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31章)
“刚才我说的话一定要记住!” “不好意思,我才穿越来一分钟,要不你再说一遍!” “我快不行了,完成任务才能得到解药,否则必死无疑,两日后去青楼……啊!” “喂喂,找谁接头啊?说完再挂啊!” 陌生的世界,未知的朝代,遗失的记忆,不详的任务,萌新卧底楚牧有点懵。 为了弄清楚前因后果,更为了拿到解药活命,楚牧决定振作起来去接头,结果还没出发,皇帝驾崩了青楼不开门! “苍天啊!老子不管,不开门老子翻也要翻进去接头!” 楚牧没想到自己这一翻却翻进了一个大阴谋,稀里糊涂的进了皇宫坐上了龙椅。 望着满朝文武对着自己磕头,楚牧一脸哀伤:“朕都登基了,这还怎么接头啊!”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仰望天空

大文永平二十一年的清明,盘踞京城数日的乌云终于散去,艳阳高悬于万里长空,和风轻拂过大街小巷。

难得的好天气,百姓们若是出城登高望远,遥思先人,何其悠哉。

文人们酒肆吟诗作对,醉酒当歌,何其雅哉。

纨绔们青楼莺歌燕舞,长鞭蜡烛,何其快哉。

可今日九门紧闭,茶馆酒家皆封板不业,往日热闹的大街上也不见人影。偶有行人走过被巡街的兵士发现,轻则呵斥重则一顿拳脚后缉拿下狱。

偌大的京城一片肃杀,只因为昨夜皇帝陛下驾崩了……

“呜呼!宫车晏驾,天下苍生何之所倚?呜呼!明君崩殂,江山社稷何之所靠?呜呼!圣上已去,四方夷狄何之所教?呜呼……”

国子监大成殿前,祭酒大人声泪俱下的宣泄自己对于皇上离去的伤悲,身后数百名监生身着白衣,伏身跪在还略微潮湿的地上抽泣。

正当祭酒大人要第十一次“呜呼”时,忽然看见一名监生直挺挺的跪在那里仰望着天空,他下意识的也抬起头张望,可空中除了灼眼的烈日并无其他异样。

老祭酒蹙眉,想着此子何其大胆,悼念皇帝陛下的时候居然也敢开小差。再定睛一看原来是新来的监生楚牧,这让老祭酒更是火冒三丈。

这楚牧年约二十,本来只是乡下农人,识不得几个大字,更无功名在身,按说是绝不可能入国子监学习的。

可他还有一层身份,乃是大文朝太祖皇帝十世孙,和刘皇叔一样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

太祖曾下诏,每年从楚家子孙中择优选取十人送入国子监学习,学成直接授予官职。一般来说这些宝贵的名额都会被那些有权有势的大族霸占。可今年不知怎的,楚牧这个父母早亡家徒四壁的乡野皇亲能被选中。

开春后新生陆续前来,独独不见楚牧。国子监一向奖惩严明,入学都敢迟到,祭酒便准备除了他的学籍。

万幸除籍的公文还没写完,两日前京兆府的衙役把昏迷的楚牧给抬来了。

原来楚牧雇不起车马,一路上全靠两条腿。可偏偏他不认道,刚离家就转了向,本来八百里的路生生绕了一千三百里还没到,幸亏半路上遇到来京的商队得以结伴同行。

眼看都快到京城了,却又碰上土匪拦路抢劫。其他人也就是被抢了点钱,到了楚牧这,也不知是嫌他钱少还是看他眉清目秀,直接把人抢了。

京畿重地发生拦路抢劫,官府自然重视马上派出人马搜捕,很快就找到那伙匪徒。经过一番厮杀,终于将全部贼人击杀,在死人堆里找到了衣冠不整的楚牧。

听闻他这一路的遭遇,看着少年郎清秀的容颜,老祭酒不免对其产生一丝同情,也后悔仓促之间就做出除其学籍的决定。

谁知这楚牧昏迷醒来,人都站不稳找人搀扶着寻到祭酒,祭酒以为他是来为迟到的事解释。

结果楚牧一张嘴就问能不能提前支取这个月的膏火银,他着急要去大悦楼……

那大悦楼可是京城最出名的青楼啊!老祭酒听完都懵了!

而楚牧一脸真诚,满怀期待的看着老祭酒。

老祭酒更懵了!这厮这是什么表情,到底在期待什么!难道他真的觉得学生找校长要钱去逛青楼这种亘古未有的请求,老夫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同意?

要不是老祭酒以为楚牧是被打劫打的脑子出了问题,恨不得当即将其赶出国子监。不过依然疾言厉色的一顿训斥,希望此子能改过自新。

可祭酒大人终究低估了这乡野皇亲要逛青楼之决心。

第二天楚牧连哄带骗从刚认识的同窗那里借来银子,发现国子监平时不让监生随便出去,就爬上数丈的高墙,摔得脚都崴了,还是义无反顾的奔向了大悦楼。

等到晚上衣冠不整的楚牧回来,立马被祭酒下令绑在大成殿前反省。哪知夜深人静之时,伴着濛濛细雨,此子居然在圣人像前赤身热舞……

……

想到这两天楚牧的重重恶劣行径,老祭酒已经怒火中烧,现在悼念皇上居然还敢开小差!

是可忍孰不可忍,憋了一肚子火的老祭酒正要厉声训斥这竖子,却发现刚才头抬猛了,脖子僵住了……

迟迟等不来第十一声“呜呼”,有些哭的本就不走心的监生微微抬头,看见身边不远处的楚牧和殿前的老祭酒都仰望着天空,他们也疑惑抬头张望。

逐渐的抽泣的人越来越少,仰望天空的人越来越多。

正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抬头容易低头难。在场的监生们谁也不知道到底在看什么,但大家都在看,自己也只能硬着头皮看。

当然,最尴尬的还是众人前方的祭酒大人。一滴又一滴的汗水从他额头流下,他依然没有找到扭转现在这局面的办法。

呜呼,老夫为之奈何乎!

这时第一个抬头的楚牧慢悠悠的低下了头,不解的看着身边那些伸着脖子盯着天上看的同窗们。自己刚才望天是根据太阳的位置大概的估算现在的时间,他们在看什么呢?

楚牧现在心里很烦,他烦皇帝哪天崩不好,非要昨晚崩;他烦皇帝崩了,祭酒非要在国子监临时开个皇帝追思会;他更烦待会还要跟随祭酒大人入宫瞻仰皇帝遗容,明明其他监生不用去,而他这个姓楚非得去。

他今晚只想去大悦楼!必须去大悦楼!去不了大悦楼他就活不下去!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楚牧看着祭酒和监生们像是在较劲一般,完全没有结束这场望天大赛的意思,他等不及了,不能耽误了晚上去大悦楼啊!

“呜呼!”

已然快坚持不住的监生们心中为之一振,以为祭酒大人终于要继续呜呼了,纷纷扭头望向老祭酒。

老祭酒一脸懵,“我没呜呼啊!”

众人中间的楚牧站起身来指着天空大声道:“呜呼!正所谓清明时节雨纷纷,前几日乌云蔽日,而今天子崩逝,却红日高挂!为何!”

监生们全都惊了下巴都快掉了,老祭酒更是惊得脖子都软了。皇帝死了反而拨云见日了,这不是暗指,不,这是明说永平帝是昏君啊!

呜呼,这是何等大逆不道之言。

正当老祭酒举起颤抖的手要斥责之时,楚牧面不改色说道:“呜呼!圣上仁慈,爱子如民,那不是太阳,那是陛下!陛下在天上要最后看一眼自己的子民,最后用温暖的阳光照耀他守护的万里河山!呜呼!陛下啊!”

楚牧说完跪在地上对着太阳磕头。老祭酒一下愣住了,完全没想到楚牧的话锋转的这么突然。

其他的监生看见楚牧跪地磕头,有的也跪下跟着磕,还有一部分不知如何是好,纷纷望向祭酒大人。

老祭酒转念一想,楚牧这一出也算解了自己的围,大喊道:“呜呼!陛下仁之,化日而泽万民!陛下义也,如虹而耀四方!”说完跪下望日而拜。

楚牧跪在地上暗自窃喜,自己弄出这么大个高潮,就不信这临时追思会还不剧终。不过,他的计划还没完,如果就这么结束他待会还得跟着祭酒入宫瞻仰皇帝遗容,他可没这个时间。

于是楚牧陷入回忆,寻找记忆里上辈子那些伤悲的事,其实也不用寻找,一想起来都是泪,片刻后他便泪流满面的站起身来。

“没有陛下的恩泽,楚牧何有今日,没有陛下的仁德,大文何来繁盛!陛下啊!”楚牧对着太阳一顿哀嚎,情不自禁的往前走了两小步。

按他的计划,如此伤悲的自己再跪地磕两个头,起身时因为情绪激动昏厥过去,大家亲眼目睹,多么完美的病假理由,总不能都昏了还把自己抬进宫看皇帝遗容吧!

可楚牧自己都没注意自己刚才往前走了两小步,而两小步前的地面微微有些隆起,他哀嚎完按计划猛地跪地磕头,正好磕在了那微微隆起的地方,顿时觉得两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不管怎么说结果都是昏了。

楚牧并未完全丧失意识,他还记得两天前他就是这么迷迷糊糊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也还记得他今晚必须要去大悦楼接头,否则自己性命不保……

(新书上路求推荐,求收藏!)

同类热门书
不会真有人觉得当昏君很简单吧
不会真有人觉得当昏君很简单吧
刘子廷意外穿越到大乾王朝,却发现历朝历代但凡明君都会因种种原因中途驾崩。唯有当昏君才能活得久。于是,刘子廷开始效仿前世华夏昏君行为,想要败坏国运!他不理朝政,下旨更改祖制,三月一朝,引得御史血谏……不料朝臣们劳逸结合,处理公务事半功倍!他玩物丧志,发明报纸,刊登艳俗小说、花边新闻,导致众儒震怒……结果百花齐放,随口一言便改进造纸术,成为民间佳话!他挥金如土,重启驿站,只为一骑红尘妃子笑,更是民怨载道……却因此开凿大运河,通南北之水利,益大乾之黎民,还打造出一支无敌水师!他酒池肉林,奢侈腐化,却促进大乾经济发展,扩建国库……他穷兵黩武,想损耗国力,不料派出的马夫都能燕然勒石,封狼居胥!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每一次的昏君举措都能让大乾国运猛增!这时,国运如龙,盛世空前,万国来朝,天下臣民皆大欢喜!唯独刘子廷一人凄凉冷寂地站在山巅,他望着大乾的河山,连连叹气。“朕只想做个昏君,怎么就这么难!”
不如去吃酒 ·架空 ·连载 ·42.1万字
满朝奸臣,你让朕怎么当千古一帝
满朝奸臣,你让朕怎么当千古一帝
大乾帝国,一个历史上从未存在的国家。在这里,各大历史上留下浓墨重笔的人物同台竞技。文臣中,有严嵩、秦侩、和珅、蔡京四位社稷之臣。军队中的三大支柱,分别是镇国大将军杨坚、天下兵马大元帅赵匡胤、唐国公李渊。朝堂之外更有许多诸侯王,其中最强大的是秦王嬴政、汉王刘彻和明王朱棣。李乾,一个后世青年,穿越到大乾帝国,成为刚登基的皇帝。本想做个千古一帝,可一看这阵容,只能无力望天。满朝奸臣,你让朕怎么做千古一帝!索性当皇帝,还有后宫三千佳丽。然而,后宫也很危险。近卫居然名叫吕布,还喊他义父!贴身太监名叫魏忠贤。妃子们不是武媚娘就是吕雉,要么就是李世民心心念念的长孙无垢。“这千古一帝,不当也罢!”“大伴,今日无事,朕要翻牌子!”
刁民竟敢害朕 ·架空 ·连载 ·53.2万字
这是你的江湖呢
这是你的江湖呢
乱世当道,做反贼的想当皇帝,当皇帝的想一统天下。这个江湖也不太安稳,当弟子的想做掌门,做掌门的想上武林盟主。大昭王朝南州的某个小山村里,李北风这辈子最大的理想,是继承他爹的衣钵,成为受人敬仰,享誉十里八乡的优秀大夫。直到某天,他无意间救下了一位身受重伤的武林女盟主……——————非武侠,偏历史的轻松正经故事(轻松观看,切勿较真)
柠檬213 ·架空 ·连载 ·222万字
7.1分
都督请留步
都督请留步
都督者,一军之首也。位高权重,一言九鼎,叱咤风云。非强者不能为。两晋的时代已经远去,隋唐的辉煌尚未到来。北魏末年,朝廷腐败,六镇起义如火如荼,涌现出无数脍炙人口的大都督。他们当中,有功比曹操,祸比董卓的尔朱荣尔朱都督,有七千白袍横扫北魏的陈庆之陈都督,有靠着一张脸和一张嘴起家,软饭硬吃的高欢高都督,还有文韬武略皆备的贺拔岳贺拔都督,低调憨厚的宇文泰宇文都督等。个个都是一方枭雄。但在这些威风八面的都督里面,也有一个迥异于常人的异类混迹其中。有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刘都督,虽然他比高欢更帅,比陈庆之武力更强,比尔朱荣脾气更好,比贺拔岳处世更谨慎,比宇文泰更低调宽厚。但却因为奶谁谁死,跟谁谁倒,称赞谁谁倒霉,被人冠以“乌鸦都督”的恶名,被各方势力所嫌弃。……“老哥听说了么?尔朱荣乃旷世奇才,曹操再世,又手握雄兵,马上就要登基称帝了。你我跟随尔朱荣,去混个从龙之功怎么样。”洛阳街边,刘益守信誓旦旦的对临清县男爵陈元康蛊惑道。
携剑远行 ·两晋隋唐 ·连载 ·146万字
大明:想做小地主,被逼登了皇位
大明:想做小地主,被逼登了皇位
穿越到大明正德年间。秦邵苦命遇到响马乱,差点丢了小命!逃出乱军,投奔县丞老爹。本想做个小官二代,混吃躺平。谁料爹不亲后娘不爱。为几十亩田地免租,奋力科举,终混个举人!眼看要做逍遥小地主,什么?兴王朱佑杬是我亲爹?我是死去的大世子朱厚熙?朱厚照落水死了没儿子,要我继承皇位?我,朱厚熙,才是真正的嘉靖帝!
柿子儿 ·架空 ·连载 ·60.9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