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17章)
  道士言,凤凰栖梧也。   因着一句预言,一重又一重的阴谋落到了定国公府胖丫头的身上。   亲人惨死,夫君厌弃,最终眼瞎心死,被妹妹三尺白绫了结了性命。一直到死,那阴谋的谜团也未曾全部揭开。   再睁开眼,重回韶华之时,那个风雨杀人夜。   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双幽深的寒眸。   原本两个毫不相干的人,从生到死,却是数不尽的牵扯,斩不断的情缘。   传说中七皇叔澹泊寡欲,风华绝代,是个神仙般的人物。   而韩攸宁最满意的,还是他的身份——太子的皇叔。 欢迎进群交流:Q群号 601638587   (1V1,双洁)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前世

大周庆明二十二年夏。

乌云滚滚,骇然逼压下来,扼的人喘不过气来。

大周皇城巍然耸立,染着浓重血色,杀声震天。

与皇宫一河之隔的东宫太子府,偏僻处一座小小院落,破败湿冷,透着腐朽之气。

殿房内阴暗,仅临窗的漆面斑驳的书案能得几缕透着腥湿气的光。

韩攸宁挺直了单薄透骨的脊背端坐,枯瘦如柴的手努力握住毛笔,微微颤着,默写着《地藏经》。

她本双十年华,却已形容枯槁,一双曾敛尽春华稠色的眼睛紧紧眯着,模模糊糊看着纸上歪曲的字。

青衣丫鬟高兴地从外面进来,一双眼睛在枯瘦的脸上显得格外大,“小姐,马上要下雨了,奴婢把能用的盆子都摆到院子里了。如此接的雨水,也够我们喝上一阵子。”

韩攸宁放下笔,看着眼前模糊的青色影子。她身边的丫鬟婆子,一个个死的死,走的走,只秋叶仗着有几分功夫几分机敏,活到了现在。

韩攸宁声音低缓沙哑,“秋叶,不必收集了。”

秋叶一边磨墨一边说,“那怎么行?雨水好歹不怕被下了毒!”

她和小姐的饮食里,时不时地被太子妃加了慢性毒药,小姐的眼睛就是被毒坏了的。她告到太子那里,结果太医来诊了脉,说小姐是忧思过甚所致。

当时的太子眼神森冷,沉沉盯着韩攸宁,“忧思过甚?你是在怨恨我没保住你父兄,还是心疼三皇弟?”

在那之后,她们能少吃就尽量少吃,能喝雨水就喝雨水,这才勉强活到了现在。

韩攸宁淡然一笑,“秋叶,今日咱俩怕是活不成了。”

庆明帝暴虐,对几位封王爷的皇叔颇忌惮,有兵权的都被他以谋反罪通敌罪灭门了,没兵权的封地都在穷乡僻壤,且每个王府都有子女作为人质在京生活。他们想要谋反,倒也是在情理之中。

不过,有一个传说中的神仙人物七皇叔是例外。晋王澹泊寡欲,超然物外,从不参与朝政,皇上对他这个最小的皇弟颇看重,也颇信任。

皇上的几个成年皇子,对那皇位也是虎视眈眈,说不得也想搏一搏。

方才在皇宫内杀的热闹的,不管另一方是谁,其中一方必然是太子。要么是在谋逆,要么是在护驾。

只是今日不管结果如何,她都活不成了。

太子赵宸输,对方自不会放过太子府所有人。她是太子侧妃,怎么可能善终。

太子赢,太子妃韩清婉,她一府的堂妹,更不可能让她活到太子登基封后的那一日。

凤凰栖梧,那梧桐枝上只可能有一只凤凰。

秋叶闻言脸色大变。

小姐被圈囿在这个破院子,日子虽艰难,可小姐常说,好死不如赖活着。毕竟她活着能让仇人不痛快,时不时地还能伸脚绊倒一个。小姐如今还没搞死太子妃,就说死,未免太不合常理!

她上前抓住韩攸宁的手,“小姐好好的何出此言!”

“姐姐很有自知之明呢。”

伴随着一声讥讽冰冷的声音,一个衣着华贵满头凤钗珠翠的女子走了进来。

秋叶张开双臂将韩攸宁挡在身后,防备地看着鱼贯而入的丫鬟婆子,孔武有力的婆子手中抱着一叠白绫。

“太子妃,你就不怕太子爷怪罪!”

韩清婉冷笑,“怪罪?韩攸宁不忘旧情郎,自缢随他而去,太子爷怪罪本宫作甚?”

秋叶怒目相向,“小姐和三皇子什么关系也没有,分明是你设计的!你个蛇蝎心肠的毒妇,你就不怕遭报应!”

她嘴里骂着,就往韩清婉冲去。

韩清婉纹丝不动,身边的丫鬟婆子们齐齐上阵,钳制住了秋叶。

韩清婉面露讥讽之色,看向秋叶身后的韩攸宁,“那也得太子爷信才行。你进府这么久,太子爷从未在你这里留宿过,是为何?”

韩攸宁不想提赵宸,那个她错付了真心的人。

十五岁的她懵懵懂懂,在众人嘲笑她胖时,只他温润和煦地对她笑,“不必理会她们,你这个样子甚是可爱。”

从此少女的一颗心沦陷。

韩攸宁以为太子是心悦于她的,他甚至许以太子妃之位。

可大婚之日,太子妃变成了侧妃,一顶小轿从侧门抬她入府。而她的二妹韩清婉摇身一变成了太子妃。她每日在韩清婉面前行妾礼,每日看着他们二人你侬我侬,儿女绕膝,似神仙眷侣。

而这其中,处处都是韩清婉祖孙三代的精心设计,栽赃陷害。

作为一府姐妹,虽没有一起长大的情分,却也不至于如此不死不休。可就因臭道士的一句预言,人变成了鬼。

那道士曾在赵承彻皇子府前道:“此乃龙潜也。”数年后赵承彻登基,是为庆明帝。皇子府成了潜邸,应验了他的预言。

后来,那道士在经过定国公府前时又道:“凤凰栖梧也。”

当时母亲和二婶小温氏双双有孕,知情者便猜测其中要出一位皇后。

结果,两人一前一后各生了一个女儿,定国公府嫡长女韩攸宁,次女韩清婉,谁是凤凰命却不得而知。

所以才有了二女同嫁太子府,即便太子对她心怀厌恶,成亲以来从未动她,也要千方百计将她囿于后宅。

为的就是让自己登基名正言顺,乃天命所归。

韩清婉见韩攸宁沉默,心中畅快。

太子气势如虹,又做了万全的准备,今日定然会得偿所愿,韩攸宁一死,自己母仪天下指日可待。

她眸光转眼看向书案上抄到一半的佛经,“姐姐是在替你外祖一家超度还是在为你父亲超度?你去地底下当面孝敬他们岂不是更好?”

韩清婉掩嘴咯咯笑了起来,花枝乱颤,姣好的面庞却因怨毒显得阴森可怖。

韩攸宁绕开秋叶,走到韩清婉面前,扬起手啪地一巴掌抡了上去。声音又响又脆。

这一巴掌用尽了她全身力气,带着彻骨的恨意,韩清婉的脸颊瞬间肿了起来。

韩攸宁神色平静,“这一巴掌,是为我外祖阖府二百多条性命打的。”

永平侯温伯石,她二叔韩锐的岳父,韩清婉的外祖父,一夜之间将她外祖陈家阖府屠尽。

韩清婉捂着脸颊尖叫,“贱人!你敢打本宫!”

话音未落,啪地又是一巴掌扇了过来。

“这是为我父兄打的。”

父亲定国公韩钧和她兄长韩思行在边疆浴血奋战,英雄撒血疆场终不悔,可恨却死在阴谋诡计上。二叔韩锐承袭了国公爵位。

韩清婉一个趔趄,钗环叮当乱响,“你们都是死人吗?”

怔楞中的丫鬟婆子这才回过神来,这位韩侧妃半死人一个,竟还有力气打人?

她们只留两个人扣住秋叶,其他人七手八脚上前撕扯着头发拖走了韩攸宁,将她摁在地上,暴雨般的拳脚落到了她身上,只求消了太子妃的心头之恨。

韩攸宁口鼻中流着血,眼中含着恨,紧咬着牙狠狠盯着韩清婉,似乎觉察不到痛一般。

秋叶哭喊着,脸上青筋暴起,振臂挣开两个丫鬟的钳制,利落冲上前,抬脚踹向韩清婉的小腹。

她凄厉嘶喊,“这是为小姐打的!”

韩清婉摔倒在地上,痛苦地捂着小腹,脸色霎时大变,怔怔看着衣裙下蜿蜒的暗红血色。

她刚有孕三个月……

有经验的婆子惊叫起来,“快传太医!太子妃见红了!”

韩攸宁血红的眸子中乍然一亮,面露喜色,意外之喜啊!

所以说,苍天这是开眼了吗?

她擦了擦嘴角的血,忍不住抚掌快慰道,“如此,我今日即便死了,倒也算的上是喜丧了。”

她唯一的遗憾就是,没个可靠的人可以嘱托一句,把她的丧礼办的热闹一些,若是能敲锣打鼓最好不过。

韩清婉表情狰狞,睚眦欲裂,“杀了她!赶紧杀了她!”

哭喊声,安慰声,咒骂声。

房里乱作一团。

韩攸宁和秋叶势单力薄,渐渐落了下风。

“小姐……”

秋叶被一把利刃插到了心口,一双眸子绝望地看向韩攸宁。

韩攸宁被一条白绫悬于梁上,婆子抱着她的腿猛地往下一坠,脖颈间发出咯嘣脆响。

她眼睛暴突,表情痛苦,挣扎的手脚慢慢无力低垂,一切归于平寂。

素白的衣裙,青色的缠枝兰花纹绣鞋,飘飘荡荡。

恍惚间,她似乎看到了一个高大的玄色身影急掠而至。

随着一道寒光,她跌落到一个结实而又充满浓烈血腥气的怀抱。

“韩攸宁!”

她听见一声嘶吼。

她努力想看清他的模样,却怎也看不清,在这世上,还有何人会为她难过呢?

鼻息间,似有一缕淡淡竹香……

同类热门书
重生后她被世子爷盯上了
重生后她被世子爷盯上了
前世,宁蔚中了继母圈套,让自己名声尽毁。嫁进威远侯府,与世子石景扬成亲七年,他们相处的日子不超过十日。面对夫君的冷落,她默默忍受,尽心歇力的将侯府打理好,却还是落得个溺死的下场!重生后,宁蔚无心再入侯门。她只想恩仇相报后,平平淡淡过一辈子。只是曾经高高在上,唯恐避她不及的世子爷转了性子,一次次与她不期而遇。***长廊上,宁蔚看着双手抱在胸前,倚靠着柱子看着她的世子爷,无声的叹了口气。男人见到宁蔚,眼前一亮,站直身来道:“阿蔚,好巧,咱们又见面了!”宁蔚环顾四周,巧?天下还有蹿到别人院里来与人说“巧”的?“世子爷,石、宁两家的婚约已经取消。”“那怎么行?婚约是长辈定的,做晚辈的,理当遵从,这是孝道。”宁蔚扯了下嘴角,说道:“也行,宁府有的是人想嫁给郞艳独绝的世子爷。”男人一把拉住宁蔚的胳膊,手上稍稍用力,将她压到柱子上,温声道:“阿蔚,你得认命,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也不管你有多少选择,最终,你只有我,也只能是我。”
禾木火每 ·架空 ·连载 ·66.5万字
9.9分
重生后,权臣心尖宠飒翻了
重生后,权臣心尖宠飒翻了
上辈子,乔故心作为权臣发妻,在世人眼里身份自然尊贵。可只有她知道,高攀的姻缘,如履薄冰,夫君冷漠,嫂嫂排挤,婆母苛刻,还有几个打不得骂不得的姨娘,每日里她活的憋屈窝囊。只盼着,夫君横祸早死,或自己病重难医。一朝重来,母亲尚未被休,她不必低人一等。属于她的东西,她分毫不会让!人人称赞乡下来的真千金?打出去便是!至于那同权臣的婚事,趁着他还未坐上高位,被人陷害入狱之时,先踹为敬!却不料,退亲那日,乾坤翻动,前世夫君重掌权柄。
沉欢 ·架空 ·连载 ·46.5万字
9.6分
将门伪千金是朵黑心莲
将门伪千金是朵黑心莲
上辈子,谢初婉临死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不是谢家人,是个弃子。重来一世,谢初婉只想改变命运、远离风光霁月的某人,然后查清楚自己的不知道的事,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只不过她不知道,上辈子好不容易追上的那个男人也和她一样重生了!看着将谢家搅得一团乱的女人,某人表示心很累。重生后夫人只搞事业不要他了怎么办!不过,再难也得追,毕竟……“婉婉,生生世世,你只能是我的妻子。”那位风光霁月的男人说。第无数次挣扎失败的谢初婉觉得再挣扎一下,或许还能跑呢?【黑心女主vs深情偏执男主】【双重生甜文】
小笨月 ·宫斗 ·连载 ·82.4万字
9.3分
将军夫人又在装柔弱
将军夫人又在装柔弱
前世,堂堂定国公府嫡女,惨遭姨娘陷害,成了定国公府人人闭口不谈,连最下等奴仆都不如的存在。此生,穆清瑜浴血归来,势必要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贤王名声在外,人人都羡慕穆清瑜与贤王的婚约,只有她知道贤王的真面目。既然庶妹穆清雪要抢走与贤王的婚约,那就给她好了。谁料圣上为了补偿穆清瑜,将她许给了战神将军李照。李照冷酷无情,杀人如麻浑身散发着戾气,一个眼神就能让小儿夜啼不止。人人都道定国公府那位娇弱美人,嫁入将军府后撑不了一个月就要吓破了胆……掉马小剧场婚后,李照大气不敢喘,眉头不敢皱,生怕吓坏了美人。直到这一日,李照得知穆清瑜去了贤王妃设的鸿门宴,手提长剑凶神恶煞赶过去。他的夫人纯良柔弱,进了贤王府那个狼窝岂不是要被啃得连渣都不剩?赶到贤王府,只见贤王妃的寝殿冒着窜天的火光,王妃被火熏得狼狈不堪,痛骂着毫发无损的穆清瑜。穆清瑜柔柔弱弱陪着不是,暗中却把手里的火折子丢了出去,瞬间偏殿也起了火。见到李照,穆清瑜扑到其怀里小声啜泣:“着火了我好害怕~”目睹一切的李照:“……”外表柔弱内心腹黑扮猪吃老虎嫡小姐VS外表冰冷残暴实则惧内大将军
两块小饼干 ·宫斗 ·连载 ·74.9万字
8.5分
催昭嫁
催昭嫁
重回豆蔻年华的慕昭昭,一想到嫁人之后要对婆婆晨昏定省,还要管教好妾和不是自己生的儿女,奉承上司家的夫人,交好同僚家的太太,打理好家里琐事,她就想绞了头发去当姑子。可惜计划没有变化快,她遇到了不一样的男人,从此满心欢喜的想嫁人。
酷美人 ·架空 ·连载 ·84.9万字
9.1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