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18章)
当沈墨从白骨累累的地牢里走出后,才发现时代变了, 世界并不是他从前认知里“飞檐走壁、快意恩仇”的江湖。 禁忌之地镇压着万古不灭的古神,人世间本是炼狱,有神通之辈驾驭鬼神,试图走出新的道路,也有妖魔冲破封禁,化身仙佛,愚昧世人…… 沈墨将从尸山血海里走出,最终崛起,成就永恒不灭的 ——神魔!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地牢

恢弘的钟声在古寺内响起。

任谁都想不到这庄严的黄墙碧瓦之下,竟建有一座阴森恐怖的地牢。

数年来,每日有诵经声传入。

“……药王菩萨承佛威神,即说咒曰:阿目佉、摩诃目佉、痤隶……尔时,药王菩萨摩诃萨说是咒已,白佛言:“世尊,如此神咒,过去八十亿佛之所宣说;于今现在释迦牟尼佛,及未来贤劫千佛,亦说是咒。佛灭度后,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闻此咒者,诵此咒者,持此咒者,净诸业障、报障、烦恼障速得除灭……”

伴随经声,似有药师琉璃光如来的愿力在地牢里涤荡,救渡亡魂。

地牢里铺满白骨。

偶有尸骨堆积出的白磷迸发鬼火,幽深摇绿,成为黑暗里唯一的光,照出一个枯瘪的人影。

如果细看,人影的手足皆有沉重的镣铐,还结着蛛网。

这不该是个活人,应当是个风干的尸体。

忽然间,鬼火熄灭,经声恰然而止。

黑暗,冷寂充斥地牢。

犹如佛参寂灭境,亦如无间。

这样的地方,普通人哪怕只呆片刻,也难免心头悚然,过得一两日便要发疯。

或许戴着镣铐的身影成为干尸,反而是解脱。

不知过了多久,沉重的脚步声在黑暗里响起,犹如踩在人心脏的节点上。

咚咚咚!

地牢的千斤铁闸在机关开启声下,缓缓升起。

一盏白色的灯笼率先进入闸门,后面是个法衣上绣满诡异符文的法师。在白灯笼下,那一道道符文,犹如一只只怪异的眼睛,阴冷无情。

在灯笼森白的光芒照耀下,镣铐里的干尸无意识地抬起头,仿佛刚刚借尸还魂,眼神涣散。

满身诡异符文的法师幽幽地叹口气,“千年以降,这座白骨地牢住进过的客人不下八百,无一不是在江湖之中声名赫赫,可他们最多不过三月,便得在地宫里发狂而逝,而足下竟已在此住了整整三年,这一份定力,便是禅林巨擘,也远远不及……”

他口中流出钦佩的语气,可却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

意思是戴着镣铐的人,再如何厉害,如今也只是阶下囚罢了。

轻蔑之意,溢于言表。

恭维的话说过,接下来便是例行的审问。

可他尚未开口,突然觉得呼吸一窒。恐怖的压力,从四面八方而来。周围的空气,竟在此刻生出莫大的气压,犹如铜墙铁壁,让他没法脱身。

张开的嘴巴竟灌入不知多少气流,全身上下竟肉眼可见的鼓胀起来。可是布满诡异符文的法衣生出淡绿色的光芒,竟没有随着他身子鼓胀被撑破。

于是他陷入生不如死的痛苦当中。

正当他承受不住时,周围的压力猛然一泄。

法师犹如烂泥般瘫倒,白灯笼滚了数圈,停在戴着镣铐的人脚下。

法师死里逃生,刚要大口喘息。

可刚才的压力又陡然出现。

如此来回几次,他竟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也无。

此时在他眼中,镣铐锁着的不是人,而是自九幽地狱出来的厉鬼。

空气里充斥着审判的味道。

白骨地宫在他眼里比传说中的森罗殿还要恐怖万分。

细长的身影举起镣铐,发出清脆的响动,“他”站了起来。

“放……过……我,我……帮你……解……解锁。”法师断断续续说着。

“不需要。”

恐怖的压力再次出现,没有过多的询问,法师身子鼓荡起来,竟撑破那不知什么材质的法衣,上面诡异如眼球的符文纷纷炸开。

血肉爆散一地。

白骨染血,身影站了起来,周围涌起狂飙,一道道风刃如刀劈斧凿落在沉重的镣铐上,火花四溅良久,不知何时,镣铐化作碎片落了一地,而那干瘦的身影踏过染血的白骨,宛如修罗般离开这居住三年的地牢。

尔后,庄严的古寺内燃起一场大火,寺中不免动乱,像是这无间地狱走出的修罗向古寺的告别。

清澈的泉水在月光照耀下,现出一个胡茬丛生的面孔,苍白的皮肤透着厉鬼般的阴沉。那溪中水流竟自发冲破大地的束缚,洗去他身上的污垢。

只是破烂的衣服、久不见天日的惨白肤色,昭示着他和地牢的生涯没有做出彻底的告别。

他的眉心毫无征兆地开启一条肉缝,里面有猩红的眼球露出,淡淡红色光芒下,自头颅以下的身体仿佛透明一般,也因此显露出肉身的千疮百孔。

这具身体在任何医师的诊断下,都会落下只是一具腐尸的判断,偏偏他还活着。

在淡淡红光的帮助下,一道道莫名的气息涌动着,开始尽力弥补身体的疮孔。

过了半刻钟,红光收敛,肉缝闭合,猩红的眼珠埋入眉心。

他仿佛疲累至极,静静倚靠在大石头上。

这一觉格外地沉,直到一阵空灵的琴音从上游飘下,于月夜里清幽冷寂、超俗绝尘。

他从梦中醒来,循着琴音而去,数百步后,见得一潭,在月光下,犹如明镜。

天上星月之光垂落,伴随清风,披洒在抚琴的人身上。

月白法袍,头上无毛,正是个和尚。

他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模样,唇红齿白,神情温文尔雅,宛如芝兰生长在那里。

和尚端坐凝望他,不由叹口气,“沈墨,你走便走,放火干什么?害得我来回提了一百桶水去救火。”

“不闹点动静,怎么好趁乱跟你告别。”

“你还是小心一点,不要再被抓住了。”

“要不是阿鼻地狱道需要受尽十八重地狱的酷刑才能功成,我怎么会让他们抓住。倒是你,崂山上清宫派你去摩诃寺做卧底,居然连他们看家的琉璃光王咒都学会了,再这样下去,你也不用回崂山,今后可以直接当摩诃寺的住持,今后见了几个老东西,还能平辈论交。”沈墨面带嘲讽。

和尚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别老东西什么的,多难听,那也是你的长辈。”

“抱歉,我现在是崂山弃徒。”他顿了顿,补了一句,冷冷地开口,“拜老东西们所赐,现在也是幽冥教的叛徒。”

他说完转身就走。

和尚瞧着他孑然孤寂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继续抚琴,琴声幽幽发出,心意伴随琴声化作禅意,回荡在这半山之中。

同类热门书
杀生道果
杀生道果
“九天垂下不死树,塚中掘出仙人骨;道尊啧啧饮血浆,老佛津津啖肉脯;六畜五牲敲法鼓,城狐社鼠锅中煮;长生酒里冤魂腥,杀生宴上道果苦!”此世道法显圣,无数教门修士、旁门术士、王侯将相、达官贵人们心心念念的当然便是长生不死!枭神墓、盗天机、采珠术、圣婴丹、尸骨俑、阴神龛、人化妖、不死药、红线蛊、血仙虫、人鱼肉、金缕玉衣、五毒元神、七星延命...他们杀生害命,只为盗取那一颗“不死树”上结出的【杀生道果】!直到...这个世界来了一位阴险的“钓鱼佬”。带着一册《小生死簿》降生的王远,原本只有一个简单朴素的梦想:急管繁弦,烟景长街,溶溶月色之夜,闲闲太平之居,而我倚栏听风,把盏邀星。带着自己的“嫁衣新娘”,早上在太山看日出,中午在洛阳赏琼花,傍晚去北海就着极光饮酒。“可你们实在是香得一批啊!不行了,都不要跑,老夫今日便要众筹修仙!请...宝贝儿转身!”嫁衣新娘血红的盖头陡然飘落。
北海牧鲸 ·幻修 ·连载 ·61.6万字
9.2分
大菩提
大菩提
“待到这四大部洲地覆天倾之时,我便踏入灵山天境,执掌雷音。”?季月年静立于万叶莲座之上,着一袭雪白佛衣,漆黑的长发如瀑般垂落下来,眸光清冷,凝望着西方极遥之处缥缈浩瀚的须弥圣山。……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故事,从北俱芦洲开始……?
浅淡的月牙 ·古典 ·连载 ·131万字
7.2分
从太平要术开始
从太平要术开始
天地不清,妖邪生乱,活人坑藏,死人拦路,赤狐拜月,老狗刨坟……“我有一术门,名太平经,可治病炼丹、可作符催咒、可观天望气、可司御天雷、有通天之能呼风唤雨,有彻地之威撒豆成兵。”
洛不书 ·古典 ·连载 ·36.9万字
9.2分
太昊金章
太昊金章
半部地煞剑经,十年磨一剑,一名普普通通的凡人转世重生,获得界外天书传承。然而环视四顾,强敌林立。那些正道魁首,魔道巨擘,千载妖灵,万年老鬼,哪个不是天纵奇才,际遇非凡。这漫漫长生路,他能否走到终点?…太昊金章普通书友群:763826204太昊金章VIP书友群:136095978。
粉嫩的萌新作者 ·古典 ·连载 ·105万字
7.4分
无间诡仙
无间诡仙
也许疯狂比理智更加古老,琴瑟在妖魔的苍血中破碎,冰冷的机关造物诞生赤子之心,庶民的祈祷把帝皇囚禁。当域外仙佛再度降临,妖魔卷土重来,邪神疯仙接踵而至,古老的天朝摇摇欲坠。待繁华的掩饰散去,原来畸变、疯狂、失智、腐烂、臃肿、诡异,才是修仙世界不变的底色。意外来到此方世界的余禄始终担心会引来不可预知的仙佛注视,于是在小心封存前世记忆后,做好了装疯卖傻一辈子的准备。直到一天,余禄看到了功法修炼的条件。
布吃香菜 ·幻修 ·连载 ·65.4万字
9.2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