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52章)
匿名提问:在魔道摸爬滚打了九千年,现在想转到正道还来不来得及! 南极仙翁:这个自然是来得及的,所谓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方向选错了,再努力十万年也是徒劳,我看小兄弟才入魔九千年,沉没成本还不算很大,花个一两万年的时间,好好学习,转到我们正道来,未来再考个编制到天庭上班,那日子,谁过谁知道。” 九幽魔祖:“别听上面这个老头胡说,我们魔道虽然不走编制,但我们晋升的快啊,你再来一万年的时间,我保你一个魔君的位置。你去正道混,三万年五万年能从天市垣童子熬到功曹么?那里一个萝卜一个坑,道二代横行,水深的很啊!” 匿名者:“那个,老大我已经是魔君了。” 血海魔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我还活着呢,就想着跳槽的事了,我劝你先把自己的魔道打法,修行理念搞搞清楚。” 唐缘看着血海魔祖的回答,叹气道:“离职赔偿好像是要不了了呢。”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一重浪灭一重生

“醒醒,醒醒。”

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唐缘,他缓缓的睁开双眼,怔怔的看着眼前这张丑脸。

“自己是有多少年没见过他了,两万年还是三万年?”唐缘慢慢站起身来,低头注视着自己的双手。

那是一双白嫩,柔软,未沾染一丝血腥气的双手,还没被练成比首山之铜更坚硬的灵宝。

皮非月魔皮,骨非浮屠骨,神魂唯一且清醒,没有那无穷无尽的魔音在脑中响来响去。

最关键的是……唐缘张嘴便咬开了食指尖,品尝着那温热而略带腥气的血液。

血还是自己的血,没加入血海宗,没修炼《血神经》,没去参悟血海真水。

我还是我!

而非那个即便成就了魔君之尊,仍逃不过身化血海魔祖一道血神子的悲惨傀儡。

“昆仑镜真的把我送回来了!”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从刚才开始就一副呆呆的模样。”同伴迫切的关心道。

“张…张生?”唐缘废了一些力气才想起了他的名字。

“你还记得我啊,我还以为你被摔傻了呢。”张生拍了拍唐缘的肩膀,“刚才可吓死我了,你怎么走着走着还能平地摔啊。”

看着他那喋喋不休,满是关怀的样子,很难想到就是这个人把他卖给了奴隶贩子。

导致他沦落到血海宗当了血奴。

即便已经过去了数万年,再想起当初那段日子,唐缘都觉得全身在隐隐作痛。

但他对张生的愤恨反而不多,毕竟在他修炼有成后,就把这人炮制了,灵魂在魔火中烧了两千年还是三千年来着?

挤在他炼魂炉中的人太多了,唐缘也记不大清,张生到底撑了多少年才魂飞魄散的了。

一股虚弱的感觉传来,这具身体还未修行,骤然接受了如此多的信息,身心都有些透支了。

“我有点累了。”唐缘满脸写满了疲惫,“先找家店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吧。”

“再往前走走,前面应该有酒家。”张生竟主动搀起了唐缘向前走去。

就是这副满腔热心的样子,让唐缘这位穿越者在前世都受了他的骗,直到被交给了奴隶贩子前,还认为张生是他穿越过来结交的第一位好友呢。

见他主动来搀,唐缘也乐得省力,几乎把自己的重量都压在了张生身上。

即便唐缘现在只是十来岁年纪,但也有大几十斤的重量,压的张生脚下一绊,他想了想还需博取唐缘的信任,就咬着牙缓步向前走去。

如此走了五六里,唐缘恢复了些精神,张生倒是累了个几乎半死。

看着眼前的客栈,张生强颜作笑道:“唐缘我们已经到了。”

唐缘这才满脸歉意的说:“真是辛苦张生哥了,搀着我走了这么久”

“我那是搀着么!几乎都在背着你了好么!”张生在心底已是愤恨不已,但脸上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洒脱模样。

眼看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客栈的唐缘,张生感觉好像有点不对劲。但他实在是又热又累,头脑发昏,甩了甩头也跟了进去。

“这个,这个,这个……”

张生刚进门就看见唐缘已经坐好在点菜了。

“刚才指的都不要,剩下的全上一份!”

张生刚喝的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

唐缘又摆出一副天真歉疚的样子,怯生生道:“张生大哥,我会不会点多了啊?”

张生牙齿都咬的咯吱作响,但看到唐缘那张粉雕玉砌的脸蛋,忙在心中安抚自己道:“把这小子卖了,一切都能赚回来。”

“哪里的话,我也正好饿得不行,你张生哥一顿饭还是吃的起的。”

唐缘笑嘻嘻道:“多谢张大哥。”

……

“嗝!”唐缘打了一个饱嗝,整张桌子已经是一片狼藉。

这堪比蛮人的食量,把张生看的一愣一愣的,说不出话来。

唐缘也没搭理他,径直走到掌柜处说道:“两间上房。”

“好嘞,两间上房,楼上请!”

唐缘跟着风韵犹存的老板娘向楼上走去。

张生只感觉自己现在好似跟着少爷出行的家奴。

但现在也不差这一间房钱了,他咬咬牙拿出了银子。

唐缘坐在床榻上,思索着未来之路。

若想重新踏上道途,便先要铸就道基。

百日筑基,需污秽道体,长养恶根,偏执入魔,亲近浊气。

“额,怎么想着想着又拐到魔道去了。”唐缘一甩脑袋。

这辈子说什么也不会再进魔道了,魔道虽然说修行快,资源多,崇尚掠夺。

践行人之道,损不足而奉有余的大道至理。

像唐缘……前世仅用了几千年的时间,就修成了魔君道果,若是玄门正派,哪个道君不需要几万年的积累。

但魔道就不需如此,神通可以抢,修为可以吞,资源更是遍地都是,凡是不如你的同道,都是你的资源。

修习魂道的,尊魂幡上给他留个位置。

修习力道的,天生的大力白骨神魔种子。

魅道中人就做成尸姬傀儡。

还有那些变化道传承,不就是天生的坐骑么。

吃穿用度,法宝坐骑,魔门不需要别的资源,都可以拿自己的弟子同道炼制。

如此吃人修行,自然是比道门辛苦耕耘快了许多倍。

但吃来吃去,最终也不过是那两位魔祖的资粮而已。

像唐缘这般血海道的中兴之主,被道佛两门惊呼为万古魔劫,让地仙界陷入道消魔长之势的魔道种子……

最终不也是生死不由自己,化为了血海魔祖那无垠血海中的一朵浪花了么?

魔道就是一个大坑,这辈子说什么也不会再跳进去了。

而玄门的百日筑基,正和魔门相反,需要调整身心,亲近灵气,长养善根。

北疆之地乃是魔门地界,此地的清灵之气在诸多陆洲中是最少的。

若想以玄门正法筑基,仅凭自然中的灵气是远远不够的,更不用说此地又非灵山大泽等灵秀之地了。

但唐缘仍有办法,人乃天地之灵,人体内有一口精气亦是清灵之属,那便是金津玉液这等人体小药。

唐缘摆出莲花般的盘坐之姿,心神入定,非空非想,自有一口真气化生,一半经由任脉至上颚,一半行走督脉至下颚,上颚者谓之金津,下颚者称为玉液。金津玉液相逢,便化为了一口甘甜的唾液,滋身养体。

道门也称之为长生酒!

吕祖所言的“自饮长生酒,逍遥谁得知。”说的便是这金津玉液。

但这金津玉液源自肉身之精,多采此药,便会导致身体亏空,本源受损。还需营养补充。

所以唐缘适刚才会吃这么多食物。

以他少年人的胃口,自然吃不下那么多东西,而是施展了一道不需法力的蛮人秘术。

此秘术可以控制自己的胃肠,一次吃掉远超出自己食量的食物,然后再任由选择快速消化,或是储藏在胃中。

此刻唐缘便极速的消化着胃中的食物,不断炼化水谷精气,来滋补金津玉液的亏空。

虽然不若灵药甘露所提供的营养纯粹,不过水谷精气还要更好吸收一些。

当然若是正统的道门大派弟子,他们所吃的水谷,都是灵植之属,不似唐缘食用的只是普通的精米粟稻。

但,这也合用了!

如此吞服了三份“长生酒”,唐缘便感觉道基已有了一分雏形。

而这时,门外也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同类热门书
这个魔门混不下去了
这个魔门混不下去了
封神大劫之后,道门日渐衰微而佛门尚未大兴。有魔门于废墟中崛起,在佛道夹缝间生存。夏青阳身怀功德异宝重生而来,怎奈开局就入了魔窟……在魔门里做功德……首先自己的命要硬!
愁啊愁 ·神话 ·连载 ·97万字
8.8分
小僧一心还俗
小僧一心还俗
那一年,大圣已经成佛,白蛇还未化形,小倩待字闺中,大唐无法千秋万代,大乘佛法仍未普度众生。一心还俗的小和尚从金山寺走出,未曾想过未来会有高坐莲台传经诸佛的一天。
拜月仙灵 ·古典 ·连载 ·22万字
9.4分
我是烛中仙
我是烛中仙
王福穿越而来,金手指是能看到万物生灵的命火蜡烛。人人都有一根蜡烛,以运道为蜡油,燃烧命火。凡人蜡烛为红色,遭逢厄运变黑。但是,只有一种存在的蜡烛是白色,鬼!当然睁开眼时,见到收留他的道观主人,蜡烛是白的。
能优斯特 ·幻修 ·连载 ·51万字
7.3分
你看我像不像仙
你看我像不像仙
黄皮子称仙作祖,狐狸精拜月幻人,旁门叩拜钉头箭,法碗翻金暗窥人。太乙玄天应化尊,降下聊斋渡世人,翻身化作草头神,卫易手中通天草,行六合,走八荒,收魑魅,伏魍魉,镇邪斩魔称道长。”妖孽,我要你助我修行!”
五穷 ·古典 ·连载 ·56.6万字
9.5分
苟在神话世界
苟在神话世界
花开花落,花开花落;悠悠岁月,长长的河;一个神话,就是浪花一朵!…………
半日蹉跎 ·修真 ·连载 ·44.4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