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84章)
腾云驾雾,三头六臂,五行道术,青面獠牙的海外散仙,凶残狡诈的旁门异士,清虚道德十二真仙。   殷商天子无道,凤鸣岐山,人间气数变革,天宫神位更迭,神仙杀劫,无数高人争相躲避。   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刘樵不得不凭借记忆,先知先觉,拜仙人,入阐教,取至宝,横闯重重杀劫,证位神圣…   “道友请留步,贫道特来应劫…”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刘樵

商王帝辛九年,春。

王都朝歌城外,刘樵一身粗麻衣,扛着两大捆干柴,站在朝歌城宽大的城门前。

一边顺着大量人流,排着队过数十丈宽的护城河,往城门走去。

一边打量着熙熙嚷嚷,一片繁华的城内,颇有些不真实感。

暗道:“这城墙周长百余里,高足有七八丈,净是青砖铺成,还用糯米浆浇筑,那守城军卒手里拿的是钢刀…”

不过穿越这种事儿都发生在自己身上了,这些已经从原主记忆中初步了解的常识倒也没让刘樵太过吃惊。

“果然,这不是普通的古代,以殷商时代的科技水平和生产力,绝对造不出如此雄伟的城池,这种筑城水平,这种繁华程度,至少得汉朝…”

“而且那钢刀…殷商不应该是青铜器时代么?”

再思及原身这个一辈子没有走出过朝歌方圆百里,以砍柴为生的樵夫脑中那为数不多的见闻,刘樵已经确定了心下的另一猜测。

“现如今是商天子帝辛在位,天下有八百镇诸侯,四大伯侯,西伯贤侯姬昌善演先天八卦,还有天子纳冀州侯之女苏妲己…坊间传闻的神仙妖魔…”

《封神演义》,他在后世虽不学无数,浑浑噩噩,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原著古文白话繁杂,他没读过,但几个新老版本的电视剧还是多少看过几集的。

他原名刘乔,不过后世一小民,自昨日醒来,继承原身刘樵的记忆,便有此猜测疑惑。

今日借卖柴赶集之见闻,稍一印证推敲,越发认定这就是封神世界,不由心下一片苦涩。

“苍天啊…这可是封神,主角都是神仙妖魔,不说穿越成阐截两教的神仙,至少也得穿越成妖魔异士吧。

哪怕是穿成一气仙马元,我也认了,好歹也是【顶上三花非善果,西方有道长生客】。

而这原身刘樵不过区区一樵夫,不说以后神仙打架战,就是诸侯伐纣,那老百姓也不得死一片片的,毕竟历来王朝变革,百姓十亭就得死七八亭…”

思及于此,刘樵更是只觉浑身没有一点力气,没有安全感,那两担柴,仿佛有泰山知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也看过些仙侠穿越小说,那些二逼主角穿越封神,不是拜师天尊,便是比肩教主,不可一世,仿佛神仙大劫犹如玩闹,众生皆如手中棋子。

但刘樵可没这么大本事,也没这么高的心气儿,他现在只有一个梦想,就是平安渡过这场劫数,或者当一个平平无奇,随波逐流的老百姓。

若是不幸被征去从军打仗,最好能死的壮烈点,名声越大越好。

因为劫数中死得越惨,越壮烈,和死得晚,名气大的人道将领,往往能封大神。

没错,作为一介凡人的刘樵真没有其他穿越客的想法。

什么避过大劫,成为大罗神仙,圣人教主神马的。

这些他都不奢望,能在这场劫数中身死,敕封成为神圣,不管是上四部雷火瘟斗,下四部群星列宿。

哪怕是个阴曹中勾魂的小吏,那可也是长生不老,俯视众生的神啊。

都够刘樵全家十八代的凡人光宗耀祖,烧八辈子高香了。

“呔!那挑柴的,你杵在门前,进也不进,退又不退,是何道理,莫不是讨打…”

忽然的一声大喝,倒把沉思遐想的刘樵惊了一激灵。

忙抬头见是城门前的军卒,正横眉冷眼的看着自己,巴掌抬起,做势欲打。

刘樵这才按下心头纷杂想法,忙学着原主记忆里的口气,一脸卑微的赔笑道:“军爷莫打,莫打,小人这就走,这就走。”

言罢,低着头正要进城,那军卒却伸手一把拦住了他,冷哼道:“大王有令,凡城外小贩商人进城,须得交两成税,柴薪两担,市价二十钱,你得先交两文,方可进城…”

刘樵继承原主记忆,知道这帝辛继位以来,大兴土木,奢靡宫室,本就国库空虚,今年又反了几镇诸侯,年年平叛,打仗,征兵,迎纳妃嫔,修建宫室,更是花钱如流水。

所以这苛捐杂税愈发多了,不仅是入城税,养牛羊要养牛税,杀豚,鸡,要交税等。

此外还有练兵捐,生孩子有落地捐,结婚加新婚税。

连死了都有官吏上门收棺材捐,简直奇葩至极,搜刮得本是非常富裕的殷商百姓苦不堪言。

想着民不敢与官斗,当下也只好摸出身上为数不多的几个青蚨,上交了过城税,才进得城去。

想起灰暗的未来,刘樵也没心思在朝歌城闲逛,只想着快些把柴送到,领了钱,买些米面,再回去好好冷静冷静,谋划下一步该如何走。

不论是寻仙访道,还是练武投军,总要想看有没有办法在黑暗的神仙大劫中寻找一丝生机。

“快闪开…让开…让开…”

“嘭…嘭…哐当…”

正想着事情,却听街上行人一片惊叫,刘樵忙转过神望去,只见得一匹俊马,四蹄翻飞,正在大街上撒丫子狂奔,撞得街上鸡飞狗跳。

后面跟着几个顶盔贯甲的军卒,跑得气喘吁吁,一边追马,一边高呼:“这畜生受了惊,前面的都闪开,若有冲撞,概不负责…”

刘樵也顺着人流躲开,却正见街中央一白发老叟,挑着担子,背对着惊马奔来的方向,还在思处张望,一脸茫然无措。

“老丈,快躲开…”

眼见那马匹离着老叟还有七八丈,受过新社会教育的刘樵不忍见死不救。

恰好与那老叟离得近,便甩开柴薪,一把扯了老叟后衣领,飞快的拖到街边。

“哒哒哒…唏律律…”

那马儿一声长鸣,前蹄一跃,便跳过老叟的担子,只是后脚勾住了那筐儿上的绳索,马儿一跌出去七八丈远。

把那两竹筐也带出去七八丈,扑腾翻到在地,里面却是两筐白面,随后那马便被赶来的军卒趁机死死按住。

“哎呀…我的面…”

那老叟惊叫一声,瘦小的身躯却仿佛有九牛之力,瞬间从刘樵手中挣脱,朝地上白面扑去。

刘樵也是心下有些惊愕:“这老汉好大的力气。”

“呼呼…呼啦啦…”说来也是好笑,那老叟扶正竹筐,双手捧起地上白面,正要往筐里装,却忽然临街刮了一阵风。

“呼…呼…翛翛…”

那风翛翛萧萧,把地上散落白面,连同老叟手上一捧,瞬间刮得个一干二净。

不仅如此,面粉还随风飘荡,顺着风来来回回飘飞,又折回来洒了老叟一身,将这本就白须白发的老汉彻底弄成了个白人。

少倾风过,老叟一屁股坐在地上,哭道:“天啊,这是那路神仙刮的好大风,天意如此么,我担这上百斤面,来回走三十五里,饿得饥肠辘辘,一文还未卖出,就…就全没了…啊…呜呜…”

本站在一旁看戏的刘樵一见这场面,再瞧这峨冠宽袍,须发皆白的老叟,心下不由翻起滔天骇浪。

“是他…姜尚…”

刘樵怎么知道这老头便是姜尚呢?却原来他刚好看过这集电视剧,演的便是姜尚卖面,结果面被风刮走,再根据其形象,立马断定。

这可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自己正愁着怎么找这些神仙高人,多少学些本事,眼前这位捂脸伤心的倒霉蛋可不就是么。

同类热门书
西游之吾乃百眼魔君
西游之吾乃百眼魔君
重生山林大蜈蚣,体内一座小炉能融万妖神通。称霸山林,百兽避退。饿了食灵果,渴了饮清泉,纳日月精华吞天地灵气,逍遥自在,还有一个小表弟整日宅在破庙佛像中。本以为此生便可如此悠闲而过,却偶然得知西游之事,方才明白自身身在劫中而不知。漫天神佛窥伺之下,暂时打不过怎么办?答:加入他们。脚踏灵山,看着那宏伟金身。“佛祖为何谋反耶?”且看本魔君如何谋划西游得道逍遥!
干饭打老虎 ·神话 ·连载 ·100万字
青蛇之法海佛缘
青蛇之法海佛缘
当裴文德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金山寺上、罗汉堂前,以“法海”之名俯看芸芸众生。曾经的恩怨情仇,曾经的因果轮回,似乎都已经成为了不可追溯的过往。然而只有裴文德心里清楚,自己心中的那腔热血还没有熄灭,自己仍旧是那个愿意脱去一身袈裟、只为快意恩仇的狂僧。佛陀亦有金刚怒目之时,因缘果报难有清算之日。世人众生皆求正觉佛陀,唯有洒家舍身斩业护道。
懒人zero ·古典 ·连载 ·183万字
8.5分
西游之蛟魔覆海
西游之蛟魔覆海
龙形而蛇行者,谓蛟。不容于世俗者,称魔。妖魔之中的至高无上者,名为“大圣”;北俱芦中的至高无上者,则号为“覆海大圣”!
杨花愁 ·神话 ·连载 ·50.2万字
你看我像不像仙
你看我像不像仙
黄皮子称仙作祖,狐狸精拜月幻人,旁门叩拜钉头箭,法碗翻金暗窥人。太乙玄天应化尊,降下聊斋渡世人,翻身化作草头神,卫易手中通天草,行六合,走八荒,收魑魅,伏魍魉,镇邪斩魔称道长。”妖孽,我要你助我修行!”
五穷 ·古典 ·连载 ·79.2万字
9.5分
封神之逍遥不二仙
封神之逍遥不二仙
跨白鹤,遨游三山五岳。炼五雷,驱鬼诛魔不容情。不入玄门三教统,不去极乐拜老佛。曾助众仙破十绝,也曾关下会诛仙。万仙阵里脱身去,不入榜中逍遥仙。西游路里助师徒,蟠桃会中猴王见。虽然只身是散人,妙过大教诸多仙!
不以道人 ·神话 ·连载 ·26.2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