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61章)
上辈子,乔故心作为权臣发妻,在世人眼里身份自然尊贵。   可只有她知道,高攀的姻缘,如履薄冰,   夫君冷漠,嫂嫂排挤,婆母苛刻,   还有几个打不得骂不得的姨娘,   每日里她活的憋屈窝囊。   只盼着,夫君横祸早死,或自己病重难医。   一朝重来,母亲尚未被休,她不必低人一等。   属于她的东西,她分毫不会让!   人人称赞乡下来的真千金?打出去便是!   至于那同权臣的婚事,趁着他还未坐上高位,被人陷害入狱之时,先踹为敬!   却不料,退亲那日,   乾坤翻动,前世夫君重掌权柄。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重生归来

夏蝉在树上吵的厉害,念香让人寻了细长的竹竿,敲打着树枝。

姑娘近来心烦,最听不得这燥人的声音。

昨夜姑娘又熬了半夜,临明了才睡着,若是这会儿个被这些个小畜生吵醒了,只会愈发的心烦。

“念香姐姐。”派出去打探消息的念珠匆匆进来,焦急的唤了一声,而后视线便落在了珠帘之后的屋子,“姑娘还没醒?”

念香轻轻摇头,“才睡下两个时辰,估摸还得过会儿,我让小厨房候着了,等着姑娘醒来便可端上饭菜。”

念香是这院子的大丫头,办事素来有条理,安排的稳妥。

念珠不停的摇头,“怕是来不及了,前院里夫人正准备离府呢。”

前些日子老太太过寿,夫人也是孝心,听闻京城里来了个厉害的戏班子,便请来助兴,也让老太太新鲜新鲜。

可谁知道,那戏子一上台,突然忘了词,而台下的侯爷脸色瞬间变了。

两人旁若无人的,四目相望,双眼朦胧。

夫人瞧出不对了,连忙压下了那戏子,仔细盘问下这才得知,侯爷在成亲前这戏子有过一段过往,因得老太太当年不同意设计拆散了两人,这么多年两人都失去了彼此的消息。

侯爷愧疚这位戏子,当下要接进府来甚至提出要做平妻,夫人是相府嫡女身份高贵,自然是不愿同一个戏子同称姐妹,老太太也极力压制,这才让侯爷歇了这份心思。

只将那戏子,安置在老太太名下的庄子里。

年少风流原也不是什么难理解的事,可偏生这戏子早就生下了侯爷的孩子,侯爷血脉自然不能流落在外,老太太那边也点头让这戏子之女乔荨凤认祖归宗,这算是平白的多了一个庶长女出来。

过往对错那都同夫人无关,可偏生来了个庶长女让夫人难看,尤其侯爷提出让那庶女一应用度都与嫡女一般,还要在府中大摆宴席,迎那庶长女回府。

说什么,在他心中,那凤姐儿同嫡女无异。

夫人自然是受不住这些话的,这些日子夫人只要同宁顺候一处,到最后总是会吵起来,在这事上,谁都不肯妥协,闹的姑娘也心烦不已。

今个儿那庶长女便要到京城了,侯爷还准备亲自去城门口接,许是因着府里有老太太同夫人把持,便交代下头的人从府外买了一队车马为那庶女开路,让那庶女风光回府,今日夫人查账本的时候正好查出不对来了,仔细盘问才知道这一出。

夫人当下便发了脾气,同侯爷闹了起来,据说争吵之余侯爷竟然失手打了夫人。

虽说老太太出面训斥了侯爷,可夫人心里憋屈,此刻正闹着离府回娘家呢。

两位主子在屋子里吵闹,下头的人自然不能靠近,一直等老太太出来,念珠才得了消息。

夫人受了大委屈,如今少爷不在府中,如今能说上话的,便只有姑娘了。

念香听的皱眉,这事自然耽误不得,便赶紧掀了珠帘进去。

乔故心躺在榻上眉目紧锁,脑子里闪过一帧帧画面。

成亲当日,夫君警告她恪守规矩,若是出乱子必拿自己胞弟开刀。

次日嫂嫂言语挤兑,夫君在旁一言不发,她一个新妇只能小心赔笑,从那时时候起便注定了一辈子窝囊。

因着她身子不好,成亲一年多了肚子里却一直没有动静,作为贤妻,自然该张罗着纳妾了,可送上去的画像,夫君若不是嫌眼大了,便是嘴小了,大约心中有喜欢的样子,偏生夫君不愿意明说,她只能一夜又一夜翻看着下头递上来的一张张画像,琢磨着夫君的喜好。

母亲是因为不贤被休的,她生怕行差踏错落个一样的名声,让胞弟受累。

即便睡不安稳,天还未亮便要起身,等着去给婆母请安,怕被人指着鼻尖说她不孝。

画面一转,庶子早夭,她哭的比姨娘还伤心,就怕旁人说她这个主母不容人。

其实她一点都不想哭,旁人的孩子,与她有何干系?

夫君怜惜姨娘丧子之痛,为她大办生辰日,可是无人知晓,自己这个原配嫡妻,自从成亲从未过过一次像样的生辰。

可是她不能提,她怕旁人说她善妒。

眼瞅着,夫君的官位坐的越来越高,而她越来越害怕。

这一日日的蹉跎,最自在的,怕是临死的时候,旁人都哭,只有她在笑,终是解脱了。

“姑娘,姑娘。”耳边,也不知道是谁在一直喊。

乔故心艰难的睁开眼睛,入眼的便是跟念香有些焦急的脸庞。

乔故心长长的叹息,自己怎么还活着?莫不是所谓的死去,是自己做的一个美梦?

“姑娘快些醒醒,夫人那边怕得姑娘亲自跑一趟。”念香看乔故心睁开眼睛又闭上了,怕惊着乔故心,便刻意的压低声音,平缓的说了句。

什么夫人姑娘?

乔故心醒明白后,这才反应出这话的不对来了,眼睛再次睁开,入眼的不是念香那哭的红肿的眼,虽是面上担忧,可却不像从前一样悲戚的说上一句,“姑娘憋屈。”

而念香的脸,正是年少。

乔故心揉了揉有些发胀的额头,“出了何事?”

说着便起身,一眼瞧见了,铜镜里头自己的容颜也正是大好年华,双眼明亮未曾像以前那般,浑浊无光。

细问之下,才知道如今自己才刚刚及笄,正是那年庶长女乔荨凤回府的时候。

也就是今日,母亲赌气要回相府,祖母自要让父亲作陪,可谁知道父亲半道突然反悔,扔下母亲便回了家里,让母亲颜面尽失!

而那个庶长女,却得了老太太眼缘,一路扶摇直上。

母亲一辈子刚强,自然受不得连翻刺激,做事愈发的偏激,才会铸成大错闹出人命,被父亲休弃。

侯府上下,再无他们容身之处,弟弟也因为此事,退了太学再不入仕。

也因为如此,乔故心才谨小慎微,生怕落人口实。

乔故心赶紧让念香为自己穿衣,她去前头院子瞧瞧母亲。

而念香这边,因着乔故心素来喜欢鲜艳的颜色,便也没问乔故心,自顾取了一套胭脂红的罗裙,为乔故心穿上。

看着铜镜里鲜亮的自己,乔故心还有些不自在,在国公府的那些年,她为了端着主母的架子,多是穿着素淡,显得稳重,免得夫家不喜。

不过也是片刻便回过神来了,她终不再是那个,憋屈的权臣夫人。

同类热门书
重生后,我成了渣男他皇婶
重生后,我成了渣男他皇婶
道士言,凤凰栖梧也。因着一句预言,一重又一重的阴谋落到了定国公府胖丫头的身上。亲人惨死,夫君厌弃,最终眼瞎心死,被妹妹三尺白绫了结了性命。一直到死,那阴谋的谜团也未曾全部揭开。再睁开眼,重回韶华之时,那个风雨杀人夜。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双幽深的寒眸。原本两个毫不相干的人,从生到死,却是数不尽的牵扯,斩不断的情缘。传说中七皇叔澹泊寡欲,风华绝代,是个神仙般的人物。而韩攸宁最满意的,还是他的身份——太子的皇叔。欢迎进群交流:Q群号601638587(1V1,双洁)
沉莫莫 ·架空 ·连载 ·63.3万字
9.5分
将门伪千金是朵黑心莲
将门伪千金是朵黑心莲
上辈子,谢初婉临死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不是谢家人,是个弃子。重来一世,谢初婉只想改变命运、远离风光霁月的某人,然后查清楚自己的不知道的事,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只不过她不知道,上辈子好不容易追上的那个男人也和她一样重生了!看着将谢家搅得一团乱的女人,某人表示心很累。重生后夫人只搞事业不要他了怎么办!不过,再难也得追,毕竟……“婉婉,生生世世,你只能是我的妻子。”那位风光霁月的男人说。第无数次挣扎失败的谢初婉觉得再挣扎一下,或许还能跑呢?【黑心女主vs深情偏执男主】【双重生甜文】
小笨月 ·宫斗 ·连载 ·98.7万字
9.4分
恶妃重生后只想虐渣
恶妃重生后只想虐渣
上辈子,她为他付出所有,助他一步步位极人臣,却比不上她的好姐姐陪他睡一觉。当温柔缱绻的夫君取她性命时,她才知道自以为的情深似海都是笑话。含恨而终,陆襄愤恨诅咒,要让负她害她之人不得好死……再睁眼,她回到了十四岁那年,同样的人生,她却带着满腔仇恨而归。……夜黑风高,陆襄捡到了被人追杀重伤的楚今宴,两眼发亮。“诶哟,金大腿!”于是二话不说把人拽到自己屋里藏好。“俗话说的好,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啊,不是,涌泉相报,今天我救你一命,日后你要答应我三个要求。”楚今宴:“???”他并不是很想被救……再后来,楚今宴拍拍自己的大腿,勾勾手指:“爱妃,来,孤的大腿给你抱。”***她:阴险,诡诈!他:卑鄙,无耻!路人甲:所以是天生一对?路人已:呸,那叫狼狈为奸!
林沐木 ·宅斗 ·连载 ·86.7万字
9.4分
将军夫人又在装柔弱
将军夫人又在装柔弱
前世,堂堂定国公府嫡女,惨遭姨娘陷害,成了定国公府人人闭口不谈,连最下等奴仆都不如的存在。此生,穆清瑜浴血归来,势必要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贤王名声在外,人人都羡慕穆清瑜与贤王的婚约,只有她知道贤王的真面目。既然庶妹穆清雪要抢走与贤王的婚约,那就给她好了。谁料圣上为了补偿穆清瑜,将她许给了战神将军李照。李照冷酷无情,杀人如麻浑身散发着戾气,一个眼神就能让小儿夜啼不止。人人都道定国公府那位娇弱美人,嫁入将军府后撑不了一个月就要吓破了胆……掉马小剧场婚后,李照大气不敢喘,眉头不敢皱,生怕吓坏了美人。直到这一日,李照得知穆清瑜去了贤王妃设的鸿门宴,手提长剑凶神恶煞赶过去。他的夫人纯良柔弱,进了贤王府那个狼窝岂不是要被啃得连渣都不剩?赶到贤王府,只见贤王妃的寝殿冒着窜天的火光,王妃被火熏得狼狈不堪,痛骂着毫发无损的穆清瑜。穆清瑜柔柔弱弱陪着不是,暗中却把手里的火折子丢了出去,瞬间偏殿也起了火。见到李照,穆清瑜扑到其怀里小声啜泣:“着火了我好害怕~”目睹一切的李照:“……”外表柔弱内心腹黑扮猪吃老虎嫡小姐VS外表冰冷残暴实则惧内大将军
两块小饼干 ·宫斗 ·连载 ·93.8万字
8.2分
退婚夜!将门嫡女她被皇叔抢亲了
退婚夜!将门嫡女她被皇叔抢亲了
前世,姜佩环被渣男算计,横遭惨死,还连累满门被灭。重回十八岁,她还是那个不让须眉的将门骄女。未婚夫嫌她落水失身,前来退婚换娶她的堂妹?众人笑话她,她却乐见其成:十万两黄金,我便答应此事。退婚后,京城都传她临婚被弃,做不成淮南王世子妃也难再嫁出去。谁知,那位矜贵无双的成王殿下站了出来:娶她,有何不何?多少名门淑女春闺梦碎,可姜佩环却十动然拒。他可是渣男的皇叔,先帝幼子,看似倜傥矜贵,实则手段狠辣。她誓要报前世之仇,好好守护家门亲族,不愿和皇室有半分瓜葛。可是终于有一天,她还是阴差阳错成了人人称羡的成王妃。姜佩环回过味来,对着躺在身边的男人恼羞成怒:萧南夜,你算计我?杀伐果断的成王殿下看着自家王妃炸毛的样子,有些忍俊不禁。他欺身耳语,声线缠绵:卿卿见谅,恕我这一生,只图你一人。
摆米饭 ·宅斗 ·连载 ·41.8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