教室收拾书包。”

“不要磨磨蹭蹭。”傅绍恒交代,婉拒了校长的相送。校长只好吩咐丁念替他。

丁念被这突如其来的转折弄得有点懵,似乎错过了某些重要的讯息,但她又不好多问,带着傅绍恒下了楼,重又走回校园大道。

走到一半,傅绍恒忽然问:“丁老师有他的联系方式吗?”

“……谁的?”

“蒋成。”

“不好意思,没有。”

“据我所知,你和他一起带两个班,共事了两年。”

“那也不代表我和他很熟。您如果需要,刚才可以问校长。”

“校长已经勉强让步,再为难他不太合适。更何况联系方式事关隐私,他身份特殊,当着教导主任的面告诉我,以后会很难做。”

“那您可以问教导主任要。”

“丁老师,”傅绍恒停住脚步,“你没有替他保密的义务。”

“我知道,但对不起,无可奉告。”

“你在担心什么?我不会对他怎样,我只想知道他到底对晓晨做了什么。”

“傅先生,你别误会。”她不想惹麻烦上身,“我和蒋成只是普通同事。是,我有他的联系方式,但不代表我有权利把它给别人。”

“但他做错了事,就必须为此承担后果。”

“可是这个后果由谁决定呢?您维护傅晓晨的心情我理解,但也不该双重标准。所谓推己及人,请您理解我的难处。”

她说完,冲他抱歉一笑,傅绍恒却没有任何表情。终于送到校门口,傅绍恒径直走向后座,刚才那位停车的男人却落下了车窗,笑着冲丁念打了招呼:“老师辛苦。”

丁念尴尬一笑,没做声。

“晓晨这孩子不省心,以后还得麻烦您。”他递给她一张名片,“到时联系。”

她低头看了一眼,苏澈两个字印在正中,像是特意设计过的字体。她冲他点了点头,很快转身离开。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