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71章)
贾大人本名贾东阁,又名贾佳世凯,人生格言是一切为了大清! 但要贾大人办事,必须得加钱! 不加钱的话,就算是皇上晚饭也没咸菜就粥喝! 这是一个大清“忠臣”的故事,因为贾大人真的是事事为大清。 ....... 已有完本精品作品《大流寇》、《司礼监》、《汉儿不为奴》、《大明狼骑》、《恶奴》。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三堂会审伽利略

乾隆三十七年,北京。

天刚过中午,约摸午时三刻左右,前门外大栅栏有名的韩家胡同口就来了一位右手提一鸟笼,左手捏两核桃的少年。

看这少年模样也就十七八岁,上身穿长袍外罩一对襟马褂,下身穿一青色裤子,头上戴着是旗人特有的皮制马虎帽,脚上穿的是一双皮靴。

不用问,这是旗人。

事实也的确如此,这少年真就是吃铁杆庄稼的旗人,不过不是满洲八旗的,而是汉军八旗。

要说这少年祖上老太爷可是显赫的很,乃是曾巡抚河南、加兵部尚书衔、授太子太保,授拖沙喇哈番爵(云骑尉),为大清平定明朝立下汗马功劳的贾汉复贾太保。

只不过贾太保生前再是显赫,如今距离大清入关都过了百年之久,贾家自贾太保以后也没再出什么大人物,所以如今这贾家其实也就京中一普通旗人之家。

一家老小除了领取旗人专有的俸禄口粮外,就靠那云骑尉每年85两的世爵俸禄过活。

这点俸禄口粮在汉军旗人之中可能算好的,但同满蒙旗人相比,那可就是一点也拿不出手了。

谁让汉军八旗大多是后入旗,资历较浅。

虽说如今汉军旗人个个都以旗人为傲为荣,可在满洲蒙古旗人眼里,他们这帮人还是“本系汉人”,如此待遇肯定是不能和满蒙八旗相比的。

这是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也怪贾家的老太爷贾太保当年实在是太清廉,将一生积蓄全拿出来用于修建书院替朝廷培养人材了,死后根本没什么遗产留给他的子孙,导致贾家一代不如一代,属于典型家道中落的旗人。

更让人发愁的是,贾家的人丁打这少年祖父那辈起,也是越发凋零,到了少年这代贾家第四代男丁竟然就他一个,当真成了贾家的活宝。

一家子就这么一个男丁,贾家上下肯定对这少年无比重视,又是指着少年勤奋学习参加科举,好光宗耀祖重振贾家门楣;

要么就指着少年认真学习骑射,从军报国,于沙场之上再现老太爷的光辉,不说挣个一二三等公,怎么也得替子孙挣个三等哈达哈哈番(轻车都尉),要不然再这样坐吃山空下去,指不定哪天就要被出旗了。

问题是贾家这位活宝不但文不成、武不就,还沾染了一身京中旗人子弟的坏毛病,成天跟着一帮旗人崽子胡吃海喝,要么就是溜鸟赌钱,成了这一片有名的败家子,生生把他爹贾大全气倒几回。

但这事真不能怪贾六(前面两个姐姐,另有三个哥哥都是出生不久后夭折),要怪就怪这旗人的大气候。

大清入关之后,新生的八旗子弟没了父祖的辛苦,不必再南征北战,除了拿铁杆庄稼外,朝廷隔三差五还发放赏银,那打仗的事又都叫绿营给包办了大半。

久而久之,不管是满洲八旗还是蒙古八旗,包括这汉军八旗的新生一代,那是一代不如一代,每日里除了吃喝玩乐还是吃喝玩乐,祖宗留下的骑射本事早抛到脑后根去。

急得当今乾隆爷连下多道圣旨,要求八旗子弟必须学习骑射,并且要掌握国语。只是乾隆爷再急,那八旗子弟都百年养成的性子和习惯也不是说改就改的,久而久之,也就不了了之。

贾六这边,皇帝都管不了旗人子弟,况他那一天到晚望子成龙,自个却吃喝嫖赌样样全的老爹。

日子原本就这样过去,可是不出意外的意外来了。

一个后世的灵魂不知怎么的就附到了贾六身上,然后便有了现在这一幕。

“少爷,老爷可是说了你要再进这等勾栏巷,回去要把你腿打断...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

贾六不是一个人来的韩家胡同,还带了一个比他大了两三岁的仆人杨植,这也是他贾家唯一的家生奴,担负贾家保安、保洁外加保姆这“三保”重任。

杨植年纪虽比少爷大,可胆子却很小,加上老爷为了少爷进八大胡同的事都气病好几回,所以在少爷提着鸟笼准备昂首迈进胡同时,还是忍不住劝了句。

“怕什么?只许他州官放火,不许我百姓点灯啦!他要是学好的话,给少爷我多省些家产下来,少爷我能穷到只能来这韩家胡同?”

贾六嘴一歪,不管杨植自顾自的就晃进了韩家胡同。

远处的胭脂胡同、石头胡同才是这前门真正的销金窟,上档次的所在。韩家胡同与这两处相比,档次明显不及。

韩家胡同莫听是个胡同,但这胡同真的长,且不是一般的胡同,因为这胡同两侧都是青楼。

只是由于这会是午间,姐儿们都在歇着养精蓄锐,客人们也没哪个白天过来寻乐子的,所以一眼看去胡同内竟是一个人影也没有,清净的很。

杨植嘴里嘟囔着万一老爷知道怎么怎么的,脚下却是紧跟着少爷的步伐,并且下意识的就要在前面带路,因为他知道少爷最喜欢哪家的姑娘。

轻车熟路的到达老地方门口后,杨植便要先进去替少爷问问姐儿醒了没有,却见少爷用很奇怪的目光看着他,然后恨其不争的摇了摇头:“没前途,脑子成天在想什么。”

“啊?”

在杨植莫名其妙且疑惑的目光中,少爷走到了不远处的聚春楼,这是一座集青楼与戏院为一体的所在。

楼上是姑娘的场所,楼下大堂则搭有戏台,左右以屏风隔了几间名曰官座,是豪客专有座位,也可以理解为VIP席位。官座以外是二三十张八仙桌外加长方凳,这才是供普通客人听戏坐的。

这种集青楼和戏院为一体的场所在八大胡同很是常见,通常都有“站条子”的。

最后戏结束了,只要客人舍得花银子......不好这口的则端着茶碗上到楼上,那里自有好姑娘过来服侍。

整个行业如此,没人少见多怪,都习以为常。

这会聚春楼同样也没开业,所以莫说是客人了,就是伙计都不见一个。

贾六进来之后也没急着叫人,而是随意坐下打量戏台。他知道如今京剧尚未诞生,因为四大徽班得乾隆八十大寿才进京,这会北京城流行的戏是高腔和秦腔,同京剧有些相似,但唱腔略有不同。

杨植总算回过神来了,笑道:“少爷你要听戏的话得晚上来,这会人家可不开锣。”

贾六却扭头哂了一口道:“谁说我要听戏?”

“不听戏少爷你来这里做什么?”

杨植被少爷今天的举动搞得实在是糊涂,隐隐觉得少爷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

“太后她老人家八十大寿快要到了,咱们身为旗人子弟总得给太后她老人家尽点孝心吧?我寻思找这家戏班子排出戏,好给太后她老人家的大寿添些喜气。”

贾六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极为严肃认真。

“啥?”

杨植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自家少爷会排戏?

“你家少爷我可不是一般人,以后跟少爷多学着点,少爷我带你飞。”

贾六鼻腔闷哼一声,从怀中摸出一本他熬了几个通宵才写成的戏本扔在桌上,一脸得意之色。

“什么?”

杨植定睛一看,只见那册子封面用墨水写着一行大字——《三堂会审伽利略》。

.............

新书发布,一本全新另类且让人大开眼界的清穿精品,敬请诸位社会贤达、栋梁之士品鉴。

同类热门书
大明:我,调教木匠皇帝
大明:我,调教木匠皇帝
虽然我科举舞弊,结党谋权,还调教木匠皇帝,但是我知道自己是个好官——张好古!
风少羽 ·两宋元明 ·连载 ·77.2万字
9.5分
埋葬大清
埋葬大清
1783年,美国忙着独立,孟格菲兄弟忙着载人飞行实验,乾隆正忙着去找第二个夏雨荷,时代的齿轮抛弃了大清,朱劲松来到了大清。朱劲松来大清只办三件事:造反!造反!还是特娘的造反!这是一本穿越者造反手册,手把手教你造反。
天煌贵胄 ·清民 ·连载 ·127万字
7.0分
君临法兰西
君临法兰西
安宁穿越到了平行时空的1780年,本来他想着利用对历史了解骑个墙,当个富家翁,不求闻达于乱世。然而事情的发展似乎有点超出了他的控制。“尊敬的将军阁下,我们除了你谁也不认。”那个姓波拿巴的年轻上尉如此说道。
孤山钓雪 ·架空 ·连载 ·31.7万字
9.9分
活埋大清朝
活埋大清朝
朱三太孙乃是我大清死敌!为祸之甚,尤在三藩之上!——少年英主康熙皇帝说完此话,便将朱和墭之名写在了南书房的立柱之上。朱三太孙你要顶住啊!反清复明全靠你了,我等大明忠臣就在后面替你加油鼓劲!——大明忠臣郑经、陈近南、大佬辉、刀疤荣正兴高采烈的在摇旗呐喊。朱三太孙你知道吗?这是你爷爷崇祯皇帝给吴三桂的遗诏,是从你家山寨里面找到的,如假包换!——最爱大明朝的杨起龙,正拿着墨迹未干的崇祯遗诏,自言自语。朱三太孙你先上,我吴三桂马上就起兵反清!——大清平西王吴三桂躺在病床之上,有气无力地说。我是朱三太孙,朱三太子是我老爸,崇祯皇帝是我爷爷。但我心中只有天下为公,不想为帝图皇,只是为了你们的荣华富贵,我才勉为其难接受皇帝这份工作的——面对群臣劝进,拥有一个纯洁高尚的二十一世纪灵魂的朱和盛发自内心地说。本书书友群群号:259356238
大罗罗 ·清民 ·连载 ·258万字
9.4分
觉醒,我的时代
觉醒,我的时代
新书《东晋之寒门崛起》已开:永嘉之难,西晋灭亡,衣冠南渡,东晋建立,士族门阀偏安江左一隅,且看一寒门少年,步步攀升,打破桎梏,扫荡南北,再铸泱泱华夏......
疯狂的小芦苇 ·清民 ·完结 ·123万字
8.8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