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35章)
宁簌同竹马两小无猜十数年,陶家式微,她倾囊助人高中状元,大婚当日,本该嫁于公府世子的永嘉公主横插一脚,同竹马拜了堂。   宁簌冷眼看着被外人称羡的两人,一纸诉状告进了宫门。   未料,候立在碧瓦朱甍的殿外,她听见那位被公主戴了绿帽的宣平公世子音色清润,掷地有声:“臣倾慕宁姑娘多年,欲求娶之。”   *   后来,披着柔锦霞帔嫁入宣平公府成为世子夫人时,宁簌还在想:勉强娶了不爱之人,世子实惨。   直至婚后有一日,宁簌命人翻晒旧物,下人从箱箧中翻出一堆眼熟的物什,她挑出来一看——竟是些她幼时爱不释手的玩偶、早些年赠人的香囊,甚至还有一摞描绘精致的画像。   画上的人嫣然浅笑,姿态各异,不是她还能是谁?   看着世子面对这些后逐渐慌乱的脸色,宁簌缓缓打出一个问号。难道……世子他喜欢我多年是真的?   *   人人尽知宣平公府世子尽管不良于行,却依旧风姿卓绝,是京中无数女子的皎皎明月,却无人知道江蕴自年少时慕艾一人,而今已有十三年整。   幼年惊鸿一面,少时情愫悄然,到如今情根深种,江蕴从未想过,有一天他能与她一齐同拜高堂,岁岁年年,芝兰绕膝。
版权:起点女生网

第1章 换嫁

四月的天多雨,细密的雨珠子顺着高翘的檐角,连绵成串地压落下来时,砸得小角边一盆美人蕉湿漉而萎靡。

身着碧青色衣裙的婢子打了把轻薄的油纸伞,从垂花门匆匆赶来,拎起的裙边溅上了些许泥渍。

她刚至廊下,才收了伞,一眼便瞧见了坐在门边撑着脑袋晃的丫头,夏芝怒气未褪的眉间登时便一拧:“让你瞧着姑娘,你在这儿做什么?”

歪坐在门边的绵绵吓了一跳,甫一睁眼,又对上了踏步而来的夏芝质问的神情,她忙讪讪地站起身来。

绵绵小声解释道:“秋葵姐姐在里头呢,怕姑娘觉得屋子里闷,便喊我出来了。”

夏芝这才脸色稍霁,她偏头看了眼廊角被风吹雨打的那盆美人蕉,心里冷哼一声。

“你先去厨房端些易化的吃食来,眼下姑娘该是饿了。”

夏芝吩咐了绵绵一声,小丫头忙不迭地应下跑开了。

在外头稍缓了片刻,收拾妥当了心绪,夏芝这才打起门边的帘子,轻手轻脚地进屋里去了。

燃了一炷安神香的屋子里,飘荡着浅浅的熏香味,门窗近乎闭得严实,墙角还烧了两只火盆,空气自然沉闷。

听着动静的秋葵忙从里间走了出来,见了夏芝她压低着嗓音问道:“可打听出什么了?”

“能打听出什么。”

夏芝眉梢一扬,面上俱是冷色:“今日姑娘受尽这等折辱,无非就是陶钦平那忘恩负义的狗东西,同永嘉公主上演的一出好戏!竟还敢说是领路婆子的错,到头来尽是我们姑娘最……”

“快别说了!”饶是秋葵素来冷静,此时也急急地去捂她的嘴:“皇家贵胄,岂是我们能编排的?”

两人虽是放轻着声音说话,还是一字不落地落在了宁簌的耳中。

她微睁着眼怔怔地望向帐顶,那绣得针脚细密的芙蓉牡丹纹,落在大红色的绢纱帐上,显得精致无比。

目光所及之处,除了这帘帐,还有床榻上绣了鸳鸯凫水的被褥枕巾、小几上果碟成摞的干枣桂圆栗子,屋内种种摆件哪个不是张贴上了喜气洋洋的大红囍字。

能够料想得到,阿娘为了她和陶钦平的亲事,光是亲手绣这些喜物、置办妥当物件,这两个月来近乎没睡过好觉。

宁簌心尖上酸涩,想要哭,可浑身上下却依旧难受得没劲,连掉眼泪都艰难。

谁能想得到,她青梅竹马十数年的人、她自以为对他甚了解的人,为了平步青云竟能够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秋葵姐姐……”

端了药和汤水来的绵绵小声唤了一句,夏芝见了是她,连忙止住话头,把人手里的东西端进里间去。

秋葵见她毛躁不改的性子,微拧了下眉,但到底未在此时说什么,又见绵绵还立在微掀的帘子后,秋葵温声对她道:“绵绵,姑娘约摸是还要睡一会儿,你去瞧瞧夫人那边吧,姑娘醒来定是要过问夫人如何的。”

打发走了绵绵,忽听里间传来夏芝的哀哀的劝慰声:“再哭要哭坏身子了姑娘,你信奴婢,那对奸夫淫妇定然没什么好下场……”

听到后面,秋葵的眉头已然狠狠拧了起来,她快步往里间走去。

宁簌无声落泪的模样露在眼前,她本就生得样貌极好,纤眉琼鼻,肤脂柔腻,可偏偏曾经不点而红的唇却是没了血色,阖眸之下睫边缀着的泪顺着眉尾跌落,砸碎在红色的喜褥上,无声地晕开一团。

便是哭,都哭不出声儿来。

秋葵跟在宁簌身边已有数年,眼下瞧见她这模样,心里自也难受万分,可她不能像夏芝那般口无遮拦,这些话若是此时被姑娘听进了心里头去,难免日后不会出什么大乱子。

“先喂姑娘喝药吧。”

秋葵打断了夏芝的话,她则捏了帕子小心给宁簌拭掉颊边的泪痕,也不劝声,只默默地看着宁簌发泄。

身上迷药的药性许是还有残留,哭完这么一场后,宁簌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如泡在水里一般,四肢软绵绵的,越发使不上什么劲了。

说来当真可笑。

她同陶钦平青梅竹马十三年,扪心自问除却两人的情意之外,她宁家是待他不薄的,陶家家徒四壁时是她爹爹送去救急的银两、陶钦平读书时的花销用度有大半是她支送去的、甚至连他用的笔毫和墨砚纸张,都是她费了极多的心思买来相赠的。

如今他高中状元,来履娶她的诺言的背后竟还有这样的阴谋险计。

为攀附上皇家,居然不惜给她下药,同公主一齐来演这么一出换嫁的好戏!

被婢子们扶起身来,苦味浓烈的汤药味扑鼻而来,宁簌推开夏芝喂到唇边的汤匙,自己用稍稍恢复力气的手端了碗,一口气尽数灌了下去。

秋葵连忙给她塞了块桂花糖,苦味被劣质的糖精味取代,甜腻得令人几欲发恶。

宁簌木着一张脸,索性将口中的糖块吐在手心里,夏芝见了忙拿帕子红着眼去擦。

陶钦平嗜糖如命,他最爱甜味齁厚的桂花糖,偏生陶家落寞后,他便再买不起京中最贵那家零嘴坊的糖。

为迎合着陶钦平的喜好和自尊心,宁簌在家中备置的糖,都是平廉的。

喝了药漱了口,宁簌这才觉得自己整个人恢复了许多,看着眼前的两个默声不语的丫头,她哑着声问:“外头如何了?阿娘呢?”

两个婢子对望一眼,还是夏芝先反应了过来:“姑娘,外头的人约摸都是不知情的,现在还在议论纷纷姑娘同永嘉公主换嫁的隐情,只是……您也知道,公主身份尊贵,平头百姓自不敢过多嚼舌根,眼下倒让姑娘你站在了风口浪尖上……”

见夏芝还算知点眼色,并未再像方才那般气昏了头地去说道公主,秋葵这才松了口气,悄声去看宁簌的脸色。

今日乃是姑娘的大喜日子,一出换嫁,让本该同在今日下嫁于宣平公府世子的永嘉公主,竟取代她家姑娘入了陶府!

若非姑娘聪慧敏捷,在轿中挣扎着闹出了声,让绵绵那丫头发觉了不对劲,那被下了药的姑娘定然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进了宣平公府。

外人瞧着像是姑娘贪得了天大的便宜,可也不想想,这般乌龙之下被抬入公府,除了给世子做妾还能落得什么好下场?

反观,永嘉公主乃是天家儿女,这么一出事于她自然无半分损害,可对于姑娘而言,更甚的是好端端的夫君同旁人拜了堂。

于名声于清白,样样皆是羞辱。

作者还写过
她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她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姜芙穿成了古早言情文中插足主角团的同门小师妹,对男主苦苦痴恋却爱而不得,一番作妖后她脱下了身上的仙门弟子服,准备投身入了魔界的时候——姜芙穿过来了。就在姜芙咬咬牙去魔族解攻略角色时,她发现那个在资料卡中被画重点的大反派,他居然因为嗑破了脑袋失了记忆,直接成了个傻子!——姜芙嘴馋,准备扒了兔子的皮架火烤,大反派他挥挥袖子灭了火,态度无辜而诚恳:“师尊,万物皆有灵。”——路遇一只嘴炮鸟妖,姜芙摸出怀里的毒粉准备送她上西天,大反派按住她的手,语气哀求:“妖亦有善恶之别。”word天。到底谁是反派?行行行这个仙门正派弟子的身份给你当好吧?*后来,姜芙看着反派乖乖巧巧地写下何为君子之道,看着他立在巍巍山门前拔剑斩杀一只又一只的魔,身影之下是凛然磅礴的大义。姜芙觉得自己任务完成了,可她刚诈死离开,系统就警铃大作——夭寿了!反派他打伤了仙门众人,正拎着刀去灭主角团的路上!刚觉得自己能喘一口气的姜芙:我日……
孟妆 ·仙缘 ·完结 ·48万字
9.7分
穿成男二的白月光
穿成男二的白月光
【单元文、HE、男二上位】No.1【校园文】冷心冷情宅美人×根正苗红乖弟弟#从前她教我处世之道,后半生她教会我思念和爱No.2【年代文】娇软懵懂兔子精×穷抠落魄小可怜#她走的那年,山寒水冷,铮铮傲骨的少年跪在雪地里红了眼眶No.3【末世文】又美又飒×伪小白花(强强)#我从深渊处来,阅尽里头艰险狼狈,你是光明也是救赎No.4【西幻文】灰姑娘的继姐×神殿大神官
孟妆 ·位面 ·完结 ·50.1万字
卿卿向我怀
卿卿向我怀
新书《女配她不想死》已开~戳专栏可看在这里磕头求波推荐票…………文案一前世的乔眉,明明是公府嫡女,贵女之尊,却被府里一介庶女踩着上位,至死都没能落得个好名声。有幸重来一世,她定擦清双目,打脸渣男,揭穿白莲真面容,还有……哄着太子殿下和她好好过日子。文案二后来啊……谢怀锦:“孤的婚姻绝不会是以利用为目的”乔眉:“啊我没想喜欢他,我是为了拯救自己”【食用须知(必看)】:1.1V1,SC,HE2.女主重生,男主高冷3.前期女主只想力挽前世悲剧;4.文中若有常识性错误,恳请文明指出。
孟妆 ·宅斗 ·完结 ·29.3万字
同类热门书
拒嫁世子后我冠宠六宫了
拒嫁世子后我冠宠六宫了
(男强女强,双洁,爆宠)魏婉芸重生了。前世,她被人设计嫁给靖王世子。后来,那靖王谋逆一脚踹翻了朝堂,靖王世子摇身一变成了当朝太子!还没等她适应太子妃的身份,就被人一杯毒酒送了黄泉。想着在东宫曾坐过的冷板凳,魏婉芸决定再见了靖王世子绕道儿走!“阿初,你看我这身衣服靖王世子会讨厌吗?”魏婉芸特意挑了一套传闻中他最讨厌的衣服,给她身边最信任的管事看。顾谨知清冷一笑:“自然。”于是,魏婉芸便欢欢喜喜去赴那避不开的桃花宴了。但她却不知道,顾瑾知的话还有后半句——自然不会讨厌,只要是你,他都喜欢。一开始,顾瑾知的心里只有皇权霸业。后来,他发现这小姑娘能轻易左右他的情绪。挣扎纠结无果反而越陷越深的顾瑾知,第一次决定认命。然而,这时候,他才突然想起来那些关于他们前世的记忆。想着之前自己的毒舌和嫌弃,顾瑾知后脊梁骨直冒冷汗。上一世他没机会护好她,这辈子他一定护她周全,将所有欺负了她的,全部踩进泥泞里,将这江山颠覆!只是,顾瑾知没想到,自己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却是——那个两世都被他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小姑娘,好像不要他了。?
花小昔 ·架空 ·连载 ·38.9万字
9.7分
戾后重生
戾后重生
重生后的凤如倾不愿再步前世后尘,劳心劳力,还背上了“戾后”的恶名。这一世,她只想寻个好拿捏的,过她的太平日子。某一日。她一不做二不休,直接闯入永定王府掳走了那个柔弱不能自理的世子!满城哗然!众人皆知,凤家的长女野蛮霸道,但凡被她看中的从未失手。只可惜了这永定王府的世子了……凤如倾看着面前一脸怕怕地世子,不耐烦道,“宽衣。”“你要做什么?”“验明正身。”“……”“倘若真是男子,择日完婚,倘若不是……”多日后。永定王喜滋滋地带着百辆车的聘礼登门提亲!顺带着将世子的金银细软也送上了门。“日后娘子要爱我,护我,不许让旁人欺负了我……”凤如倾彻底黑线!她只能扶额望天,大喊一声,造孽啊!
柠檬笑 ·宫斗 ·连载 ·24.1万字
和离后,撩到镇北王后我带崽跑路
和离后,撩到镇北王后我带崽跑路
沈岁锦奉旨嫁入东宫,成亲当晚,就被太子冷落。所有人以为沈岁锦会以泪洗面,她们等呀等……等来是沈岁锦见新入府美人可怜,又与自己同病相怜,对美人多加照拂。照顾着照顾着,将自己照顾到榻上。沈岁锦发现不对劲,娇艳美人竟然是个男人。——世人皆知,镇北王府郡主是汴梁第一美人。却没人知道,景稹在未出生时被道士预言为灾星,自出生直接跌入泥泽,不得不男扮女装保命,镇北王府经逢变故,他躲入东宫后院,仰人鼻息,原本一切尽在计划之中,被意外闯入他生命沈岁锦打破。夜里沈岁锦被景稹圈在怀中,拉着小手撒娇道,“岁岁我心口疼,要揉揉。”被撩到腿软沈岁锦当即将人踹下床。某日,景稹忽然换了个身份,带着聘礼将沈岁锦堵在将军府门前,可怜兮兮说,“岁岁本王清白没了,你要对我负责。”若不是亲眼见识过镇北王残暴手段,沈岁锦真被凄惨柔弱模样骗了。
青萝有枝 ·穿越 ·连载 ·48.2万字
7.8分
乖!娇娇别逃!疯批权臣不禁撩
乖!娇娇别逃!疯批权臣不禁撩
【钓系娇软美人vs腹黑病娇权臣】最初,虞菀宁为了嫁给探花郎,处心积虑接近状元郎---林清寒,打算曲线救国。于是某日…虞菀宁泪眼婆娑:“你放我出去!我要与裴郎完婚,嘤嘤嘤…”林清寒眼眶发红,一把将女人抵在了墙壁上,掐住她的脖子缓缓收紧:“方才风大,我没听清,宁儿要嫁给谁?”虞菀宁呆了呆,瞬间被吓哭。那之后…虞菀宁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想逃逃不掉,总被林状元欺负哭。后来…林清寒提着食盒等在床帐前三天三夜,痴痴望向病床上的虞菀宁,轻哄道:“宁儿,若你肯用膳,无论何事我皆依你!”虞菀宁一扫病态,双眼发亮:“我要嫁人,你可依?”林清寒长睫轻颤,痛得像被剜去了一块儿心尖肉,呵,原来她至始至终都没忘记那人……良久,他自嘲地勾了勾唇角,声音低沉沙哑:“好。”再后来…林清寒看着大红花轿,喝的酩酊大醉,他的宁儿即将嫁为人妇,痛到无法呼吸。恍惚间,视线里出现了新娘子的绣花鞋。虞菀宁踢了踢他,嫌弃地蹙起小眉头:“怎么醉成这样了,还拜不拜堂了?”林清寒:???食用指南:前期强取豪夺,后期追妻火葬场。
陇玉 ·宅斗 ·连载 ·26.3万字
9.8分
姑娘今生不行善
姑娘今生不行善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之后变了个人,从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变色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扭捏作态,娇羞紧张。盛京百姓:懂了,故意气三殿下的。
春梦关情 ·宅斗 ·连载 ·76.3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