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24章)
听说慈宁宫里来了个小丫头,样貌不俗手段了得,竟哄得太皇太后娘娘可着心的疼爱,这也就罢了,头一回见康熙爷还往人怀里扑,化身狐媚,偏得专宠。 这还得了!哪家的小妖精竟如此无法无天,直引得后宫怨声连连? 看着挺着大肚子在他眼皮子底下偷吃第三块小点心的玉琭,康熙爷不信也得信了这谣言,要不是个小妖精托生的,当初怎么就被这兔子似的小丫头给迷了心窍呢? 不一样的大清,不一样的德妃,看娘娘如何躺赢!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抱紧大腿

热,这九月份的秋老虎实在是太厉害了,热气儿蒸得人眼前的空气都扭曲了似的。

玉琭眼珠子一酸,使劲儿眨了眨眼睛,一滴水珠当即便顺着玉琭的睫毛砸到了地上,也不知是泪还是汗,地上都一片滴滴答答的印子了。

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太阳底下站了多久了,一层汗压着一层汗,身上的衣服都没个干燥的时候,眼前也一阵一阵儿的发黑。

玉琭咬着牙死撑着,这会儿别说换个凉快地方歇会子,她甚至动一动也不敢的。

她好不容易小选上来了,又熬了两个月学规矩的日子,今儿便该叫各宫的姑姑们掌眼领去各宫办差了,但凡倒下的或是被剩下的,那就只有被辛者库收编的份儿了,而后再分派出去做活儿,虽不是罪人贱籍,可怎么也比不得在主子跟前儿好。

自打穿越来被日日经受严苛宫规的毒打,玉琭就什么心思也没有了,她只想吃饱饭,旁的叫她做什么都好。

听说辛者库吃不饱,她就打心眼儿不愿去了,可去哪儿不是她能决定的,还得看合不合姑姑们的眼缘。

然这些人来了走,走了又来,玉琭身边儿的人也越来越少,可怎么都不见有人要带走她,玉琭心急,可心急也没用,只能再挨着晒盼一会子。

东西六宫里还有哪位主子跟前儿的人没来?

趁着这会子管事姑姑凑在一块儿嘀咕,没注意着她们这些小丫头,玉琭稍垮了垮肩膀长舒了一口气,在这深宫中步步谨慎处处约束也就罢了,连呼吸都甚是压抑的,她也不知自个儿能熬过几时,真想一闭眼一蹬腿儿、、、、、

谁道她这还没自暴自弃完,且听破空“嗖”地一声儿,紧接着背上一疼,玉琭咬着牙一声儿闷哼,身子只是一颤便习惯性的站稳了去,端着肩,压着头颅,维持好奴才该有的唯唯诺诺样儿。

不过是被竹鞭子狠抽了一下,这种罚她早就习惯了,只是该疼的地方一处不少疼,今儿掌刑罚的陈姑姑抽她的劲儿不小,连耳后的嫩皮都被剐了一瞬。

“贱皮子还想攀上高枝儿?我告诉你们,在宫里以后的路还长着呢!这点儿罪都受不得还怎么伺候主子?没主子命倒是养了一身的矫情病、、、、、、”

陈姑姑厉声训斥,这儿的奴才谁不是被陈姑姑给打怕了的,只听着这一字一句心肝儿便不由颤颤,不如这位的意可是要命的事儿呢。

可谁道众人没等来长篇大论的训斥,陈姑姑话音还未落完就变了调子,像是只被掐住脖子的鸡,声调变得可笑至极。

“奴婢给嬷嬷请安,嬷嬷吉祥,这大热天儿的您差个小奴才知会一声儿便是了,奴婢这便带着人过去随您的挑,老远过来可累着热着了?”

“春花!备茶点!”

不光是陈姑姑如此谄媚巴结着,一旁的王姑姑和李姑姑也个个有过之无不及,端茶倒水、捏肩打扇,小丫头似的伺候着这位嬷嬷,着实叫人好奇其身份。

平日里这三位姑姑可是个个眼高于顶的,何曾这样怕过敬过这样一位嬷嬷?

一时间下头的小丫头们心思各异,暗暗打量,玉琭也不例外,提着心、支着耳朵,细听姑姑们的对话。

这一听不打紧,竟是太皇太后娘娘她老人家身边的人来了,玉琭也不顾上背疼了,一颗心激动的差点儿没从嗓子眼儿蹦出来,当即挺直了腰杆子,眼下可不是唯唯诺诺的时候了。

要想日子过得好,还得抱上宫里这根儿最粗的腿才是。

来人正是苏麻喇姑,她虽是太皇太后娘娘贴身伺候的奴才,可因着资历深,又做过康熙爷的启蒙先生,谁敢对她不敬便是对太皇太后,对康熙爷不敬。

然苏麻喇姑却十足没架子,头发半白,圆脸微胖,嘴角儿总含着几分笑意,着实叫人暗生亲切之感。

“没那么金贵的,我来也算是散散心了,先前娘娘跟前儿有个小丫头福薄,冬日里生了场病,前几日到底没能熬过来,娘娘是个重情的,已然难过好几日了,我这才想着过来挑一个,不拘着有什么本事,瞧着顺眼讨喜便是。”

这话说得像是来集市挑只可心的小狗儿似的,可试问在场的谁不心动,谁不想被太皇太后娘娘看重了,要是能在这位主子跟前儿伺候,那真真是享福的命了。

苏麻喇姑边同姑姑们说着话边瞧着跟前儿剩不多的丫头们,这一抬眼睛,正见跟前儿有个合适的,那小小的个头站得最直,眉眼清明,是个有精神有心劲儿的孩子,虽瘦了些,想来不会病恹恹的总惹娘娘难过。

苏麻喇姑抬手一指:“就你吧,你叫什么?哪家的?多大了?”

玉琭压着心中的狂喜,只管不慌不忙规规矩矩的给苏麻喇姑行了个大礼去:“回主子的话,奴婢叫玉琭,乌雅氏,年十五。”

苏麻喇姑细想一阵儿,没想出有姓乌雅的大人在康熙爷跟前儿得脸的,这样的孩子没根基没野心,生得也细致可人,倒是个可叫娘娘疼的。

“好了,快快起身吧,娘娘那儿还等着咱们呢,我也同你一样是伺候娘娘,称不得主子,你只管叫我嬷嬷便是。”

玉琭紧忙起身,又微微屈膝唤了声儿嬷嬷去,便是心中再怎么紧张激动,面上也是不显,生怕被嬷嬷挑出什么错处来,若临了又不要她了,她就是一头戗死在这儿也不愿意留下受劳什子罪了。

苏麻喇姑暗自点头,心道玉琭规矩不错,只管随陈姑姑进去吃盏茶,也是给玉琭一时半刻的功夫收拾细软,之后便领着人去主子那儿住了。

玉琭忙不迭的回了大通铺,人后这才落了泪去,一来是感概自己终于脱离苦海了,二来又是替自己悲哀一瞬。

想当年她也是家里的宝贝疙瘩,养尊处优,莫名其妙来这儿受一遭看不到尽头的苦,饶是玉琭来大清的时候不短了,心中仍很是不平。

然回去是回不去了,只得往前看,玉琭素来是个坚强的,收拾完细软狠抹了把泪,告诫自己想要什么就去努力就去争,断不能自怨自艾。

同类热门书
清穿之四爷的小娇包
清穿之四爷的小娇包
顾幺幺穿越了。一心想成为调香师的她,穿成了康熙年间四皇子后院的一个美貌小侍妾。只可惜原主运气有点背,才进府就受伤摔坏了脑袋……为了活命,顾幺幺随机应变,接过傻子人设,装傻卖萌地抱紧了四爷大腿。傻子会调香,傻子欢乐多。(*^▽^*)这傻子一点也不招人讨厌:笑容又软又萌,爱吃爱喝好养活。哪里是傻子,分明就是个小娇包!冷如冰山,一心只想搞事业的四阿哥渐渐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自己的心都快被这小娇包给融化了。
平江府 ·宫斗 ·连载 ·89.2万字
9.3分
清穿熹妃嫁给四爷后三天被宠成宝
清穿熹妃嫁给四爷后三天被宠成宝
穿成康熙朝粗使宫女的怡宁,突然发现自己姓钮钴禄,她记得的这个时期,最出名的钮钴禄氏只有乾隆的妈,雍正的熹妃,再看看自己全家被流放,需要没日没夜干活的境地,怡宁决定了,她就是熹妃,不是也得是。——————————————自以为费尽心思留住心上人的四爷,势要把人宠成深宫第一人,于是满皇宫就看着多疑冰冷的四爷,替某人鞍前马后,端茶倒水,扫平一切阻碍,后宫妃子矫揉做作:姐姐,我们同族姐妹理应相互照料才是。于是怡宁把她照应进了冷宫。皇后佛口蛇心:本宫不死,尔等终究是妃怡宁:皇后?本宫要做就做太后书友群:771010808(所有人可加)欢迎来和妃妃一起聊天!
满清第一妃 ·清穿 ·连载 ·29.5万字
9.8分
清穿之幼清
清穿之幼清
舒幼清穿越到康熙朝,成了冷宫小答应舒穆禄幼清,跟着穿越而来的还有一个半残的系统,系统有一个农场,保证她吃穿不愁,不过原身身体虚弱,想要拥有健全的身体,需要系统健全起来才行。系统是因为让幼清穿越才丢失了一部分,那一部分恰好落到康熙身上,导致康熙一碰女人就能看到鬼。后来康熙偶然从一个女鬼哪里知道景阳宫有一答应鬼近不得她的身,便开始有意接近。PS:男主自女主穿越后就不碰别的女人了。
凉城心不凉 ·清穿 ·完结 ·66.4万字
9.5分
年侧福晋又开撕了
年侧福晋又开撕了
新书求收~《清穿德妃,娘娘她拿了躺赢剧本》如果穿越能重来,年甜恬发誓她一定好好攒攒人品,好歹能穿越到安稳点儿的人家。一睁眼便宜爹是湖广巡抚年遐龄,二哥是年羹尧,那自个儿可不就是那跋扈短命的年氏了吗!这还得了!她上一辈子就是个短命的,这辈子她就想好好多活几年!四爷咱惹不起就躲,躲不起咱就迎头直上!紧紧的抱住四爷这根儿大粗腿!拳打钮祜绿,脚踢乌拉那拉,活就要活得痛快点儿!不一样的大清,不太冷的四爷,看年甜恬如何握住闷骚四爷的心!
乌云无雨 ·宫斗 ·完结 ·251万字
9.1分
清穿直播后我靠美食火了
清穿直播后我靠美食火了
【甜宠欢脱,直播日常,架空清朝,所有历史人物均ooc,不喜勿入】美食博主若棠携带直播系统穿越到了大清朝四爷府中,成了一位不受宠的小格格。李氏下毒?宋氏陷害?不怕!她有直播间数亿万粉丝支招,巧施暗招反击。福晋刁难?德妃为难?不慌!本格格背后有重生的四爷做靠山!前世福晋伪善除去四爷数位子嗣,李氏刁蛮恶毒暗害嫡子,德妃偏心十四诅咒四爷后撞柱而亡,而今四爷重回了一切未发生之前。************************桂花树下相逢,香甜美食中相知,自此那一抹笑容入了四爷心,再也抹不掉除不去,重活一世,四爷感激上苍让他在这冰冷皇宫中有了一丝温暖。却不想自家小格格身侧多了几个小跟屁虫。于是四爷开始了兄友弟恭模式,带走在自家小格格身边胡吃海喝的九爷十爷,勾肩搭背谈论开店铺。提溜起在自家小格格身侧要零食的十三十四,箭术场走起!十三爷:……十四爷:四哥,你礼貌吗?************************独占盛宠数十年不衰,甚至为若棠解散后院,当若棠被问及凭什么让雍正爷一生一世一双人?若棠抚摸着肚子,言:大概做一顿美食,与他毫无顾忌的吃一次?若不行,那就两次!
卫二夜 ·清穿 ·连载 ·45万字
8.3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