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28章)
十年前,晋王失意,宋绘月父亲代晋王受过,宋家随晋王到潭州小心度日。 十年后,宋绘月年满十六,议下婚事,预备出嫁,以为可以平静过一生。 不料卧龙抬头,贵人按捺不住,涌入潭州,将潭州搅成一滩浑水,将宋绘月的婚事搅黄,将宋家搅的支离破碎。 一无所有的宋绘月,只能杀出一条血路,一战成名。 * 致力夺位的晋王:“这个狠心的坏月亮。” 杀心难改的护院:“愿与大娘子执鞭坠镫。” 不知谁能巧夺荆钗,揽月入怀。
版权:起点女生网

第1章 绘月

元祯二十四年六月初八,潭州。

宋绘月骑一匹青马,做少年打扮,戴着顶凉笠,身穿青纱衫,腰间倒挂个空鱼篓,布鞋两边溅着许多泥点。

她是鹅蛋脸,浓眉杏眼,鼻梁秀挺,双唇噙珠,还未退去稚嫩。

她今年十六,可以许嫁,按理应该是媒人踏破门槛的年纪。

可世事往往不按理。

她父亲宋祺原本是晋王府长史,官从四品,统率府僚,为王奏上事宜。

真真是前途无量。

十年前,皇后薨,张贵妃携其子燕王李裕广异军突起,朝堂忽生巨变,宋祺和晋王“共同赴狱”。

今上念及父子之情,将晋王罚至潭州,王有过,则诘长史,宋祺受今上诘问,在狱中自缢。

年仅六岁的宋绘月,随同十岁的晋王艰难逃到潭州,再让家中老小都迁来此地,一晃就是十年。

无量瞬间成了无亮。

宋母陈氏守着这个小家辛勤度日,不求宋绘月嫁个豪门大户,只想她嫁个好人家,能衣食丰足,圆满度日。

她请了绣娘来教宋绘月女工。

线在绣娘的手里是活的,绣到缎子上栩栩如生,在宋绘月手里也是活的,因为不受她的控制。

偏宋绘月自我感觉还挺良好。

人各有所长,虽然她不通女工,但能识字会算账,还会一点拳脚功夫,算得上内外兼修。

可是旁人不买她这个内外兼修的帐——自古以来没有大家闺秀学拳脚功夫,除非是男方家里想不开,要找个打男人的。

再加上她凶名在外,婚事就高不成低不就地耽搁下了。

宋绘月不着急,宋母却急的嘴上都是泡,看她不顺眼,将她训的臊眉耷眼,只能偷溜出来摸鱼。

倏地一阵大风扫过,山间顿时草木狂摇,道旁一颗参天樟树树冠波涛般涌动,树叶散落如雨,铺了满地。

“又要下雨了?”

山道崎岖泥泞,兼之乌云罩顶,顷刻间又是一场大雨,她急急催马,想快些回潭州府。

正疾行时,前方不远山坡上忽然滚落下许多泥块,放眼一看,山上都是些小树杂草,泥土都被雨水泡的十分松软,根茎都露了出来。

潭州山叠山、水团水,到了汛期,常有塌方。

宋绘月勒住马,往后退了几步。

与此同时,前方一人一马疾驰而来,无视山崖上掉落下来的土块碎石,直奔宋绘月而来。

来人黑色短褐,身材瘦削,生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眼尾钩子一般上挑,神光内藏,乃是宋家护院银霄。

他比宋绘月还小两岁,却是长胳膊长腿,神情沉稳,像是错过了孩童时期,匆匆长大了。

宋绘月眯着眼睛看他毫无畏惧地从乱石中穿过,停到自己面前。

银霄勒住马,垂下头:“大娘子,黄文秋跟来了。”

宋绘月颔首,一扬马鞭,往前奔去。

一从沙石从她头顶落下,扬起漫天尘土,青马撒开蹄子,在其中穿过,紧接着,那山中仿佛是有龙翻滚,轰隆作响,草木泥沙悉数倾倒。

银霄紧随其后,策马扬鞭,一座土地庙在他身后完整砸落。

塌下来的泥土淹没了山道,山多出来一个缺口。

而宋绘月和银霄已经转过了一个山弯。

“打听您来了涧山,他去了趟交子铺户,”银霄在风声中追上宋绘月的马,“现在在重华寺避雨。”

他控制着马,既能让自己的声音在风声中钻入宋绘月的耳朵,又不让自己越过宋绘月。

宋绘月回头扫他一眼。

在她的目光落到银霄脸上前,银霄垂下眼帘:“我去把他的腿打断,他就老老实实听话了。”

宋绘月依旧没说话,一直纵马到了重华寺的山门外才停下来,滚鞍下马。

将空鱼篓解下,挂在马上,插了马鞭,她拾阶而上:“去见见他。”

银霄将两匹马栓在一处,跟了上去。

千万条山风自她身上穿过,将她的衣袖高高扬起,仿佛忽生了双翼,要离地而去。

檐前铃铎之声不绝于耳。

重华寺破败,四壁残破不全,燕子屎屙在门前,门上没锁,银霄上前推门,让宋绘月进去。

知客寮里,一个老僧正拿着竹篦扫水,见宋绘月二人前来,连忙放下竹篦,双手合十:“两位施主是来避雨的吗?”

天上已是彤云密布。

宋绘月还了一礼:“正是,还请大师行个方便。”

银霄取出一两银子老僧人:“师父,烦请安排茶水。”

老僧人接住,连银子带手都收在袖子里,心道今日这场雨来的正好,收了两份银子,够五个月嚼用了,还能凑个碎赌。

“我这就去煮茶,两位里面请。”

“多谢大师,我先去拜见真佛。”宋绘月转身往大殿而去。

大殿之中晦暗不明,佛祖结跏趺坐,双手蒙尘,双目微阖。

香炉中插着几根熄灭了的短香。

宋绘月掏出火石,打算点亮烛火,烧上一炷香,刚掏出来,就听门口传来一声叫唤。

“表妹。”

宋绘月转过身去,看向来人。

就在此时,一道电光尖锐地划破天际,刺向昏暗的大殿,将宋绘月和佛祖的脸照的雪白,仿佛是四目同开,黝黑的射向来人。

电光一闪而过,雷声“轰隆”而起,站在门槛外的人猛地打了个哆嗦,惊的雨伞都坠地。

豆大的雨打在泥地上,将天地连成一片。

雨点打在身上,黄文秋才回过神来,也不管雨伞,慌忙跨了进来。

他是个斯文俊秀的青年人,面容白皙,头戴高装巾,身穿素色直裰,一举一动都透着儒雅气度。

他这个表哥,和宋绘月是一表千里,若是追根究底,可谓是没有半文钱的关系。

只因为黄文秋的母亲姓陈,在麓山寺上香时结识了宋母陈氏,一来二去,攀亲戚,带旧故,成了表哥表妹。

他在比丘像前停住:“表妹,我特意来见你。”

宋绘月负手而立,心平气和的一笑:“表哥如今富贵了,都不见伯母上门做客,听银霄说,他找了你几回,你也避而不见。”

黄文秋心虚,眉心皱起,看了一眼站在暗处的银霄:“我有话想和你说。”

宋绘月点头:“请说。”

黄文秋只能明言:“银霄去门外等着。”

银霄身形不动,看都不曾看他一眼,当做没他这个人。

同类热门书
春光锦
春光锦
沈初夏指天发誓,她真不是个坏人,什么坑蒙拐骗,真的只是为了救爹。大哥、大爷,求放过!放过?当面夸人日月星辰举世无双,人后,吐槽老男人真烦人。他该放过?老天爷,是谁,谁告的密?她逃还不行嘛!摄政王的天下,逃到哪?季翀生性凉薄,却在二十八岁高龄时,于人声鼎沸中望向了某人,从此一眼生情。
冰河时代 ·种田 ·连载 ·46.3万字
9.8分
珠柔
珠柔
国破在即,群贼环伺,敌临城下。赵明枝拒绝了贤臣南下偏安的良策,怀抱才登基的幼弟,选择掉头而行,投奔那个心狠手辣、臭名昭著的节度使裴雍。朝野哗然:陛下休矣、大晋将亡!然而数年之后,众人回首再看:赵氏江山不但没有易主,反而在飘摇风雨之中日渐稳固,而那一个本该谋朝篡位、此刻却撑起半个朝堂的裴节度则俯首立于阶下。——惟愿我朝万岁。亦愿公主万安。
须弥普普 ·架空 ·连载 ·18.6万字
姑娘今生不行善
姑娘今生不行善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之后变了个人,从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变色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扭捏作态,娇羞紧张。盛京百姓:懂了,故意气三殿下的。
春梦关情 ·宅斗 ·连载 ·76.3万字
吉时已到
吉时已到
于北地建功无数,威名赫赫,一把年纪不愿娶妻的定北侯萧牧,面对奉旨前来替自己说亲的官媒画师,心道:这厮必是朝廷派来的奸细无疑——于是,千般防备,万般疏远,浑身上下写满了拒绝二字。不料时运不济,行差踏错,鬼迷心窍,乃至人设逐渐翻车……最后竟还是踩进了这奸细的陷阱里!——————正版读者群:734187674(作者任意一本完结书全订,新书粉丝值满2000可申请)
非10 ·宅斗 ·连载 ·66.2万字
9.8分
掌珠令
掌珠令
一婚更比一婚高的黑寡妇姜氏同大器晚成未来权臣鳏夫意外看对眼后,消极怠工的云薇先帮母亲姜氏掐灭其余小人,再帮继父克服考场紧张症,三帮未来的名将继兄克服晕血症,最后还要帮继姐摆脱恋爱脑。骄矜权重的某男说,云薇就是我的掌上珠。云薇:“起开,你麻烦更大好吗?”总结:想做悠闲的团宠?先帮他们功成名就。本文还可叫做《颤抖吧,黑寡妇》或《我娘有特殊的高嫁技巧》
舞夜夭 ·宅斗 ·连载 ·128万字
7.1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