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36章)
【团宠+甜宠+双洁+1V1】 上辈子,沈月璃被凤凰男哄骗私奔。 被折磨至死时才知道,原来“心上人”只是拿她当做跳板,实际上早就跟她庶姐暗度陈仓,甚至一同谋划,将沈家弄得家破人亡。 重生后,为了不再重蹈覆辙,沈月璃开始了抱大腿之旅。 有大腿,不嫌多。 但是抱着抱着,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瞧不起她的未婚夫非她不娶; 凤凰男的顶头上司大反派想打下江山送给她; 就连上辈子害死她的凤凰男也悔不当初求复合? 被一众金大腿宠上天的沈月璃:你们谁? ...... 沈月璃还是翻车了。 她的最大的金大腿,大奸臣段爷发现了她的“鱼塘”。 他捏着沈月璃的下巴,“原来我只是沈小姐养的一条鱼?” 后来…… 沈月璃咬牙切齿地看着给自己揉腰的某奸臣。 他不是太监么?!!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重生了

偏僻无人的宫殿。

纱帐摇曳,人影朦胧。

“热……”

意识朦胧间,难言的痒意从身体深处涌向四肢百骸,伴随着的燥热让她忍不住发出一声嘤咛。

“没事月璃,很快就不热了……”

急促的呼吸声从上方传来。熟悉的嗓音,让意识模糊的沈月璃顿时清醒了不少。

沈月璃眯了眯眼睛,这才看清压在她身上的人……

……宋皓轩?

男人舔了舔嘴唇,大手在沈月璃的身上游走,一边说着一边急哄哄地脱衣裳,“放心月璃,皓轩哥哥一定会很温柔的……”

一样的场景。

一样的话。

以及……一样的燥热难耐。

沈月璃死死用指甲掐着手心,直到掐得鲜血淋漓、用尽了全部的自制力才勉强保持住镇定,从极度的恨意中找回一丝理智。

她艰难地抬起绵软无力的胳膊,看到自己如葱玉指根根细腻白嫩,手背上也没有跟随了她五六年的狰狞可怖的疤痕。

一个荒诞的猜测从脑海中冒出来。

她莫非是……回到了十年前?

宋皓轩脱完了自己的上衣,转而来解沈月璃的腰封。手指刚刚碰上,蓦地被一只柔嫩的小手握住。

他狐疑抬头,就对上了一双水光潋滟,含羞带怯的杏眸。脸颊通红,淡粉的唇瓣轻启,露出里面一小节舌尖。这柔情蜜意的一眼,登时把宋皓轩的魂儿都要看飞了。

“浩轩哥哥……”沈月璃轻喘一声,轻声道:“别急呀……今日,是不是永德十四年,八月十六?”

宋皓轩被迷得七荤八素,虽然疑惑沈月璃为何问这个,但还是点头:“对呀。”

说完,他更加急切了,呼吸声更重了些。

“等一下浩轩哥哥。”沈月璃按住宋皓轩的手,羞赧道:“我,我怕疼……你去找点酒过来好不好?喝醉了,就不怕了……”

宋皓轩有点不耐烦。

美色当前,箭在弦上,他哪里会乐意再穿上衣服去给沈月璃找酒。

但是若不把沈月璃哄开心了心甘情愿,若是强行欢好,只怕等沈月璃药性解了会怪他,到时候反倒误事。

宋皓轩没办法,犹豫了一下,只好不情不愿地再次穿上衣服。

“那月璃你等我,我马上回来!”

沈月璃乖巧地点头,眼瞧着宋皓轩手忙脚乱跑出去,沈月璃脸上的娇羞瞬间荡然无存。

她缓缓松开血肉模糊的手掌,撑起身子冷漠地将衣衫拢好,跌跌撞撞往外跑去。

……她真的重生了。

重生到了一切都没有发生的时候——

她还没有死,没有跟宋皓轩这个人渣私奔,也没有被他为了高官厚禄灭了沈家满门……

沈月璃冷漠地缓缓松开血肉模糊的手掌,咬牙撑起身子将衣衫拢好,跌跌撞撞往外跑去。

今天是九月初七,皇后举办了个赏花会,请的都是世家公子,高门贵女。借着赏花作诗,公子们可以互相攀谈结交,小姐们增进感情,亦可以促进姻缘,也有相亲宴会之意。

而宋皓轩想要来这儿结交权贵,还是靠哄着沈月璃才有机会进来的。只是当年的沈月璃并没有想到,宋皓轩真正的意图并非只是扩充人脉,还有……

跟沈月璃生米煮成熟饭。

沈月璃的父亲沈川看不上宋皓轩,坚决不同意这门亲事。宋皓轩为了能够娶到沈月璃,想先斩后奏,让沈月璃先怀了他的孩子,到时沈川就算再不愿也得把沈月璃嫁给他了。

但就算沈月璃当时被宋皓轩迷得团团转,她的生母可是公主殿下,她的教养不允许她做出这样的事。

被拒绝了的宋皓轩虽然嘴上说着没关系,尊重沈月璃,但实际上却根本没有死心,甚至还趁今日给沈月璃下药——

倒时被皇后以及那么多公子、千金看到沈月璃未婚失身给了宋皓轩,也会是一样的后果。

上辈子的沈月璃的确是被宋皓轩得了逞,此事闹得人尽皆知。沈川大发雷霆,但哪怕这样也不同意沈月璃嫁给宋皓轩。

沈月璃被庶姐跟渣男煽风点火,觉得父亲不顾自己的幸福只想要用自己联姻,于是脑袋一热就被宋皓轩哄骗着私奔了……

想起上辈子的事,沈月璃眸色更加冰冷了。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离开这里,万万不能重蹈上辈子的覆辙!

好在因为她是个病秧子身子虚,宋皓轩没敢给她下药剂量太大,现在沈月璃还勉强有一丝体力。

沈月璃咬牙,一鼓作气跑出这座无人的偏殿。

*

“咦?沈小姐哪儿去了?”有人发现了沈月璃不在,疑惑地问道。

“你没发现那宋家的庶子也不在么?嗤,肯定在一起呗……也不知道孤男寡女的,在做什么。”

永安侯府的嫡女喜欢宋皓轩,这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然而宋皓轩的身份,可在他们这些正儿八经的世家贵族的嫡子嫡女里可是根本入不了眼的。是以非宋皓轩不嫁、还做了许多蠢事的沈月璃,也连带着也被他们当成笑话八卦谈论。

附近的千金贵女们都掩唇,互相交换个秒懂的八卦眼神。她们正欲再说些什么,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小小的惊呼。

“啊!”

原来是一个端着盘子的宫女被撞到了。

名贵的美酒,洒了一地。

皇后身边的大太监顺公公刚要呵斥,倒吊着的三角眼一凝,看清撞人的人的时候,一愣。

“这……月璃小姐?”

这不是他刚刚还在派人去找的沈月璃么?

然而此刻的沈月璃,却是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向来苍白毫无血色的脸上,此刻泛着不正常的红。

“乖乖……”顺公公吓了一跳,赶忙上前。

而跌倒在地的沈月璃虚弱地抬起头,看向不远处同样震惊还没回过神来的皇后,竟然没有像往常那样拉着张阴沉的死人脸,反倒委屈地嘴巴一扁,秀气的小脸写满了惊惶无措,眼泪珠子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她艰难地大口喘息,“舅母……救命……”

说完,沈月璃就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同类热门书
重生后,我被冷冰冰皇叔娇宠了
重生后,我被冷冰冰皇叔娇宠了
前世,身为国公府庶女,夷珠媚色动人,可惜,品性恶毒,未婚生子,死于非命!重活一世,夷珠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然而,前世的嫡女好姐姐怎么变了模样?竟是白莲花一朵!姨娘也不对劲!处处维护嫡女,对她不是谩骂就是诋毁,有猫腻!更令人震惊的是,凭空冒出一个孩子跑到她面前,亲昵地喊她娘亲。夷珠难以置信,今年才十五岁的她,怎么会有一个五岁的儿子……难道、难道是她前世生下的儿子?最可怕的是,孩子的生父竟是权势滔天的渊王!夷珠脑子一阵阵发晕。难道,前世害她珠胎暗结的男人,是权势滔天的渊王?不是说,渊王有恐女症,对女人避之不及,不是正常男人么?“本王的病症,唯二小姐能解!”禁欲矜贵的男人,一反平日的冰冷,将她抵在角落,声音喑哑。夷珠惊吓过度,欲哭无泪,传言都是骗人的,这个男人正常的不能再正常!(1v1,甜宠)
楚玥 ·宫斗 ·连载 ·35.3万字
9.6分
乖!娇娇别逃!疯批权臣不禁撩
乖!娇娇别逃!疯批权臣不禁撩
【钓系娇软美人vs腹黑病娇权臣】最初,虞菀宁为了嫁给探花郎,处心积虑接近状元郎---林清寒,打算曲线救国。于是某日…虞菀宁泪眼婆娑:“你放我出去!我要与裴郎完婚,嘤嘤嘤…”林清寒眼眶发红,一把将女人抵在了墙壁上,掐住她的脖子缓缓收紧:“方才风大,我没听清,宁儿要嫁给谁?”虞菀宁呆了呆,瞬间被吓哭。那之后…虞菀宁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想逃逃不掉,总被林状元欺负哭。后来…林清寒提着食盒等在床帐前三天三夜,痴痴望向病床上的虞菀宁,轻哄道:“宁儿,若你肯用膳,无论何事我皆依你!”虞菀宁一扫病态,双眼发亮:“我要嫁人,你可依?”林清寒长睫轻颤,痛得像被剜去了一块儿心尖肉,呵,原来她至始至终都没忘记那人……良久,他自嘲地勾了勾唇角,声音低沉沙哑:“好。”再后来…林清寒看着大红花轿,喝的酩酊大醉,他的宁儿即将嫁为人妇,痛到无法呼吸。恍惚间,视线里出现了新娘子的绣花鞋。虞菀宁踢了踢他,嫌弃地蹙起小眉头:“怎么醉成这样了,还拜不拜堂了?”林清寒:???食用指南:前期强取豪夺,后期追妻火葬场。
陇玉 ·宅斗 ·完结 ·27.9万字
9.7分
重生后,摄政王他不肯退婚
重生后,摄政王他不肯退婚
【1v1,双洁,甜宠】世人皆知沈家嫡女沈清漪,生的钟灵毓秀,仙姿佚貌,可惜眼神不太好。放着温润若玉的摄政王不爱,偏偏去爱那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梁王赵宪。她苦心孤诣地辅佐梁王登基,新皇果真不负众望的人事不干,宠妾灭妻,甚至纵容宠妃一杯毒酒送发妻归西。毒发身亡前,沈清漪看着摄政王腰间的香囊幡然醒悟。原来自己竟一直报错了恩。重生而回,这一世她一把抱住了楚峥越的大腿。某人看着腿部挂件眉尖一颤:男女授受不亲,沈姑娘自重。沈清漪闪着星星眼:摄政王腿长腰细人帅不狗,小女子这辈子非你不嫁!—————————摄政王楚峥越,指点江山,权倾天下,将无数朝臣玩弄于股掌之间。意图谋反的梁王?杀。欺男霸女的国舅爷?斩。大不敬的丞相?流放。肃清奸臣,摄政王似是意犹未尽,凤眼一扫,目光便紧接着落在了那把怂字写满全身的沈太傅身上。沈太傅虎躯一震,抱头暗道:吾命休矣——却听头顶道:“沈太傅之女沈清漪,颖悟绝伦,本王甚爱,堪当摄政王妃之选。”沈清漪抱着赐婚圣旨,望着那不紧不慢朝自己走来的男子那张俊朗容颜,理智是一崩再崩。喂,不是说沈姑娘自重么?怎么做的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鹤舞流光 ·架空 ·连载 ·36.1万字
9.5分
戾后重生
戾后重生
重生后的凤如倾不愿再步前世后尘,劳心劳力,还背上了“戾后”的恶名。这一世,她只想寻个好拿捏的,过她的太平日子。某一日。她一不做二不休,直接闯入永定王府掳走了那个柔弱不能自理的世子!满城哗然!众人皆知,凤家的长女野蛮霸道,但凡被她看中的从未失手。只可惜了这永定王府的世子了……凤如倾看着面前一脸怕怕地世子,不耐烦道,“宽衣。”“你要做什么?”“验明正身。”“……”“倘若真是男子,择日完婚,倘若不是……”多日后。永定王喜滋滋地带着百辆车的聘礼登门提亲!顺带着将世子的金银细软也送上了门。“日后娘子要爱我,护我,不许让旁人欺负了我……”凤如倾彻底黑线!她只能扶额望天,大喊一声,造孽啊!
柠檬笑 ·宫斗 ·连载 ·28.7万字
亡国后,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亡国后,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偏执帝王VS矫情宠妃】1V1,双洁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拾筝 ·架空 ·连载 ·60.4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