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30章)
亲娘病故,亲爹冤死,留下千万家资。 十四岁的冯少君,成了冯府众人眼中的肥肉。一个个摩拳擦掌,想咬下一口。顺便将她许给病怏怏的秦王幼子冲喜,借此攀附权贵。 日后权势滔天的锦衣卫指挥使沈祐,此时还是个寄人篱下的落魄少年。怎么也没料到,刚回京城的冯三姑娘相中了自己……
版权:起点女生网

第1章 重回

咚!

一声闷响,额头撞到了马车的车厢。

嘶!

疼!

意识昏沉的冯少君以手捂着额头,倏忽睁开眼。

一张久远又熟悉的脸孔映入眼帘,声音里透着紧张:“小姐额头痛不痛?”

似包子一般的脸圆润讨喜,杏核大的圆眼里满是关切,嘴角边一点黑痣俏皮可爱。

是自小伴着她一起长大的丫鬟吉祥!

早在十一年前,吉祥就为了掩护她逃走被毒死了。怎么忽然活过来了?

冯少君心跳如擂鼓,顾不得额头疼痛,伸手摸了摸吉祥的脸。

吉祥被主子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旋即低声道:“这十几年,小姐一直在外,从未回过京城。现在就快到冯府了,以后还要在冯府住下。别说小姐,奴婢心里也有些怕。”

“小姐在平江府住了六年。眼看着就快到说亲的年纪,也确实该回来了……”

吉祥的絮叨声,在耳边萦绕,十分真切。

手掌下的皮肤,温热软绵。

冯少君缩回手,又摸了摸自己的脸。

也是热的。

她低头,见自己穿着缃色短襦,配着豆绿色的长裙,外面罩着浅绿色的纱衣。腰间悬着一块玉佩。那玉佩莹白圆润,散发着柔和的雅光,是上好的羊脂玉精雕而成。

长裙下露出的绣鞋,绣着精致的花纹,缀着上好的粉色珍珠。

血液在太阳穴处汩汩流动,心跳骤然快了起来。

“吉祥,”冯少君听到自己柔和悦耳的声音:“拿妆镜来。”

吉祥一怔,右手摸到手边的抽屉,拉开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妆镜,送至主子面前。

冯少君按捺住剧烈的心跳,屏住呼吸,凝神看过去。

明亮光滑的铜镜,映出一张芙蓉俏脸。

弯弯的柳眉下,一双如水般清澈的黑眸。翘挺的小巧鼻梁,红润的唇角微扬,不笑时也有几分甜意。

脸庞光洁,白得似会放光。

乌黑顺滑的长发梳着双环髻,点缀着各色宝石的绸带编入发中,更添几分俏皮娇艳。

正是她十四岁时的模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前一刻,她病重不支,沉重地合上双目。为何下一刻睁眼,她竟重回年少,坐在回冯府的马车上?

“小姐一直看妆镜做什么?”吉祥见主子一直盯着妆镜不动弹,有些奇怪:“莫非是嫌今日穿戴得太艳了?”

没等冯少君吭声,吉祥又低声道:“小姐为老爷守孝三年,一直穿素服。如今出了孝期,初次见老太爷老夫人,总得穿得喜庆些。”

冯少君目光复杂地又看妆镜一眼:“收起来吧!”

吉祥应了一声,收了妆镜。

冯少君闭上眼,深深呼出一口气。然后,伸手掀起车帘,探头看了一眼。

马车正好转过一个弯,从宽敞的街道进了一个胡同。

青砖铺就的路坚实平整,足够三辆马车并行。道路两侧种着两排柳树,此时已是阳春四月,柳枝绿意盈盈,如少女纤腰随风轻摆。

这是澄清坊的柳树胡同。

住在澄清坊的,都是朝中官员。官职最高的是二品户部尚书,官职最低的也有五品。

冯家在其中,算是中等人家。

祖父是三品的礼部右侍郎,掌管宾礼及藩属往来事宜。礼部是清水衙门,学务科举考试这等要务皆由礼部尚书掌管,冯侍郎沾不到多少油水好处。冯家老少十余口,都住在这一处四进的宅子里。

冯侍郎有三子两女。

长子冯纲,考中进士后外任为官,现在是徽州知府。长媳周氏出身书香门第,生了一子一女。

次子冯维,考取了举人功名后,一直没中进士。外放谋官,最多是从七品的县丞,索性一直在府中读书。媳妇姚氏,是工部郎中的女儿,膝下一子两女。二房还有一双庶出的子女,共两子三女。

长女大冯氏是庶出,嫁给锦衣卫千户沈茂,生了三个儿子。

次女小冯氏,嫁进康郡王府做了续弦。康郡王老了些丑了些,却是正经的宗室郡王。小冯氏一嫁过去,就是郡王妃。

唯一遗憾的是,小冯氏嫁给康郡王数年,肚子一直没动静,没个一子半女傍身。

冯少君故去的亲爹冯纶,是冯侍郎的幼子。

兄弟三人中,冯纶最为聪慧,读书也最有天分。十八岁那年考中探花,之后娶妻生女,外任做官。

冯纶官途不太顺遂。六年前,才从青州同知转任两淮巡盐御史。母亲崔氏体弱,在途中得了一场重病亡故。冯纶心痛爱妻离世,也跟着病了一场。

年幼的她无人照料,冯纶令人将她送去平江府的外祖家。

没过三年,冯纶被扬州盐商魏家揭发举报贪墨索贿,被押解进京问审。路上遇到一伙绿林盗匪,就这么冤死在盗匪刀下。

她在崔家一住就是六年。

一个月前,冯侍郎亲自写信送至平江府。

外祖母许氏百般不舍,抹着眼泪让她启程来了京城。

临走前,许氏塞给她一个锦盒。锦盒里,放着百倾平江府良田的地契,五间京城上好地段的铺面房契,还有二十万两银票。加上爹娘留给她的金银细软,足够她一辈子锦衣玉食。

她哭别疼她如命的外祖母,在表哥的护送下一路进京,回了冯府。

她以为,自己回到了亲人身边。

殊不知,父母亡故留下千万家资的她,早已是冯家人眼底的肥肉。一个个摩拳擦掌,要吞下这块肥肉。

她的亲事,也早已落入冯家人的算计。

一门“好”亲事,正等着她!

隆安帝共有四子,长皇子秦王殿下的幼子自小就是个病秧子。一年中能下榻走动的时间,加起来不足十天。这位身份矜贵的秦王府小郡王,到了成亲的年纪。

秦王妃想寻一门亲事,给儿子冲喜。这个小郡王是短命鬼,谁家姑娘嫁过去,都是守活寡。疼惜女儿的人家,皆不乐意。

有心攀附秦王府的,或出身太低,或品貌不出众,秦王妃又看不上。

小冯氏从中牵线,冯侍郎也动了心思,合力将一无所知的她送到秦王妃眼前。她是侍郎府的姑娘,生得貌美,又有丰厚的嫁妆。秦王妃果然相中了她。

她父母双亡,祖父为她定下亲事顺理成章。

及笄后,她被迎娶进了秦王府。花轿刚抬进郡王府,小郡王就咽了气。

红事还没办完,就变成了丧事。

她脱了嫁衣,换上丧服,满心凄凉绝望地跪在灵堂里。为一面都没见过的夫婿守丧。秦王妃哭昏了几次,在灵堂里跳起来,怒骂她是丧门星,冲喜不成,还要了儿子的命。

冯家来吊唁的女眷个个不吭声,没人为她出头。

她心中冰凉。

祖父冯侍郎也来了,怜惜地安慰她,会为她撑腰。

一转头就对秦王妃表露忠心,愿让她这个冯氏女为小郡王殉葬。

噩耗传至耳中的那一刻,她的天都塌了。

“小姐,快逃。”吉祥惨白着一张脸,毅然换上她的衣服:“奴婢贱命一条,死了也不打紧。小姐逃出去,日后为奴婢报仇。”

她泪流满面地换了吉祥的衣服,易容改扮,趁着秦王府里人来人往,混迹在吊唁的女眷身后逃出秦王府。

从此,隐姓埋名,改头换面。

世间再无冯少君。

数年后,秦王争储失败,被夺爵,秦王府众人被流放边关。养尊处优的秦王妃没到一年就死了。

冯侍郎身为秦王党,也被牵连,被罢了官职。冯家人如丧家之犬,坐船回平江府祖宅。在船上遇了匪徒,一家子都做了水鬼,死得干干净净。

她大仇得报,患了重病,撑了一年闭目西去。

死的那一年,她二十六岁。

十二年,如一场噩梦。

今日,她在噩梦开始前睁了眼。

……

前世种种,蜂拥至脑海。

心头的恨意和愤怒,翻涌不休。

冯少君冷冷地扯了扯嘴角。

“表妹,”一个久违的熟悉的少年声音响起:“前面就是冯府了。”

冯少君迅速回神,目光掠了过去。

骑着白色骏马的少年映入眼帘。

这个少年,年约十五六岁,身着青色锦衣,眉目俊朗,神采奕奕。一双含笑的眼眸,比春日还要暖。

外祖母只生了一个女儿,就是她的亲娘崔氏,之后一直无所出,便从崔家远房过继了一个养子。崔元翰是舅舅的长子,也是冯少君的表哥。

冯少君在外祖家住了六年,和表哥崔元翰如亲兄妹一般,感情深厚。

她一个少女孤身入京诸多不便,崔元翰主动请缨送她回京,一路上打点衣食住行,仔细周全。

前世她逃出秦王府后,怕连累外家,狠狠心连信都没去过一封。外祖母以为她死在了秦王府,大病一场,两年后离世。

她忍着锥心之痛,以另一张脸回平江府吊唁外祖母。亲眼目睹崔氏族人闹着要分家产的丑恶嘴脸。

舅舅性情憨厚,不善言辞,被族人逼得狼狈不堪。

年轻的崔元翰挺身而出,和崔氏族人大闹一场,保住了家业。

“表哥,”冯少君凝望着骏马上的英俊少年,轻轻唤了一声。

表哥,数年不见,别来无恙。

崔元翰笑着应一声:“别紧张。待会儿见的都是你的长辈亲人。”

长辈亲人?

呵!

分明是一窝虎狼!

冯少君右手骤然握紧,心中涌起浓烈的杀意,面上笑颜如花:“表哥陪我在京城多住些日子再回去。”

崔元翰挑眉一笑:“这是当然。等你安顿妥当了,我才能安心回平江府。”

说笑间,马车在一座府邸前停了下来。

朱色的正门紧锁,门上悬着黑色匾额。匾额厚重古朴,上面镌刻着金色的冯府两个字。

冯少君眼眸微眯,目光冰冷。

冯府,终于到了。

同类热门书
春满京华
春满京华
上京城里流言四起,江二姑娘使手段高攀有潘安之貌的孟三公子。重生后的江意惜暗骂,脑袋坏掉了才想去高攀。那一世被人设计与大伯子“私通”,最后惨死在庵堂。满庭芳菲,花开如锦。这辈子要好好享受人生,争取活到寿终正寝。不过,该报的仇要报,该报的恩嘛……更要报啰。终于大伯子……
寂寞的清泉 ·架空 ·连载 ·31.7万字
9.9分
姑娘今生不行善
姑娘今生不行善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之后变了个人,从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变色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扭捏作态,娇羞紧张。盛京百姓:懂了,故意气三殿下的。
春梦关情 ·宅斗 ·连载 ·48.6万字
催昭嫁
催昭嫁
重回豆蔻年华的慕昭昭,一想到嫁人之后要对婆婆晨昏定省,还要管教好妾和不是自己生的儿女,奉承上司家的夫人,交好同僚家的太太,打理好家里琐事,她就想绞了头发去当姑子。可惜计划没有变化快,她遇到了不一样的男人,从此满心欢喜的想嫁人。
酷美人 ·架空 ·连载 ·58.4万字
9.6分
掌河山
掌河山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争相求娶的香饽饽……公子:愿意江山为聘!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不要。*崔子更冷眼旁观,决定张开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上门来。
饭团桃子控 ·穿越 ·连载 ·44万字
9.8分
掌家金枝
掌家金枝
心狠手辣的李太微如何也没料到,她能在大婚之日栽在陆萧这个黑心竖子手里!一朝回到十五年前,她尚未权势滔天,只能……先笼络一下……彼时与他薄如草纸的街坊情……
盛夏拾光 ·穿越 ·连载 ·32.3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