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54章)
 穿越到大明正德年间。   秦邵苦命遇到响马乱,差点丢了小命!   逃出乱军,投奔县丞老爹。   本想做个小官二代,混吃躺平。   谁料爹不亲后娘不爱。   为几十亩田地免租,奋力科举,终混个举人!   眼看要做逍遥小地主,   什么?兴王朱佑杬是我亲爹?   我是死去的大世子朱厚熙?   朱厚照落水死了没儿子,要我继承皇位?   我,朱厚熙,才是真正的嘉靖帝!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悲催的穿越

弘治九年,雨夜。

安陆州兴王府灯火通明。

兴王朱佑杬在兴王妃贵和苑的屋檐下疾步踱来踱去。

“王爷,您放心,王妃一定会为您安全诞下小世子的,您已经转悠两个时辰了,累了,先喝口茶水吧,您要当心自己的身体呐!”

侍候的太监李稷劝解道。

累了的兴王终于坐下,刚喝一口茶。

“生了!生了!王妃生了个小世子!”

里面一阵兴奋的喊声,直接惊住了兴王,“噗”的一声,直接将茶水喷了出去。

朱佑杬无暇顾及自己当众喷水,直接朝产房冲去。

“王爷,男子不可进产房,带血,不吉利!”

后面的太监李稷喊道,但根本拉不住自家王爷。

也难怪,这是兴王盼了几年终于生下的第一个孩子,怎能不激动?

只是片刻里面却传出哀嚎声!

“本王的王儿!本王的王儿怎么会没呼吸?怎么会?你们这帮蠢材,通通给我杖毙!杖毙!一个不留!”

是兴王怒斥的声音。

是夜!

兴王府诞下一小世子却不幸夭折的信息传出。

据说那小世子生下没多久就没了呼吸,臀部有一半都是黑褐色胎记,很是醒目。

兴王府盼望几年才出生的大世子,竟然是这样结局!

将近大半年的时间,整个安陆州笼罩在一片阴霾当中。

兴王府的仆妇杂役更是处于战战兢兢当中。

尽管夭折,兴王还是为大世子取了名字:朱厚熙!

按照成人礼,葬于城东双桥清平山。

一个刚出生就夭折的郡王,对藩地安陆是大事,但对于浩瀚的历史,犹如一粒沙尘,转瞬即逝。

……

17年后,正德七年二月。

群山环绕,衰草连天,张嘴的功夫,白气在嘴边环绕。

又冷又湿又饿。

秦邵现在这三种感觉环绕。

战争简单而粗暴,十几天前他们攻破了南鐊府必阳城池。

男人们剥皮,插树桩上;

女人,很多糙汉子想得发紧,可是很少;

有的也是老弱及一些负隅抵抗的老兵,城里的将领和有钱大户都提前逃跑了。

盗贼猖獗、战乱,有门路能逃的都逃了。

必阳是太监刘瑾党羽、大学士焦芳的老家,只是那老家伙不在。

义军恨透了刘瑾,他的追随者焦芳自然成为他们的发泄对象。

直接掘其祖坟,将其衣帽挂在树上。

首领刘三手举大刀高喊:

“我亲手杀了这老贼,以谢天下!”

然后挥刀砍之。

“英武!英武!大元帅英武!大元帅英武!大元帅英武!”

有人引领口号,下面群情激奋。

秦邵的嘴也机械地一张一合。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念叨什么。

如果不是脚下不远处几颗骨碌碌血淋淋的人头提醒。

他真不愿相信这是现实。

没错!

秦邵不是这里的人,他是21世纪穿越过来的!

只是苦逼的他穿越到了大明正德年间,正经历响马盗民变!

真是够悲催的!

乱世!活脱脱的乱世!

他刚醒来时,躺在一辆破旧的板车上,身体受了伤。

一个中年妇人拉着他踉跄奔跑。

周围很多人拖家带口奔逃,哭声叫声一片。

他茫然看着一切,还没回过神来。

突然远处有人高喊:

响马盗来了!响马盗来了!快跑!快跑呀!

瞬间,飞沙砾石瞬间扬起。

大队骑着马的人奔涌而来。

更大的哭声、叫声、喊声不绝于耳。

秦邵和妇人在人群中很快被冲散了。

他很焦急,在人群中彷徨寻找喊叫姨母。

人太多,他的声音很快被淹没。

只能无助地看着周围四散逃开的民众,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妇人对他很好,说是他姨母,他母亲两年前已经去世。

只剩下他们两人,而他刚好受伤生病。

姨母现在要带他去安陆州投奔他亲爹。

听说那里相比较安全。

如今不见姨母,秦邵踉跄下车要奔跑,很快被两个骑马的汉子给捉住。

秦邵以为自己估计要挂了!

那些人却没有杀他的,只是将他弄到了敢死营,其实跟杀死没什么区别。

所谓的敢死营,其实那些响马用来驱赶攻城或者用来垫后阻挡追赶的官兵。

俗称人肉营。

很幸运,秦邵加入后,攻的第一座成是必阳城,几乎形同空城。

进城之后,大队义军疯狂地抢东西,现场混乱一片。

秦邵也被驱赶着涌了进去,一路疯抢,他抢了半袋粮食、五个饼子。

还在一死人身上摸到五两银子。

秦邵麻木地跟着队伍行进。

他先前的伤口结痂又溃烂,溃烂又结痂,反反复复,竟然痊愈了。

约莫走了七天,他们在一处山坳处停下来修整。

“娃子,你锅子里热水给我喝点吧,老汉我已经几个月没喝过热水了,这……这肚子难受得紧!”

一个颤巍巍苍老的声音在秦邵身后响起。

是那个干瘦的老汉,秦邵第一天被劫持到队伍就注意到这老汉。

他太瘦了!青筋暴起的那种干瘦,行走的时候,如细脚伶仃的圆规。

秦邵很担心,他一个踉跄栽倒在地,就此不起。

第一次攻城的时候,他就怀疑这人能否活下来。

不是担心官兵的追打,是担心被拥挤的人群踩死。

就是每天行军中,队伍中不时有人死去。

死人似乎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死了直接扔在一旁的山谷中,跟扔掉一只死狗没有任何区别。

每个人脸上都很麻木,秦邵现在也是一样。

没想到一场占斗下来,老人还活著!

人的毅力,有时候是超出想象的。

人命至贱,往往这个时候却更坚强。

这次抢东西,秦邵还在一户人家抢到一个小砂锅,带盖子,很精巧那种。

受够喝各种凉水、河水,他想煮些热水,纵然不知道还能活到几时,只是不想委屈肚子。

一路上他亲眼见到很多人喝了不洁的水,拉肚子,倒下去就没起来。

这年头,一点小病就可能要人命!

这一路虽然吃不饱,但还能喝些热水凑合,让他还能活下来。

他接过老汉递过来豁口的陶碗,给他倒了一些热水。

“老丈,咱们现在是在哪儿?”

同类热门书
五代第一太祖爷
五代第一太祖爷
图书管理员朱秀穿越到五代十国末期。彼时,刘知远刚刚建立后汉,郭威刚当上新朝廷的枢密使,柴荣弃商从戎逐渐崭露头角,官N代赵匡胤正游历四方,苦苦探寻人生的意义和方向......武力值为负数的朱秀,当不了乱世草头王,只能低调求活。好在他知道这个时代的所有大腿,郭威、柴荣、赵大......他决定跟随时代大流,一根根挨个儿抱紧,最大的梦想是混一个开国功臣。可最后,朱秀渐渐发现,最粗大腿竟是他自己!他才是那个注定结束乱世,开创国基的太祖皇帝!
贼秃秃 ·五代十国 ·连载 ·139万字
朕即大宋
朕即大宋
北宋末年,朝廷积病积弱。冗官冗兵、重文轻武等沉疴弊病缠绕着整个国家。但赵桓觉得,这大宋朝廷的各种陈年病疴都是癣疥之疾,真正的心腹大患只有一个,那就是皇帝的膝盖太软!穿越成宋钦宗赵桓,一睁眼已经是再次自投罗网被困金军大营,距离被废已不足一个月的时间。悲惨屈辱的命运似乎已经注定要强加在自己身上,但赵桓绝不就此认命,誓要与洗刷这注定的屈辱,胜天半子!朕即国家,于是大宋增加了三分血性,两分勇武,一分科技,最终改变了整个人间。书友群615365341
杨氏良家子 ·两宋元明 ·连载 ·80.6万字
7.6分
明朝大祸害
明朝大祸害
穿越成为天启朝外戚张贵,因不想将来被李自成拷掠致死,不得不走上祸害大明朝权贵官僚的道路。言官骂他挟君乱礼。藩王骂他贪得无厌。官绅恨他刻薄狠辣。但无奈九边总兵多是他门下走狗,连九千岁都是他干儿子,皇帝也拿他没办法。所以,大明朝就这么被他任意摆布着。
庭外有棠 ·两宋元明 ·连载 ·63.7万字
7.5分
大明:我帮老婆做女帝
大明:我帮老婆做女帝
郝光明家老宅突然出现一位少女,竟是坤兴公主朱媺娖!更让郝光明惊讶的是,这少女能往返大明和现代,却无法走出他家老宅。于是,一个女帝养成的故事开始了···
灵灵吼 ·两宋元明 ·连载 ·90.3万字
大明次子
大明次子
(新书《大唐:我爹是李世民)洪武六年,大明百废待兴,朱元璋促生产,杀贪官,保民生,励精图治!也在这一年,一位现代人士朱朗魂穿到了这个大风大浪的变革时代。“太子殿下...臣要参奏朱朗秽乱东宫..!”朱标微微一愣,随后想了想道:“朱朗还是个孩子,那不是秽乱,只是不小心而已,我已经将宫女赐给朱朗了!”“皇后娘娘...臣要参奏朱朗奢靡成风,骄奢淫逸!”马皇后一个皱眉:“朗儿为国为民,十分辛苦,仅仅小吃小喝,你们居然上纲上线,简直岂有此理!”“陛下...臣要参奏朱朗有造反之心!”朱元璋露出了古怪的神色:“真的,这个混小子还有这个胆色?不错,不错,那个混小子军队够不够?咱给他补个一万人?”我叫朱朗,现代穿越过来的,嘿嘿,我的奶奶是皇帝的干娘,我的爹爹是为朱元璋挡过刀的兄弟,而我朱朗...真实的身份则是大明皇帝朱元璋的嫡次子!
西关钛金 ·两宋元明 ·连载 ·107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