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95章)
我错了! …… 我根本就不该看那种东西……知道的终会来到这里! 在这里,我们无处可逃。 美女、蓝衣、朋友,迷路的是谁,回来的又是谁? 我知道了,迷路的是我。 那我身边的是谁?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不可避免

我一直有个毛病。

看到喜欢的东西,就疯狂安利给朋友,直到对方点头说还不错才罢休。

而最近,我又在解谜吧发现一个好东西——A岛动物园规则怪谈。

这是网上流传甚广的推理故事,主要讲了一座动物园的各种诡异规则,要求玩家在密集如麻的线索中,带着恐怖找出唯一的答案。

我喜欢这种故事,遂疯狂安利。

选择、点击、发送。

第三次把解析分享到不同的朋友群时,手机突然一震。

屏幕自动点亮,一条信息映入眼帘:

“明天去虎山公园逛逛?我带上妹子一起!”

消息来自大勇。

我给他的备注是永带妹。

因为每次见他,都能同时见到不同的女人,所以对于他的邀请,我向来期待。。

那感觉跟刮奖一样,你不知道他旁边跟来的,是短发清爽美女,还是性感长发熟妹。

有两次我甚至感觉,这是大勇从洗头房顺手拽来的妹子,只为了维护他永带妹之名。

故欣然往之。

本市虎山公园,我去过不知道多少次,其实早腻味了。

早年间那里只有一两只老虎,近年只剩一两个门卫大爷,优点是门票近乎免费,所以成了摊贩汇聚之所,全是小吃摊。

反正假期闲着没事,不如出门逛逛。

第二天起个大早,和父母打了招呼,我一人拎包去车站,包里几乎是空的,只有一个充电宝在里摇摆。

还没到车站,远远地,就看见一个人蹲在地上,身形跟座小山似的,手里还牵着一个小孩。

上当了!这是我唯一想法。

这特么是妹子么?

这显然是妹妹!

我三步并两步冲过去,踢了那人一脚,笑道:“大勇,又胖了。”

“少你妈废话。”那小山站起来,一张很熟悉的很有喜感的圆脸,一笑一排大白牙。他拍了拍那小孩说道,“叫弟弟。”

小姑娘真听话,眼睛盯着我,两只小手绞在一起,怯怯地喊了声弟弟。

“别听你哥的,没个正行。”我说,“叫叔叔,给你糖吃。”

大勇躲过我踢过来的一脚,顺手递给我一块巧克力,问我:“你吃早饭了么?”

“这么胖还有脸吃饭,到了公园再吃!”我说道,“十块钱的炒河粉,可以撑死你。”

大勇嘿嘿一笑:“去那不就是为了吃么。”

我俩彼此对视一笑。

现在想来,我错了,我应该带大勇去吃大餐。

吃烤鸭、吃火锅、吃炸鸡配啤酒,吃什么都好。

最好能吃上一整天,然后彻底忘记去虎山公园的事。

这样就可以避开一切悲剧,也不会让我在以后的无数个梦里惊醒。

但悲剧之所以是悲剧,在于它无法避免。

很快,我们三个人有说有笑,走进虎山公园。

从售票员那领了票后,大勇砸了咂嘴:“门票贵了,五块了。”

我没说话,心想着等会吃点什么好,直到妹妹天真的声音落入我耳中。

“哥哥,为什么要小心兔子呀?”

可能是规格怪谈看多了心理过敏,我吃了一惊,低头一看,妹妹正晃着自己手里的门票。

门票在她手上哗哗地响,不时露出背面的地图,一侧还密密麻麻写着什么。

我本以为是公园介绍啥的,结果一看自己的票就愣住了:

亲爱的游客,……因此,如果您看见路边有逃跑的兔子,请立刻带着您的孩子远离并报告工作人员,不要靠近,不要触摸,尤其是兔子发现并且开始高速靠近你时候。

这些规则怪谈我早就记得滚瓜烂熟,而这门票上记载的,跟网上流传的游客守则一模一样!

这他妈不会就是A岛动物园吧?

大勇也显然注意到了这一点,我发群里的A岛分析他也没少看,他咧嘴笑了笑,道:“紧跟着炒作,还挺时髦的。”

这热度蹭的确实不错,大勇一边说一边牵着妹妹往里走。

我连忙跟上。

越往里走,就越诧异,门票再贵也就五块钱,这点微薄收入能支撑园区大改?

而眼前所见,一切都和以往不一样了。

人流稠密,道路平坦开阔,穿蓝色工作服的员工走来走去,路边建筑颇具风格,连贩卖机都罩上了可爱的卡通外壳,像是在和人打招呼。

“搞这么大,不赔本么?”我问大勇。

没人回答我,一片死寂。

一股诡异的感觉让我停下脚步。

我愣住了。

大勇回头看了我一眼,表情很奇怪。

一堵满是爬山虎的墙,耸立在我们本应前进的路上,如刀一般将脚下的路斩断。

风从一侧吹来,满墙的绿叶摇动,仿佛一片碧绿的海水荡漾,露出掩藏其中的、一块已经掉漆的牌子——写着狮子园区四个大字。

怎么回事?虎山公园会有狮子么?有狮子的虎山公园,门票还能是五块钱一张?

我想问大勇,结果一看这家伙根本没注意牌子,大喊一声这公园他妈真下本,便兴冲冲地带着妹妹进去了。

我只能跟上去。

进门迎面是个不大的园子,但有山有水,环境不错,几头白色的狮子或趴或站,错落其中,其中一头白狮子看了我一眼,打了个哈欠转身离开。

一、二、三……四……

我数了数,正好四头白狮子。

这下虎山公园投的本可大了,这点门票钱怕是不够用。

我看向大勇,想听听他有什么意见,可一眼撇过去,当即就愣住了,心脏像是被一只冰冷的铁手死死捏住。

我面前的站着的东西,根本不是人!

面前的人轮廓宽大,背对着我,正是大勇无疑,但他的头是什么回事?

从那宽大衣领中钻出来的,赫然是一只硕大的兔子头,白色毛发蓬松凌乱,两眼猩红,死死地盯着我,仿佛有两道红色利剑从中刺出来,狠狠扎在我脸上。

巨大的恐惧死死掐住我的喉咙,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两腿像僵死了一样。

“你怎么了?”大勇的声音传来。

眼前兔子突然不见了。

取而代之是大勇的大脸盘子,凑在我面前,疑惑地看着我。

我再眨眨眼,根本没兔子,只是大勇的脸离我更近了,都快亲上了。

“你有病啊?”我把大勇推开。

“你才有病。”大勇骂了一句,“愣那干嘛?”

我摆摆手,刚才的一幕仿佛是幻觉,没法解释。

但我心里真觉着害怕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

我决定先溜为敬。

毕竟我印象中所有恐怖片的主角,都是因为自己作死从才万劫不复的。

前人的教训要吸取。

再说即便怪谈是真的,狮子园区也是最安全的地点,我一个没被感染的凡人,只需要找出口离开就是了。

我和大勇说要走,大勇看了我一眼,半晌点了点头:“也是……我觉得这里也没啥意思,咱们出去吧。”

我们准备原路返回,却突然被一个蓝衣员工拦住。

“不能从这走!”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