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92章)
陈深,一个没有修行天赋的的穿越者。 从莽撞少年衰老为五十岁老叟,陈深数过仙门而不能入。 既然如此,就选择诗与远方,浪荡余生吧。 就在他登山赏景时,偶遇早年让仙人带去修行的娘子,那道紧闭的仙门在他面前轰然倒塌。 太白剑意、酒剑仙传承、七宝金幢、玄阴聚兽幡、天蝉灵叶、坐忘经…… 五十知天命,而吾逆天而行!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五十岁的杂役

呼呼。

陈深扶着膝盖大口喘气。

在他脚下,不尽的白玉台阶向上延伸,消失在白云深处。

青云宗只给了他们一天一夜时间,爬上去的人才有拜入山门的资格。

陈深身上有功夫,还以为爬上去很轻松呢,不想山竟这么高。

身旁年轻人一个又一个的超越他,让陈深清楚地认识到他老了,体力不比从前了,逞一时之勇还可领先,时间长了身体的衰老就体现了出来。

“老头儿,你不挺能的,继续上啊。”

有人在身后讥笑陈深。

陈深作为一个五十岁的老头,在一群拜师入宗门的年轻人里本来就很惹眼,在爬山的时候又一副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样子,惹了同为竞争对手的某些年轻人不快。

现在见陈深力有不逮,不由地幸灾乐祸起来。

陈深回头瞥讥笑他的人一眼。

面由心生,这人长了一张尖酸刻薄的脸,看起来像一只老鼠。

在山下时,这老鼠脸跟他同住一个客栈,共挤一张大通铺。

每到青云宗收徒的时候,山下坊市的人就格外多,人多了就免不了磕磕碰碰的给彼此添堵,老鼠脸见陈深七老八十了还来跟他们凑热闹,忍不住的对陈深冷嘲热讽。

陈深不跟年轻人一般见识。

他来青云宗不是为了拜师求长生。

陈深当了三十多年的官差,余下的时日不多了。

他就想着出来看看、转转,也不枉穿越这一回。

这凡间的景色看多了,就想见识一下宗门秘境的风景。

这不到了青云山下,他听说青云宗收徒时宗门会大开,就跟着过来了。

“这么多年轻人都选不上,就你这把老骨头还想拜师?”老鼠脸还在冷嘲热讽。

他的同伴让鼠脸男别这样说,“万一老头儿灵根奇佳,是万中无一的修行天才呢。”

这话引得几个同伴“哈哈”大笑起来。

不断从身边经过的年轻人也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

就老头这五十知天命的年纪,别说是天才的机会渺茫,就真的是天才谁又会收为徒弟呢,等他筑基步入修仙之门,骨头差不多都成渣了。

鼠脸男笑的肚疼,“哈哈,别说拜宗门了,他要能当上杂役,我叫他爹。”

一位白衣公子走上来,斜瞥他们一眼,“先顾好你们自己吧,就你们这品行,青云宗还不知道收不收呢。”

“你!”

鼠脸男正欲发作,看到他身后的壮汉后默默把话咽回肚子里,冷哼一声往上爬了。

白衣公子向陈深点下头,领着人上去了。

陈深捶了捶膝盖,回头望山脚下的坊市,灯火、房屋、河流、道路、田野在脚下次第展开,让陈深忽然有种雄踞人间烟火之上的感觉。

这番迥异于人间的美景让他心胸为之一开,不由地想要看看更高处的风景。

他解下腰间红漆酒葫芦大饮一口酒,豪迈的踏步往上走。

这一路上去,他看到了日落,看到了手可摘星辰,看到了日升,看到朝霞在雪山洁白的映照下格外鲜红。

待他上到松坪,步入山门时,时辰刚到,青云宗弟子们正好关上山门。

陈深见门外的年轻人不少,心里重新升起一股傲气,看来他身子骨还是可以的,不枉他三十年练武不辍。

“诸位!”

在松坪苍松下有一座高台,高台上一位穿天青色长袍道长拱手,“诸位请依次到台前进行灵根测试,测试通过者可获得入门资格,再到台上拜见门内长辈和老祖。”

道长朝台上坐着的诸位长辈作揖。

这些长辈今天要收弟子。

陈深好奇的瞥一眼这些修行者,见坐在中间重要位子的竟是一位气质优雅高贵的女子。

这让他有些诧异。

这女子虽轻纱遮面,可看起来很年轻,她旁边的坐的反倒是些留胡子的中年人和老头子。

在他看向女子时,女子也看向他。

陈深忙把目光移开,他可不想老了又落个好色的名声。

台下的人见到女子也议论纷纷。

“知道青云宗今年拜师的人为什么特别多吗?”

在路上为陈深解围的白衣公子不知何时站在他身边,“全冲她来的。一年练气,五年筑基,十二年结丹,十七年元婴,相传突破化神之日可待,现名列青云七子,这位白云仙子就是青云宗的活招牌。”

陈深似懂未懂的点下头,“你不去测试?”

白衣公子轻笑,“不着急,都有机会。”

陈深的机会可不多。

他绕着松坪看起了风景,松坪下雪松万里,白云茫茫,又有红日浮于云上,端的是仙境。

面对这等仙境,当浮一大白。

陈深拿起酒葫芦痛饮一口。

在他赏景时,拜门的年轻人陆陆续续测试了灵根。

通过者欣喜若狂,站在台上难掩喜色。

台上的长老们挑挑拣拣,把资质上佳的弟子挑走,挑剩下的就作外门弟子慢慢爬升。

未通过者伤心痛哭,却也不是就此打道回府了,青云宗还要收一批打杂的,现在入选了省的来年再爬山了。

夕阳西斜。

测试到了末尾。

穿天青色长袍的道士在高台上客气的问了一句:“请问谁还没有测试灵根?”

这本来是多此一举的话,不料鼠脸男站出来手指陈深,“师兄,他还没测呢。”

这鼠脸男灵根不错,双灵根,现在是青云宗外门弟子了,一脚踏入修行之门了。

这让他得意之余,不免想找个人来衬托一下。

众人看到陈深,一时哗然。

高台上在座的诸位长老也愕然,白云仙子身边的老者抚须轻叹,“这年纪怕迟了吧。”

白云仙子声音清冷,“有志不在年高。”

抚须老者忙恭敬点头,“师叔教训的是。”

青云宗向来以境界分辈分高低。

“这——”

天青色长袍的道士向陈深拱手,“这位兄台——”

“唔。”

陈深见所有人看他,放下手中的酒葫芦,“那就测一下吧。”

他走到前面,握住一枚灵球,不一会儿灵球上冒出金木水火土五色光芒。

“啊!”

鼠脸男故作惊讶,“大爷你是废灵根啊!”

天有五行,修行就是吸纳天地之间五行灵气。

灵根测试就是为了测试修行者同五行中哪一门更亲和。

亲和度越高越纯,修行速度越快。

陈深这五色光属于对五行一视同仁,谁都不亲和,提炼天地灵气速度极慢,资质极差,根本不适合修行。

“我就说这老头不行吧。”

在众人的纷纷议论中,鼠脸男的话格外刺耳。

陈深早知道结果了,他不以为意的把灵球还回去,扭头要走。

就在这时,站在白云仙子身旁的女弟子踏前一步把他叫住了,“这位修士,白云洞需要一位杂役,你可留下。”

松坪上一静。

白云仙子收徒是今天的重头戏,众人都在关注呢,可惜白云仙子只收了两位女弟子。

现在白云仙子竟主动收一老头当洞府杂役,他们不由地疑惑不解。

那可是白云仙子。

元婴期的修士,青云宗七子之一。

在她的洞府当杂役,不是在宗门里当杂役,这区别可大了。

怎料陈深淡然一笑,拱手拒绝了她的好意。

松坪上再次哗然,觉得这老头儿太不识抬举了。

“这或许是你修行的机缘,你当真不留?”清冷如泉水叮咚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松坪万籁俱静。

众人瞠目结舌,纵然是高台上见惯了风雨的门中长辈也愣住了。

现在是白云仙子出口挽留!

陈深愕然回头,见白云仙子轻拂鬓角散发,皓腕上有一红绳串的铃铛清脆作响。

这一眼,望穿三十年。

陈深笑了。

“好,那我就留下。”

他答应下来,然后在众人注视下走到鼠脸男面前,“你可以叫爹了。”

“我——”

鼠脸男望了望左右,期盼一个人出来为他打圆场。

可现在别说旁人了,就是他的同伴也站不出来。

他们都看出来了,白云仙子不知为何对这老头看重的很。

他们可不想得罪。

鼠脸男摸着头,硬着头皮尬笑,“大,大爷,我,我就开个玩笑,嘿嘿。”

白衣公子站出来,“我看不是玩笑,这是报应,快喊吧。”

鼠脸男无奈,眼里闪过一丝怨恨后不情不愿的嘟囔一句:“爹。”

同类热门书
苟在神话世界
苟在神话世界
花开花落,花开花落;悠悠岁月,长长的河;一个神话,就是浪花一朵!…………
半日蹉跎 ·修真 ·连载 ·43.6万字
苟在仙界成大佬
苟在仙界成大佬
汪尘意外穿越到了修仙世界。成为东沧洲云阳派外门的一个练气小修。宗派之内,等阶森严勾心斗角;山门之外,妖魔横行邪祟遍地!实力弱小的汪尘决定要苟到天荒地老。然而苟着苟着……他发现自己竟然成了大佬!
沉入太平洋 ·幻修 ·连载 ·36.3万字
8.8分
大乾执剑人
大乾执剑人
穿越大乾。二月初二,龙抬头,紫气东来,灵气复苏。默诵大儒文章,可吸纳紫气。天道有灵,初诵之文章将自行演化本命心法。道经佛文、诗词歌赋,皆可感悟心法秘技。开篇逍遥游,剑招全靠……
归咎. ·幻修 ·连载 ·60.8万字
7.5分
我以古稀觅长生
我以古稀觅长生
天际烈阳横空,云端传来尖啸。有巨兽横行,有神通临世。法相纵横天地,妖主显露真身!飞剑,法宝,神通,符箓,机关傀儡,妖兽……萧岭依靠神异第六感,附身古稀之年的老人身上。然而老人寿元耗尽,油尽灯枯,并且躺在床上毫无行动能力。这个时候,第六感再次传来提示……
蓑衣入蜀 ·古典 ·连载 ·71.5万字
修仙就是这么科学
修仙就是这么科学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IBMz15,190枚CPU,40T内存,122亿晶体管带着随身机房空间来到修仙世界,在IBMz15帮助下的修仙故事。一切为了长生!
吃瓜子群众 ·修真 ·连载 ·42.3万字
7.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