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02章)
神州大陆,练气士炼气成炁。   一名普普通通的凡人重生在神州大陆,获得黄粱图的传承,拜仙门、过险关,斩仇敌……一路顺遂,人人都道运气无敌。   然而当他一步一步,登先天、入霸者、成人仙……接触各种奇人异士,神奇之炁,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天象之炁控风雷雨电云,神鬼莫测;   天星之炁借天星之力,地动山摇,;   兵刃之炁加持法器,无坚不摧;   兽与灵植之炁,假化召唤,如影随形;   镇守、郡守、国主,养出人势之炁,人力胜天;   兵长、统领、统帅,统御杀伐之炁,人发杀机,天翻地覆;   人望、才名养出人气之炁,一呼百应……山川地理、酒色财气,凡此种种皆可。   这漫漫长生路,他究竟能走到哪一步?   …………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食气者神明而寿

赵国,金溪镇,镇守府内练兵场。

清晨的雾霭还没散去,一群府兵已开始了晨练,早操。

金溪镇毗邻寒国,老国,是边境百战之地,民风尚武,上至八十老翁,下至八岁孩童,妇孺女子,都懂得拳脚功夫。

镇守府内的府兵是镇守亲卫、私兵,更是如狼似虎,各个体态彪悍,气息沉凝。

砰砰砰!

这些府兵腰马合一,动作敏捷凌厉,拳出似剑,脚踢如风,显现出强劲的根底。

练兵场边镇守府的家丁、奴仆黑衣黑帽,匆匆而过,有个别驻足观看,就招来喝骂。

“这里练武,不是你们能看的!”

“丁牛,还不快走,小心挖了你的眼睛!”

丁牛生的牛高马大,面容粗狂,一对浓眉,走起路来慢慢吞吞,管事劈头痛斥:

“不要以为自己还是天才,在这里你是镇守府最下等奴仆,要谨守自己的规矩,恪守自己的本分,知道吗?”

镇守府是庞然大物,直属的下人有数千,级别分为大总管家,大管事,小管事,家丁,奴仆,分管田产、矿业、商业等。

呵斥丁牛的管事,是镇守府管理私田的一个小管事,黄方,负责管理100亩私田的耕种秋收。

面对丁牛,也是傲气十足:“镇守大人把你安排到灵田耕种,是对你的考验,知道么?你每顿都有肉食,是其他低等奴仆想都不敢想的待遇,一定要记得镇守大人的恩德。”

丁牛心里朝他吐口水,敷衍了两句。

他原本是地球华国人,天生有反抗的骨头,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机会,想要摆脱奴仆的身份。

“今天,你再犁五亩灵田。”

黄方集合了自己管理的五名农仆,给丁牛下了指派。

“其他人只要三亩,我就要五亩?”

其他几个奴仆幸灾乐祸地低笑,都有自己的小聪明,一共100亩田,丁牛做的多,他们就做的少。

黄方冷笑:“昨天三亩,今天你还有力气偷看府兵练武,可见是偷懒了!明天再看,就是十亩,要是完不成,家法伺候!”

镇守府以军法治家,严酷无情,下面的人只能无条件服从,更何况还是最下等的奴仆,敢抗辩都是错,动辄鞭打,杀威棒。

要是被他寻到由头,一顿棍棒鞭子打下来,能打的人皮开肉绽,下不来床,身体不好被打死也是常事。

丁牛忍了。

管事黄方带着他们几人,直奔镇守府后不远的梁家凹。

梁家凹三面环山,沃野千里,赵寒江蜿蜒而过,水泽便利,是一等一的良田。

此处是镇守府私有,谷内有重兵把手粮仓,各个出入口处守卫森严,闲杂人等不能随意出入。

就连在此耕种的农夫,就要有管事带队,验证腰牌,才能进入。

因为此地种的是珍珠米,是天下一绝。

食草善走而愚,食肉者勇敢而悍,食谷者智慧而巧。

一个人的身份地位,以及他的力量武艺,跟他平时吃什么息息相关。

普通愚民村夫,吃薯类根茎度日,浑浑噩噩。

如果能顿顿吃上肉食,又高他们一等,是武夫,是战士。

而能每天吃稻米的,则是贵胄。

珍珠米是米中的极品,个个颗粒饱满,大如珍珠,闻之生香,是练气士的食物。

食石者肥泽而不老,食气者神明而寿。

食用五谷杂粮的还属于普通人,吃灵丹妙药而长寿的是练气士,能够采食天地灵气生存的就是神明。

珍珠米是一种媲美灵丹妙药的谷物,只有梁家凹才能种植,一部分产出上贡朝廷,一部分镇守府自用。

镇守黄刚据守边陲二十余年,麾下兵强马壮,把金溪镇打造成铁桶一片,珍珠米功不可没。

丁牛胆大包天,趁秋天收割的时机,生啃过几次珍珠米,连谷皮一起嚼碎吞下,竟然不噎不干,还有一股甘甜清香的味道。

吃下之后,腹中生暖,神清气明。

不仅滋养他的体魄和真气,丁牛还感觉到一股奇特的气冲向他的脑门,竟令他生出一些飘飘然的感觉,脑子清醒。

如果所料不差,这股气是灵气。

珍珠米,对他的身体和头脑都是大补。

真气还好说,吃五谷杂粮、肉食能够转化,而灵气却稀有,能开发头脑,以后会生出种种神异。

黄方负责的一百亩珍珠米比去年减收两担,被狠狠责罚了一顿,他一直怀疑是下面的人搞鬼,尤其怀疑丁牛。

大管家吩咐给丁牛每一顿提供肉食,他表面上遵从,暗中克扣一半自己享用,并且每次都派最重最累的活给他。

没想到丁牛不仅没有被累垮,个头还是蹭蹭蹭往上走,小小年纪人高马大,长的比他还高还壮,一十二岁已经凛然如成人,定然是偷吃。

黄方心中怀疑,每次派任务,都对他挑鼻子瞪眼,想看看这小子狗急跳墙,暴露出什么秘密。

他仅知道丁牛看到别人练武就迈不开腿,每天瞎练,却不知道丁牛有多拼命,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

丁牛虽然还只是真气八阶,遇甲不破的下三阶,但是,对一个专事农活的农仆而言,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

黄方欺压他,丁牛心知肚明,面对欺压自己之人他做不到添着脸讨好,反而要借这一股不服,誓要混出个人样。

苦难和仇恨能磨练人,丁牛把那些让别人累死累活的苦差当成锤炼身体、意志的工具。

丁牛早就明白,这个残酷的世界没人帮他兜底,躺平等于倒下,而他还不服。

现在能让他变强的,就是这些压迫和痛苦。

一路到了牛房,拿了号牌去领耕牛,结果健实精壮的耕牛早被挑走,放牌的家丁看是丁牛,嘿嘿一笑,照例给他派了一头老弱病。

“给你留着呢。”

“多谢。”

老牛看上去更老了,嘴唇附近全部变得斑白,像冬天的荞麦毫无生气,毛皮也不光滑。

这头牛要是丁牛不用,也没人用了。

牛老了如果不中用,以后的命运,卖给牲口贩子,或者直接就杀了吃肉,免不了遭到屠宰。

这头老牛要是丁牛不用,也是这个命运。

丁牛刚被分来做农夫的时候,身材瘦弱,力气也少,全靠这头老牛出力,才能勉强跟上别人的步伐,免于累死、责罚,为自己挣了一条命。

现在他练出真气,身强体壮,不忍心老伙计被宰杀,每次都是用它。

随后他牵着这头老相识,带上犁田工具,直奔田区。

他们一组负责的田区就在赵寒江边上。

给老牛套上犁套,一人一牛往前,老牛没什么力气,全是丁牛在使劲。

丁牛暗中发力,浑身肌肉鼓涨,体内真气如同江水涌动,

嗬!

双臂饱满有力,两腿犹如推土机,一步一蹬,脚印深厚。

没过多少时间,头顶蒸出水蒸气,如同白烟袅袅。

出汗会带出身体的能量,造成浪费,丁牛也没办法,修为还不够。

如果是上三品的真气修为,真气凝成一块不外泄,就能锁住水汽,剧烈运动也不会出汗、流汗,达到不漏的境界,利用起身体的所有能量。

丁牛离这样的境界还差的很远,大概一个时辰,大汗淋漓,不过这才是刚刚热身。

种珍珠米的土地非同小可,坚硬凝结,不仅要深耕,还要细耕,寻常农夫来耕田,累死耕牛和农夫,恐怕一天耕不出一亩田。

梁家凹上千亩地,耕田的全是武夫,跟丁牛一组的其他四个农夫,都是盗匪,他们本事不高,算不上江洋大盗,没资格被编入军队。

被擒住为求活命,才在镇守府做奴仆受苦,每个人都锻炼了粗浅的真气法门,不是寻常的农夫。

饶是如此,他们玩命抽打着精壮的耕牛,使出吃奶的劲,还是赶不上丁牛的速度,丁牛犁完了两亩,他们也才犁完一亩,气喘如牛。

而丁牛神采奕奕。

管事的黄方看到对比,更是暗暗吃惊,丁牛的力气,简直猪突猛进,不似正常人。

黄方巡视了几圈,仔细检查丁牛的耕地,发现耕的极深,泥粒也细,是种植珍珠米最好的条件,挑不出毛病。

再去看其他几人的,斥责了几句,句句都夸丁牛。

其他几人脸上无光,都暗中大骂丁牛这个怪胎。

这又让黄方想起了那个传闻,丁牛此人,五岁时在金溪镇天赋测试中,曾经展现出极佳的天赋。

至于他为什么会流落到镇守府,当一个最底层的奴仆,有什么隐因,黄方却是不知道。

只有听大管事偶尔说起,才有一些微微的猜测。

丁牛不是家生子,是野生的奴才,把他丢在最底层,吃尽苦头,磨灭他的锐气,才好放心收为己用。

黄方知道,这是治家的惯用手段,就像他自己,只有五个下属,想要管教好他们,是恩威并施,谁要是敢当刺头,必须狠狠打压,以儆效尤,谁要是奉承他,必须提拔起来,给其他人做表率。

能力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忠心,驯服,听话。

丁牛虽然干事利落,一个人顶两个使,平时却对他爱答不理,不像其他人知情识趣,时常捧自己臭脚,很明显不把他放在眼里。

黄方很不喜欢他,明捧实贬,要让其他人排挤他,自己高高在上看戏。

丁牛岂会不知道他的小心思,只是懒得理他。

自己耕种的勤一点,到了收割的时候就能多出一点珍珠米,算好份额就能多吃一点,一年就只有这样大补的一次机会,是为自己种的。

他暗暗冷笑,这个黄方有功夫来针对他,不如去注意另外几个货,去年他们负责的田地珍珠米少出两担,他耕种的这些地按平均留足份额,只有多没有少,少去的显然是另外的田地。

不过那几个货把责任赖到了他头上,黄方识人不明,活该他受罚。

丁牛也奇怪,进出梁家凹,都要经历严密搜身,难道那几个货也生吃珍珠米,不然没办法带出去。

当晚,丁牛在梁家凹谷内住下,这次春耕,还要好几天。。

同类热门书
百世换新天
百世换新天
超凡而腐朽的世界。个体伟力决定秩序。世家掌握知识,垄断资源,一代又一代的增加底蕴。命格、体质、神识、悟性、灵根、道器……所有通向大道的要素,皆已断绝。凡人们,无法喘息。万万年来,秩序永恒,唯有真仙俯瞰人间。直至一个不断转世、增强天赋的现代人到来,发觉此世奥秘,这才天翻地覆!且看他行走在历史中,穷尽时光,穷尽积累,打破这永恒秩序,长亮星火。逆命伐仙,就在前路!
流水千载 ·神话 ·连载 ·86.4万字
人在南天坐看万古
人在南天坐看万古
坏劫初始,天庭坠落,众神疯魔。空劫初始,少年在梦中推开了那扇南天门,看着满世界疯狂的神魔,笑着说道,“诸位,贫道想要君临新的昊天金阙大天尊之位,不会有谁不同意吧?“
火锅粉多加醋 ·神话 ·连载 ·110万字
9.2分
杀生道果
杀生道果
“九天垂下不死树,塚中掘出仙人骨;道尊啧啧饮血浆,老佛津津啖肉脯;六畜五牲敲法鼓,城狐社鼠锅中煮;长生酒里冤魂腥,杀生宴上道果苦!”此世道法显圣,无数教门修士、旁门术士、王侯将相、达官贵人们心心念念的当然便是长生不死!枭神墓、盗天机、采珠术、圣婴丹、尸骨俑、阴神龛、人化妖、不死药、红线蛊、血仙虫、人鱼肉、金缕玉衣、五毒元神、七星延命...他们杀生害命,只为盗取那一颗“不死树”上结出的【杀生道果】!直到...这个世界来了一位阴险的“钓鱼佬”。带着一册《小生死簿》降生的王远,原本只有一个简单朴素的梦想:急管繁弦,烟景长街,溶溶月色之夜,闲闲太平之居,而我倚栏听风,把盏邀星。带着自己的“嫁衣新娘”,早上在太山看日出,中午在洛阳赏琼花,傍晚去北海就着极光饮酒。“可你们实在是香得一批啊!不行了,都不要跑,老夫今日便要众筹修仙!请...宝贝儿转身!”嫁衣新娘血红的盖头陡然飘落。
北海牧鲸 ·幻修 ·连载 ·40.9万字
太昊金章
太昊金章
半部地煞剑经,十年磨一剑,一名普普通通的凡人转世重生,获得界外天书传承。然而环视四顾,强敌林立。那些正道魁首,魔道巨擘,千载妖灵,万年老鬼,哪个不是天纵奇才,际遇非凡。这漫漫长生路,他能否走到终点?…太昊金章普通书友群:763826204太昊金章VIP书友群:136095978。
粉嫩的萌新作者 ·古典 ·连载 ·83.7万字
7.4分
嘿,妖道
嘿,妖道
天地有灵机,万物食灵机而长。百类皆可成妖,延寿命,得神通,唯人族例外。人体有缺,无容纳灵机之能,但人魂质轻灵,生而近道,故有大智慧者另辟蹊径,借妖修仙,摘取长生果。
我是瞎混的 ·修真 ·连载 ·105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