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53章)
永嘉之乱,西晋灭亡,北人南下,史称:“衣冠南渡”。 东晋建立,三吴故地,六朝建康,江左日趋繁华。 魏晋风流,士族门阀偏安一隅,高人名流辈出,然在一帮大佬,却中混入一个不一样的人。 且看一寒门少年,一步一步向上攀爬,打破士族垄断,扫荡南北,驱除胡夷,再铸华夏。 上品无寒士,下品无士族,统统进入历史垃圾堆。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搞钱二人组

东晋,升平元年。

距永和十二年,桓温二次北伐一年不到;

距永和九年,王羲之与一帮友人在会稽山阴兰亭流觞曲水,刚过去了四年;

距琅琊王司马睿在王导的建议下,晋室南迁至东吴故都建康,东晋建立刚过去了四十年;

___

多年来的战乱,你方唱罢我登场,昔日繁华的洛阳已成故都,北方已沦为一片焦土,残垣断壁,荒草凄凉。

而江东之地则是一片“勃勃生机,欣欣向荣”,士族门阀,圈地山林,醉卧山水,莺歌声舞,享乐其中,一片逍遥之景。

上等士族门阀皆是如此,更不必说地方上的豪强壮族了,族中膏粱子弟遍布,不学无术,溜犬斗鹰,游手好闲,赌博淫乐……

位于晋陵郡武进县萧氏庄园二楼一个隐秘的仓库内,此时正躲着不下十余个少年郎,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赌博游戏——推牌九。

这项原本起源于宋朝徽宗时期的骨牌游戏,之所以提前了六百多年出现在了东晋时期,都因月前“魂穿”而来的“萧钦之”所致。

且看玉面纱冠的萧钦之,与并坐的族兄萧书共同坐庄,两人二一添作五,萧钦之推牌九,萧书掌堆管钱,余下参与者皆是萧氏各房未成年族弟。

两人联合做局,分工明确,配合默契,忽悠一帮弟弟们的月例钱,一个月来,通过推牌九,两人赚的可谓盆满钵满。

今日是二月初一,月例钱刚发到手,弟弟们手头充裕,两人先前一连故意输了几场,下足了本钱,好让弟弟们放松警惕,今天便是收获的时候,所以这一场局乃是重重之重,万不可失错。

为此,两人精挑细选了这一处隐秘场地,另为了避免被大人们抓赃,还不惜花重金,雇了几个年纪稍小的弟弟在各拐弯关键处望风,三声为号。

牌局已经进行到了关键时刻,现场的气氛紧张而浓重,一家欢喜三家愁,萧钦之坐庄出牌,技艺娴熟,稳如老狗,剑斩刀落,一改前几场的颓势,如砍瓜切菜般丝滑。

几条子下来,一帮弟弟们顿时傻眼了,只要是下重注,无论摸到了九点,天罡还是地罡等大牌,庄家手里的牌总是略胜一筹,要么都抓同样的牌,庄家占优;要么庄家出对子,通杀;相反的,下的轻注,时常会赢。

结果便是,弟弟们越输越多,手里的钱越来越少,下的注反而越来越大,而下的注越大输的也就越多,到最后,个个输的脸红脖子粗,呼呼直喘粗气。

若是有赌场老手在此,一眼就能看出症结所在,萧钦之必定出老千了,但这些都是一帮没经历过社会毒打的弟弟们,哪里会想到这些,况且前几场大家都赢了,此刻全都归结于今日运气不好。

然而,对一帮未成年弟弟下手,实在是出于无奈之选择,谁让原先的萧钦之一天到晚,正事不干,遛狗斗鹰,整日嬉乐,这也就算了。

岂料,一月前,萧钦之忽然瞧见了一头牛趴在田里,由此断定这头牛生病了,于是带着一帮族弟族兄杀牛吃肉,炭烤火烧,还点着了几间屋子。

见儿子犯下了如此大错,萧母恨铁不成钢,一气之下,断了儿子的月例钱,关了几日禁闭后,押进了族内学堂,强制读书。

过惯了逍遥日子的萧钦之自然是不愿,且十四岁的少年,正处于叛逆期,一时想不开,夜晚湖边散心,不慎落水了,就此一命呜呼。

然后,身体被一个乱入时空,来自后世的灵魂占据了。

大概萧亲也不明白,自己的灵魂是如何来到了这个世界的,进入了这具十四岁的身体里,莫名其妙成了萧钦之了。

在萧亲八岁以前,父亲事业有成,母亲贤惠典雅,尤为注重家庭教育,各类兴趣班报了一大推,家庭老师请了许多,以至于萧亲的童年没有任何乐趣可言。

后来,萧亲父母国外度假不幸遇难,留下了一笔巨额遗产,萧亲就成了一个亲戚们眼中红的发热的“孤儿”,等到萧亲长大,成了一名三流大学的混子时,巨额遗产已经十不存一。

好在,萧亲的父亲有先见之明,早先在沪市置办了一些房产,如今早已价非昔比,原本萧亲便指望着大学毕业,当个包租公,潇洒快活过一生,哪知,绿灯过马路时,被一个醉鬼开车给撞了,再一睁开眼,就来到了这个世界。

萧亲本不过一三流大学混子,对于历史知识的了解非常匮乏,就更别说冷门的东晋时期了,约莫也就知道几个名人,比如谢安,王羲之之类的,还有历史书上的“淝水之战”,除此之外,那就是占据萧氏祠堂C位的南朝齐、梁二国帝皇,其余双眼一抹黑。

混子的本质并不会因为时代的更替而有所改变,奈何齐、梁二国在东晋、刘宋之后,距离现在还有百来年的时间,换言之萧亲“生不逢时”,当一个皇亲国戚的混子梦破灭了。

好在如今的兰陵萧氏,虽未发家,但也家境殷实,有良田百顷,有一个偌大的萧氏庄园,坐落在金牛山下,凤栖湖旁,容纳一个混子,绰绰有余。

起初,过惯了移动互联网生活的萧亲,是非常不习惯古代的生活的,吃喝尚且能忍受,刷不了抖音看美女也能忍受,但上完厕所,用一块竹片刮屁股是真的无法忍受……

但只经过了一个月,萧亲就已经习惯了在混在东晋的生活,上午没事逗逗两个小婢女,偶尔欺负一下幼妹,下午逃崔老头的课,带着一帮族弟族兄在庄子里横冲直撞,惹是生非,搞得整个萧氏鸡犬不宁,如此一来,倒成了名副其实的膏粱子弟萧钦之了,毕竟原先的萧钦之也是这个尿性,有过之而无不及。

虽说有了之前萧钦之的“不慎落水”,萧母也就不敢管的太严,凡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掐断的月例钱始终没有恢复,这就让继承躯体的萧钦之非常蛋疼了。

一向花钱大手大脚,冷不丁口袋空空如也,还真不好受,更没法去县城见世面,慰问困难群众,所以,萧钦之脑子一转,就把主意打到了一帮族弟身上。

樗蒲、戏射、弹棋与藏勾都是当世大家常玩的娱乐游戏,作为敛财工具,不好操作,于是萧钦之就想起了与大学室友常玩的牌九,这玩意也好制作,让庄子里的木匠找一些竹片刻上点数,上些彩就行。

还别说,玩腻了那些游戏的族弟族兄们,一接触到新鲜的牌九,立刻就被吸引了,几次三番下来,个个对于玩法了然于胸。

然而,一切就绪后,又一个问题横在了萧钦之面前,缺少启动资金,便就拉了“萧书”入股,萧书于族内兄弟排行第二,他爹萧清是萧氏族长。

萧书比萧钦之大一岁,名中带有“书”字,却是不干一件与书有关的事,除了喜欢耍刀弄枪外,就是去县里消费,一听能搞到钱,想也不想就应了。

便是这样,牌九搞钱二人正式组成立了。

仓库里的牌局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中,萧书是掌堆管钱的,掂量着手里沉甸甸的布帛袋子,下面都坠成了一个圆形,估摸着赢了不下数百钱,暗地里用胳膊肘碰了一下萧钦之的腰部,意思是差不多,可以收手了。

萧钦之心领神会,深谙不可杀鸡取卵之理,得给弟弟们留下些零花钱,刚好这一条子还剩最后一把,便说道:

“等会还有事,这最后一把了,省着点下,今日我运气好,你们都小心些,别输光了,裤子没得穿,届时别怪四哥没提醒。”

这不说还好,一说下的注更大了,弟弟们本就输急了眼,之前几场赢的全输了不算,就连刚到手的月例钱,顷刻间十不存一,这又是最后一把,哪里能忍?

一个十一、二岁的小胖子输的满头大汗,一连被吃六、七把,可谓运气背到家了,手里紧攥着余下的二十钱,往塌上一拍,压低声音,吼道:

“二十钱,独头,我就不信了,还能连输一整条的。”

关键这玩意不是你信不信的问题,十赌九诈,久赌必输,就算你运气逆天,也架不住老阴比的灯下黑。

萧钦之憋笑,一边不缓不慢的熟练出条了,一边劝解道:

“八弟,莫说四哥没劝你,我杂一,你憋十;你地九,我天九,我今日专克你,还是别下了,免得这个月吃糠咽菜。若是瘦了,八婶又该叨叨不休了。”

在萧钦之身旁,是掌堆的二哥萧书,敞着薄纱衣襟,放浪形骸,靠在墙上,同时小声劝解道:

“八弟,这把要是再输,算上欠我们的,你这个月的月例可就没了啊?”

小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汗,一只肥手衬着膝盖,随着沉重的呼吸,脸上的肥肉也随之一抖一抖,凹下去的眼珠子紧盯着条子看,催促道:

“二哥你不用劝,我意已决,四哥你赶紧出条子,尾巴条子我肯定能赢。”

下门的六弟,天门七弟,也都输急了,纷纷按捺不住,一股脑的把手里的余钱全都砸到了庄上,个个呼吸沉重,目光狰狞。

就连边上钓小鱼的也都豁出去了,下了重注,全身家当都赌上了这最后一把,萧钦之一目扫去,粗略估计全赔也就大几十个钱,相对于今天赚的,九牛一毛,便准备做做好事,圆满散场。

“下定离手,开船不带人,走你!”萧钦之手里的两粒特制骰子精准的扔进了高脚托盘中,一阵“稀里哗啦”骰子的转动声响起,待停止转动时,一个一点,一个四点。

“糟糕,是九,通吃不能掷九,完了,完了。”萧钦之一面笑,一面哀叹,手里的牌不用看,肯定是个憋十,而对面三家的牌全都是大点子。

“憋十,通赔!”

弟弟们一听,个个来了劲,手里的大牌“咔咔”往桌上拍,欢呼雀跃,只恨没钱了,下的少了,后悔不已。

突然,门外响起了三声高亢的大号,说时迟,那时快,萧书浑身一激灵,一个鲤鱼打挺,搂着钱袋子就往仓库后边的窗户窜去。

“快撤,快撤,来人了。”

萧氏庄园缘山而建,二楼仓库后边就是一处低缓的山坡,萧钦之紧随其后,朝着预先的撤退路线,三步两步就赶上,跳出了窗户,其余的人顿时四处乱窜,整间仓库顷刻间人仰马翻,作鸟兽散,只余一阵烟雾弥漫。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萧书他族长老子,终归技高一筹,亲自带队,早在仓库后边的小山坡上,布下了一张大网。

从窗户跳下去的萧书、萧钦之、小胖子等人被网了个结实,而六叔带队从正面抓人,不消一会儿,十余个案犯全都老老实实的跪在了祖祠里。

同类热门书
晋乘
晋乘
春秋,晋国。国君沦为傀儡,权臣赵盾一手遮天。楚庄王踌躇满志,问鼎中原。秦国受挫,东出之计暂缓。此时六卿分晋,百年后三家分晋。穿越为晋国太子獳,治理弹丸小地。农业改制、蓄养牲畜、冶金炼铁、顺便搞点小发明。权臣、戎狄、列国...看吾执剑破强敌,重新谱写晋国之史书《乘》!
古易慎戈 ·先秦 ·连载 ·47.5万字
北朝帝业
北朝帝业
南北朝末期,后三国时代。贺六浑称雄河北,宇文泰作霸关西,萧菩萨修佛江东。枭雄意气振奋,百姓血泪几行!邙山烽烟再起,河桥枯骨成堆!大乱之世,分久必合。跨太行,渡长江,六合一统,再造帝业!
衣冠正伦 ·两晋隋唐 ·连载 ·29.8万字
隆万盛世
隆万盛世
看书名就知道,这是个穿越明朝的故事。八十日带发效忠,表太祖十七朝人物。十万人同心死义,留大明三百里江山。大明国祚二百七十六年,无数风流人物为帝国发展谱写自己的篇章,但是也经不起王朝由盛转衰的历程。当张居正死去,持续数十年的嘉隆万大改革被划上句号,大明朝的丧钟也由此敲响。汉人勤劳善良,善于学习,所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难道真的难逃历史的磨难?当一个现代学渣的灵魂意外来到大明朝,生于世袭低级武官家族,还能做什么?他的到来,是否能够让行将就木的王朝重新焕发生机?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平行空间来客 ·两宋元明 ·连载 ·102万字
逆袭从上元开始
逆袭从上元开始
上元年穿越成章怀太子李贤,并逆袭成帝的故事。请不要一味捧吹或者贬低武则天,各抒己见,不要吵架。历史说到底就是盲人摸象,就像无字碑,当事人尚且觉得自己功过皆有,后人就不要想着刻碑定论了。不过,黑李治的我敲你昂!
抉望 ·两晋隋唐 ·连载 ·68.3万字
我,李晔,大唐末代天子
我,李晔,大唐末代天子
穿越回唐末,做了大唐末任天子李晔。于斯之时,阍寺专权,胁君于内,籓镇阻兵,陵慢于外,士卒杀逐主帅,拒命自立,军旅岁兴,赋敛日急,骨血纵横于原野,杼轴空竭于里闾,朝廷政令不出长安,四方贡赋仅有数州……李晔心想,罢了,王朝末年,只剩一地狼藉。可他又想起未来几年的遭遇。先是被藩帅嘲讽“未审乘舆播越,自此何之”,接着预言成谶,他被人逐出了京师,虽贵为天子,却与流民无异,荒野窜逃,山洞栖身。再接着,被一个小小的华州刺史幽禁三年,天家子女遭屠杀殆尽。当他历经千难逃回京师,却被家奴关进院子里,以熔铁浇锁,仅从狗洞传食。直至被朱温犯阙,死于刀斧之下。曾经璀璨夺目的大唐帝国,也随着他们的天子的凄惨离世,就此湮没于历史的尘埃中。“李晔”决心振作起来。大不了,把这大唐天下再重新打一遍。
快跑啊小泥鳅 ·两晋隋唐 ·连载 ·48.9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