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28章)
昏睡十七年的摄政王妃赵霜醒了! 王府里的莺莺燕燕们顿时炸开了锅,作妖的作妖,跑路的跑路。 丰神俊朗的摄政王看着刚刚苏醒的美娇妻,咽了口口水,却不明白这人为何每日磨刀? 赵霜朝着杨暄挤眉弄眼:“王爷,妾身看这后宅十分奢华气派,不知里面住了几位美人?” 摄政王面露尴尬:“本王也没有数过,应该有十几人。你觉得多了?” 赵霜讪讪然笑道:“妾身是觉得……这么多人,该有个图册才好。” 摄政王这条金大腿,她可得好好抱住,小心伺候着! 她若是想报前世被三昧真火烧毁容貌,又受噬魂虫蚀骨钻心之痛的血仇,还得靠他。 杨暄后倾身子,警惕问道:“你做这图册想干什么?” “自然是给王爷翻牌子用。王爷今后只要打开图册看看,有图有简介……”赵霜狗腿地说着,却感觉周围气氛突变,“怎么,妾身说的不……不对?” 杨暄一把将人拎入怀中,居高临下道,“本王跟你的帐还没算完,你倒是这么着急……想将本王推给别人?!” (1V1,双洁甜宠文)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王妃醒了

月光如瀑,飞流直下。

瘦成皮包骨的女人挪着长满褥疮的下半身,凑到井口朝上望了一眼,果然是满月。

淡淡光线照着这个头发稀拉、面容俱毁的女人,看不出年龄,也辨不出身份。

她一只眼睛已经被火烧毁,另一只半开半闭,此时沐着月光。

若是能像自己的名字一样化成飞鸟该有多好。困顿久了,白鹭的心一时跟着月光自由起来。

只可惜这井被鸿鹄用锁魂铃封住了,就算是从前的自己,也无法冲出封印,更何况……

她垂首看了看两只手参差不齐的断指,心如止水。

头顶的月光忽然一暗,井口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娇小人影。

“鸿鹄……”白鹭的喉咙被真火烧伤,声音嘶哑犹如弦断。

“师姐,”小姑娘朝井里探着脑袋,眨巴着眼睛,“你别怪我将你关在这里,谁让师父给咱俩都吃了不死药?不然我也好……给你一个痛快。”

声音天真无邪,却又如淬了冰般冰冷。

白鹭用断指捏起井底的淤泥,使出全力向上掷去,“鸿鹄!你……放我出去!”

淤泥只打在井壁上。

“师姐,我好心好意用三昧真火送你一程,谁知你竟然不领情,活了下来,”鸿鹄没有理会,背手绕着井口走了一圈,冷笑道,“看在你从前传授我仙术的份上,今日……我再送你一程。”

“陈扬!”容貌丑陋的女人迅速缩到角落里,朝井口紧张地喊了两声,“长生……救救我!”

“你以为他会救你?师姐你看,”鸿鹄从袖子里抖落出一个密封的纸袋,对着月光幽幽看了一眼,“这是南疆特产……噬魂虫,是长生特意从南境带回来,给你用的。”

噬魂虫,以人魂为食,被食者魂飞魄散。

白鹭绝望地缩在黑暗角落里,看见有什么黑色的小东西从井口掉落。

让人毛骨悚然的叫喊声断断续续传出来,一向淡定的鸿鹄也捂上了耳朵。

噬魂之痛,如蚀骨挠心,直至烟消云散,无药可解。

待一切尘埃落定,井边的灰袍小道姑才满意地拍拍两手,蹦蹦跳跳地走了。

~~

上京城,国公府。

掌灯时分。

“老爷,长公主醒了已有两日,咱们要不要去看看?”一个头发花白的妇人笑眯眯地给安国公杨令端来一碗参汤,“我这几日上山拜佛,那静逸师太说,咱们……就要抱孙子了!”

赵霜刚醒的时候,安国公夫妇还怀疑她是不是什么邪祟,因此踌躇着没有去看望儿媳。

这两日风平浪静,香冬和香春又禀报说,王妃除了吃的有些多,表现都挺正常。

国公夫人李氏这才安心,又开始琢磨起她的抱孙大计。

“长公主醒了,咱们自然要去看。”杨令转头嘱咐李氏,“回头你多准备些安胎的补药给她送去。”

“安……安胎?”老太太睁大了眼睛。

长公主才醒了没两日,进展会不会有点太快?

“你放心,早晚用得着。”杨令捋了一下花白胡须,由着李氏喂了一口参汤,抬起头道,“我方才……差人去王府安排了。”

“暄儿不是不喜欢咱们插手后宅的事?”李氏惊呼道。

她还记得从前给儿子安排侍寝的姬妾,结果他直接卷铺盖住到官署去了。

“暄儿都二十八了,长公主比他还要年长几岁,开枝散叶这事儿不能再拖了!”提起儿子的事,老头儿严肃地一蹙眉,“从前那些女人他嫌弃,这回是他明媒正娶的王妃,还有什么借口?”

与国公府一墙之隔的摄政王府,此时也是暗潮汹涌。

“听雨,快!快去看看王爷走到哪儿了?”一个打扮妖艳的年轻女子鬼鬼祟祟猫在月亮门后面,朝一个扎着羊角髻的小丫鬟挥着丝帕。

丫鬟迈着小短腿,提着小灯笼跑出月亮门,朝着水榭的方向去了。

林悦之靠在月亮门边的白墙上,不安地绞着手里的丝帕。

今夜是元宵,她算好了王爷不能再宿在官署,定会回来。

约莫半盏茶后,丫鬟喘着粗气跑回来。

“怎么样?王爷来了没有?”

“禀……禀美人,”听雨怯怯地看了林美人一眼,“奴婢看见……王爷他……去了繁霜殿!听王爷身边的凭风说,是……是国公爷安排的。”

林悦之眼里的亮光瞬间熄灭,冷冷盯着花园中光秃秃的桃枝,“那两个老不死的,见我生不成,就想给赵霜那个活死人铺路!”

“林美人!您说话小心……”听雨急忙去捂她的嘴,左右瞅了瞅,“毕竟……眼下王妃醒了。”

王爷让林美人暂管王府后宅中事,可毕竟只是“暂管”,从前王妃没醒自然不会怎样,可将来……

“什么王妃?”林悦之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不过是个睡了十七八年的老太婆!早就年老色衰,王爷会看上她?”

“哎哟哟,这不是林美人吗?”花园的阴影里走出一个绯色衣裙的女子,搀着个手提灯笼的小丫鬟,颇有幸灾乐祸之意,“你是怕她夺了你的掌家之权,所以在这里怨天尤人?”

“徐莲玉,你得意什么?”林悦之耸了耸鼻子,斜睨着那红衣女子,嘲讽道,“王爷根本连你的睡榻都没摸过,看不起我,你也配?”

“你说什么?!”徐美人一听就急红了眼,两个女人迅速撕打在了一起。

听雨和拂绿两个小丫鬟叹了口气,躲在一旁看着。

这种事情也不是头一回,每回王爷都是一笑置之,既不会责罚,也不会偏帮哪一个,反正胜负如何,就看她们自己的功夫了。

元宵节,空气仍旧寒凉。

静心湖上点着几盏彩色灯船,湖光山色美不胜收。

湖旁的一个水榭,八角亭顶上垂下一个流光溢彩的花灯,亭中摆着一只镂空火炉。

少女看模样只有十五六岁,穿着一件泛着冷光的菱花裙,懒洋洋靠在火炉旁的坐榻上。

一个粉衣宫女正在帮忙将烤好的红薯从火炉中一个个取出来,放在白麻布上摊凉。

赵霜一边忙着将红薯放入口中,一边眯着眸子思考。

她明明记得自己叫白鹭,是源清山上修炼多年的女道士,死在锁仙井中。可一转眼,居然身在千里之外的上京,还成了那个昏睡十七年的摄政王妃。

这轮回……到底是个什么路数?

作者还写过
夫君今天又变脸了
夫君今天又变脸了
精神科医生朱影,值班时打了个盹,谁曾想竟直接魂穿到了安史之乱后的唐朝。不过为啥别人穿越都是甜甜玛丽苏,有个男主宠上天,到了她这就成了悬疑剧?穿越第一天就摔下悬崖,还滚到了大理寺少卿楚莫怀里,卷入一场诡异的人皮面具案。更可怕的是,这楚少卿竟然有着双重人格!一时是冷面少卿楚问离,一时是他早已失踪的哥哥楚如归。老天爷,她虽然是精神科医生,但老师也没教过她怎么和神经病谈恋爱啊!说好的穿越就有男主宠呢?好吧,这些都算了。朱影决定搞事业!纵观整个大唐,有谁比她更能洞察人心?一场惊心动魄的查案之旅,在藩镇割据的大唐从此展开。梦中逐花影,醒时辨是非。此生莫问离,视死亦如归。本文为:悬疑+言情(架空文,拒考据)
意堂主 ·推理 ·完结 ·103万字
9.9分
古琴重生记
古琴重生记
(古言悬疑新书《夫君今天又变脸了》已发,求支持,收藏求票票)六朝古琴云深前一世被人用来当做杀人凶器,千年道行变成相府千金。这一世她要弃琴艺,当泼妇,找主人,杀仇人。古琴云深发现自己穿越了,前一世的主人被人害死,却留下一个执念——要给狗男人生孩子!恩,它未必会报,仇,倒是可以考虑。尤其是那一对暴殄天物的狗男女,居然用六朝古琴的琴身去杀人!千年古琴一朝踏入轮回,才知做琴容易做人难。成天的相亲琴会都够她愁的了。云深灵机一动,有什么不满都发泄到狗男人身上不就行了!韩望真:谢云深····我没惹你!云深:姐就看你不顺眼!韩望真:我错了还不行吗?云深:说哪错了?韩望真:我是真不知道啊···
意堂主 ·小说 ·完结 ·24.3万字
9.9分
柳家表妹
免费
柳家表妹
(古言+悬疑新书《夫君今天又变脸了》已发,求收藏求票票)她本是太守府嫡女,一个庶妹到来,却将她家搅得鸡犬不宁,还看上了她的未婚夫婿。幸而母亲离世前将她送到长安王家教养,她从幼稚的女孩成长为武功高手,更遇见了生命中的那个人。她懵懂又搞怪,他腹黑又深情。没有穿越,没有系统。轻松易读言情文。
意堂主 ·宫斗 ·完结 ·9.6万字
同类热门书
都督今天追到夫人了吗
都督今天追到夫人了吗
(双强,双洁,甜宠)大兴朝女帝时颜死了,再醒来,发现自己成了大兴朝大都督恒景不受宠的夫人。想起自己冷落恒景,甚至冷暴力恒景的过往,时颜: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后来,她发现恒景心里有个白月光。再后来,她发现,那个白月光……似乎就是她自己……
细雨鱼儿出 ·架空 ·连载 ·83.9万字
9.8分
和离后!我被迫娇养了反派摄政王
和离后!我被迫娇养了反派摄政王
【甜宠+双洁】大婚当日,美艳跋扈的长公主重生归来。她手起刀落斩杀驸马,还转头缠上前世死对头摄政王。“若非心悦本宫,你缘何耳红?”“公主府的面首算什么?为了你,便是遣散众人,只饮一瓢又何妨?”“只要哥哥说声好,身娇体软易推倒~”**摄政王慕寒渊自幼倾慕长公主姜南微。只可惜,她如天宫皎月不可攀,又好美男面首府中藏。慕寒渊自诩才色第一流,可她为何不抢他回公主府?眼瞅她要嫁给那伪君子真小人,谁曾想,她却大婚杀夫,还缠上了他。从此日日被撩!冷冰冰的摄政王表面不为所动,内里却时时心慌鹿跳:“谁信她的浑话?她定是又戏弄本王!”“说好为本王遣散面首,却又带了两个男人回府?”“为夺本王权柄,小骗子竟哄本王做驸马?除非本王死了,否则……”后来,众人却见这传闻中清心寡欲的摄政王,时时黏在长公主身侧,真是恨不得将人捧在手心,含在嘴里————“公主殿下……臣迟早要死在你怀里……”
叶辞雪 ·架空 ·连载 ·65.8万字
9.8分
亡国后,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亡国后,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偏执帝王VS矫情宠妃】1V1,双洁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拾筝 ·架空 ·连载 ·37.3万字
9.6分
重生之傅嘉归来
重生之傅嘉归来
傅嘉睁开眼,发现自己被作为老族长和父母讨好安平侯府的“礼物”,送上京城……
梧桐半丁香 ·架空 ·连载 ·21.4万字
8.8分
新婚夜,王爷有读心术后演技爆棚
新婚夜,王爷有读心术后演技爆棚
【双洁,甜宠,白切黑,欢喜冤家,1v1】云染堂堂阁主,医毒蛊武,样样精通,日子快活似神仙,奈何一朝被雷劈,魂穿成尚书府饱受欺凌的大小姐,日子过的狗都不如……继妹悔婚,直接命人将她打晕扔上花轿,嫁给那个传闻中集眼疾腿疾隐疾于一身的男人******新婚夜,南宫墨对她说:“本王眼瞎腿残且命不久矣,不愿误佳人,卿可和离,另觅良人。”云染深情款款回话:“世人常说,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你我既已成婚,便该不离不弃,我会陪你到生命最后一刻的。”然而南宫墨却听到了她的心声:【和离?为啥要和离?住你的房,花你的钱,等你两眼一闭腿一蹬,我就挖个坑把你埋了,然后继承你的万贯家财良田美眷,岂不美哉?】南宫墨缓缓咬牙:“呵……甚美!”
风舞苏苏 ·穿越 ·连载 ·48.8万字
9.8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