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9章)
每个人的青春都有遗憾,李慎的遗憾很小很小。 他与爱的人走到最后,他也追求着自己的梦想。 他的遗憾也很大很大。 开始得太晚,结束得太早。 当李慎再活一次,他决定不让姜杉再等待太久,他要再一次陪她走到最后。 然而,以前倒追他的姜杉却想推开他,成全他。 这是一个双向奔赴的故事。 你是我向虚无开战的军旗。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夫妻双双把家还

傍晚,北欧的最后一缕夕阳也即将被雪山吞没,列车内的乘客都睁大眼睛,贪恋地捕捉一幕幕飞驰的美景。

李慎没心思看,打开保温杯,倒水。滚烫的热泪与漫溢的白开水在男人颤抖的手腕上蜿蜒。

“杉杉,吃药。”

听到李慎声音的女人转过脑袋,一双冰凉小手无力地包住他的手,想为他缓解些痛苦。

白开水温吞,只是泪水滚烫。

“老李,这次旅行结束之后,你答应我的,忘了我,找一个好姑娘。”

姜杉的语气坚定,声音低沉。

“吃药,杉杉!”

李慎打断了姜杉的话,语气也逐渐激烈,似乎吃药就能挽救姜杉的生命。

但渐冻症怎么可能治好呢?

姜杉啜饮一口,把杯内水位降下,让它不至于满出来,但没有吃药,坚定地看着李慎。

“杉杉,你现在还是早期,未来医学发展,一切都有可能……回去以后,我们领证……求你了,杉杉,就把药吃了吧。”

李慎的声音万分沙哑,但姜杉不为所动,只是静静看着李慎,就像窗外的皑皑白雪。

他长叹一声,千言万语化作一句。

“好。”

……

……

列车在山峦之间穿梭,片刻之间,白颊黑雁的啾鸣逐渐消失不见,地平线上渐渐升起一座灯火通明的城市。

要到机场了,旅行要结束了。

命运交织,又各奔西东。

两人都想说些什么,但却相顾无言,红了双眼。

李慎揽住姜杉的肩膀。

起先她习惯性地贴在李慎身上,后面逐渐开始抗拒,身子止不住地颤抖。

“最后一次,让我抱抱你。”

听到李慎的话,她颤抖地更加厉害,但不再抗拒。孱弱的身体紧紧贴在李慎的胸膛,泪水湿透他的衣襟。

周围的乘客都好奇地看着这对奇怪的情侣,姜杉也不顾尴尬,牢牢抱住,不愿放手。

下一刻,乘客齐齐爆发出惊慌的尖叫。

车厢里的灯光骤然熄灭,车身开始剧烈震颤,惯性将人牢牢压在座位上。

车速越来越快,窗外飞逝的景色像是被人暴力地一张张撕去,警报灯不停嗡鸣。广播之中不停发出警告。

“制动系统失效,制动系统失效。”

月光之下,姜杉原本苍白的小脸更加煞白。

她本就命不久矣,但李慎还有大把年华,他应该结婚生子,找一个身体健康的姑娘,继续追求科研的梦想。

“不要,不要,快停下。”

列车的速度仍在不断攀升,只是前方铁轨尚无拐弯,列车还未脱轨。

“不要怕,我在的。”

李慎满是胡茬的下颌在姜杉头顶细细摩挲。

李慎反倒有种解脱的感觉,反正无父无母的他也没什么好眷恋的。希望卷王能照顾好自己的姐姐。

姜杉的情绪也平复下来,死亡不可避免,那就不留遗憾。把所有压抑的,潜藏的通通吐露。

“老李,其实我很自私的,我一点,一点都不希望你找别的女人。”

“老李,我其实听到你说领证我真的……不用婚纱,只要是你,我就很高兴。”

“老李,我和你谈了8年,认识了你11年,我好像还没有那样叫过你。”

姜杉苍白憔悴的面容久违地浮现出一抹红晕,美得不可方物,声音含糊不清。

“老公,我爱你。”

一个急弯横亘在列车之前,黑暗无声,静静凝视着猎物。

察觉到车身的渐渐倾倒,李慎牢牢握住姜杉的小手。

在姜杉高考毕业向他表白后,他牵着这双曾经温润的小手走过8年的春夏。

如果不是命运多舛,也许此刻正在教堂之上携手同行。

现在姜杉的手萎缩,无力,细密的皱纹爬满手心。他仍然牢牢扣住她的十指,把她纤瘦的身子揉进怀抱。

“下辈子,我来找你,老婆。”

嘴唇在黑暗中轻轻相互触碰。

暗夜之中,轮毂与轨道擦出刺耳的尖叫,火花四溅。车厢如断线风筝,在草地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刻痕。

黑烟弥漫,血流奔腾在雪地之上。

……

……

“阿门阿前一棵葡萄树,阿嫩阿嫩绿的才发芽。”

轻松愉快的起床铃回荡在清晨6点的宿舍。

夏天的太阳起地很早,李慎一睁开眼睛,光芒就从窗帘的缝隙中涌入眼帘。

枕头旁边还放着几本温习过的笔记,上面写满娟秀的字迹。一张便笺从中掉出。

“同桌,晚上早点睡,健康最重要!!!PS:高考还有350天,你的同桌姜杉为你报时。”

看着这张便笺,他意识到,他重生了。往事一幕幕如潮水涌来。

高中的他与姜杉都在火箭班,只是他无论如何努力,成绩也赶不上班里的各位天才。

是姜杉,作为他的同桌,丝毫没有敝帚自珍的意思,把自己的笔记一股脑的借给他看。

当时他只以为姜杉作为天才,笔记只是信手拈来,随意书写。

却不知道她偷偷看他的试卷,笔记的每一条重点都是为他专门定制,只想让他与自己上同一所大学。

这次,他要早早对她好,早早结婚,这样姜杉才不会在得知病情后一次次将他推开。

“李慎,这次怎么起这么早啊。”

起床铃中夹杂着低低的话语。

李慎抬眼,对床的许篷正在收拾书包,准备出门。

“李慎,昨晚复习地这么晚,你不困呐。”

李慎穿好衣服,速速下床,紧紧抱住许篷宽阔的肩膀。

“卷王,好久不见。”

许篷此刻诶诶诶地低声叫唤起来,他懵了,这个男人不会改取向了吧,他同桌会不会杀了自己!?

还有,“卷王”是什么意思?

但幸好,李慎从许篷包里摸出一片绿箭口香糖之后,就急匆匆冲出宿舍。

李慎知道许篷这位比他还努力的人,早上从不刷牙。

一是浪费自己早起锻炼的机会;二是宿舍的人起得晚,怕洗漱打扰到别人,所以包中常备口香糖。

李慎跑得气喘吁吁,这时候,姜杉一定到教室了,她总是在不为自己所知的时间里为自己付出。

他像个攻城锤一样撞开教室虚掩的门,哐当一声,门窗都在摇晃。

一个白裙如雪的马尾少女正文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旁。

她惊讶地抬起头,望着李慎。

她的眉眼还是和以前一样清淡,凑在一起,有一种清秀脱俗的味道。

“李慎?”

女孩轻轻开口,原本清脆的声音有些憔悴沙哑。

喜悦瞬间冲昏了李慎的脑袋,他不自觉走上前去,把姜杉搂进怀里。

高中的姜杉还有些纤瘦,抱住她就像抱住一股轻飘飘的风,其中夏花香味与光照的温暖都阵阵扑到李慎的身上。

真好,再次见到你。

他觉得一双嫩如春柳的手臂也搂住了自己,脖颈处传来丝滑的触感。

但突然间,李慎感觉自己被一把推开。一张红扑扑的,羞恼的面容出现在眼前。

“李慎!?”

少女的恼怒的嗓音回响在空荡荡的教室之中。

李慎此刻也知道自己做得太急了,哪怕这时候的姜杉喜欢自己,被偏爱的总有恃无恐,他也不能这么直接。

姜杉气冲冲拿过李慎包中的保温杯和自己的杯子,独自一人朝茶水间走去。

外面的蝉鸣叫得姜杉心烦。

她刚刚在李慎冲进来的一瞬间就明白,李慎也重生了。

以前的李慎内向,绝不会如此主动。

本以为这一世,她可以与李慎在高考后分道扬镳,看着李慎活出没有她的人生,自己就静静等待渐冻症的到来,死在不被他所知晓的角落。

但他也重来了,这让她又惊又喜,又充满忧愁。

刚刚怀抱的温暖还残留在怀,昭示着李慎对她的决心。她该如何拒绝?假如现在就对他拒之千里,他一定会发现自己不对劲。

上一世,她将高中对他的所有心动心路,一笔一画,统统写在日记上。在高考之后作为“情书”送给李慎。

以前每次吵架,李慎都会捧着那本日记大声朗读,以求和好,屡试不爽,直到自己出现肉跳的一刻。

攻略指南都给人家背下来了,如果自己不被攻略成功,他岂不是知道自己也穿越过来的?那李慎就真的不会放弃了,一定不能让他知道自己也穿越了。

正经人谁写日记啊。

同类热门书
大王饶命
大王饶命
高中生吕树在一场车祸中改变人生,当灵气复苏时代来袭,他要做这时代的领跑者。物竞天择,胜者为王。……全订验证群号:696087569
会说话的肘子 ·生活 ·完结 ·280万字
9.4分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衣衫褴褛的老人蹲坐在破败房子前的白桦木墩子上,喝一口自制的烧酒,抽一口极烈的青蛤蟆旱烟,眯起眼睛,望着即将落入长白山脉的夕阳,朝身旁一个约莫六七岁、正陪着一黑一白两头土狗玩耍的小孩子说道:“浮生,最让东北虎忌惮的畜生,不是皮糙肉厚的黑瞎子,也不是600斤的野猪王,而是上了山的守山犬。”许多年后,老人躺进了一座不起眼的坟包,那个没被大雪天刮烟炮冻死、没被张家寨村民戳脊梁骨白眼死的孩子终于走出大山,来到城市,像一条进了山的疯狗,咬过跪过低头过,所以荣耀。其爷如老龟,死于无名。其兄如饥鹰,搏击北方。其父如瘦虎,东临碣石。那绰号陈二狗的他,能否打拼出一世荣华?---------------
烽火戏诸侯 ·生活 ·完结 ·113万字
7.2分
第一序列
第一序列
废土之上,人类文明得以苟延残喘。一座座壁垒拔地而起,秩序却不断崩坏。有人说,当灾难降临时,精神意志才是人类面对危险的第一序列武器。有人说,不要让时代的悲哀,成为你的悲哀。有人说,我要让我的悲哀,成为这个时代的悲哀。这次是一个新的故事。浩劫余生,终见光明。
会说话的肘子 ·异术 ·完结 ·290万字
9.4分
天才相师
天才相师
少年叶天偶得相师传承,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为往圣继绝学
打眼 ·生活 ·完结 ·274万字
8.0分
黄金瞳
黄金瞳
电视剧《黄金瞳》由张艺兴领衔主演,于2019年2月26日震撼开播!……典当行工作的小职员庄睿,在一次意外中眼睛发生异变。美轮美奂的陶瓷,古拙大方的青铜器,惊心动魄的赌石接踵而来,他的生活也随之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打眼 ·生活 ·完结 ·410万字
8.9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