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05章)
(双洁,男二上位,国民初恋vs斯文败类) 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 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 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 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 心动避无可避。 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 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 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 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 … 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 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 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 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 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 佛真的从不诳语。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一只小鹿

泾城的九月暑意犹在,经过几个月的酷热灼烧,哪怕到了夜里,余温依然焦灼沉闷。

程微月和父母住在市中心的汀兰胡同,在歌舞升平的繁华闹市中,素净到了拙朴的程度。

房子是旧时风格的四合院,门口还挂着橘色的灯笼。

母亲赵若兰出去和闺蜜打牌了,程父程存正捏着毛笔,在书房练字。

程存正当了一辈子的大学教授,一举一动都颇有几分威严在。

他目光看向拎着包准备出门的程微月,眉头皱起来,沉声道:“大晚上的出去做什么?大学还没毕业,心就野了?”

程微月生了一张很漂亮的脸,若放在古代,便是稗官野史口中的祸国殃民。

尤其那双妩媚灵动、又大又圆的杏眼,眼角微微向上勾,眸光总是湿润润的,瞳孔又大又黑,像是猫儿。

灯光下她没有化妆,巴掌大的鹅蛋脸,唇色嫣红,脸色粉白细腻。只扎了一个马尾,额角的碎发垂落下来,更添了几分柔美。

简直比旁人精细化了妆还要夺目。

可明明长了这样一张恃美扬威的脸,脾气却偏偏好的一塌糊涂。

此时,她步伐一顿,看向程存正,语气轻轻软软的:“爸,我出去找赵寒沉。”

程存正的表情马上缓和了。

显然,他对赵寒沉很是放心。

程存正挥挥手,嘱咐道:“出去玩注意安全。”

之后便低下头继续写字了。

程微月站在马路边上,看着赵寒沉在十分钟前发短信:“玉衔十二楼。”

赵寒沉说的玉衔是市中心的会所,寸土寸金,消费高昂的叫人咋舌。赵寒沉在那里有自己的私人套房,最好的视野,最好的风水。

程微月捏着手机上了计程车,向司机报了地址。

车子开出去没有多久,就开始下雨了。

“这倒霉催的天,姑娘,你带伞了吗?”司机师傅是个憨厚的中年男人,他看着程微月那颇为漂亮却又未施粉黛的脸,好心道:“那不是什么好地方,你一个女孩子去那里,可要注意安全。”

程微月脸上露出几分羞赧来,她抿了抿唇,“我去找男朋友的。”

司机师傅从后视镜看了程微月几眼,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能在玉衔消费的人非富即贵,很明显,这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因为美貌,被纨绔子弟看上的故事。

萍水相逢,司机师傅也不好说什么,默默开车了。

“姑娘,到了。”司机把车停在了路边。

玉衔那中式复古装修的门面,典雅又有底蕴。

程微月快步跑进去,还是被雨淋湿了。

她额角的碎发湿漉漉的,粉色的卫衣上都是大雨留下的深色水痕。

她从门口走到电梯,一路擦肩而过的,都是精致漂亮的美人。

这样的地方,最不缺美人。

赵寒沉身边,更不缺。

她这般想着,精神有些恍惚,直到电梯“叮”的一声打开,才回过神。

程微月不是第一次来玉衔了,她拿出赵寒沉给她的磁卡,刷了卡按下十二楼的按钮。

十二楼只有两间VIP套房,一间是赵寒沉,在左手边。

走道幽长,暗香浮动,整个走道是一整片的落地窗,低头能看见泾城最繁荣的夜景。

程微月步伐匆忙,却还是看见右边那从来清寂无人的房间,有灯光从半掩的房门中流泻出来。

借着那些灯光,程微月看见一个男人站在角落,微微斜着靠着落地窗,身高优越,目测有188。

他侧对着自己,一身黑色的西装,拿着手机的手指骨分明修长,手腕的颜色很白。程微月能隐约看见他利落的下颌线和侧脸优越的线条,这气质,真是说不出的疏冷干净。

像是白皑皑的山上的雪。

又像是锦绣烧成灰的那一丝浮华。

神秘、矜贵、慵懒。

她驻足太久,以至于男人似乎略有察觉,似乎有看向她的趋势。

她慌忙收回视线,一头扎进包厢里。

而走道尽头,男人拿着手机,听见电话那头的魏厅尧在喊自己:“京惟,怎么不说话?”

周京惟用手指拢了拢眉心,嗓音慵懒低哑:“没什么,看见了....”

魏厅尧最讨厌别人说话说一半了:“看见了啥?”

周京惟低笑了声,声音里面的情绪很淡,几乎听不出的柔和:“一只小鹿。”

“玉衔现在都有动物展览了?老赵真是越来越会玩了。”

玉衔的老板赵悉默是两人的好友,都是一个圈子里的。

周京惟没回答,只是道:“不说了,我先进去了。”

“也是,你刚刚回国,他们今天不把你喝倒,是不会罢休的。”魏厅尧连忙道:“你别搁着和我废话了,周大律师,你先去忙吧。”

另一边,程微月前脚刚迈进房间里,就被刺鼻的白酒酒气给呛了一下。

她酒精过敏,只是闻闻都觉得难受。

在场众人看见她,都安静了一瞬。

毕竟能在赵寒沉身边待了三个月的女人,真是不容小觑。

“这不是月月吗?快过来!沉哥出去抽烟了,马上就回来,这不,还给你留了位置!”

说话的人是赵寒沉的发小李昭,长了一张人畜无害的正太脸,只是心和赵寒沉一样,黑透了。

程微月的指尖掐了掐掌心的肉,忍住酒精味带来的晕眩感,坐在了李昭的旁边。

众人已经重新热闹了起来,喝酒的喝酒,唱歌的唱歌,更有甚者就坐在程微月的正对面,毫不顾忌的搂着自己的女伴,在沙发上吻得难舍难分。

程微月尴尬的低下头,拿起桌上的柠檬汁喝起来。

直到有人从背后揽着她的腰,动作强势的将她搂进怀里。

程微月闻到了熟悉的清冽香气,杂糅着香烟的刺激气味。

她手中的柠檬汁差一点泼出来,连忙握的紧了些,看向来人。

是赵寒沉。

他今天穿了一件铁灰色的衬衣,描绘轮廓就能看出的好身材,一双凤眼肆意张扬,藴着点笑意看着她,很是蛊惑人心的一张脸。

风流俊美。

倒也的确,这样的好皮囊,才足够让无数女子飞蛾扑火。

作者还写过
他以温柔越界
他以温柔越界
(男二上位文,双洁,男主黑切黑,男二白切黑)北城皆知唐如锦恣情傲物,却在家中养了个娇气的病美人,一养就是八年。病美人辛甜五步一咳,十步一喘,十八岁进演艺圈,次年就成了当红花旦。后来同年颁奖典礼,他将美艳影后揽入怀中,辛甜当场掌掴后者,至此身败名裂。所有人都说辛甜恃宠而骄,无人知当天夜里她将一张卡扔在唐如锦面前,姿态疏离:“这是我这八年的抚养费。”后者捻着烟,隔着轻烟薄雾,眯眸冷笑:“很好。”*北城秦家家主秦时遇,曾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心胸外科教授。只是他常年与世隔绝,神秘至极。有传闻说:他冷淡寡言,性情暴戾,曾刺人上百刀血流不止,最终却判定轻伤。有传闻说:他温柔如明月,样貌倾倒众生,是世间难得的君子。辛甜身败名裂的19岁严冬,踏着冬日冷清月色,敲开了他的房门。春日如约到来之前,他要让他的蝴蝶,飞回他的身边…*很久以后,唐如锦在访谈现场拉住对自己熟视无睹的辛甜,眼眶猩红:“别闹了,你要玩死我吗?”后者笑容烂漫,是唐如锦从未听过的冷淡语气:“放手,我丈夫还在家等我。”而秦时遇走到她身侧,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笑意温隽:“甜甜,回家。”
傅五瑶 ·婚恋 ·完结 ·71.6万字
9.6分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1v1,双洁)表面温婉行为大胆的美人女主vs前期乖巧后期疯批的病娇男主。苏娆穿进千奇百怪的虐文小说后,兢兢业业地致力于同一件事——让冰清玉洁的白月光男二爱上自己,之后黑化。一开始苏娆觉得,有什么事能比让白月光堕化,成为全书最大反派更刺激呢?可后来,当白月光们如她所愿,都变成了黑月光,甚至一个比一个狠戾阴鸷时,她的下场也同样越发惨烈了。等到一切结束,她才终于发现,那些各个世界长得一模一样的白月光,原来都是同一个人。兜兜转转,为她而来。……这世间的人于我而言,不过芸芸众生,于是浮沉潦草也是应当,历经苦难也是难免,可后来我遇见了苏娆,她身上哪怕沾了一点点灰尘,我都心疼得不得了,我才知原来我所有的灵魂,他们或放肆或温柔或不讲理,可无一例外,他们都爱她。她是我的无上荣光,亦是我的星河如灿。
傅五瑶 ·位面 ·完结 ·47.7万字
9.7分
他的倾城意
他的倾城意
新文快穿之黑月光崛起,打滚求收藏!(爱与救赎,1v1双处)郑轻轻失恋的第一天,遇见了陆医生。陆医生说:“轻轻,如果你还有勇气,那就不要哭,原地站好,我来娶你。”郑轻轻失恋的第二天,嫁给了s市精神心理科特聘医生陆郗城。陆郗城永远都是温润雅致,幽幽如兰的君子。可后来,郑轻轻在无意中撞见了他的另一面,狠戾的、淡漠的。他笑对她,语调却是寒凉:“轻轻,过来。”她才知道他的背景,s市陆家家主,多少名媛趋之若鹜。她亦是笑,在众人惊诧的眼光中,笑颜平静:“陆郗城,原地站着,等我过来。”——小剧场——郑小姐无意中看见,陆先生坐在书房里,手上拿着照片,神色专注。郑小姐未曾见过那些照片照片上的人是她自己,一岁的、十岁的自己。从小到大,每一张都赫然在目。她被吓到,终究没有克制住,自喉间溢出一丝丝声音。陆先生走向她时,自嘲地笑了笑:“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刚刚的行为就像个变态?”可是郑小姐却对他笑,语气温柔地说:“陆郗城,你以后不要这样了,我努力喜欢你,好不好?”陆先生红着眼睛想,原来上天待他,还不至于那么的苛刻。
傅五瑶 ·豪门 ·完结 ·60.5万字
9.4分
同类热门书
不止沦陷
不止沦陷
林姣和顾权恋爱两年,为了他的喜好扮演起乖巧顺从的小白花,甘愿卑微如尘。她以为,顾权同她一样爱着彼此。却在一次聚会上,听见他与旁人说:“林姣很好,但始终不是她。”那时,林姣才知道她的角色有多可笑。她撇下所有的怨意及执念,在他与心上人缠绵时,黯然退场。*后来,心生悔意的顾权找到林姣。他紧紧抓住她的手,沙哑的嗓音下藏满祈求:“姣姣,原谅我好不好?”他妄想她跟以前一样,轻易原谅他。却在某道身影闯入眼帘时,彻底惊慌。“老婆。”他揽着林姣步步后退,似玩味似挑衅地瞥了顾权一眼。又俯身浅触她的侧颜:“我们继续?”【顾权火葬场】【男二上位】【双C、小甜饼】
难赴星河 ·豪门 ·连载 ·36万字
9.9分
独占偏宠
独占偏宠
叶奚不拍吻戏,在圈内已不是秘密。一次颁奖典礼上,刚提名最佳女主角的叶奚突然被主持人cue到。“叶女神快三年没拍过吻戏了,今天必须得给我们个交代。”面对现场追问,叶奚眼神温凉:“以前被疯狗咬过,怕传染给男演员。”众人听后不禁莞尔。镜头一转来到前排,主持人故作委屈地问:“秦导,你信吗?”向来高冷寡言的男人,笑的漫不经心:“女神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人美歌甜顶流女神VS才华横溢深情导演。*本文又名《返场热恋》,破镜重圆梗,男女主互为初恋。*年龄差五岁。*男主导演界颜值天花板,不接受反驳。
匪匪有意 ·明星 ·连载 ·15万字
诱他上瘾
诱他上瘾
【先婚后爱】傲娇爱装乖大小姐VS性感桀骜退役赛车手宋旎一眼看中了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她不喜欢烟味,可她喜欢谈峥抽完烟后身上的味道。她并不是手控,可她喜欢谈峥手背性感凸出的青筋。她爱惨了谈峥抽烟喝酒时那一副慵懒随意却性感到爆炸的样子。谈峥对她来说,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宋旎对闺蜜说:“他抽烟的样子真他妈的帅。”“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摸摸他的手。”谈峥手背凸起的青筋里流的是对她下了蛊的血。于是她用着那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时而在谈峥面前扮着乖巧,时而高傲得像带刺的野玫瑰。她擅长用那双稍微润点水就楚楚可怜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男人,表明自己的兴趣,却不明说。步步为营,请君入瓮。谈峥觉得这小姑娘是吃不得半点亏的高傲性子,可不娇弱,疼了也不吭声。他总是能识别出她在装乖,他也总是表现出直男性子,装作看不懂。可宋旎那一双眼着实勾人,偶尔便如她愿走进她步的圈套。到最后真真被她套牢,无法抽身。后来,谈峥说:“你他妈只要看着我,我就想把你摁在怀里。”宋旎想,能够把谈峥这样的男人给引诱到手,也不妄她装乖撒娇了。
肆媚 ·豪门 ·连载 ·19.3万字
于他心上娇
于他心上娇
【娱乐圈,1v1,甜甜甜】时墨与纪瑶是全娱乐圈公认的模范夫妻,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结婚那天更是轰动了全网的CP粉,但事实上两人自己心里都清楚,对方和自己只是从小到大的纯友谊。纪瑶心里也很明白,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把自己的喜欢默默地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知道。可后来,那个从来冷静自持的男人却把她压进墙角,满怀爱意却又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她的嘴角,红着眼眶声音低哑:“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喜欢你?”#原本我只想在你身边好好陪着你,可后来,你却给了我爱你的权利#
甘加 ·明星 ·连载 ·34.6万字
9.9分
野性攻陷
野性攻陷
「京圈太子暴徒小疯狗vs温柔腹黑大魔王」艺术界新秀画家沈周懿,突然线上表白了。她@了一个没有任何个人简介的微博用户,高调示爱:「可以跟我接吻吗?」身为近期获得美术界世界级金奖的黑马画家。惊才艳艳之余,过人的美貌更是圈粉无数。可她却以惊人的言论登顶热搜第一。无数粉丝梦碎深夜。*而身为话题主人公裴谨行,在沈周懿眼里,不老实、不好泡、不服软、让人着迷又抓狂。别人的弟弟要么小奶狗,要么小狼狗。而他——小疯狗。总是用最懒淡颓痞的语气说着最欠最让人心火焚烧的话。——姐姐,你好会占便宜。——姐姐,你这么馋我?——姐姐,接吻可以给我算时薪么?沈周懿耐心耗尽,这个磨人的小疯狗爱嚯嚯谁嚯嚯谁去。她不泡了。再后来。她身陷囹圄时,曾经那懒淡颓狂的男人,却在法庭上大杀四方,为她清理一切障碍。傲慢的来到被告席,隔着桌子宛若情人的捏捏她的后颈,笑的颓唐又放肆:“姐姐,你怎么落魄的样子都……好正啊。”一众庭审傻眼:?沈周懿:……说他疯,真不亏他。这是该调情的时候?事实证明他就是这么个目无法纪的暴徒,无人能及左右,唯独她,他甘愿撕裂世间规则,成为她的信徒。「双大佬、非善男信女、前期男主伪装系」
匪弋 ·豪门 ·连载 ·67.3万字
9.7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